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道士无敌 > 三七 一去一归
    不等孟小蝶反应,藤妖一跃而起,瞬间将身体插入了对方的胸口。请看∮书Ww∫W∮.∫QingKanShu.ΩcC

    这一切生的太快,孟小蝶根本反应不及,喷出一口鲜血之后,轰然倒地。

    几乎同时,藤妖突然传出一声惊呼:“这是什么鬼东西?”

    但紧接着,惊呼声便变为了凄厉的惨叫。

    下一刻,它便没了动静。

    此刻,躺在地上的孟小蝶只有一个感觉。

    痛!

    锥心的痛!

    她咬紧牙关,强忍剧痛,伸手去拔藤条,却因藤条上的倒刺,带来更大的痛楚。

    她不得不放弃了这个举动。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我没事,它却死了?”

    带着疑惑,孟小蝶伸手摸向怀中,从中掏出一把玻璃碎片,这才恍然大悟,苍白的娇颜之上,露出一个会心的微笑。

    “原来是他送我的这些红色药水救了我!”

    红色药水自然便是林在天的独家专属——金疮药。

    金疮药不但能够治伤,也是一切毒物的克星!

    藤妖的生命本源本就是毒,正好被金疮药所克制。

    加之这株藤妖早已深受重伤,性命悬在一线,仅有的一丝生命本源被金疮药所中和,结局自然只有一个,死!

    就在此时,孟小蝶身上异变骤生!

    她竟不由自主的缓缓将半截藤条吸入了身体!

    剧痛传来,孟小蝶传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不由在地上翻滚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痛感渐渐消失,孟小蝶缓缓爬起身,惊喜的现,胸口的伤势竟然已经痊愈。

    不仅如此。

    她感觉自己身轻如燕,丹田内灵气蓬勃,身上骤然有了筑基九重的修为!

    只是……

    她的全身上下爬满了纹身,正是数十条绿色的藤蔓!

    这还不算。∫请Ω看书Ww∫WΩ.∫QingKanShu.cC

    她的心中隐隐有种感觉,只要心念一动,便可以化身为无尽藤蔓!

    甚至!

    只要藤蔓不被人全部斩灭,她就可以缓缓恢复,不断再生!

    她的心情瞬间变得复杂无比,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但她知道一点,以她现在的修为,绝对可以保护亲人,帮助林在天!

    想到这,她心念一动,化为数十条藤蔓,瞬间钻入脚下土地之中,在地面之下急穿行起来。

    直到感受到一名屠夫的气息,她才骤然跃出地面,化为人形,追上前去,轻轻拍了一下对方的肩膀。

    然而,就是这一拍,却直接带走了对方的性命。

    只见这名屠夫肩膀之上突然出现一抹妖艳的绿色,他的表情瞬间变得痛苦无比。

    紧接着,绿色蔓延开来,迅爬遍屠夫全身,他整个人便僵在了那里,没了呼吸。

    整个过程非常之快,数息之间便已完成,孟小蝶根本反应不及。

    她的脸上露出惊慌失措的表情,眼眶一红,泪水落下,脸色变得苍白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她的心中感到无比的愧疚,却又无能为力,显得十分无助。

    哭了很久之后,她的眼中骤然升起决绝之色,“不行!我不能再回林家镇了,这样会给我所在意之人带来伤害!”

    “不过,我得把消息传回去,好让父亲他们不要担心!”

    想到这,她便再度幻化为藤蔓之身,钻入地面之下,开始寻找另一名屠夫。

    很快,她便在森林边缘追上了最后一名屠夫。

    但这一次,她不敢靠近,也不愿对方看到自己的样子,便用背影挡住了对方的去路。

    她背着身,故意哑着嗓子说道:“站在那里别动!帮我给孟铁牛与林在天带个话,孟小蝶已被我收为徒弟,带回了仙门,让他们不要担心!”

    说罢,她便诡异的消失在了原地。请看Ω∮书WwΩWΩ.QingKanShu.cC

    屠夫有些头皮麻,四下一看却没有任何现,连忙对着半空拱手拜道:“请您放心!小的一定把话带到。”

    说完,他便逃也似的离开了原地。

    直到屠夫的身影走出很远,孟小蝶的身影才再度幻化而出。

    她朝林家镇的方向深深的望了一眼,随后毅然转身,带起一阵清风,悄然离开了原地。

    风中,有一滴晶莹的泪水,飘落……

    夜幕降临,一轮新月缓缓升起,银辉洒下,抚照大地。

    贯穿整个林家镇的庙街之上,庙会早已结束,人群早已散去,地上一片狼藉。

    一道身影出现在街角,拉出长长的影子,显得有些孤寂。

    他一步一步走来,步伐有些沉重,似有些疲惫,仿佛随时都会倒下。

    他缓缓走过长街,来到林府门前,听到里面传来的哭声时,微微顿了一下脚步,但他最终还是踏了进去。

    今日,死的人太多了……

    但今夜,他必须……再杀两人!

