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天剑仙途 > 第十六章 福鞅,勒索【第四更】
    (第四章奉上,合计一万一的更新,仰着小脸看着大家,求推荐,求点击,求收藏!)

    两人在这太白楼内待了一会儿之后,便感觉没什么意思了。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毕竟只是来喝酒的,而这最好的酒也喝过了,故而也就没什么意思了。

    “刘兄,我们酒也喝过了,下面就让兄弟我带你去转一转这长安城,看一看这世俗繁华,怎么样?”坐在刘炜身旁,笑乾坤轻声笑道,不过他的笑容中带着一丝坏笑,带着一丝不怀好意。

    “行啊!”点了点头,刘炜并没有注意到笑乾坤笑容里的那一丝坏笑,随口便答应了下来。之后,两人一起朝楼下走去。

    走到一楼,两人刚刚准备离开,突然一名青衣小厮拦在两人身前,然后向两人行礼道。

    “两位公子,我们家掌柜的有请!”愕然的对视了一眼,刘炜和笑乾坤都是一脸茫然,他们不知道这太白楼的掌柜的为什么要请他们两个!

    “走吧”不明所以,但也不怎么在乎,刘炜耸了耸肩,示意那小厮在前带路,而笑乾坤则是无奈的笑了笑,他能感觉出那所谓的掌柜的其实只是想请刘炜一个人过去而已,请他只是一个捎带,所以他也不怎么在乎。

    两人在这小厮的带领下,慢慢的走到酒楼后的一个小木屋子外,然后向两人介绍道。

    “两位公子,这就是我们掌柜的住的地方!请”

    惊讶的看着那和太白楼相比堪称简陋的小木屋,两人对视一眼皆能看到对方眼中的错愕,显然对于面前的景象感到有些不可思议。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太白楼,作为当今名气最大的酒楼,仅仅是每天的收入便是一笔可观的收入,在所有人看来,太白楼的掌柜的住的绝对不会差,但此刻刘炜他们两人就站在太白楼掌柜的居住的小屋,却是有一点迟疑。

    一名金丹境接近巅峰的修道者,一名相当于元婴境修士的融剑境剑修,此时却在一个理应只是凡人的酒楼掌柜的的居室前迟疑了!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同时向前走了过去。但是那青衣小厮却是拦在笑乾坤的面前笑道。

    “这位公子请止步,我家掌柜的只邀请了那位公子!”指了指刘炜,他不卑不亢的向笑乾坤解释了一下。而听完他的话,笑乾坤不出意外的撇了撇嘴,摊手朝刘炜做了一个无奈的手势后便停下了脚步。

    看着笑乾坤停下脚步,刘炜淡笑一声然后推门进去了。

    简单的木屋。木屋内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一张小小的桌子,四个蒲团,两壶酒。这就是屋子里所有的摆设。

    刚进木屋,刘炜的眼睛便是一亮,鼻头微微抽动。他能从这木屋中问道一股极淡的但却又极其幽远的酒香。这种香味是只有经过无数次的沉淀之后才能产生的。

    “小兄弟,你好!”刚刚走进木屋,刘炜便被木屋中弥漫着的淡淡酒香吸引,那是真正的好酒沉淀下来的,显然在这个木屋中曾经有无数好酒。请看Ω书Ww∫W∮.ΩQingKanShu.cC正有些沉醉的时候,一声和蔼的声音将刘炜唤醒。

    定眼一看,只见一个圆滚滚的老头满脸笑容的坐在木屋中唯一的一张桌子后面。老头圆圆的脸庞,圆圆的身材,满脸和蔼善气的笑容,仿佛一个邻家大叔一样。

    “你是?这太白楼的掌柜?”看着这和蔼的老头,刘炜小心的问了一声。

    “嘿嘿,小老儿福鞅,是这太白楼的掌柜的!就是小老儿请小兄弟来的!”一脸善气的笑容,福鞅笑眯眯的示意刘炜坐下来。

    一屁股坐在一个蒲团上,看着福鞅的笑容问道。

    “那醉仙酒应该是掌柜的示意给小子送上去的吧?不知道掌柜的有什么要和小子说,我洗耳恭听!”毕竟喝了人家的酒,虽然不知道他究竟是什么目的,但自己毕竟喝了人家的酒,所以刘炜也不打马虎眼,直接开口问。

    “嘿,小兄弟爽快。不错,那坛醉仙酒的确是小老儿吩咐给小兄弟送上去的,不过理由嘛,现在还暂时不能告诉你!”

