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天剑仙途 > 第十七章 兵围
    (软弱无力的求点击,求收藏,求推荐)

    太白楼内,就在李轻歌带兵将太白楼围住的时候,刘炜和福鞅还在福鞅的木屋内商量着事情。Ω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而被拒于门外的笑乾坤则是百无聊赖的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让小厮给自己送上几壶酒,几样小菜,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那品尝。

    无聊到极致的笑乾坤在喝酒的同时还不时的将目光转到木屋上,他很怀疑为什么这太白楼的掌柜的只单单找刘炜一个人。放着笑公子这翩翩美少年,浊世佳公子不找,非找看起来并不怎么起眼的刘炜。

    当然,也不得不承认的是,刘炜的确很帅。清秀的脸庞,挺拔如剑的修长身材,嘴角时刻噙着一丝柔和的笑容,目光凌厉,身上的气质因为剑修的缘故而变得有些凌厉而不近人。这一切组合起来,刘炜却是一个真正的俊郎青年,对于那些少女有着极大的吸引。

    但,这一切在笑乾坤笑公子面前却是不值一提。什么貌比潘安,容赛宋玉的形容也不足以形容他笑公子。但就是这样,这太白楼掌柜的竟然也将自己拒之门外,实在是太让人心塞了!

    落寞的一个人喝着酒,外面那么大动静自然也被他听到了!

    “喂,小二,外面是怎么回事?”向一个小厮招了招手,然后皱着眉头问道。本来心情就郁闷,再被这么一打扰,心情更不爽了。

    被笑乾坤召到身边,小厮恭敬地向笑乾坤行了一礼,轻声解释道。

    “公子有所不知,刚才不知道那个胆大的青年招惹了平南王二公子李轻歌,而且还打了他两耳光。Ω请看书WwΩW∮.∮QingKanShu.cC不知道他从哪得来的消息知道那个青年就在我们太白楼内,所以李二公子便带着兵丁将我们太白楼围着了。”小厮微微皱眉,眼神中带着一丝对李轻歌的行为的厌恶。

    “平南王?李轻歌?”听了小厮的解释之后,笑乾坤随手将他挥退,自己则是陷入了沉思。

    “在这长安城内招惹平南王府的人,真是胆大包天啊!不知道这位仁兄究竟是谁,竟然不在乎平南王府的势力!”

    自己心里想着,突然脸色一变,心里一个咯噔,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按照小厮说的时间,正好是刚才自己醉过去的那一段时间。而能够在长安城中不管身份的动手揍人的,似乎也就只有一个人了!

    刘炜!想到这,笑乾坤不由得满脸苦笑。没想到自己只是睡过去一小会,他就闯了这么一个大麻烦。

    堂堂平南王二公子,被他在大庭广众之下抽了两耳光,不疯才怪。

    想了想之后,摇了摇头。笑乾坤并不觉得有多难办,大不了两人离开长安,不和李轻歌碰面就得了。

    “吱……”就在笑乾坤沉思的时候,那座木屋的门打开了。刘炜和福鞅两人都是满脸笑容的从屋中走了出来。两人脸上的笑容在笑乾坤的眼中就好像是两个刚刚成功的偷了一只鸡的狐狸,一个老狐狸,一个小狐狸。

    不过笑乾坤好奇的是,刘炜才刚刚入世不久,脸上怎么可能会浮现出那样奸诈的笑容。请看∮书Ww∫W∮.∫QingKanShu.ΩcC不过,这注定了他一辈子都不会知道了,因为就连刘炜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或许,这就是天性吧!

    满脸带笑的刘炜看到一脸苦笑的笑乾坤,连忙上前打了一声招呼,然后低声问道。

    “怎么了?生什么事了?”

