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天剑仙途 > 第二十一章 所谓青楼
    两天无事,自从刘炜将李子重的请求应下来之后,他和笑乾坤就基本上在太白楼内住了下来。请∫看书WwΩWΩ.ΩQingKanShu.cC

    闲时和福鞅和笑乾坤两人在酒楼里喝喝酒,谈谈天。或者被笑乾坤拉着在长安城里乱转。基本上在笑乾坤的带领之下,整个长安城除了皇城以及那些烟花柳巷之地外,整个长安都被他们两个逛遍了!

    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刘炜在笑乾坤呢带领下基本上看遍了所有能生的各种事情。大唐天下承平日久,百姓富足。故而人心浮动,官员腐化现象极其严重,尤其是在作为大唐国都的长安,世家子弟仗势欺人的现象层出不穷,各式各样人心腐化的行为也是层出不穷。

    此时的刘炜就如同一张白纸,在笑乾坤的带领下看遍这些种种,然后让这些各式各样的事情侵染他,让这些事情变成他的阅历,让他更加成熟,同时也让他在世事上能够有更深的印象,能够从更深更远的角度去思考一件事情。

    短短的两天时间,或许在刘炜未来的日子里,这两天的时间极其微不足道,但是却是他人生中最为重要的一天。因为在这一天里,刘炜在笑乾坤的带领下,他那之后可以说王八蛋一样的遭遇就是从这一刻开始。

    比如,就像现在。

    “大爷,您里边请!”“大爷,来我这坐坐吧!”

    “呦,这位公子爷,您是第一次来这里吧,里边请,咱家的姑娘可是长安城出了名的好啊!”

    呆呆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幕,刘炜手掌在微微的颤抖着,而旁边的笑乾坤则是一脸邪笑。请看书Ww∫W∮.∫QingKanShu.cC此时的笑乾坤一身白色长袍,手持一柄掐花金丝折扇,好一副翩翩公子的样子,站在这繁华的妓院门口,惹得那些姑娘眼波流转,不时的朝着这边转!

    妓院,看着自己面前的这座三层楼宇,红木为柱,红墙绿瓦。一个个身穿暴露的俊秀女子依靠在楼杆内看着下面,偶尔挥动着手中的手绢向经过的公子哥们打着招呼,出充满诱惑,甜腻的声音,配合着轻纱下若隐若现的**,对那些血气方刚的公子,游侠,大汉形成极大的诱惑。不少人吞着口水双目充血的便冲进了楼内。

    是的,这就是青楼,俗称妓院。看着这一切,刘炜额头上耷拉着几条黑线。是笑乾坤说要带自己去一个好地方,但没想到竟然会是这里。

    “这……这就是你说的好地方?”咬着牙,这句话一字一顿的从口中蹦了出来,刘炜双眼冒火的盯着笑乾坤。他的双手在微微颤抖,此刻的他都想召出逐月一剑劈了他!

    “当然了,温柔乡,英雄冢嘛!哪个男人不年轻,哪个青年不放纵!”摇了摇扇子,笑乾坤脸上依然带着邪邪的笑容,仿佛是没看到刘炜那快要喷火的眼神。

    “人不风流枉少年嘛!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走,刘兄,我们进去!”折扇轻合,在手上拍了拍,笑乾坤带着刘炜朝着那青楼入口走去。

    全身僵硬的被笑乾坤拉着走向青楼门口。而看到笑乾坤走了过来,那些原本就不时的将目光投向他的站在门口拉客的姑娘们立刻凑了上来,顿时一阵浓郁的胭脂香味便冲进刘炜的鼻子中。Ω请看书WwΩW∮.∫QingKanShu.cC

    “阿嚏!阿嚏!阿嚏!”被这些凑上来的姑娘们身上的那浓郁的脂粉香味猛冲了一下,刘炜立刻三个猛的的喷嚏打了出来,但是一旁的笑乾坤却是无比的适应,完全就是一个风月老手的样子,而刘炜从他的表现就很明显看出是一个菜鸟!

