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天剑仙途 > 第十八章 再打
    (求收藏,求点击,求推荐!)

    “啪!啪!”连着两声清脆的响声响彻在太白楼前。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那正不断甩着手的青年,就连福鞅和笑乾坤也是如此。

    就这样当着众多人的面,刘炜再一次甩了李轻歌两个耳光,而这两个耳光则是让所有的人陷入了迷惘和震惊之中。

    “杀!”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那些兵士,当他们看到刘炜丝毫不顾四周的甩了李轻歌两耳光之时,众兵士同时怒喝了一声,长枪横立,战剑出鞘。恐怖的杀意和战意仿佛要化为实质一般压向刘炜。

    刘炜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抽了李轻歌两个耳光,这已经不再是李轻歌一个人的事情了。这已经上升到整个平南王府的面子上了。就这两个耳光,刘炜就等同于抽在了平南王脸上,抽在了整个平南王府的脸上。将平南王府的脸面扔在地上狠狠地踩了两脚。

    而对于这些对平南王,对平南王府忠心耿耿的雄兵,刘炜的行为彻底激起了他们的火气,强大的杀意笼罩着刘炜,近乎要化为实质了。

    “杀!杀!杀!给公子我杀了他!灭他九族,连他四邻也给公子我杀了!”被刘炜两耳光再次甩在脸上,李轻歌一下子便彻底愣了。

    他怎么能?他怎么敢?难道他不知道自己是平南王二公子吗?难道他不知道自己是当今皇上的堂弟吗?

    当他从呆愣中恢复过来,看着刘炜依然平静无波的面庞时,李轻歌狂了,彻底的歇斯底里了!

    无数人惊骇的看着刘炜,他们至今还没从那极大的震撼中恢复过来。请看∮Ω书Ww∮WΩ.∫QingKanShu.cC竟然真的有人敢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这样。尤其是刘炜这已经是第二次了!这已经算是侮辱了!

    另一边,笑乾坤目瞪口呆的看着刘炜,心底不由得暗赞了一声,当他恢复过来之后暗地里对着刘炜的背影比了下大拇指。

    服,不愧是号称行事随心所欲的剑修!这两耳光真他娘的漂亮!

    不过,虽然心里很服气,但是笑乾坤却没有向前挪一步,反而是和福鞅一样退后了几步,让出了一个大空挡。一老一小两人站在一起,相互一笑,是那么的奸诈和无耻。

    当然,笑乾坤有他的理由!作为一个正统的修道者,面对着那些彪悍的精锐兵士,如果单打独斗,即便是不用法术他也能应付。但是当这些精锐兵士结成战阵,就像现在一样,那么除非他使用法术,否则的话绝对会被打成一个硕大的猪头。但是他一旦动用法术,那后果更是让他接受不了,所以他退的心安理得。

    而福鞅的理由则更简单,刘炜总不能让他这么一个老人家冲上前帮忙吧!所以他退的更是心安理得。

    不过两人虽然退了开来,但是看向刘炜的目光中却没有一丝的担忧,反而是充满了看好戏的意味。

    如果一个达到融剑境的剑修连现在这种小场面都应付不来的话,他也不用修什么道,成什么仙了,干脆直接自己拔剑结果了自己得了,省的丢剑修的脸。

    正如之前所说,剑修,修道者攻击第一,度第一,战技第一,肉身也至强。所以不需要动用法力,仅仅依靠强大的肉身,极快的度,出神入化的剑技,在世俗界中便可称无敌,这区区的几个兵士甚至可能连刘炜的毛都碰不着一根。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在笑乾坤和福鞅两人看好戏的目光下,刘炜看着周围不断逼近的兵士皱起了眉头。看了一眼陷入歇斯底里的状态的李轻歌,刘炜轻轻的叹了口气。

    狠狠地瞪了一眼旁边看戏的笑乾坤,刘炜的身形仿佛鬼魅一般拖起了数道残影,他也没有动用什么,只是在这些兵士身上一人按了一掌。一切做完,不过是眨眼的功夫,原本周围那让人仿佛置身修罗杀场的惨烈杀气如同烈日下的白雪一般顷刻消解。

    “噗!”殷红的鲜血几乎同时自周围那些兵士的口中喷出。十数人在同一个地方同时吐血,那个场景是多么的壮观,将太白楼前的地面都染红了。

    众人惊叹的看着刘炜,其实他们根本就没有看到刘炜出手,只是看到刘炜的身体好像动了一下之后那些兵士便吐血了,但这并不影响人们对他的惊讶于感叹。但是在这众人的惊叹之中,只有一人面色阴晴不定的看着刘炜,那就是福鞅。

