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天剑仙途 > 第四章 剑境
    一道道剑气在刘炜恢复的过程中不断的从他的体内溢出,那是他还没能完美的控制自己体内剑元的缘故。请∫看书WwΩWΩ.ΩQingKanShu.cC

    脸色从苍白转为红润,长身而起后深深地呼吸了一下,感觉着自己体内强大的剑元刘炜不由得苦笑了一下。

    这剑元的力量的确极强,这恐怕也是剑修强于普通修士的一个重要原因。然而,剑元虽然强大,但却有着一个极大的缺陷,那就是恢复起来太慢了。毕竟一份剑元需要五十份左右的天地灵气压缩炼化,和普通修士相比即便是回复度再快,花费的时间也要长于他们。

    苦笑了一阵之后,刘炜也不再想这个让他苦恼的问题,走进自己的小屋内重新坐了下来。他的屋子里的摆设很简单,基本上和老头子一样,不过唯一的区别就是在屋子的四个角落里堆满了竹简书册。

    盘坐在蒲团之上,刘炜只觉得一股清凉的气流流进他的脑海中,让自己的心神保持一个平静稳定的状态。以前的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是当他把那上万本道书典籍记到脑子里之后便知道这是因为什么了。

    能够使修士在修炼的时候保持心神宁静稳定的东西在如今的修道界并不多见,而刘炜和老头子所坐的蒲团则是用极其罕见的清神草编织而成,对于平复心神,抵御心魔有着极其强大的作用。而这四个蒲团如果放在外界绝对会引起一番腥风血雨,如此至宝对于任何一个境界的修士都有着极为重要的作用,恐怕除了度过天劫即将飞升的化虚境存在以外,其他的修士会拼尽全力去争夺这四个蒲团。但是即便是现在知道详情的刘炜也并没有对这蒲团表现出其他的情绪,毕竟在这十五年里,已经有几个这样的蒲团在他面前被老头子随手毁了。

    平静下来,他立刻便进入了内视状态,在这一段时间内他的修为增强了太多了,一直没有时间仔细的观察自己的体内到底生了什么情况。

    当心神沉入体内,直接看到的便是一片淡淡的紫色荧光,那是近乎液态的剑元在经脉中缓缓流淌的结果,甚至能够清晰的看到在骨骼和肌肉里也有着一丝淡淡的紫色荧光。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那是剑元在潜移默化的淬炼着肉身的结果。

    心神随着流动的剑元朝着丹田中转移,在这个过程中,他能够清晰的观察到自己身体的详细状况。当心神目光落在丹田中时,看到的便是被紫色雾气充盈,并且在最下方更有着十数滴液态的紫色剑元在滚动,不断有着紫色雾气被这些液态剑元吸收炼化,然后那些液滴慢慢的增大,并在最饱满之后分裂出另一滴液态元力。

    这一切都在缓慢的进行着,而在丹田正中,在那紫色雾气之中有着一柄虚幻至极仿佛一口气就可以吹散的剑影,不断有着紫色雾气被这剑影吞吐,甚至于最下方的那些液态剑元也飘散出一缕精纯的元气没入剑影之中,让得剑影更加的凝实。

    这就是剑修最重要的本命剑胎,在刘炜现在的境界就是现在的剑影状。剑修的五大境界,聚剑境,孕剑境,融剑境,化剑境,天剑境。这五大境界正好对应着普通修士的气,丹,婴,神,虚五大境界。或许当初创出这五大境界修炼之法的前辈就曾参照过太古剑修一脉的修炼之法。

    聚剑境,对应着气境的修炼,和气境练气入体相似,只不过多出了炼体和转化的过程。这两个境界,同样的引天地灵气入体,淬炼肉身,但是聚剑境的修炼在淬炼肉身的时候还要更深层次的淬炼经脉,骨骼等,而气境修炼只需要加强**的坚韧度就可以。而且聚剑境多出来的转化一步则是需要将已经充体的天地灵气再度转化压缩为剑修特有的剑元力,并且用剑元力再次淬炼一遍肉身。

