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天剑仙途 > 第三章 护短,修炼
    (吼吼吼!!!三界最护短的男人哦!!最喜欢的,没有之一)

    什么叫护短?就是弟子在外面吃亏了那就立刻找人找回场子来。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如果弟子们没有实力,那么作为长辈,就该去为自己的晚辈找场子了,不管错是对方的还是自己的,先把人揍了再说!揍了之后再问清楚事情缘由。如果是对方的错,那就让他乖乖的赔礼道歉;如果是自己的错,什么?我们的错?那不好意思,肯定不会是我们的错了!一定是你们的错。不管什么事情,先让你自己承认是自己错了,然后再让你赔礼道歉!这就是护短!

    护短这种事,在整个修道界都已经是普遍生的事情了,但其中最为护短的势力并不是刘炜所认为的昆仑一脉!

    在护短这件事上,昆仑充其量只能排在第三位。排在第二位的是瑶池西王母一脉,作为女仙之,神尊级人物,她的护短是出了名的,即便是元始天尊一脉在西王母面前也还差了点。毕竟,西王母可是女子,女子小心眼起来可是比谁都要难缠。

    但即便是西王母一脉,在护短这件事上,在另一个人面前也只能屈居第二了!这个人,为了弟子,敢剑对古天庭;强压太古天帝,只为弟子讨一个说法;他可以为了弟子,强行逆转天地大势;扭转乾坤,只是为了给自己徒弟出口气;他为了弟子,敢连摆数阵,剑对四大圣人至尊。

    在他的心里,弟子就是最亲的人,所以他竭尽全力,不惜损耗精力去教授他们,让他们在天地重劫之中能够有脱身之能。在洪荒之中,他的弟子无人敢动,就是因为他的护短。他能够为了弟子不顾圣人之尊而耍无赖,更不怕得罪旁人从而向洪荒之中所有够资格听他说话的存在说出了“伤吾弟子,吾便灭他满门”这样霸道的话。

    上清灵宝天尊通天教主,截教之主,就是这样一个霸道而护短的人。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同时,他也是剑修一脉的真正祖师,所以剑修一脉也很好的继承了这位老祖宗的这一特点。

    想到这,老头子微微一笑并没有向刘炜讲这些东西,只是轻轻拍了拍他的脑袋,然后继续接着讲。

    “本命剑胎作为剑修最为重要的东西,所以在体内凝结剑胎之时,所有剑修都会准备一柄强大剑器作为载体。第一,强大的剑器作为载体能够保证本命剑胎在孕育成长的过程中拥有足够的保护。第二,本命剑胎毕竟是剑修性命相关的东西,不能随便显现,所以在修炼后期剑器可以和剑胎分离作为法宝出现与旁人拼斗,第三,强大的剑器拥有形体,有利于剑胎最终形成,同时剑胎也能够促进剑器的成长,对于剑修而言这才是最重要的!”

    “咦,不对啊,那我呢?老头子,我的情况是怎么一回事?”听到老头子说到这,刘炜突然想到了自己。因为他突然想到自己从小到大这些年的修炼中并没有在体内凝结剑胎,也没有用剑器作为载体融合!

    “笨小子!”随手拍了一下刘炜的脑袋,老头子轻斥道。

    “你这十五年里所练的不过是剑修在未入道之前需要修习的武技剑法而已,如果除去你体内拥有的强大灵气,你就是一个普通的武林人士,甚至连修道的门槛都没有迈进去。所以你哪有本命剑胎孕育的过程。”

    看了看情绪有些低迷的刘炜,老头子狠狠的一指头点在了他的额头上。顿时刘炜便差点跳了起来,揉着额头紧盯着老头子,不知道他要说什么。

    “不过,虽然你并没有真正开始剑修的修炼,但是在这十五年里你也打下了一个极其扎实的基础。Ω请看书WwΩW∮.∮QingKanShu.cC而且,你体内拥有的强大灵气是绝大多数修炼者在开始修炼之时所没有的,所以你一旦开始真正的修炼,你的进度会变得极为迅。毕竟在修炼之前体内便拥有如此强大的灵气,除非是昆仑这种门派为培养下代掌门才会如此栽培一名弟子。”

    “不过,即便是那些门派培养下代掌门也不可能过哟剑修一脉的秘法,要知道,我们这一脉的秘法可是原汁原味的太古洪荒修炼之法,可是那位老祖宗传下来的!”摸着胡子,老头子自豪的开口说道,尤其是当他最后一句话的时候,那股子自豪简直要压盖天下。

    “哦,原来如此!那老头子,我什么时候开始修炼?”刘炜能够明显的感觉到此刻老头子的状态有些不怎么对劲,但是他却没办法表现出来,只能将这股感觉压在心底,然后开口将话题转移了开来。

