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天剑仙途 > 第二十二章 邀请
    (求点击,求推荐,求收藏!)

    当刘炜狼狈的从青楼逃也似的回到太白楼后不久,笑乾坤也带着满身的脂粉香味回来。Ω∫请看书WwΩW∮.∫QingKanShu.cC不过他的脸上时刻带着浓浓的笑容,一刻都没有停下来。而当福鞅好奇问了一下之后,太白楼内一楼二楼所有的客人和小厮都突然听到了一阵爆笑。

    “哈哈哈哈!”后院,笑乾坤和福鞅两人捂着肚子,嘴里还不时的出一阵阵笑声。同时脸上带着浓浓的意味深长的笑容。

    “原来如此,我还以为那小子是因为害羞才跑回来的,没想到竟然是因为这个!哈哈哈哈!”抱着肚子,福鞅都要笑抽过去了。在他这么多年的阅历中也是第一次听说这样的事情。

    去青楼流鼻血的不在少数,基本上那些初哥第一次都会因为太过兴奋和激动而导致气血上涌,从而流鼻血。但是那都是在最为关键的时刻。但是刘炜这种什么都没做就直接喷鼻血的却是福鞅第一次听说,尤其是刘炜还是一个强大的剑修,这就更让两人好笑了!

    屋内,听着外面笑乾坤和福鞅无所顾忌的爆笑声,刘炜深深地把头埋了起来。他娘的丢死人了!这绝对是自己这一生最大的污点!

    良久,两人的笑声才慢慢停歇下来。而就在这时一名小厮从前楼跑到福鞅身旁。低声说了两句之后便再次回去了。而福鞅则是整了整衣服朝着刘炜的屋子高声道。

    “刘小子,出来吧!平南王府来人给你送请帖了!”

    “嘎吱!”一声,屋门打开,刘炜阴沉着脸从屋内走了出来,原本的狼狈样已经彻底消失。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看着一旁抿嘴坏笑的笑乾坤,他嘴角一阵抽抽,狠狠地瞪了他两眼之后便直接朝前楼走去。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脸上那缕淡淡的无法掩饰的笑容怎么也消退不下,跟在刘炜的后面同样一言不的走向前楼。

    “这位兄台,在下向你真诚道歉了!”刚刚走进前楼,一个令刘炜以及后面的笑乾坤和福鞅都惊讶的人便小跑着跑到刘炜的面前,并且朝着他弯腰行了一个近乎九十度的弯腰大礼。

    “李轻歌?”惊讶的看着自己面前行礼的李轻歌,刘炜突然感觉自己是不是还在迷糊中。此时的李轻歌脸上丝毫没有两天前那恨不得杀了刘炜的表情,眼神中透露出来也是慢慢的歉意和善意,没有一丝怨念和恨意。而这也是让刘炜他们极为惊讶的,尤其是他还亲自来给刘炜送请帖。

    在刘炜的印象里,李轻歌应该是一个极其骄傲,极其蛮横的人,自己在众目睽睽下打了他四个耳光,这种侮辱足以让他和自己结下无法化解的仇怨。但是,现在的李轻歌不仅没有一丝对自己的恨意,而且还近乎低声下气如同下人一般亲自给自己送来请帖。幸好此时的太白楼除了刘炜他们以外就只有几个小厮,否则被人看到李轻歌如此,绝对会成为一个大八卦,而且在很快时间里传遍整个长安城。

    “这位兄台,先前是我太过鲁莽,致使我们之间生了一些误会。但我相信这并不会影响我们之间的交流。不知兄台名讳?”脸上带着淡淡的谦和笑容,李轻歌轻声问道。而他的这个样子却是让笑乾坤和福鞅再次愣了一下。这怎么可能?这还是那个蛮横无理的纨绔李轻歌吗?不会是别人假扮的吧?

    上下仔细的打量着李轻歌,两人的表情越纠结。Ω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浑身上下没有一丝破绽,而且从身上的气息来看这个就是货真价实的李轻歌。

    面色古怪的看着他,笑乾坤心中不由得感慨一声。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看来他李轻歌的伪装将世人都给蒙骗了。而且他的灵识在李轻歌的身上扫了一下,惊讶的现在他的体内有着一股极其深厚接近两甲子的真气,而且就差半步就真正迈入先天至境也就是气境第二阶段凝气境了!