    孕剑境,周身剑元充盈,开始进行剑元液化的步骤。体内剑元再次压缩,由气态化为液态,并且在这个过程中孕化本命剑胎,形成剑胎剑影,这才是这一境界最重要的一步。而此时刘炜所处的境界便是孕剑境。在这一阶段中剑胎还很虚弱,不能动用。

    融剑境,正是当初老头子提到过的本命剑胎融合剑器的境界。在这一境界,剑胎成型,剑修或遍寻天下名剑,或自己亲手铸剑来融合剑胎。融合剑胎之后,才算是一名真正的剑修,一名攻击强悍的剑修,一名本命剑胎可以动用的强大剑修。

    化剑境,对应着神境的普通修士,放在修道界中也算是一名真正的强者了。Ω请看书WwΩW∮.∮QingKanShu.cC在这一阶段之中,本命剑胎受剑器淬炼变得更加坚固,而剑器则是因为本命剑胎的缘故与剑修之间的联系更加密切,更具灵性,并且这一境界剑胎与剑器可以相分离,故而称之为化剑境。

    天剑境,对应着虚境的修士。即便是在整个修炼界虚境的修士也不是太多,更何况是天剑境的剑修。一名达到巅峰的剑修,即便只是初入天剑境,也可以凭借强大的攻击压制化虚境一下的修士,除非是这些修士手中拥有顶级仙器或者神器的存在,否则在天剑境剑修面前可以说毫无反抗之力。

    天剑境的剑修,一旦真正熟练掌握了自己的力量迈入第二个层次,那么除非手持神器一级的强**宝的返虚或化虚强者,也只有仙人才能勉强压制。而若是一名即将渡劫飞升的剑修,那么除非大罗金仙下界,否则便可以横扫整个修道界。即便是数名已经度过天劫的准仙人手持顶级神器也不过能够压制,但他若是遁逃谁也拦不住。并且在这个境界内,剑修本命剑胎和剑器之间的联系可以受到剑修本人的控制,所以在这一阶段除非将本命剑胎摧毁,否则只折断剑器最多让剑修受一点轻伤,但不至于影响很大,所以寻微老头才能够通过自己折断剑器来延迟自己飞升的时间并且不受影响。

    当完成这五大境界的修炼并且最终度过天劫,便能够飞升仙界,无论是剑修还是修道者。但是自古以来剑修一脉很少有没能够度过天劫的人出现。

    天劫,看的是一名修炼者的心境修为和功德。如果一名虚境修士心境修为高出自己的境界并且有极大的功德,那么他百分百能够成功飞升。反之,如果是一个心境修为不够并且恶贯满盈的修士,那么他度过天劫飞升成仙的可能近乎于零。但是,剑修一脉的修炼方式注定了剑修的心境修为绝对不会低于自己的真实修为。

    一切随心,行事凭心而定,亦正亦邪,这就是剑修。不受束缚,随心所欲,故而心境修为和真实修为通常都是契合。至于功德,剑修或正或邪,行事全凭自己心情而定,所以可能会有功德,也可能会有恶业,但大多数都是功德多于恶业,即便是恶业稍多导致天劫威力增强,凭借强大的攻击力剑修也有极大的把握顺利飞升,除非是那种逆天地而行,恶业滔天的家伙,否则剑修很少因为渡劫而陨落,最多的反而是在未成长之前便被扼杀的。

    静静地观察着自己丹田内那模糊的剑影,刘炜自然而然的便想到了下一境界融剑境的修炼。虽然从他剑胎的目前状况来看,他只不过是刚刚开始孕剑境的修炼而已,距离融剑境还有着极大的差距。但这一切在刘炜心中并不是什么大事,以他强大的剑元基础,达到孕剑境巅峰也不过是一个月左右的时间而已。虽然有点匆忙,但这真不是什么事,尤其是还有寻微老头的存在,那就更不是事了!

