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道士无敌 > 二四 诡异的夜袭
    富贵由命,成事在天!

    这是林以达努力多年却依旧无法获得气感后的感叹,所以他将儿子的名字由“书”字辈改为了“在天”,其中透着深深的无奈。请看书Ww∮WΩ.∮QingKanShu.ΩcC

    现在,面对听雨楼带来的巨大压力,他再次无奈的准备听天由命。

    最重要的是,林以达也有自己的坚持。

    “我的几位夫人贤良淑德,女儿们乖巧伶俐……是我害了她们!所以明日葬礼,我必须得去!”

    林在天知道无法再劝动父亲,便点头答应下来,“好吧!那就一起去吧!说不定,事情根本没有想象的那么严重。”

    他的脸上挂起了微笑,口上说的轻松,心中却是十分沉重。

    从正屋中出来,他的眼中骤然升起滔天杀意。

    “小院内的这些人,都是我在这个世界所在意之人,若是他们有事,我必将听雨楼连根拔起!”

    他从院中走过,一旁的林书辉感受到这股杀意,身上莫名打了一个冷颤。

    林书辉细细一看,顿时现了不同。

    “奇怪,这废物四周似乎有灵气流转,难道他也掌握了气感?”

    但下一刻,他便为自己这个想法感到可笑。

    “不可能!他从小便是废物,若是他都能掌握气感,那母猪岂不是能在天上飞?”

    他被自己逗乐了,不由笑出了声。

    这时,孟小蝶突然从屋中走出,传出一声娇喝:“林大少,你等一下,我有事问你。”

    林在天顿住脚步,一脸茫然的转过身,“什么事?”

    孟小蝶瞥了不远处的林书辉一眼,伸手一指角落,“到那里说。”

    说完,她便先走了过去。

    待林在天也走近,她便压低声音问道:“我一直想问你,你从何处得到的功法?可不可以……让我借阅一下。”

    这个问题,她上午便想问,可惜一直没有机会。

    林在天却被这个问题难住了,他的功法是系统内置的,他自己都没有看过内容。Ω请看Ω书WwΩW∫.∮QingKanShu.cC

    他双手一摊,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抱歉,这个真不行……”

    “我听说每个人的灵根不同,你的功法我不一定能修炼。我只是有些好奇,你就给我看一眼吧!我保证不去修炼。”

    孟小蝶楚楚可怜的样子,更像是在撒娇,别有一番滋味。

    远处的林书辉都看呆了,口水都差点没留下来。

    林在天也是有点招架不住,竟能清晰的感觉那刻小小心脏的跳动。他此刻若是真有功法,肯定会双手奉上,可惜他是真没有,而且偏偏还解释不清楚。

    他只好讪讪一笑,“那个……我真的无法拿出来给你看。”

    孟小蝶感觉很委屈,她都这么主动了,对方却是这样!她的脸上有些火辣辣,气的一跺脚,丢下一句“小气”,便朝西厢房跑去。

    不想,却被林书辉给堵在了门外。

    他别的没听到,只听到“小气”二字,就认为机会到了。

    他刻意露出一个自认为玉树临风潇洒非凡的迷人笑容,上前抱拳一礼,自我介绍道:“小蝶姑娘,在下林……”

    “滚!”

    孟小蝶非常灵活的绕过林书辉,气冲冲闪进了屋子。

    林书辉呆了一下,脸色顿时变得无比难看,猛然转身,“你!”

    “砰!”

    房门被生硬的闭上。

    这下子,林书辉彻底呆立在了原地。

    林在天有些好笑,摇头间,向这个替他垫背的二弟投去一个同情的目光,转身也回了屋子。

    夜幕降临。

    林在天躺在床上,却无心睡眠。他穿越来只有短短几天时间,却生了太多的事情。虽然破获了一起惊天阴谋,却又卷入了无休止的刺杀之中。

    “敌暗我明,简直防不胜防!到底该如何破局呢?”

    正在这时,院子里传出一阵纷乱的惊呼。请∮看书WwΩW∮.∮QingKanShu.cC

    “失火了!大家快出来救火呀!”

    “快看,那边也着火了!”

    林在天翻身下床,瞬间冲出了屋子,却见林大海一脸惊慌的跑了进来。

    “少主,林府中有三座偏院同时起火,大家都起来救火了,但人手明显不够!很多人要求将这里的护卫也派过去!”

    林在天眼中一寒。

    这分明是那些刺客声东击西的把戏,没想到他们来的这么快!

    他刚要拒绝,身后正屋方向却传来他父亲的声音。

    “派!马上把人全部派过去!记住,先救人!房子烧了不要紧,但我林家不能再死人了!”

    “是!”林大海立刻转身离去。

    林在天有心阻止,但看到只披了一件单衣的父亲焦急的样子,心中莫名一阵酸楚。

    他转而对刚刚跑出屋子的其他人喝道:“快,都进正屋!刺客很快便会出现!”