    “嘿,这家伙隐藏的真够深的!”和福鞅互视了一眼,从对方的眼中都看出来了和自己一样的心情。

    “刘炜!不过二公子竟然亲自来,实在是令在下惊讶,毕竟之前我们之间……”愣过之后,刘炜笑着说道,说道最后的时候停住了,笑了笑不再言语。不过李轻歌知道他将要说什么。

    “嘿嘿,的确!回去之后我们两兄弟想了想,和刘兄结仇实在是太过不值,被大哥骂了一顿之后我可是真心思过,想用行动来让刘兄彻底原谅我,所以才亲自来给刘兄送请帖。”尴尬一笑,李轻歌摸了摸头继续说道。

    “我知道刘兄其实并没有真正原谅我,只不过是看在我大哥的面子上原谅我的,所以我才如此,以求刘兄能真正原谅我。”

    “哈哈,就冲今天二公子的态度,我不原谅你那就是我的不对了!哈哈!”拍了拍李轻歌的肩膀,刘炜轻声笑了笑。他也不笨,当然是同样感受到了李轻歌体内那在世俗堪称深厚的内力。而且看他体内经脉处的痕迹,这深厚的内力可不是被他人灌输进去的。

    一个能够靠自己苦修,在二十出头的年纪拥有接近两甲子的骇人深厚内力,除了极其出色的天赋外,不经过苦修是根本不可能的。如果现在还有人在刘炜面前说李轻歌是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刘炜直接就大巴掌抽他。谁见过一个纨绔能够依靠自己苦修出接近两甲子的骇人内力,而且还快要迈入世俗中的先天至境!

    “刘兄说笑了,叫我轻歌就可以了,喊我二公子就太看不起我了!”苦笑一声,摇了摇头,手朝着刘炜以及笑乾坤一引轻笑道。

    “刘兄,笑兄,请!”

    “咦,二公子知道我?”眉头一挑,笑乾坤看着李轻歌怪笑道。

    “哈哈,大名鼎鼎的笑公子,谁不知道!”轻笑两声,用暧昧的目光看着笑乾坤淡笑道。

    “苏杭最大的六间青楼,被笑公子豪爽的包了三天三夜!笑公子离开之后,六间青楼内所有的清倌人,头牌花魁七天没有接客!如此威名哪个不知,哪个不晓!”

    惊骇的扭过头看着满脸得色的笑乾坤,刘炜不由得一阵咋舌,他没有想到笑乾坤竟然会有着这种堪称恐怖的“丰功伟绩”。而一旁的福鞅则是眯着眼见怪不怪,因为笑乾坤可是他太白楼的常客了,对于他的一切福鞅了解的也不少。不过想想他的这个战果福鞅也是无语。

    苏杭最大的六间青楼,头牌花魁以及清倌人加起来也接近百人。在三天之内有这么大的战果,尤其是让这么多人七天不能接客,这种战斗力也是没谁了!尤其是笑乾坤还是一个正统的修道者。他竟然没有出现什么问题,这更令人惊骇和羡慕他的强大能力!

    “走吧!”淡淡一笑,向笑乾坤投以一个暧昧以及心照不宣的眼神之后当先领着两人走了出去。

    “这两个家伙!”当然看到了两人之间的眼神交流,刘炜和福鞅脸色一黑。从李轻歌嘴中得知笑乾坤绝对一个风流成性的人。而李轻歌呢,一个当街强抢民女的人,你觉得他会是一个好人吗!两个色鬼,色魔碰到一起,那擦出来的火花绝对灿烂无比!

    摇了摇头,强迫自己不去想这些,刘炜立刻跟了上去!

    后面,眯着眼看着离去的李轻歌,福鞅随手招来一个小厮,低声吩咐了一句之后便露出了一缕高深莫测的笑容。而那个小厮则是从另一个地方出去,很快便消失在街道上拥挤的人群中。

    走到楼外,没有一个平南王府的家丁兵士,只有一匹高大的骏马。

    “刘兄,笑兄,需不需要我去弄两匹马?”走上前,拍了拍马颈,抚摸了一下柔顺的马鬃,李轻歌回头轻声道。

    走到马前,目光盯着马眼一会,在它温顺的低下头让刘炜摸了摸鬃毛之后刘炜笑了!

    “好马!不用了,二公子不用担心我们,我们可以跟得上!”

    惊讶的看了一眼刘炜,思拊片刻便恍然点了点头,也不多说什么便翻身上马。拍了拍马屁股,轻步朝前走去。

    毫不费力的跟上马的步子,笑乾坤一脸幽怨的看着刘炜。他也想骑马啊!不过他的目光对刘炜并没有产生什么作用,刘炜一路上就一直和李轻歌在低声讨论着东西,不时还出淡淡的笑声。看到这个样子,笑乾坤不由得一阵垂头丧气,只能闷闷的跟着他们两个。

    马,人,极其不协调的组合。按理来说无论马走的多难,人也很难跟上,但是刘炜和笑乾坤却丝毫不费力。而且这理应极其不协调的组合,周围的路人却并没有感觉到奇怪,反而是用正常的目光看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