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天剑仙途 > 第十五章 耳光,打【第三更】
    (第三更了,又是儿童节,宝宝要点击,收藏,推荐!六一快乐!)

    繁华的街道上,此时一片寂静。请看书Ww∫W∮.∫QingKanShu.cC无数人惊骇的目光聚集在刘炜的身上。他怎么能打这华服青年?他又怎么敢打这华服青年?

    当今的大唐,万国来朝,国力鼎盛无比。但就是这样,整个大唐能够称得上王的也只有两个,平南王,征西王。两位以战功惊世的王爷在朝廷上就连当今圣上也得给几分面子,第一是因为两位王爷堪称惊世的战功,有他们两位,当今皇上的皇位才能坐稳。第二就是因为这两位王爷都是当今皇上的叔伯级长辈。

    征西王是唯一的异性王,是先皇出生入死的兄弟。而平南王,则是先皇的堂兄弟,也就是说平南王是当今皇上的堂叔。所以两位王爷的地位堪比初唐时期的一字并肩王。

    不提征西王,只说平南王。平南王只有两位子嗣,但是两位公子的性子却是天差地别。大公子李子重,基本上整个长安城都知道他的好名声。为人谦和,文武全才,在平南王镇守边疆的时候,平南王府就是在大公子的手下丝毫不乱,可见其才能。而二公子李轻歌,或许当初平南王已经猜到自己的这个二儿子的性子,所以才给他起了这样一个名字。

    轻歌,轻歌曼舞,夜夜笙歌。这位二公子在整个长安城同样名声大噪,只不过却是恶名。欺行霸市,欺男霸女,基本上所有纨绔子弟能做出来事他都做过,甚至更有过之。

    可以说,自身是皇亲,当今皇上的堂弟。而且在平南王府,平南王需要镇守边疆,所以也没办法管他,他大哥也只能偶尔说他两句。请∫看书WwΩWΩ.ΩQingKanShu.cC至于平南王妃,则将这个孩子宠上了天,这也使他的性格变得极其娇纵跋扈,所以在长安城也没人敢招惹,到最后基本就相当于净街虎一样的角色了。

    一切原因综合起来,导致了李轻歌在长安城中变得臭名昭著,恶名远扬。又兼之其极其好色,所以仅仅是王府中他的侍女小妾都有好几十人,而且在长安城中谁家女儿长得清秀美丽的话,他便带着家丁打手前去求亲。不过,虽然这看似是强势逼迫,但是最后基本上那些人家都没有受到伤害,反而家道因为自己女儿而腾飞起来。

    因为这些,整个长安对李轻歌哀声载道,即便是他在以前并没有太过于过分,但依然是一个标准的纨绔。而这一次,却是第一次这样下重手,所以在众人眼中,厌恶与鄙视更加深刻。毕竟以前虽然也是一个纨绔,但并没有做出这种当街强抢民女并且指使手下殴打老人的行为。因此,他原本身上的那唯一的亮点也被遮盖了!

    不过,即便是这样,众人也不敢说什么,畏惧于平南王府的势力,畏惧于李轻歌的淫威。所以当看到刘炜动手打李轻歌的时候,呆愣惊讶过后心里的第一反应便是喝彩。这一巴掌打的真是大快人心。

    但是,当李轻歌跳脚抓狂指使手下要杀了刘炜的时候,众人却是心里带着一丝惋惜。看这青年的样子,也是一个好小伙,结果却招惹了这样的一个人,注定不会有好下场了。

    看着被一群大汉围住的刘炜,众人皆是惋惜的摇了摇头,但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一步帮忙!

    几名彪悍的大汉如同虎扑一样扑向刘炜,他们一是害怕受到平南王府的惩罚,作为保护李轻歌的护卫,他被人打了自己这些人却没有什么反应,如果被李子重大公子或者是平南王妃知道,他们的下场肯定不会轻。请看∫书Ww∮W∮.∮QingKanShu.cC二是贪图李轻歌吼出来的奖赏。黄金百两,在这个时代意味着能让一个家庭安安稳稳的过上几年的富裕日子,而美女三名,对于这些血气方刚的大汉而言更是极大的诱惑,由不得他们不拼命。

    既然二公子说弄死这个小子,那咱们就不能让这小子活着!