    笑看看着刘炜,福鞅的目光中略有深意。但是刘炜却是抓了抓脑袋,有些不解的看着福鞅。他可不太明白为什么福鞅会平白无故的送自己一坛如此珍贵的醉仙酒。而且是在毫不相识的前提下。

    “小兄弟不必苦恼,毕竟作为一名剑修,对酒的喜爱仅次于对剑的喜爱,所以醉仙酒送给小友喝也是正常的!”突然,福鞅说了一句让刘炜惊讶的话,瞪大双眼看着福鞅,刘炜问道。

    “掌柜的,你能看出来小子是剑修?”

    “嘿嘿!”并没有回答刘炜的问题,福鞅“嘿嘿”笑了两声之后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条,然后递给刘炜轻声道。

    “小兄弟不要管我为什么会知道你是剑修这个问题,帮我把这张信送到太白楼总部后你就知道了!怎么样?”

    没有接过福鞅递过来纸条,刘炜就平静的看着福鞅,目光凌厉如剑。

    “唉,不是我不想说,而是我不能说啊!小兄弟,我还是那句话,你将这张纸条送到太白楼总部后你就全部知道了,小老儿送你两坛醉仙酒作为报酬怎么样?”在刘炜的目光下,福鞅很快便败下阵来,垂头丧气的解释了一下,有提出了一个丰厚的报酬。

    “行!我答应了!”然而,让福鞅始料不及的是,当他说出用两坛醉仙酒作为报酬之后,刘炜立刻便答应了下来,嘴角勾起了一丝得意的笑容。

    看着刘炜脸上灿烂的笑容,福鞅终于才明白刚才刘炜那个样子只是做给自己看的,想要的就是让自己说出用醉仙酒作为报酬。

    左手轻抚了一下右手食指上的戒指,两坛醉仙酒便出现在桌子上。看着刘炜近乎抢一般将两坛醉仙酒收了起来,福鞅的圆脸上浮现出一抹肉疼。两坛醉仙酒啊,那可是足足他二十年才积累下来的,如果不是需要刘炜帮忙,他才不会舍得拿出来呢。

    满脸笑容的刘炜看着满脸心疼的福鞅,笑的那叫一个开心!

    就在笑乾坤和刘炜被小厮带到酒楼后院的时候,酒楼外,一队披甲持兵的战士在一个骑马的华服青年的带领下出现在太白楼外。

    那华服青年看了一眼太白楼,然后手一挥,那队战士立刻将整个太白楼包围了起来。这些战士每一个人身上都散着一股浓浓的杀气与煞气,显然是久经沙场的精兵,仅仅只是站在那里,自然而然流露出来的气息便让一些人受不了了。

    看那华服青年的样子,恰恰是刚才被刘炜甩了两个耳光的平南王二公子,李轻歌。此时他的脸上虽然用了药膏,但还是有着淡淡的痕迹可以看到。

    骑在马上,李轻歌也不冲进太白楼去,他也知道这太白楼身后有着极深的背景,不能轻易得罪。但是,他就静静地堵在太白楼的门口,还有一队精兵将整个太白楼包围,只要是经过太白楼的路人,看到那骑在马上的李轻歌之后便逃也似的飞快离开这里。刚刚的情况大家基本上都知道了,所以在他们看来,心高气傲,骄横跋扈的李二公子怎么可能忍得下那口气,而现在摆出来的这场景,显然是来报复来了!

    李轻歌就这么堵在太白楼门口,因此,外面的人不敢进去,里面的人不敢出来。刚开始的时候还有人想从里面出来,但是在两个兵士的逼迫下,他还是退了回来,而且当他回到酒楼是,浑身都在颤,显然是被那两个兵士身上的杀气和煞气震慑住了。看到这一结果,更没人敢出去了。

    就这样,太白楼在李轻歌的面前,仿佛变成了一座囚笼,将酒楼内所有人都困在了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