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天剑仙途 > 第六章 逐月
    (啦啦啦,求点击,求收藏,求推荐!)

    宁静的山谷,一老一少享受着这短暂的温馨时光,并且在这短暂的时间内老头子通过自己的仙灵力为刘炜做了最为彻底的一次淬炼,为他打下了一个堪称逆天的浑厚基础。请看书WwΩWΩ.ΩQingKanShu.cC毕竟没有哪一个修者能够强行压制仙界的接引之力的!

    “好了,迟早是要离开的,有什么可伤感的!”一切做完,老头子轻轻的拍了拍刘炜的脑袋,并且随手将他脸上的泪珠擦了擦。

    甩了甩脑袋,刘炜苦涩的笑了笑,看着老头子脸上的笑容以及目光中欣慰的意味,使劲点了点头。

    “对,有什么可伤感的,不就是几十数百年吗,很快就过去的!”

    刘炜说这话的时候老头子脸上的欣慰之色更加明显,但是眼底深处那一丝悲色却怎么也无法消退,尤其是当刘炜的这句话说出来之后,那缕悲色更加浓重,只不过老头子很好的掩饰了下来,并没有让他现,并且朝着刘炜轻轻点了点头。

    “臭小子,你现在的修为也到了孕剑境巅峰,也快迈入融剑境了!老头子我走之前再送你件东西!”点头的同时,老头子从自己的戒指中取出了一柄四尺左右长短的长条,混沌色的颜色,可以勉强的看出来这长条有着一些剑的形状,尤其是应该的剑柄处,已经快要真正形成样子了。

    “唔,这件东西我也不太清楚究竟是什么来历。这是我在一处遗迹中现的,当时在它的周围有十数具生前应该有虚境修为的修士,甚至……还有两具仙人的尸体!”说到这,老头子停了一下,而刘炜则是听的目瞪口呆。请看书Ww∮WΩ.ΩQingKanShu.cC就这好像破烂一样的东西,勉强可以说是一柄剑胎的东西,在它周围有十多位虚境强者陨落,甚至还有两位仙人陨落?太不可思议了!

    看到刘炜的样子,老头子并不感到奇怪,因为当初自己得出结论的时候的样子不比现在的刘炜强。顿了顿,老头子接着说道。

    “当初现这东西的时候,它还是彻底的一根长条,但是这两百多年过去了,当初根本没有形状的东西逐渐变成了剑的样子,所以我觉得这件东西的来历绝对不会小。而且我有一种直觉,这柄剑胎应该就是为你而生的,或者说你注定是这件东西的主人!”老头子紧紧的看着刘炜,一字一顿的将最后一句话说了出来,但是当他说完刘炜脸色便黑了下来,脑门上瞬间挂上了三条黑线。

    “老头子,不带你这么哄我的,当我是三岁小孩啊!这东西你两百多年前就到手了,你说你直觉觉得我就是这个破烂的主人,玩我呢?”说着,伸手将老头子手上的“剑胎”拿在了手中,正准备随手扔了的时候,令他惊骇的事情生了!

    当他碰到那已经有了剑柄形状的地方的时候,原本毫不起眼,扔在柴火堆里也不出奇的剑胎突然闪现出一抹混沌色的荧光。下一刻,在刘炜惊骇,老头子吃惊但释然的目光中,剑胎融入了刘炜的体内。不知所措的刘炜茫然的看着老头子,紧紧抓着他的手追问道。

    “老头子,这是什么情况?是不是你搞得鬼?”

    “哈哈,我都说了,你注定是它的主人。没事,它将会是你本命剑胎融合的剑器!”拍了拍刘炜的脑袋,老头子高声笑了几下,然后正色道。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小家伙,我该走了!记住,只有当你真正融合了这柄剑胎,彻底掌握融剑境的力量,你才能离开这里!”

    “而且,记住,这是一个人吃人的世界,除了你自己,除非是那种真正为你好的人,其他的都不要彻底相信。走出这里,进入外面的世界,你才能真正的走向成熟,同时你才能明白剑修的真正含义!”

    拍了拍刘炜的脑袋,老头子一指头点在了他的眉心,将自己的一些经验传给他之后便飞身而上。站在空中,朝着刘炜轻轻点了点头之后。老头子的身形便消失在一片金光中,只有淡淡的一句话随风飘散。

    “小家伙,这个世界很复杂,而你以后要走的路,很难!但是,即便是再难,也要走下去,因为这条路没有回路,有的只是残酷。路,很难!但,仍要前行!”