    说完,他抢先一步过去,将父亲劝回屋中,自己却拔出乌木剑,挡在了门口。

    几人自然知道事情的严重,纷纷跑向正屋。

    孟小蝶在与林在天错身之时,突然轻启朱唇,“小心一点!”

    可她又突然想起下午之事,便在林在天反应过来之前,传出一声冷“哼”,随后愤然别过头,走入屋中。

    孟小蝶有些小孩气的表现,令林在天有些哭笑不得,但他心中却是莫名一暖。

    正回味间,一道破空声突然响起,一支羽箭突然从夜色中出现,射向林在天的心口。

    紧接着,数十支羽箭也紧随其后,射向林在天全身各处。

    终于来了!

    林在天的嘴角勾起一抹轻笑,炼气二重修为之下,他的目力得到了加强,能够清楚看到三米内的箭矢。

    而他的反应度也同样得到了加强,击落这些箭矢根本不在话下,只见他手中乌木剑挥舞,将数十支羽箭尽数击落在地,身上毫未伤。

    随后,他顺着羽箭来的方向抬头看去,却见东西厢房房顶之上,已经站了两排手持弓弩的黑影,总共大概七八人的样子。

    这些人身穿黑衣,悄无声息的站在那里,在夜色的掩护下显得神出鬼没,若不是他们放箭的话,一时间很难现房顶有人。

    林在天暗暗加上了小心。

    奇怪的是,这些人只是远远的放箭,却并没有冲杀过来。

    不仅如此。

    这些人在又射出两拨箭矢之后,竟然纷纷翻身跃下房顶,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林在天眼中一亮,“难道是林大海他们回来了?”

    然而,他倾耳去听,却听不到一个脚步声。

    他耐心等了很久,四周却再无动静。

    林在天面露古怪,心中有深深的不解。

    “这帮人到底在玩什么鬼花样?这就走了?还有没有点职业道德?”

    他心中升起疑惑,不仅没有放松警惕,反而更加的小心起来。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直到一阵嘈杂的声音传来,林大海等人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刺客却再未露面。

    林在天眉头深锁,根本想不通这些刺客想干嘛。他连忙迎上前去,问林大海:“你们刚才有没有遇到刺客?”

    “刺客?”

    林大海微微一怔,“没有啊,我们只是去救火,根本没看到有什么刺客。”

    他反应极快,立即反问:“少主,难道刺客来了这里?”

    林在天笑着回头,指了指地上的箭矢,“这帮家伙放了几回箭就跑了,真搞不懂他们在玩什么!”

    他这当事人都搞不懂,林大海就更不搞不懂了。

    他嘿嘿一笑,立即将一个香喷喷的马屁奉上,“他们大概是被英明神武的少主您给吓跑了!或许,他们知道了你修行者的身份。”

    “嗯!有这可能。”林在天非常认真的点点头。

    从表面上看,除了这个解释以外,再也找不到一条更加合理的原因了。

    但他心中却十分坚信,这些刺客这样做肯定另有深意。

    他决定四处去查看一下,或许能现什么蛛丝马迹。

    想到这,林在天吩咐道:“你进去把灭火一事向老爷子汇报一下,出来后,把这里再加派点人手!我总觉得事情还没有结束,让大家都提高点警惕。”

    见林大海点头,他便出了院子,四处查看起来。

    半个时辰后,林在天已在主院里搜寻了一圈,却没有任何收获。

    他心中一动,便返回了小院,爬到了东厢房的房顶之上,开始缓缓回忆黑衣人刚才的细节……

    这一次,他终于有了现。

    他想起东边为这个黑衣人在临走时,曾朝一个方向望了一眼,随后,为黑衣人又向西边的黑衣人点了点头,这才跳下了房顶。

    此刻,林在天站在黑衣人原先所在的位置,朝记忆中的那个方向看去,正好能看到灵堂的一角。

    “莫非,这黑衣人是从灵堂那里得到了什么指示?或是对灵堂那里的人下了什么命令?”

    林在天的眼睛顿时一亮。

    “不管是哪种情况,都与灵堂有关!或许,答案就在灵堂那里!”

    想到这,林在天猛然翻身跳下房顶,朝灵堂走去。

    快要接近灵堂时,他突然听见一道奇怪的“嘎吱”声响,就似推门的声音。

    他连忙顿住脚步,屏气凝神,静静的倾听起来。

    片刻之后,这种声音再度响起,同时,他隐约听到一道极低的人声。

    “都小心点!别弄出声响!”

    林在天不由皱起了眉头,细细一回味,顿时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难道这帮家伙藏到了棺材之中?”

    他站在原地不动,仔细倾听了片刻,终于确定了这个推断。

    他脸上大喜,眼中骤然闪过一道精芒。

    “既然你们想埋伏在棺材里,那我就让你们永远的睡在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