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道士无敌 > 三八 叛徒的下场
    “冤枉啊!我们母子什么都没做,谁来救救我们?”

    破了相的美妇哭喊声不绝于耳,周围之人不由生气恻隐之心。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慢着!”

    林府遭此大劫,书字辈直系男丁只剩两人,林以达自然要问问清楚。

    “天儿!到底生了什么事?”

    “父亲,你自己看吧。”林在天从戒指中取出名单,递到父亲手上。

    名单配有画像,一目了然。

    林以达顿时脸色一变,“这是……有人又去买了追杀令?”

    他将名单看完之后,终于现了异常,脸色骤然一沉,冰冷的目光看向林书辉。

    “所有掌握气感之人都在名单之上,却唯独没有你,你作何解释?”

    鼻青脸肿的林书辉趴在地上哭诉道:“不关我的事啊!我什么也不知道。”

    二奶奶也在旁泣道:“辉儿他在之前那份名单之上,也是刺杀目标之一,他怎么会做出此事?”

    此言一出,众人纷纷点头,将目光移到林在天身上。

    林在天的目光却在林书辉身上,他面无表情淡淡的问道:“今天来了三名修行者,你怎么会没事?”

    不等对方狡辩,他便又道:“整个林家镇能出得起钱购买追杀令的,只有我们林家!而林家直系只有三脉,便是我父亲兄弟三人!”

    随后,他突然加重了语气,“如今我的两个妹妹已死,三叔家的老四也不幸遇害,唯独你屁事没有!来,你来好好解释一下。”

    到了此时,几乎所有人都想明白了,众人看向林书辉母子的目光之中,渐渐升起了愤怒。

    “我,我想念母亲,早晨便回了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林书辉强辩道。

    他的母亲也急道:“林在天!你别血口喷人!你欺负我们孤儿寡母,我看买凶之人是你才对!”

    她就像一条被逼急的疯狗一样,开始乱咬人。请看∮书Ww∫W∮.∫QingKanShu.ΩcC

    “你,你就是想独霸林家家产!所以想把所有人都要害死!”

    别说,围观的林府众人之中,还真有人信这个说法,在旁小声议论起来。

    林在天被气乐了,脸上露出玩味的表情,“我?我堂堂修行者,要杀几个人还需要花钱雇别人吗?”

    “你那是欲盖弥彰!”二奶奶红着眼道。

    “好一个欲盖弥彰!”

    林在天呵呵一笑,“我来问你,我既然是想独霸林家的家产,自己有能力杀人不用,却花那么多钱雇别人,我图了个啥?”

    听到此话,众人纷纷点头,再也没有人相信二奶奶的话,目光都变得冰冷起来。

    二奶奶却不自知,有些强词夺理的说道:“哼!等你独霸林家之后,钱还可以慢慢挣回来的!”

    林在天摇头失笑,放弃了与这个有点泼的二婶争辩下去,无所谓的说道:“好吧。既然你说我想独霸林家,那就独霸好了,我这就独霸给你看看。”

    说完,他扭头看向林大海,“动手吧。”

    “你!哈哈哈!大家快听听,他承认了,我们母子是无辜的,大家快帮帮我们!”

    二奶奶有些疯癫的大喊大叫,却没有一个响应之人,反而招来一片指责和咒骂声,尤其是那些有亲人伤亡者,恨不得立刻上前活剐了她。

    林大海顺应民意,上去就给了她一个大嘴巴子,“贱人!再喊我割了你的舌头!”

    “你!你敢打我?反了你了!”

    二奶奶怒视林大海,到了此时依旧拿出了上位者的气势。

    回答她的却是又一个嘴巴子,直接将她的脸扇的没了人形。

    打完之后,林大海扭头招呼几个手下道:“还愣着干嘛?给我把这两人绑起来!挂到龙王庙顶上!”

    “是!”

    直到此刻,林书辉母子这才真正开始慌乱起来,终于肯开始求饶。请看Ω∫书Ww∮W∮.∫QingKanShu.cC

    二奶奶求道:“大哥,天儿,看在一家人的份儿上,求求你们放过我们孤儿寡母吧,我们愿意离开林府,从此隐姓埋名……”

    奇葩的是,她的儿子林书辉为了自保,竟道出了真相!

    “大伯,大哥!此事真的不管我事!是母亲她担心我无法加入宗门,才定下此计!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我已经掌握了气感,对咱们林家有用……”

    可惜的是,他的话并没有为自己加分,反而彻底点燃了众人的愤怒。

    众人义愤填膺,便要冲上前去。

    “慢着!”

    林以达传出一声爆喝,再次出声叫停。

    但这一次,他并非替那对母子说话,“把他们杀掉太便宜他们了!咱们就听天儿的,将他们挂起来曝晒几天,让他们自生自灭!”

    随后,他扭头看向林大海,愤愤道:“挂上去之前,先给他们两人脖子上挂块牌子,上面写上‘叛徒’二字!”

