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天剑仙途 > 第三十二章 动人的消息
    (这两天在家里干农活,估计更新会断点,我会记着欠几章的,过两天会补的!)

    三人现在小山山巅。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此刻刘炜和孟不离原来的那些狼狈与凄惨样子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最开始的那或逍遥自在,或冷傲孤寂的样子。

    “既然如此,那在下告辞了!”在听完刘炜的话后孟不离轻轻的点了点头,向两人抱了抱拳,告了一声辞之后,脚掌一跺,一道剑光划破天际飞了出去。不过眨眼的功夫便消失在两人的视野中。

    “好不容易有一个能让你全力出手的对手,你这家伙这一次可痛快了吧?”孟不离走后,笑乾坤立刻斜视着一脸淡然笑意的刘炜怪声道。

    “呵呵”对于笑乾坤的话,刘炜轻轻一笑没有做任何回复。不过从他的眼神和表情上都可以看出他此刻心情很是愉悦!

    “走吧!该回去了!”轻笑一声,一道剑光腾空而起瞬间消失在原地。

    看着纵身化为剑光的刘炜,笑乾坤歪了歪嘴,喷出飞剑架起一道剑光追了过去。他可没有剑修这种以身化剑,剑气化虹的能力!

    荒山处,当刘炜和笑乾坤两人离开不久,一道虚幻的人影凭空显现在这里。

    “桀桀,没想到竟然是两个剑修小家伙,真是有点棘手啊!”始一开口,整个荒山立刻变得阴风阵阵,甚至于那些无处不在的杂草灌木,也在这一刻突然变成了枯黄一片,仿佛生机在一瞬间被一个诡异的存在给抽空了一样。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真是废物!”诡异虚影不似生人的目光瞥了一眼不远处那五具血袍尸体,幽幽叹道。

    “不过,但也真的不怪他们。一个融剑境巅峰的剑修,即便受伤了也不是五个元婴境的修士能对付的啊!”

    “真是的,剑修啊,真是麻烦的一脉啊!”

    幽幽叹息中,一道仿佛水波一样的波纹以虚影为中心迅向四周扩散开来。凡是被这波纹碰触到的物体,无声无息的瞬间湮灭。

    “血煞神殿也变了,堂堂中原邪道第一的宗门,一个分殿竟然让一个剑修小辈便平了!真是太让人失望了啊!”风一吹,虚影就仿佛烟尘一般飞散开来,留在原地的除了这淡淡的一句话外就只有变成一片平原的荒山。那五具尸体也随着荒山彻底消失。

    “我的刘大少爷,刘小祖宗诶,你到底跑哪去了啊?”

    长安,太白楼中。福鞅站在刘炜空荡荡的房间内茫然的四处乱转,手里攥着一张纸条,仿佛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不断的转着。

    “咦?福老,你在我房间里干什么?”刚刚飞回太白楼,慢步走回自己的房间的刘炜突然看到自己的屋门正打开着,有些惊讶的立刻走了进去。请看书Ww∫W∮.∫QingKanShu.cC第一眼便看见正原地转圈的福鞅。

    “我的小祖宗啊!你跑哪去了?有大事找你啊!”突然听到刘炜的声音,福鞅猛的转过头,当看清楚刘炜的样子时,整个圆滚滚的身体直接就朝着刘炜扑了过去。

    狼狈的躲过福鞅的动作,刘炜的额头上冒出了三两滴冷汗。一个体重起码有两百斤的小老头突然扑向自己,任谁也有些不知所措。

    “怎么了?有什么大事?”随手抹了抹头上的冷汗,刘炜的目光也看到了福鞅攥在手中的纸条,不由得眉头微微一挑,轻声问道!

    “大事!当然是大事!”站定,福鞅摊开手将那张纸条递给刘炜,然后和蔼的笑着。

    “而且是你绝对很乐意的大事!”

    带着一丝不解的表情看着满是和蔼笑容的福鞅,刘炜伸手将纸条接了过来。仔细的看了一遍之后身体明显的一颤!

    “这是真的吗?”原本平静无波的淡然表情在看完纸条上的内容后立刻变得激动起来,甚至于刘炜的眼中也冒出了浓浓的激动之色。能让刘炜变成这个样子,很显然纸条上的内容绝对让刘炜极其的感兴趣。

    作为一个剑修,能让他感兴趣的除了剑也就是酒了,而那张纸条上的内容却正好和剑与酒有关系。

    “当然是真的!”看着刘炜脸上那罕见的激动之色以及他几乎冒光的双眼,福鞅笑着说道。

    “五十年一次,我太白楼在整个世俗界乃至于修道界都极其有名的斗剑比酒盛会就在庐山举行!”

    “而庐山,也是太白剑仙留下过足迹的地方。一句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豪迈潇洒诗句让庐山名气直追青城,峨眉这些明川。而此次斗剑比酒盛会在庐山举行,也正好是为了纪念我太白楼之祖,太白剑仙!”

    “此次盛会中天下四大名酒都会出现,甚至一些不为人知的绝世美酒也会出现,对于酒鬼而言是无上的盛会。而除了酒,剑同样也是,各种名剑,古剑都会出现,对于你们这些爱剑的人而言这绝对是盛会。”

    瞥了一眼双眼直放光的刘炜,福鞅继续说道。

    “上一次的盛会中,比酒之会最终以一坛有着一千两百年的绝世佳酿夺得头筹。而斗剑之会则是一柄无名剑胎力压诸多传世名剑而夺筹。不过令世人惊讶的就是斗剑,比酒两大盛会的头筹都是一个人!”

    听着福鞅的话,尤其是当听到比酒头筹是被一坛有着一千两百年的绝世佳酿夺得时,刘炜的眼睛瞬间迸射出两道惨绿神光,就仿佛一条好几天没吃东西的饿狼一样!

    被刘炜这目光盯着,福鞅从心底感到一阵寒意。在他的感觉中,如果自己身上有那坛酒的话,刘炜估计会直接动手,杀人劫酒!

    这是他对剑修的了解,不是可能,而是肯定!只要他身上有那坛酒,刘炜绝对会动手,最多就是留自己一条命而已。

    都是一群疯子!

    就在福鞅暗自腹诽的时候,刘炜心中也在盘算着福鞅所说的。酒,剑两个头筹被一个人包揽,而且夺得剑的头筹的是一柄无名剑胎,时间又在四五十年前。通过这些他不由得想到了一个人!

    “小气的老家伙!一坛有一千多年年份的绝世佳酿啊!十多年你都没有透露出一丝啊!”感受着自己丹田内的逐月,刘炜的脸立刻黑了下来。心中早已经把老头子骂了个狗血淋头!

    有着一千两百年年份的绝世佳酿啊!只是想想刘炜的心头都在滴血,一阵一阵的心疼,仿佛有一把刀在扎一样。

    老头子藏的太深了,刘炜七岁左右开始喝酒,一直到老头子飞升,整整十年的时间刘炜竟然没有觉到一丝有关那坛绝世佳酿的线索。而且刘炜相信老头子肯定不会已经喝完了,肯定是贴身收藏着呢!

    想到这,刘炜便只觉得牙根痒痒,很想咬什么东西一口!

    “这盛会什么时候开始?”心中想是想,但毕竟老头子又不在身边。只能脸色有些黑的看向福鞅,有些急切的问道。

    “嘿嘿,就这几天的时间,明天你就能够动身去庐山了!”看着有些激动和急切的刘炜,福鞅笑眯眯的说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