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天剑仙途 > 第五章 渡劫,离去
    (新的一周开始了!推荐!会员点击!收藏!我都想要啊,朝我开炮!!!)

    馥郁的酒香与空气中淡淡的花香融为一体,使得整个山谷都飘荡着一股淡淡的醉人清香。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一老一少两人一人提一个酒坛站在原地,双眼微眯,享受着醇厚酒液顺着喉咙滑下去的美妙感觉。

    酒液滑过只留下一缕淡淡的香味,温润的酒液进入胃中之后如同一团火焰一般燃烧了起来,一股醇厚馥郁的香气直冲上脑并且散向全身。两个酒鬼享受这一刻美妙的感觉,好似将外面的一切都抛之脑后。

    不得不说,剑修一脉就是修道界的酒鬼,基本上每一个剑修身上都会随时带着一些好酒。曾经有一个酒中恶鬼这样说过,如果你喜欢酒,而且实力还强,那就去打劫剑修吧!

    剑修是整个修道界都公认的酒鬼,他们不仅喜欢喝酒,更喜欢收藏酒。可以这么说,一名强大的剑修,他收藏的酒绝对不会差。基本上修为越强的剑修身上的酒越好。

    “好酒!绝世好酒!”双眼睁开,刘炜高声赞了一句,然后两眼紧紧的盯着老头子。他知道老头子身上有好酒,而且还不少,毕竟从他十岁以后就经常偷老头子的酒喝,但是他没想到老头子竟然还有这样的绝世佳酿,顿时他两眼贼溜溜的便看向了老头子右手上的储物戒了。

    感受到刘炜的贼一样的目光,老头子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戒指,然后伸手弹了刘炜脑袋一下。

    “臭小子,看什么看,这酒就两坛没有别的了!而且你想喝等老头子我飞升了自己下山去找!”

    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刘炜恋恋不舍的把自己的目光从老头子戒指上收了回来。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ΩcC对于剑修而言,除了剑以外恐怕也就是酒能产生吸引了。

    “真小气!”低声嘟囔了一句之后刘炜便重新看向了自己手中的酒坛。目光紧盯着坛里琥珀一般的酒液,脸上满是纠结,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把这坛酒给喝了,毕竟这可是老头子珍之又珍的绝世佳酿,喝了就太可惜了!

    好笑的看着刘炜满脸纠结的样子,老头子随手灌了几口酒之后摇了摇头,看了一眼山谷上那朵缓缓旋转的暗红色劫云之后朝着刘炜开口道。

    “好了,臭小子!喝了吧,就知道你会这个样子,你老头子我给你留了两坛!”

    “真的?太好了!”惊喜的看向老头子,在得到他肯定的回答之后立刻欢呼了一声,然后对着酒坛轻轻一吸,顿时一道酒泉便没入他的口中,而坛中则是涓滴不剩。

    平静的看着刘炜,老头子脸上除了笑容以外还有着极其细微的一缕哀色,但是转眼便逝,仿佛就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满足的打了一个酒嗝,刘炜抬头看向了空中那朵已经形成正在缓缓旋转的暗红色劫云。在它身上,刘炜从心底感受到一股极其压抑的感觉,在它缓缓旋转间自己体内的剑元仿佛停止流转了一般。

    扭动在劫云压力下变得有些僵硬的脖子看着老头子,刘炜满脸担忧的涩声开口道。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老头子,真的没事吗?这可是四九重劫啊!”

    暗红云旋,紫气凌空,天星坠,四九劫!天色慢慢的暗了下来,空中那暗红色的云旋在灰暗的天色下如同血一般。九道紫气交错,隐隐在劫云之中形成一道紫红色门户,而且在这门户上还有天星坠世之景!这就是四九重劫,让无数修道者闻风丧胆的天劫,是所有即将渡劫的修者最不愿碰上的劫难!

    重劫!何为重劫?修者生命无法承受之劫,这才叫重劫。四九重劫,四大劫难,风、雷、火、心四大劫,每一劫有九重,每一重又有九次,每一次四十九道劫难,这足以让所有修者心寒。

    四九重劫即便是在上古年间也极少出现,而能度过去的也只有那几个堪称逆天的家伙,至于其他人便是在这近乎无穷无尽的劫难中含恨陨落。

    “嘿,老天爷可真给我面子啊!四九重劫啊!”淡然的朝刘炜点了点头之后老头子便抬头看向了天空,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冷笑。

