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道士无敌 > 二二 热情的孟铁牛
    林在天两人来到孟家之后,正在砌墙的孟铁牛一改常态,突然变得乎想象的热情,迅跳下木架,跑了过来。请看∮Ω书Ww∮WΩ.∫QingKanShu.cC

    “林公子来了!哈哈,快进屋坐!”

    孟铁牛的一张丑脸都笑成了花。

    林在天有些错愕,记忆中,孟铁牛对他从来都是冷漠以对。

    今日,这人不但无比热情,还竟然称呼他为“林公子”,真是无法理解。

    要知道,公子这个称呼带着文艺范,一听就是才高八斗之流,绝对的高大上。

    相比起来,少爷那种称呼充其量可以归类为富二代。

    林在天心中小小激动了一下,现这孟铁牛似乎也没那么丑了。

    他连忙笑道:“孟叔叔,我来是有两件事,第一件么,就是来赔偿您的损失。只是我林府出了大事,到处需要人手,所以只能先赔些钱,至于修缮门墙之事,还得再缓几日……”

    说着,他给林大海使了个眼色。

    林大海连忙把一袋子钱递了过去。

    孟铁牛却是不要,又给林在天推了回来,“林公子,没事没事,不用这么客气!我知道林家出了大事,要用钱的地方多,这钱你就拿回去吧!至于修缮门墙,我自己便是泥瓦匠,不必再派人来了。”

    “不行不行,赔偿是应该的!”

    两人便将一袋子钱推来推去,林在天一不小心,将钱袋碰到了手上的戒指,小奇“充值成功”的声音顿时响起在脑海。

    得,想给也没了!

    林在天十分尴尬的笑了笑,“既然孟叔坚持,那小侄也就不再勉强了。”

    对面。

    孟铁牛先是一惊,对林在天变戏法般的手段啧啧称奇,可当他现林在天真的不再将钱袋变出来之后,他的脸皮不由抽搐了几下,眼中闪过一丝后悔。

    他干笑几声,“没……没事,走,进屋再说。”

    林在天也是无奈,却又有苦说不出,跟着孟铁牛进了屋子后,只好赶紧转移话题。∮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

    “孟叔叔,其实第二件事才比较重要,还请你将小蝶叫出来,一起来听此事!”

    “哦?”

    自从得知林在天修行者的身份后,孟铁牛对林在天的观感,瞬间由差评变为了点赞。对林在天喜欢他女儿一事,也就不再反对,相反,他的心中有点乐见其成的意思。

    他连忙朝内屋喊了一嗓子,“丫头,快看看谁来看你啦!”

    这句话说的十分暧昧,旁人听了还以为两人真有些什么。

    孟小蝶当然知道是谁来了,出来后不满的瞪了她老爹一眼,然后朝林在天两人微微颔,算是打过招呼。

    随后,她落落大方的走到桌前,准备泡茶。

    林在天连忙出言制止,“水就不用倒了,咱们还是先说正事要紧!”

    孟小蝶微微一怔,差点烫到了手。

    在她看来,林在天来是找机会接近她,肯定想多呆一会,而她也想具体问问对方修行之事。所以,她准备给他一盏茶的时间。

    但她却没料到,林在天竟然拒绝喝茶……

    她缓缓蹙起了蛾眉,难道他真的有事?

    却见林在天不知从哪抽出一本账目,翻到后面几页,伸手递向孟铁牛。

    孟铁牛不好意思的摇摇头,“我不识字,你还是给丫头看吧。”

    林在天便走过去,将账目交到孟小蝶手中。

    指间轻触,一种异样的感觉传来,两人都不由红了红脸。

    林在天慌忙将手指抽回,隔空点了一下账目,“快看吧。”

    孟小蝶没想到林在天的表情比自己都窘迫,不由噗嗤一笑。可当她看到“江湖追杀令”几个大字之后,脸色就变得凝重起来。

    她的父亲常年在外做工,三教九流都有接触,回来后常会讲一些有趣的故事,对这个追杀令早有耳闻。

    紧接着,当孟小蝶从中看到自己的名字时,娇躯猛然一震,倾世容颜瞬间变得惨白无比。请看Ω书Ww∫W∮.ΩQingKanShu.cC不觉间,手中的账目,从指间滑落在地。

    “怎么了?上面写着什么?”孟铁牛惊问道。

    见孟小蝶不答话,他又转而怒视林在天,“你小子给她看了什么鬼东西?”

    林在天面露苦笑,将事情的经过细细讲述一遍。

    这下子,一旁的林大海也不淡定了,从地上捡起账目仔细一看,表情瞬间变得复杂无比。

    反倒是孟铁牛十分镇定,双目中升起熊熊战意。

    “哼!不就是什么听雨楼么?我孟千斤不怕!想要刺杀我女儿,先问问我这一双铁拳答不答应!哈哈,要都是昨日那种水平的刺客,来一个我杀一个!”

    林大海摇头叹道:“铁牛兄弟,那些可都是神出鬼没的刺客!你一个人再能打,难道可以时时刻刻守着小蝶不成?”