    缓缓将心神抽出,既然已经清楚自己体内的状况,刘炜自然不会再偷懒了。心神归位,立刻便摆出了修炼的姿势,顿时空气中游离的天地灵气开始汇聚并被他吸收炼化入体。

    随着刘炜进入修炼状态,以他身下蒲团为中心,一条条蔓延开来将这整个木屋笼罩住的纹络散出淡淡的荧光,而随着整个木屋开始散荧光时,庞大并且精纯到极点的天地灵气不知道从哪里涌现出来并将刘炜的木屋笼罩住,就仿佛一层浓浓的雾气一般。

    庞大而精纯的天地灵气充斥着整个山谷,于是乎,山谷内的花花草草变得更加鲜艳。无数细草散着点点灵光随风摆动,而那些本应该凋谢了的花朵却再次抽苞并在极短的时间内开花,红的,粉的,蓝的,紫的等等等等,无数的花朵极力展现出自己的美,顿时整个山谷成了一片花海,浓郁的花香甚至能把人冲一个跟头。

    山谷变成这个样子,寻微老头的身影突兀的出现在山谷中。脚尖点在一株小草之上,身体随小草摆动,他看着被一片浓雾般的灵气包裹着的刘炜的木屋,脸上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

    轻轻点了点头,他的身影随风消散,只在山谷中留下了淡淡的一句话并转眼便被山风吹散。

    “或许,我早就应该这样做了!小家伙,以后的路,一个人走,难,很难啊!”

    ……

    时间有时候就是这么的捉摸不定,转眼间便到了寻微老头飞升前夕。在这之前,刘炜的修炼持续了整整一个月,这也是他开始修炼以来花费时间最长的一次修炼,在这修炼的一个月时间内,小小的山谷持续了一个月的百花盛开之景。浓郁的灵气滋润着这些花草有着无限的精力来散着自己的味道,所以花香一天比一天浓郁,甚至于扩散出数十里之外,如果不是位于深山之中,这浓郁的花香早就引来了一大波附庸风雅的文人雅客了!

    此时的山谷中,那浓郁至极的灵气依然消散,而那些绽放了一月的奇花异草也已偃旗息鼓,静待下一次的绽放,不过还是有着淡淡的香味在空气中飘荡。

    一老一小两人静静地站在山谷正中位置,保持着一个同样的姿势抬头望天。可以看到,天空上一道道暗红色的流云在飞快的汇聚,一团明显的暗红色云团就静静地悬浮在山谷正上方,在其周围便是一道道缓缓旋转的紫色云翼。

    默默地看着那云团慢慢的变大,老头子脸上带着淡淡的慈和笑容看向了身旁的青年,十五年时间,他从当初的不到自己腰间的一个小孩子到现在比自己还要高出一拳的青年。老头子的眼中充满了欣慰。

    “看这样子,这劫云还要等一会才能形成!”老头子平静一笑,脸上没有丝毫的紧张之色,仿似没将这天劫放在心上。

    “臭小子,来,喝点?”随手一翻,两坛老酒便出现在老头子的手上。看着身旁的刘炜淡笑道,真的就不在意天宇之上那压力越来越强的劫云。不过这也的确是事实,作为一名剑修,而且很有可能是如今修道界仅有的几个将要渡劫的老怪物中唯一的剑修,寻微老头有足够的资格不在意这即将形成的天劫,即便是四九重劫又如何。

    刘炜心中原本还有些淡淡的担心,但是看到老头子轻松的样子之后心中的那份担心也不知道丢到哪去了,尤其是当那两坛酒被老头子拿出来之后,他的双眼立刻就亮了起来,仿佛一个千年色鬼看到了一位绝世美女一样,就差流出口水来了。

    “好,喝点!”抢一般的从老头子手中接过一坛,一掌将坛口封泥拍开,顿时一股馥郁醇厚的酒香便传了出来,一老一少同时深深地吸了口,脸上浮现出了一抹满足的表情。

    淡琥珀色的酒液散出足以让一个酒鬼疯狂的清香,刘炜和老头子几乎同时朝口中灌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