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道士无敌 > 三二 逆袭
    过得不久,一队黑衣人出现在小院门口,其中几人身上插着羽箭,显得有些狼狈。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他们一入院中,便分成左右两列,开始警惕的四下张望。

    人群分开,一名身背长剑的青衣老者缓缓步入院内。

    奇怪的是,这名老者并未蒙面。

    老者环视一周,一张苍老的容颜之上透着傲然之色,一双阴鸷的双眼之中尽显杀伐之气。

    迎接他的,自然是又一轮箭雨。

    “不好!这里也有埋伏!”

    “吗的,早知是这等任务,老子说什么也不会接。”

    一众黑衣人骂骂咧咧,慌忙抬起手中兵器,在身前胡乱挥舞,仓促应战。

    老者却是不慌不忙,脸上升起冷笑,踏步间,身形晃动而出,右手抬起,猛然一抓,竟是准备徒手去接箭。

    箭矢来自四面八方,几乎封锁了老者周身上下,但他脚下步伐丝毫不乱,左右腾挪,潇洒之极,似在用脚尖画出一副繁杂的图案。

    青衣身影闪过,如魅如幻,待箭雨停下,老者身上竟没有出现一支箭矢,甚至连个破洞都没有。

    再看他右手中,已经多了数支羽箭。

    青衣老者这一手身法玩的很溜,不远处的林在天简直看呆了,心生羡慕的同时,也有深深的震撼。

    “这个身法或者步法,奥妙无穷,被老者演绎的淋漓尽致,没有十年以上的浸淫,定然无法做到如此。”

    想来,这应该是老者的成名绝技!

    不过,老者的修为却与他一样,都为炼气三重,但老者的气息明显扎实厚重,应该在这个境界呆了很久。

    有了这些直观的判断,林在天的表情也同身旁二人一样,渐渐凝重起来。

    场中。

    老者风轻云淡的将箭矢扔到一旁,傲然的目光扫视一周,传出一声冷笑。

    他的身侧,一众黑衣人却没那么好运。

    这里是主战场,林府埋伏的人最多,几轮箭雨过后,黑衣众已有多人受伤,更有三人毙命,能站着的已经不足十人。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ΩcC

    林在天紧了紧手中乌木剑,独自一人缓缓从阴影中走出,在老者三丈外站定。

    轻风吹过,过肩长飞扬而起,露出一张俊朗而又刚毅的精致面孔,脸上还挂着一个浅浅的微笑。

    但他一身劣质布衣,手中提了把木剑,样子便显得可笑至极,一出场便引了一场爆笑。

    “这是谁家的娃娃?怎么跑这里玩耍来了?”

    “傻子吧!提着把木剑,难道还想杀人?哈哈!”

    “咦?他好像是名单上的人!林府大少爷,林在天!”

    “不可能吧?林家少爷就穿成这样?”

    一众黑衣人纷纷吐槽,搞不明白林在天想干嘛。

    不过,林在天有修为在身,却是引起了老者的注意。

    老者上下打量林在天一番,目光重点在他手中木剑上停留片刻,没有看出什么特别的地方,便露出一个放松的表情。

    他扭头对一名黑衣人说道:“此子是一名修行者,而且是炼气三重的修行者,我要求加钱!双倍!不,三倍!”

    黑衣人显然有些忌惮老者,唯唯诺诺的说道:“道长,此事小的无法做主……还请您回去后与我家老板商谈。”

    “哼!”

    老者脸色一冷,“难道还得让我多跑一趟?”

    黑衣人吓的一哆嗦,立刻求道:“道长恕罪,小的只是一名小小刺客,此事真的无法做主!还请道长息怒……”

    老者缓缓呼出一口气,看得出是在强压愤怒,“罢了,我就先宰了这个娃娃,回头再去找你们老板要钱!哼!晾他也不敢赖账!”

    黑衣人立刻谄媚道:“道长说的是!道长神功盖世,听雨楼怎敢得罪于您?”

    老者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傲然道:“他要敢赖账,我就把你们听雨楼给拆了!”

    “是是!”

    黑衣人连连点头,识趣的退到一旁。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老者这才再度看向林在天,嘿嘿一笑,道:“小娃娃,老夫深知修行不易,你如此年纪能有此修为,应该是天资不凡,陨落在此未免有些可惜!可老夫拿人钱财,就得替人办事,你可千万别怪老夫!”

    林在天摇头一笑,脸上露出一个玩味的表情,讥讽道:“老头,你要杀我,却不许我怪你……难道我还得谢谢你不成?”

    “你!哼!”

    老者脸上一红,变得勃然大怒,喝道:“牙尖嘴利!老夫不与你废话,这就送你上路!”

    话音未落,老者便已抽剑在手,脸上露出一个残忍的狞笑。

    随后,他一步踏出,猛地刺出一剑,直取林在天面门。

    林在天不敢怠慢,身体向一侧一闪,同时回敬了一剑,刺向老者肋下。

    他深知自己的优势,一出手便是全力,只要一击得手,五牛半的巨力之下,对方不死也得重伤!