    “公子爷,您是第一次来我们这吧?这么的面生啊!”凑到笑乾坤的身旁,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姑娘一个个用甜到腻死人的声音在和笑乾坤谈笑着,而笑乾坤则是搂着两个姑娘朝楼内走了进去,同时还向两个看起来很是清秀,而且身上也没有那么浓重的脂粉味道的姑娘示意了一下,让他们去招呼刘炜。

    “这位公子,奴家有礼了!”两个清秀的,看起来也不过是十**的小姑娘款步走到刘炜的面前,朝他行了一礼,然后一人一边抱着刘炜的胳膊跟着笑乾坤走向楼内。

    温香软玉,当两个小姑娘抱住他的胳膊的时候,刘炜全身都僵硬住了。尤其是当他感受到两个胳膊上那温软挺拔,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变得晕乎乎的,连自己怎么走进楼内的都不知道。

    “公子,请!”茫然的跟着两个小姑娘坐在了一张桌子旁,在不远处就是笑乾坤。此时的他已经迅和几个姑娘打成一片,放浪形骸。而刘炜则是僵硬的仿佛木偶一样被两个小姑娘摆布。

    两个小姑娘分坐在刘炜两旁,一手抱着他的胳膊,另一只手不断的在喂他喝酒,或者吃菜。而做这些动作的时候难免会有摩擦,小姑娘身上那薄薄的轻纱并起不到太大的阻挡作用,所以不时会有那温软**的触感传入脑海,让的他的大脑变得更加昏沉。

    两只手被两个小姑娘紧紧抱着,被温软挺拔的丰盈包裹着,刘炜只感觉自己体内的剑元流转都变得艰涩了。他在心底已经不知道骂了笑乾坤多少遍了,但是此时他的胳膊被紧紧抱着,哪怕是动一下,那挺拔的丰盈都会与他胳膊生摩擦,那种感觉让的他更不敢乱动了。

    但即便是这样,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个小姑娘的脸越来越红,甚至到最后连耳朵都变成了红玉,仿佛要滴出血来一般。并且,一声声轻微但却极具诱惑的呻吟声不断的从两个小姑娘的小嘴中出,在刘炜的耳边回荡。感受着这样的变化,刘炜感觉自己的气血开始飞快流动,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似乎要出现一些不受控制的变化。尤其是当他感觉到自己处在温香软玉中手臂的感觉时,更加不受控制。

    如兰似麝的清香从两个小姑娘的口中传出,轻微细小的的呻吟在刘炜耳边回荡。而且,他能感觉到包裹着自己双臂的丰盈在逐渐变得更大,更坚挺。当这一切变化生时,浑身气血汹涌,并且朝着他头部涌去。脑海中“轰”的一声,刘炜只感觉有液体从自己鼻子内流了出来。

    猛然将手从两女的怀中抽出,不顾周围所有人诧异,好笑的目光,刘炜捂着鼻子近乎狼狈的冲出青楼,朝着太白楼奔去。

    流鼻血,当着如此多的人的面流鼻血了!刘炜实在是没脸在待下去。尤其是当他在冲出去的时候看到笑乾坤已经笑趴在一个姑娘的怀里,以及那两个小姑娘先是诧异,随后捂嘴偷笑的场景之后,他心里就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赶紧离开这里!

    捂着鼻子,控制着自己体内气血,奔行在大街上的刘炜不顾周围惊讶的目光,蒙着头朝太白楼的方向冲去。他在心里已经把笑乾坤骂了个遍了!要不是他拉着自己,自己怎么可能丢这么大一个丑!

    按照此时此刻刘炜的心情,如果笑乾坤在面前,他估计会把他打成一个猪头。

    如同风一般冲进太白楼,看着刘炜鼻间那两道鲜红的血迹以及身上那淡淡的脂粉味,所有的客人以及小厮都露出了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看向刘炜的目光也是充满了笑意。

    冲进后院,迎面撞上正好走出来的福鞅,含糊的朝他打了一声招呼后刘炜便快步朝着自己暂时的屋子走过去。

    诧异的看着一脸狼狈的刘炜,福鞅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鼻头抽了抽,刘炜身上那淡淡的脂粉香便被他闻了出来。细细想了一下之后他脸上同样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然后朝着刘炜的背影高声道。

    “小家伙,人不风流枉少年,不就是去一趟青楼嘛,有什么好害羞的!”咂了咂嘴,福鞅笑着继续道。

    “不过嘛,年轻人要克制,伤了身体可不好。虽然你是剑修,身体够强,但也要注意克制,毕竟女色容易伤身啊!”

    福鞅的好心提醒从身后传来,正开门的刘炜脚下立刻一个踉跄,差点就摔了一跤,气急败坏的扭过头,一道剑气射在了福鞅的身前,吓得他立刻闭上了嘴。然后刘炜进屋直接将门给反锁了!

    “唉,年轻真好!”看到刘炜将屋门反锁,福鞅摇了摇头,感叹了一声之后转身走出了后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