    “不错!”林在天接过了话题,“这个追杀令最大的特点是不死不休!他们会源源不断的派出刺客,孟叔你总有瞌睡打盹的时候……”

    孟铁牛终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立刻将矛盾指向了林在天。

    “都是你小子害的!你说,现在怎么办?”

    林在天微微一笑,说道:“孟叔不必担心,我今天来此主要就是为了此事!三个月后,各大宗门招收弟子,只要小蝶到时拜入师门,我想这听雨楼再厉害也不敢去宗门中杀人!”

    “所以,只要我们能躲过这三个月的追杀,小蝶就安全了!”

    “嗯!有道理!”孟铁牛点点头,“只是三个月的话,我应该能够应付得来!”

    孟小蝶也是眼前一亮的感觉,脸上渐渐恢复了一些红润。

    林在天见铺垫的差不多了,便将自己的安排说了出来,“林府已经专门腾出一座小院……”

    随后,他对孟小蝶出了邀请,“所以,为了稳妥起见,我想将小蝶接到林府居住!”

    孟铁牛大大咧咧,当即就答应下来。

    “好!照你所说,那座小院白天夜里都有数十人守卫,确实比我一个人保护她强出许多!丫头,快去收拾一下吧。”

    此事涉及孟小蝶的名节,她本人却是不敢答应。

    她羞红脸道:“爹!要去你去,孩儿不去!”

    “傻丫头,这可是生死攸关的大事!这时候可不能耍你的小性子!”孟铁牛劝道。

    孟小蝶急道:“爹!!你让女儿以后怎么嫁人?”

    孟铁牛恍然大悟,猛然扭过头看向林在天,摸着下巴道:“好小子,差点上了你的当!我要是这么的让你把小蝶接进林府,还不得被街坊邻居活活笑死?”

    林在天苦笑不已,刚想解释几句,却被孟铁牛接下来的一句话雷了个半死!

    “你得先把彩礼送过来才行!”

    “什么?”林在天与孟小蝶几乎同时开口惊问。

    两人的表情都有些难以置信。

    孟铁牛狠狠瞪了林在天一眼,“彩礼呀!不送彩礼就想娶我女儿,没门!”

    林在天顿时呆立原地,脑子有些反应不过来。

    孟小蝶瞬间涨红了脸,传出一声惊呼,“爹!我不同意!”

    随后,她猛地一跺脚,转身跑回了里屋。

    此刻,孟小蝶的心,跳的十分汹涌,久久无法平复。

    但她的耳朵却不由自主的竖起,想要听听林在天会作何选择,好满足一下她小小的虚荣心。

    在古代,男子正式上门提亲,便得拿着彩礼!至于女方收不收,便是两说了。

    不收的原因有两种,一种是嫌少,这种情况下,男子就得二次登门。而另一种便是拒绝,因为女子看不上男子。

    虽说婚姻之事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并不是说女子就不能参与意见。

    男子上门提亲时,如果女子满意,就会一脸娇羞的说:“终身大事全凭父母做主。”

    如果不满意就会说:“女儿还想孝敬父母两年。”

    孟小蝶就是抱着这样的心思,想要看看自己价值多少彩礼,至于到时答不答应,却是连她自己也不知道。

    因为这段时间以来,林在天身上生的变化,已经引起了她的注意,她的一些看法正在渐渐的改变之中。

    而林在天之前数年所做点点滴滴,也时而出现在她的脑海。虽然这些记忆大部分都是令人讨厌的感觉,但偶尔,也会让她小小的感动一下。

    然而,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林在天竟然再次做出了拒绝……

    “呃……孟叔,我想您有所误会……我只是单纯的想保护小蝶一段时间而已,并没有其他想法!因为此事毕竟是因我而起,小蝶见义勇为,指认了真凶……”

    “闭嘴!”

    孟铁牛勃然大怒,粗暴的打断了林在天的解释,“我不想听这些!我来问你,我家丫头漂不漂亮?”

    “漂亮!”

    “那你之前几年是不是喜欢她?”

    “……应该是吧!”

    “什么叫应该?到底是不是?”

    “之前几年的话……是!”

    “那你想不想娶她?”

    “想!”

    “哈哈!这不就完了么!”

    孟铁牛哈哈大笑,开心不已,“我知道林家出了大事,你和小蝶的事就一切从简吧。回去和你父亲商量一下,尽快把彩礼送过来!”

    林在天面露苦笑,其实他刚才是被孟铁牛带到沟里了,完全是脱口而出。

    他连忙解释道:“孟叔,我想是想……但你要知道,我和小蝶都有机会加入宗门,若是三个月后,我们两人未能加入同一宗门,那岂不是要常年忍受相思之苦?”

    听到此话,孟铁牛不由点点头,“这倒也是……现在定下这门亲事的话,是有些仓促……”

    而内屋之中,孟小蝶的心中突然升起一股暖流。

    “想不到这个家伙心思如此细腻,竟是在为我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