    这就是此时这些大汉的心里想法,正因为这个想法以及重金奖赏的诱惑,一个个面容狰狞的扑向刘炜。

    皱着眉头看着扑来的几个大汉,然后又看了一眼那瘫坐在地上的清秀少女,刘炜严重迸射出一丝凌厉的寒光。错步上前,在那几个扑向他的大汉小腹上同时按了一掌,因为看到李轻歌强抢民女的行为而从心里感到厌恶的他下手更重了些。一缕凌厉的剑气在他一掌按在那些大汉的同时也被他拍进了他们体内。

    因为有些不通世事,并且他从心底对李轻歌的行为感到厌恶,所以他下手重了一些。当他再次站在李轻歌面前的时候,那几个大汉同时喷出了一口殷红的血液,高大的身体重重的倒在了地上。而且因为刘炜注入的一缕剑气,所以基本上这几个大汉以后很难彻底好了,除非有修道之人将他们体内的那缕剑气引导出来或者消泯。

    “你……你是什么人?公子我可是平南王府二公子!”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眉头微皱的青年,李轻歌下意识的退后两步,结结巴巴的把自己的身份说了出来,然后威胁道。

    “不管你是什么人,敢打公子就是大逆不道的罪,而且你还打伤了我的家丁。如果现在不跪下认罪,请求公子我原谅的话,平南王府不会放过你的!”

    淡淡一笑,看着大腿还在轻轻抖,明显色厉内荏的李轻歌,刘炜淡笑一声,一巴掌再次甩了出来,打在他另一半脸蛋上。同时,一句轻飘飘的话传入了他的耳中。

    “呵呵,平南王府二公子吗?不过,就算你是皇上又怎么样,小爷想打你谁都拦不了!”

    清脆的响声再次传了出来,李轻歌两边的脸上两个通红的手掌印却是显得那么刺眼。而这的始作俑者却是在无数惊骇与呆滞的目光中慢慢走到那瘫坐在地上的少女旁边,亲手将她扶了起来,然后塞给她几锭金子又低声交代了一句话后便转身离去。而那少女则是感激涕零的朝刘炜鞠了三次躬后朝着刚才他父亲去的医馆跑去。

    “那个什么平南王二公子,以后别那么嚣张,这个世界有很多人是你惹不起的,而且你的行为也是会让不少人很不顺心的。所以,以后收敛一点。如果今天你碰上的是一些脾气暴躁的家伙而不是我,那就不只是挨两巴掌的事了!”刘炜的身影消失在人群中,所有人的目光在最后同时消失,但是一句平淡的话却是留在了这里,经久不散。

    轻轻摸了摸自己脸庞上的两个巴掌印,火辣辣的疼痛传入脑海让李轻歌倒抽了口冷气,眼神阴沉的看着刘炜消失的背影,目光中充斥着一抹浓烈的杀意!

    “不管你是谁,不管你是什么人,敢打公子我,敢让公子我在这么多人面前出丑,你死定了!我用我父王的人头担保,你死定了!”

    自己暗自着狠,也不管地上躺着的几个大汉,一个人径自走向平南王府的方向。在他后方,剩下的两个大汉看了看李轻歌的背影,又看了地上躺着的同僚。两人无奈的对视了一眼,然后费力的将几个人送到了街边的医馆中。

    当刘炜消失,李轻歌离开,整条大街在寂静了片刻后再次沸腾了起来,各自做各自的事情了。不过,这一幕却是给了众人一个饭后谈资,也给了说书之人一些话题。

    回到醉仙楼,刚刚坐下来,趴在桌子上昏睡的笑乾坤慢悠悠的捂着头醒了过来。

    茫然的四处打量了一下,双眼没有焦点,目光散乱的看了一圈之后目光落在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的刘炜身上,愣了一下之后目光才重新凝聚。看了一眼刘炜身旁那快要被喝完的醉仙酒,苦笑道。

    “没想到,这酒的力量这么大!我自认为酒量已经很好了,但没想到只喝了小小的一杯就醉了,真是丢人啊!”

    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刘炜也不说话,就这么看着笑乾坤。他的目光很凌厉,即便是他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只不过这种凌厉并不是那种压迫式的,反而让人感觉到一丝柔和。

    被刘炜的目光看着,笑乾坤摇了摇头,看着他苦笑道。

    “看着你的笑容,我都想一拳砸在你脸上,真他娘的让人不舒服,好像能看透我一样!”

    “哈哈,要是你想我随时奉陪,正好我练剑缺少一个靶子呢,你不介意的我无所谓!”轻笑两声,脸上带着一缕坏笑的看向笑乾坤,目光上下打量着。

    “咳咳,还是算了吧!”被刘炜这么一说,笑乾坤立刻干咳了声,连忙拒绝道。他又不傻,和一个剑修切磋,而且是和一个修为高过自己的剑修切磋,那不是切磋,那纯属是找虐。笑乾坤不傻,所以他直接就拒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