    “是!”林大海领命而去。

    众人不敢反抗家主的命令,却有不少人捡起地上的小石子、小土块,朝两人砸了过去。

    哀痛声传出,两人渐渐变得绝望起来。

    林大海很快返回,将两块写有“叛徒”两字的木牌,挂在了两人脖子上,便让手下将两人架起,拖了出去。

    众人都要跟上去围观,却听林以达突然又道:“大家等一下。”

    “老二家的仅仅是一名夫人,不可能自己跑去城里联络听雨楼,所以肯定有人帮了她!无论是谁,现在主动站出来的话,我可以饶他家人不死!否则一旦被我亲自查出,嘿嘿,你的全家老小一个也别想活。”

    林以达不愧为一家之主,心情平复之后,考虑的就比较全面了。

    听到此话,众人都开始用怀疑的目光看起周围之人。

    林在天目光在人群中扫过,现了一道生面孔,他心中一动,立刻想通了关键。

    他冷冷一笑,一边朝那人走去,一边说道:“父亲,或许二婶她根本不需要派人出去……”

    话音未落,他猛的一伸手,千斤大力使出,将那人拎了出来。

    同时问一旁的王老实:“此人可是最后归降的刺客之一?”

    “正是!”王老实面露凝重的点点头。

    那人却面露惊恐之色,连连求饶。

    “少主饶命,不关我的事呀。”

    “不关你事?”

    林在天冷笑一声,寒声问道:“今天上午刺客来袭,你在哪里?为何张诚兄弟等人都死了,你却没事?”

    “这……我……”那人支支吾吾,却是答不上来。

    他头上冒出冷汗,慌忙解释道:“少主饶命,小的本是诚心归降,是那贱人用钱财引诱,小的才……”

    他的话没说完,便被林在天狠狠砸落在地,“绑起来!一并给林大海送过去!”

    “是!”几名护院走上前去。

    王老实一见此景,慌忙上前,抱拳一拜,“少主,属下失察,酿下如此大错,还请降罪!”

    林在天缓缓摇头,“你有伤在身,此事不怪你!不过,你得快点好起来,好带我去听雨楼总部走上一趟。”

    经过今日一战,林在天深刻体会到自身手段的不足,决定尽快突破四重,掌握灵魂火符之后,再去灭掉听雨楼。

    一听此话,王老实身体猛然一震,随后重重的点点头。

    “算我一个!”

    孟铁牛从人群中走出,脸上杀意凌冽。

    “哼!听雨楼这帮家伙太没人性了,我家小虎仅有十岁,不在名单之上,却被他们顺手给了一剑,若不是有你留下的那红色药水,恐怕……”

    孟小虎原先一直与孟小蝶同住在小院之内,虎头虎脑的深受大家喜爱,尤其是林在天的两个妹妹,与小虎年纪相仿,三人便常在一起玩耍。

    今日,孟小虎又跑去小院玩,却被刺客所伤,差点丢了性命。

    孟铁牛气愤不过,奈何身上有伤,便没去追赶刺客,否则,以他火爆的脾气,说不定今日便杀去城里了。

    林在天笑着点点头,“好,若到时你能痊愈,便算你一个!”

    事情定下,人群渐渐散去,有的跑去围观,有的回了家,只有寥寥几人还留在原地。

    林在天对林以达说道:“父亲,现在名单之上只剩你我,以及小蝶三人。我看,林府的警戒就撤了吧。”

    “哦?”林以达面露疑惑,“这是何意?”

    林在天笑道:“父亲,反正三月后我们三人都要加入宗门,你不如现在就将家主之位让出去,以后就跟在我身边,我保你无事!”

    林以达想了想,点点头道:“也好!这样林家反而是安全的!你可有人选?”

    “就先将林家交给林大海吧!若是三月后他能掌握气感,咱们再另觅他人。”林在天笑道。

    “好!就依你所言!”林以达没有反对。

    一旁的孟铁牛却疑道:“林大少,怎么不见小蝶?”

    林在天微微一笑,“今日林府巨变,我怕她回来出事,便让三名屠夫陪她留在了林中!放心吧孟叔,我这就去接她!”

    正在这时,屠夫风尘仆仆的身影正好出现在远处,接话道:“小蝶姑娘被一位女子带走了,说是将小蝶收为了徒弟,带回了山门。”

    孟铁牛脸上一喜,哈哈大笑,“好!哈哈,太好了!”

    林在天的心中却是一阵莫名的失落,忙问:“小蝶被何人带走?加入了哪个门派?”

    说话间,屠夫已经走近,他的脸上有崇拜之色,“不知道!那位前辈没说……不过她手段非凡,一看就是个高人……”

    林在天叹了口气,又疑道:“怎么只有你一个?另外两人呢?”

    此问一出,屠夫脸色骤然一变,眼中升起惊惧之色,“我们在林中遇上了妖怪!其中一人当场死于非命,我与另一人跑散了,却是不知道他是死是活……”

    “妖怪?”

    在场众人的脸色纷纷变化,露出深深的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