    然而,老者的身影却突然消失在他眼前,几乎同时,他的后背之上传来一阵刺痛,却是老者在他背后刺出了一剑。

    “哈哈,就这么两下子?小娃娃,你这基础可是打的不牢呀!”

    老者的声音从林在天身后传来,林在天猛然转身斩出一剑,却现老者早已退到了一旁。

    “少主!我们来帮你!”林大海几人率先从暗处冲了出来,个个面露担心之色。

    “快回去!”

    林在天传出一声爆喝,“没我的命令,谁也不许过来!”

    “……是!”林大海几人面露苦笑,无奈退了回去。

    林在天连忙在随身空间一连点服了十几瓶红药,抬头看去时,眼中升起一片杀意。

    对面。

    老者却是微微皱眉,脸上升起一个惊讶的表情,“咦?这都没倒下?不应该呀!”

    说着,他的身影再度移动而出。

    他的脚步变幻莫测,令人眼花缭乱,很快便诡异的再次出现在林在天身后。

    一剑刺出,又瞬间拔回,将一片鲜血带到了空中。

    剧痛传来,林在天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起来,汗水流下,脚步都有些不稳。

    若不是有布衣的血量加成,说不定他现在早就挂了!

    他心中大惊,慌忙转身,脸上的表情变得十分凝重。

    方才,他并非没有攻击,可一连斩出数剑,却连老者的衣服也没碰到分毫。

    “这样下去不行!我得想办法斩中他一剑!一剑就行!”

    再度点服了数十瓶红药之后,林在天的脸上突然露出一个邪邪的微笑。

    “嘿嘿,你不也就这么两下子?两剑也杀不死个人!你是没吃饭呢?还是人老不中用了?”

    “找死!”

    老者被林在天彻底激怒了,立即欺身上前,对准林在天的心口,狠狠斩出一剑。

    他早已看出林在天不懂任何剑法,加之对方连中两剑,摇摇欲坠,已经成了强弩之末,他的心中便有了轻视之意。

    所以这一次,他直接就冲了过去。

    对方果然没有了闪避之力。

    老者再次轻易得手,一剑刺穿了林在天的心窝。

    他哈哈大笑,“真是个贱骨头!非要找死!我看你还能不能站着!”

    不过,当老者看到林在天脸上突然浮现出一个诡异的笑容时,他的心中隐隐有了一丝不详的预感。

    慌忙间,他猛然力,想要拔回长剑,却现一只大手搭在了他的手腕之上!

    他心中骤然一惊,尚未来得及做出反应,只觉一股巨力传来,听得一道“咔嚓”声响起,他的手腕便应声断裂开来。

    “啊!”

    老者顿时传出一声杀丨猪般的惨叫!

    然而,这并不是结束。

    下一刻,一把木剑悄然插入了他的小腹,又猛然搅动几下,瞬间便带走了他的生机。

    垂死的林在天完成了一次逆袭,嘴角勾起一抹轻笑,但他额头密密的汗水和惨白的脸色,却掩盖不住他的虚弱。

    他现在已经接近灯枯油尽,估计自己心脏处红球的血量已经见了底……不过,有金疮药的支持,他的状态正在不断的恢复当中。

    他长长的松了口气,心中侥幸不已。

    生死之间,往往只差那么一丝。

    若不是他的心脏异于常人,若不是他拼死换取了一个近身的机会,或许,死的人便是他了!

    林在天将老者的身体推倒在地,转过身,当着一众黑衣人的面,缓缓将插在心口的长剑拔出。

    长剑一入手,林在天立刻感觉到了它的不凡,但此刻大敌当前,他没有时间细细查看,便将长剑先收入了戒指之中。

    随后,他看向黑衣众,淡淡的说道:“下一个!或者,一起上也行!”

    林在天心口拔剑的这一幕,太过震撼!使得黑衣众个个看得目瞪口呆,愣在了当场,哪里还有人敢冒然上前?

    过得片刻,不知谁突然说了一句,“他根本杀不死!”

    这个说法一出现,立刻得到了大家的认同!在众人心中,林在天的形象一跃成为不死般的存在。

    黑衣众纷纷扔掉兵器,齐刷刷的跪倒在地,求起饶来。

    “林大少饶命!小的错了!”

    “林道长饶命!小的以后再也不做刺客了!”

    林道长都出来了……

    林在天撇撇嘴,有些哭笑不得。

    他伸手一招,林大海与张诚等人立刻冲出,将一众黑衣人捆绑在地,随后抬起头看向林在天,等着下一步的指令。

    林在天摆摆手,“先带下去吧,我有些累,一切等明日再做处理。”

    说完,他便率先朝外走去。

    可走出几步之后,他突然顿住了脚步,转身看向了老者的尸体。

    “此人是个修行者,不知道他身上有没有什么好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