    看着老头子的身形消失在空中,刘炜跪在地上朝着他消失的地方认认真真的行三跪九叩之礼。九个响头磕完,随手擦去流下来的几滴眼泪,刘炜坚定的朝着自己的小屋走了过去。

    或许,老头子说的就是这个世界的现实,但是对于此刻的刘炜而言,这一切都还很遥远。而且,他以后的路还很长,什么事情都可能会生。

    ……

    夜幕下,月亮很圆、很亮,刘炜靠坐在小溪旁静静地抬头看着。在他的手边有几坛老酒,从那封泥都无法彻底阻挡住的清香便可以知道这是绝世好酒。

    此刻,山谷中的气氛很低沉。抬头望月的刘炜不停的向自己口中灌着酒,丝毫不管这绝世好酒洒落在衣襟和地上,两眼略有些茫然,淡淡的伤感之色浮现在脸上。

    十五年,和老头子相处了十五年,刘炜早已经习惯了老头子的存在。哪怕是有时候老头子不在这里他也不会有现在的情绪,因为他知道老头子肯定是会回来的。但是,这一次,老头子离开之后就意味着将要分隔两界,数十上百年不见,甚至,很有可能阴阳相隔。毕竟修炼一途有着无数的风险与劫难,谁都不能说自己一定不会有事。

    不断的朝自己的口中灌着酒,试图想要通过酒液来麻痹自己巨痛的内心。但是,随着酒越喝越多,内心的伤感却并不见减弱,反而随着意识的些微模糊而变得更加强烈。喝着喝着两行泪便再次滑了下来!

    酒不断的灌着,刘炜的意识也有了一丝模糊。但是在他的体内,丹田之中,那被紫色剑元包裹着的不断变得凝实的本命剑胎,以及老头子临走之时留下的那柄剑胎,两者开始了极其迅的融合,那种融合度足以让大部分剑修惊掉下巴!

    丝毫不知道在迷蒙之中自己即将完成了融剑境的初步功夫,刘炜依然在朝自己的嘴里倒酒,几坛老头子以前留下的好酒很快便被喝完。而也就在这个时候,从一缕极其冰冷的气流从丹田之中瞬间冲向全身。被这气流一激,满脑子的酒意立刻便化为一片白雾从脑袋上飘了出去,刘炜的意识也恢复了过来。

    “铿锵!”一道极其清亮的剑吟声从刘炜体内传出。下一刻,一柄散着淡紫色荧光的剑胎便浮现在他的身前。这柄剑胎和之前的那不过有了剑柄状的剑胎有了极大的不同。四尺长短,三指宽的剑身,已经大致有了一柄剑的形状。剑胎静静地立在刘炜的身前,一道道寸许长的紫色剑气在周围激荡,并且随着空气的流动不断的传出声声剑吟。

    本命剑胎与那柄剑胎相融合成功的那一刻,刘炜便感觉到了。而当剑胎显现出现在他的身前时,他的目光立刻停在了剑胎之上。从剑胎上他能感觉到一股血脉相连的感觉,并且他能感受出剑胎或者说那本来的剑胎蕴含了极强的力量。

    目光紧紧的盯着剑胎,仿佛沉迷在其中无法自拔一样。淡紫色的剑身流转着一层淡淡的荧光,而且刘炜能够感觉到一缕缕月光精华被剑胎吸收,因此,在剑身之上还有着一缕神秘的月光显现。

    猛然抬头,看着空中那仿佛触手可及的圆月。清凉温柔的月光静静洒落,好像一只只小手将刘炜心中的那层伤感给拨向一边。恢复了过来的一颗明净清透的心,对于一切事物都有足够理智的认识与看法!

    “嘿,月亮!”看了一眼空中明亮的圆月,刘炜嘴角缓缓的浮现出一抹爽朗的笑容。

    或许,老头子也不一样自己这个样子!

    回过头,目光紧紧的看着自己身前被一层月光笼罩的剑胎,脸上的笑容越灿烂。

    “既然是这样,那就叫你逐月吧!”

    伸手握住剑柄,刘炜对月长啸一声,而似乎是听明白了他的话,手中剑胎无风自鸣,一声嘹亮的剑吟响彻整个山谷。

    “长剑如歌,逐月而对!剑谓之,逐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