    此刻的福鞅看着刘炜嘴角不断的在抽搐着,心里满是郁闷。他招谁惹谁了?结果可好,太白楼前变得鲜血淋漓,这打扫起来又是一件困难的事情。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为重要的就是刘炜就这么在太白楼前当着这么多人面抽了李轻歌两个耳光,然后又打伤了这么多平南王府的兵士。这可就惹上了一个大麻烦,由不得他不郁闷。

    惊骇的看着刘炜平静近乎淡漠的脸色,李轻歌身体微微的抖,差点都要从马上摔了下来。

    “我说过,有些人,你惹不起!”平静的看了一眼李轻歌,刘炜淡淡的将自己之前说的话又重复了一遍,然后转身朝着太白楼内走了进去。

    “我说,刘兄,我真佩服你!敢光明正大,在大庭广众之下抽平南王府的脸,整个大唐你是第一个!”走进楼内,笑乾坤朝着刘炜比了比大拇指,然后赞叹道。

    “平南王战功震世,而且又是当今皇上的亲叔父,你敢这么打他的脸面,不对,你这已经不是打了,而是扔在地上还上去踩两脚的行为,普天之下,唯你一人而已。即便是当今皇上也不敢啊!”

    听了笑乾坤的话,刘炜的脚步微微顿了一下,随即便恢复正常,一句话轻轻的留在了原地。

    “战功震世又怎么样,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就知道那李轻歌缺少管教。既然平南王自己管教不严,那我打几巴掌就当是替他管教儿子了!”

    轻飘飘的话随风而散,但是却让笑乾坤和福鞅一阵咋舌。整个大唐能说出这样的话的也就刘炜一个人了。替平南王管教儿子,这话是多么的大逆不道。但是想想刘炜的剑修身份,两人便觉得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嗒!嗒!嗒!”刘炜刚刚进去太白楼,一阵马蹄声便从人群外传了过来。在几名兵将的护卫下一个俊郎的紫袍青年骑着一匹汗血宝马行到了李轻歌的面前!

    “怎么回事?”紫袍青年出现,四周的人们顿时议论起来。从周围人们的议论声中便能够知道这紫袍青年便是平南王府大公子,李子重。这位被世人看重的文武双全,能够在日后接掌平南王王位的世子,此时看着李轻歌脸上那通红的两个手掌印阴沉着脸问道。

    “大哥!”面对着李子重,李轻歌仿佛一个犯了错的小孩子,畏惧的看了李子重一眼之后便低下头轻声的将事情从头到尾讲了一遍。他没有隐瞒,也不敢隐瞒。因为他知道李子重清楚这件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就这些?”修长的眉头微微皱起,李子重看着李轻歌轻叹了声,抬手摸了摸他脸上的那巴掌印淡声道。

    “你就不能争点气吗?整天就知道欺男霸女,难道府里你身边的侍女还不够吗,还要出来强抢民女?要是父王在府里,你屁股早开花了!”恨铁不成钢的责骂了李轻歌几句之后,李子重继续说道。

    “而且那人已经很明白的说了,不要招惹他,可是你呢?也不想想,能够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那样的话的,要么就是不知道我平南王府的威名,要么就是人家根本不在意我们平南王府。你仔细想想,会是第一种可能吗?”

    但李子重恰恰没想到的就是,在最开始的时候刘炜的确是不知道平南王府在大唐究竟有多么高的地位。

    “傻子都知道绝对不会是第一种可能。既然人家根本就不在意我们王府,而且人家还提醒了,那就尽量不要去招惹。可是你倒好,还带着兵士来威胁人家!”

    “可是,大哥,他的行为可是已经侮辱了我们王府了,怎么能善罢甘休!”听了李子重的话后,李轻歌不服气的反驳了一句。

    “唉,既然人家已经不在意我们王府的权利,那就说明他连当今朝廷都不在乎。这种人,侮辱就侮辱了呗,恐怕就是我们父王今天在这里,他也得向人家赔礼道歉!”

    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李子重说出了让李轻歌震惊的话。看着李轻歌被镇住的样子,李子重再次摇了摇头,从马上下来朝着太白楼走了过去。

    “下来,随大哥去向人家赔礼道歉。今天我哪怕是给人家下跪,也必须让人家原谅你,否则的话就是给我们王府招惹大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