    往日里把守森严的林府大门,此刻却没了一个护卫。

    穿过座座庭院,没有一个人拦他,而是不断有人跟在了他的身后,默默相随。

    直到他踏入最后一道院门,才引来一片惊呼。

    “大……大少爷?您这是……”

    “嘶……大少爷怎么伤成这样?”

    此人正是林在天,他身上伤痕累累,鲜血早已凝固在衣襟之上,但依旧传出浓浓的血腥味,令人不寒而栗。

    众人个个胆战心惊,但见他一声不吭的往里闯去时,众人纷纷变色,连忙出言劝阻。

    “大少爷,这里可是二奶奶的府苑,您闯进去恐怕多有不便呀!”

    “大少爷,您等等,您听我说……此刻天色已晚,二奶奶已经睡下……”

    “大少爷,二老爷虽已仙去,可二奶奶毕竟是您的长辈,您不能乱闯呀!”

    众人在旁不断的劝说,却没有一个敢挡在林在天身前。

    无论旁人怎么劝,劝什么,他却只顾埋头走路,没有人张一下嘴,甚至连眼皮也没抬一下。

    因为,事情已经很清楚,他根本不需解释。

    他之所以走的很慢,是给房中之人留出穿衣的时间。

    今日,林府惨遭巨变。

    待林在天赶回林府时,惨剧早已酿成,刺客已经撤走。

    林府死伤无数,张诚李石等护卫纷纷惨死,只有王老实在家养伤,留得一命。

    名单之上,他的两个妹妹和老四都不幸殒命。

    只有他的父亲藏在了密室之中,侥幸躲过一劫。

    此外,老二林书辉恰巧回了他母亲那里,也捡了一条命。

    林在天大怒,动天行闪追出百余里路,将数十名刺客全部斩杀,其中包括三名炼气二重的修行者。

    令他意外的是,他从修行者身上搜出一份新的名单,林府最新掌握气感的数人都赫然在列,却独独没有老二林书辉。

    真相,跃然纸上。

    一定是林书辉嫉妒这些人获得气感,才决定买凶杀人。

    但林书辉只有十五岁,且住在家主小院,绝不可能自己去联系听雨楼的刺客,能够帮他和愿意帮他的只有他的母亲!

    而她,作为林府三房之一,也有这个财力!

    所以今夜,这两人必须死!

    林在天缓缓推开二奶奶的房门,一名********早已穿戴整齐,坐在正坐主位之上,等在了房中。

    美妇强装镇定,露出一个看似惊讶的表情,“天儿!你怎么弄成这样?难道刺客还没有离开?”

    林在天并不答话,缓缓走上前去。

    他的形象太过渗人,美妇脸上闪过一丝慌乱,“天儿,二婶问你话呢!你要不要紧?”

    直到林在天走到她身前三步左右,她的神色才彻底变得惊惧起来,猛然站起身,尖叫起来。

    “天儿,你要干什么?来人啊!他疯了!大少爷疯了!”

    然而,没有一个人敢踏入房门半步!

    迎向她的,却是林在天的一张大手!

    下一刻,她的头被林在天一把抓在手中,大力传来,她的身体瞬间被带倒,拖在了地上。

    “放手!救命啊!”

    但这并不是结束。

    随着林在天的脚步移动,她的身体开始在地面上滑行起来。

    不幸的是,林在天可以跨过门槛,但她的脸却无法幸免。

    剧烈的撞击之下,金星冒出,鲜血流下,惊呼声传出,惨叫声响起……却没人敢上前帮忙。

    美妇多年高高在上,怎受得如此屈辱?

    她惊声尖叫着,高声咒骂着,眼中却是愈的恐惧。

    直到她的脸再度撞击了一次门槛、身旁突然多了一个同伴之后,她的骄傲瞬间崩塌,尖叫和咒骂化为了求饶之声。

    “天儿……天少爷,求求你放过我们母子吧!”

    “大哥饶命,我什么也没做!啊!”

    “天少爷,辉儿他只有十五岁……”

    “他可是你的二弟呀!你就善心吧!”

    “二弟”两字一出,林在天的脚步微微一顿,他想要问问,他的四弟、他的两个妹妹该怎么算?林府今日上上下下数十人的性命又该怎么算?

    想到这些,他不禁觉得,杀了这两人有些太便宜他们了!

    他的心中顿时改变了主意……

    待林在天拖着两人走出小院时,外面已经围满了人。

    他的目光扫视一周,现了几道熟悉的身影,见林大海与孟铁牛也安然无恙,他的心中微微有些欣慰。

    这时,他的父亲林以达皱眉问道:“天儿,你这是……”

    林在天却没回答,将手中两人抛在地上,扭头看向林大海,淡淡的说道:“挂起来吧。”

    林大海微微一怔,心思转动间,神情猛然一震,急问:“少主,挂在何处?”

    “随便!”

    林在天瞥了地上两人一眼,补充道:“越高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