    “不过,以为四九重劫就能阻挡我吗?”随手一挥,山谷内阵法轰然动,四十九座小小的山峰在山谷上出现,一阵疯狂的旋转之后整座山谷仿佛消失在这个世间一般。

    大阵内,刘炜呆呆的看着阵外的老头子,此时的老头子再没有以前的那种慈和样子。长袍猎猎随风飞舞,手提四尺长剑迎天而上,仿佛一柄参天巨剑要将天穹刺一个窟窿一样。在刘炜的眼中,老头子身周是一片深邃至极的黑暗,那里面是一片真空,什么存在都没有,那是强大至极的剑气交错而形成的一片真空。

    感受到老头子身上波动的恐怖剑意,身处阵法中的刘炜脸上的担忧之色也随之减少了一些,毕竟他对于老头子还是挺有信心的。

    空中,似乎是感受到老头子的挑衅,那朵劫云顿时疯狂旋转起来,将周围数百里内的天地灵气尽数吸纳,甚至于在周围形成了一道道灵气漩涡。缓缓的,一道水桶粗细的天雷慢吞吞的从劫云中冒了出来,瞬间划破天宇朝着老头子头顶轰去。极快与极慢,让的下方的刘炜心中一阵的闷涩,一时思想反应不过来。

    雷光划过,在这灰暗的天空中是唯一的亮光,但是当老头子抬手举剑之时那道雷光便如同萤火一般毫不起眼。那是一道仿佛开天辟地之后出现的第一缕光,撕裂了整个天宇,将整朵劫云从中剖开分为两半。

    目瞪口呆的看着空中艰难愈合的四九劫云,刘炜的嘴慢慢的张了开来。他已经很高估了老头子的实力了,但最多也不过是勉强度过而已,不可能如此的轻松。然而,老头子真正出手的那一刻,天地都为之失色,那是足以以力破仙的强大。一剑而已,让无数修者胆寒的四九重劫便被剖开,甚至只不过落了一道天雷而已,其他的重重灾劫还没出现便要消失!

    “哈哈,纵天笑我太轻狂,仗剑乾坤横九州。提酒轻叹逍遥错,亦仙亦魔笑苍天!”空中劫云艰难的重合,还没等第二道天雷落下,老头子便纵天长啸,一壶酒出现在左手随口灌下,而另一只手则飞快挥剑。一点点寒光飞射,一道道剑气纵横,灰暗的天空在这无数剑光下变得明亮起来,而空中的那朵劫云却也随着寒光闪动分裂飘散。

    “啪!”一声轻响,老头子随手将空酒壶一扔,撞在山石上碎成了一片。而此时天空也恢复成原来的样子,略带着些燥热的阳光肆无忌惮的透过深山中薄薄的雾气洒落在山峰上的每一处。这里丝毫没有经受过雷劫的样子。

    目瞪口呆,刘炜呆呆的看着立在空中被一层淡淡的金光笼罩着仿佛谪仙般的老头子,嘴巴艰难的合上,不过心里还是巨浪翻天,还没有从刚才老头子那极其轻松而又嚣张的渡劫中恢复过来。毕竟,那可是四九重劫啊,但是从头到尾只不过落下了一道天雷而已!

    空中,当劫云消散,一道淡淡的金色光柱从天宇上落下,将老头子全身笼罩住。这是引仙之光,每一个度过天劫的人都会迎来这一道引仙之光,除了接引即将飞升的修者以外还能够将飞升者体内的灵气转化为仙灵力。

    引仙之光中,老头子的眉头微微一皱,将那道自仙界传来的接引之力强行压制了下来,然后带着那淡淡的金色仙灵力落了下来。随手一挥将山谷阵法解除,老头子站在了从刚才的震惊中恢复过来的刘炜面前。

    “嘿,要飞升了啊!”呆呆的看着老头子苍老的脸,刘炜脸上慢慢的浮现出一抹笑容,但随着笑容的浮现,两滴泪珠慢慢的从眼角滑落了下来。

    “是啊,要飞升了!”抬手抚摸着刘炜的脑袋,老头子轻笑道。或许这是自己最后一次摸这臭小子的头了,心里如此想着,目光最深处不由得浮现出一丝由心的悲色,手一直没有离开刘炜的脑袋。

    平静的笑着,刘炜也没有动,眼睛微闭。只是那一滴滴的泪珠却无论如何也停不下来。

    山谷中一片寂静,老的静静地摸着小的脑袋,而小的也眼睛微闭,眼泪不停的从脸上落下。老头子身上那层淡金色仙灵力则是顺着手从刘炜的头上流向全身,最终使的他全身都被淡金色笼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