    “从现在开始,你什么时候按照这口诀将自己体内那庞大的灵气转化为剑气,你就可以真正进行修炼了。”老头子随手丢给刘炜一本薄薄的册子,只留下这么一句话便再次消失在屋子内。

    对于老头子的这个样子,刘炜早就习惯了。以前每一次都是这样,给自己布置下任务后便消失。不过这一次他注意到老头子的消失方式和以前有些不同,以前老头子消失之后原地会留下一道残影存留十几个呼吸的时间,然而这一次却没有残影留下,就仿佛是凭空消失一般没留下任何存在的迹象,但是他也想不通这是为什么,可能是因为老头子快要飞升的缘故吧,所以也没有多想。

    看了一眼老头子坐着的蒲团,刘炜便翻开了那本薄薄的册子,心神瞬间平静下来,全身心的投入到其中。而随着他不断的记忆着册子里的内容,他体内那股令人羡慕的庞大灵气自然而然的沿着一个固定的路线在他体内完成了循环。

    当他体内的灵气循环完成的那一刻,一缕微弱但却活泼的剑气在他的丹田之中出现并且开始同化周围的灵气。而随着这道剑气的出现与壮大,刘炜原本温润的气质之中突然多出了一缕凌厉与自在之感。

    全身心沉入修炼法决的刘炜并没有注意到,当他体内诞生第一缕剑气的时候,原本他手上捧着的那本册子突然化为一道剑气没入他的眉心之中。而刘炜也只是现自己脑海中突然多了一些东西,却不知道这些东西到底是从何而来。

    ……

    时间过得很快,尤其是在山中,当山峰上的树木染上了一丝枯黄色之时,已经是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

    山谷中,一道道剑气在空中纵横交错,激荡起无数劲风卷向周围。因为山谷内有阵法守护,所以这些剑气卷起的劲风并没有对山谷中的任何事物造成影响,但是山谷口那浓重的数十年不散的浓雾却已经消失不见,可以看到一缕金色的阳光从山谷****进来,将那里的一片花草染成了碎金色。

    剑气激荡,剑意纵横,在山谷上空演化出了一丝微弱的道痕,但转眼间便消失不见。而随着谷中下方的一声轻喝,无数剑气瞬间凝聚并且极度压缩。最终,一柄不过六尺长短的长剑便在空中显现,并且在下方的少年的指挥下划破空气冲出了山谷。

    转眼间,长剑划破数十里的距离出现在刘炜所在山谷之外的深山之中,静静悬浮在众多山峰之间的长剑瞬间崩散,化为无数凌厉的剑气朝着下方的山峰射去。

    “轰……隆!”一阵剧烈的响声在这茫茫深山中响起,只见那被剑气覆盖的山峰上烟尘漫天,无数巨石被震动从而从山峰上滚落下来,砸在了山涧之中。而那些与剑气直接接触的地方也是变成了一片碎石平地。

    此时,山谷中,刘炜深深地吐出一口浊气,脸色苍白的盘坐了下来。此刻他的体内空空如也,完全被刚才的那一击给抽空了。虽然不知道刚才的具体情况,但是刘炜也能大致的猜出来到底那一击有多强的威力,毕竟是一下子抽空自己全身剑元的攻击,不强的话都对不起剑修这两个字!

    花费了二十八天的时间,刘炜将自己全身庞大的极点的灵气彻底的转化为剑修特有的剑元,并且在适应了一下之后开始修习老头子交给他的剑技,正是那天他对老头子出手时使用的那招。耗费了两天的时间刘炜才勉强能够控制,毕竟他现在体内的剑元并不像是以前那样容易控制,所以当他全力以赴的情况下自然被这一招给抽空了体内剑元。当然,如果要拿这一次和上一次做比较,两次的威力那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存在着鸿沟一样的差距。而这,也同样是普通灵气与剑元之间的差距。

    普通灵气与剑元之间的差别就如同黄铜与黄金的差别。刘炜体内那庞大的灵气,如果按照正常修道者的修炼情况,那么那些灵气足以让一个普通气境的小修士迈入元婴境,甚至能够推到散婴聚神的境地,但是当刘炜体内灵气转化为剑元之后,刘炜此时的境界也不过是相当于普通修道士丹破婴生的境地,而丹破婴生的修为和散婴聚神之间的差别就犹如市井混混和精锐战士之间的差距。由此便能够看出来普通灵气与剑元之间的差别,并且看出普通修道士与剑修之间的差别。

    就原地盘坐在地上,不在乎地上是否很脏,直接便开始吸收天地灵气恢复。浓郁的天地灵气被刘炜吸收炼化,基本上五十份灵气才能凝聚成一份剑元,所以虽然灵气浓郁,但是他的回复度并不是太快。

    两个时辰,刘炜的脸色从苍白转为红润。在这两个时辰里,庞大的天地灵气甚至在山谷中形成了灵气漩涡,但就是如此浓郁的灵气,刘炜也花了两个小时才回复过来,可见剑元有多么强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