    另一边,当福鞅出来的时候,一名小厮连忙凑了上去,在他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而原本满脸笑容的福鞅在听完小厮的话后脸色慢慢沉了下去,阴沉的脸色仿佛能刮下来一层寒霜。

    “什么事?我们跟着掌柜的出去看吧!”苦笑一声,笑乾坤并没有向刘炜说到底是因为什么,只是指了指脸色阴沉下来的福鞅。

    “刘小友,随我出去看一下情况如何?”随手一引,福鞅朝着两人轻笑了一声之后便在前带路朝着门口走了过去。刘炜和笑乾坤相互看了一眼,一个明白,一个糊涂的跟了上去。

    在酒楼里穿过,所有小厮在看到福鞅的时候都是躬身一礼,而那些被李轻歌堵在楼内的客人也是向福鞅抱拳打了声招呼。

    走到门口,看到那堵在门口的两个兵士,福鞅的脸色更是阴沉,猛一转头看向那骑在马上正目光狠狠的盯着随后出来的刘炜的李轻歌冷声道。

    “李二公子,不知道我太白楼如何招惹平南王府了?让二公子亲自带人包围我太白楼?”

    随手一指身后楼内的客人,然后又指了指被兵士堵在外面想要进去的客人,福鞅冷喝道。

    “二公子今天如果不给小老儿一个解释,那么就不要怪小老儿亲自去找大公子理论一番了!”

    “福掌柜的,今天堵太白楼并不是公子我的本意,公子我只是为了掌柜的身后那个小子而来。至于为何让人封住太白楼,只是为了防止这小子逃跑而已。”似乎是对福鞅所说的找李子重理论有些畏惧,李轻歌罕见的有些低声下气的向福鞅解释了一番,然后指了指现在福鞅身后的刘炜冷声道。

    “今天太白楼的损失,掌柜的可以去王府报备。但是你身后的那小子,今天绝对不能跑。从小到大还没有人敢打公子我,既然他打了,那就要承受应该的后果!”

    “我会让这小子后悔出生!”目光狠狠地盯着刘炜,李轻歌的眼中闪过一抹极其浓烈的杀意,轻声狞笑道。而就在他手指指向刘炜的时候,周围那些兵士同时猛然向前踏了一步,顿时一股惨烈的杀气弥漫在整个太白楼门口。

    惨烈的杀气笼罩着整个太白楼,所有在这个范围内的人都被这杀气笼罩,让人犹如置身于修罗杀场之中一般。

    有些胆气稍差的人只觉置身在这杀气中仿佛自己置身于血池之中,浑身颤,更有甚者下半身衣衫已经湿了一大片,刺鼻的尿骚味随风而散,显然是被这杀气震慑了心神。

    “这个……”

    听完李轻歌的话,再看看他脸上还残存的那淡淡的红色掌印,福鞅怎么能猜不到刘炜和李轻歌之间到底生了什么,因此不由得迟疑了一下。按理来说,他应该帮刘炜一把,解决这个难题的。毕竟他和刘炜之间存在着那么一丝连刘炜都不知道的渊源。

    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说,自己不应该过多的招惹李轻歌。毕竟在长安城中,招惹平南王府的后果是所有人都无法承受的,即便是皇子也不行。一旦招惹平南王府,那就意味着在长安城中无法生存下去,那他手下的这一大帮人就完了。

    陷入两难的境地的福鞅有些犹豫,而他身后的刘炜和笑乾坤也看的出来福鞅的尴尬境地。刘炜上前轻轻拍了拍福鞅的肩头,轻声笑道。

    “掌柜的,这件事和你没关系,不用你操心了!”

    越过福鞅,刘炜站在李轻歌的面前,眼睛微眯。而李轻歌看着刘炜的目光则是快要喷出火焰了。

    “小子,我说过,无论你是什么人,是什么身份,敢招惹公子,你就不会有好下场的!”骑在马上,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刘炜狞声道。

    仰头平静的看着李轻歌,对于周围那些兵士散的杀气,刘炜的眼神没有一丝波动。盯着他良久,刘炜缓缓开口道。

    “是吗?可是之前我我记得在临走的时候也说过一句话……”平静的眸子中没有一丝波澜,漆黑如墨的瞳孔仿佛两个黑洞一般要将人的心神给吸引进去。

    “不要仗着你的身份,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是不会在意你的身份的,也不会在乎你的身份的。而这些人却是你绝对惹不起甚至会给你的家族招来祸端!我想,我曾经说过这种话,而现在,我再说一遍!”平静近乎淡漠的声音在太白楼前回荡,所有人都惊骇的看着那站在马前,身形如剑的挺拔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