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天剑仙途 > 第三十三章 庐山
    (这一章算是昨天的,也就是说端午三天假我欠了三章,所以后三天我每天三更!)

    第三十三章

    笑的两眼眯成了一条缝的福鞅看着一副急不可耐,蓄势待的刘炜。请∫看书Ww∮W∫.∮QingKanShu.∫cC仿佛一条成功勾引了一只小白兔的老狐狸。

    这一次我找一个剑修小子参加,而且可能还是上一次那个家伙的徒弟。我看你们怎么和我比!

    似乎心里很是激动,福鞅脸上满是高兴的红光。

    看了一眼红光满面的福鞅,刘炜也并没有太过在意。对于他而言,现在最让他感兴趣的就是这所谓的斗剑比酒盛会,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微微握了握拳,刘炜的眼中充满了犹如贪狼一般的神光。

    一日无话,在福鞅带来的消息下刘炜度过了激动的一晚,而笑乾坤同样也在刘炜的告知下激动了好一会儿之后才勉强平复下自己的心情。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一线紫光在天际闪现之时,两道人影从一夜的打坐之中恢复过来,吸纳了一阵天边紫气之后两人轻轻的吐出了一口带着淡淡黑色的杂气。那是他们的肉身被精纯的朝日紫气淬炼过之后身体自动排出来的杂质。

    长身而起,站在太白楼楼顶两个人同时看向了天边的一个方向。

    “福老,我们该动身了!”看了一眼天际缓缓升起的朝日以及逐渐消失的紫光,刘炜对着刚刚上来的福鞅说道,语气中和脸上带着一丝无法掩饰的激动和期待。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圆滚滚的身材好不容易爬上了楼顶,正想喘口气的时候便听到刘炜的话,福鞅不由得翻了个白眼,满脸抱怨和无可奈何。

    本来他是想好好准备一下再出的。但是刘炜可好,天刚蒙蒙亮,他刚做完早课就急不可耐的准备出,也不顾及他福鞅是一个老头子。

    不过,福鞅的抱怨脸色并没有对刘炜和笑乾坤产生什么作用。看着刘炜平淡的脸色和笑乾坤嬉皮笑脸的样子,福鞅只是垂头丧气的叹了口气。

    “走吧,我们去早一点也好!”叹了口气,福鞅当先喷出一口飞剑,架起一道十几丈近二十丈长的剑光便冲天而上。如此惊世骇俗的景象却没有影响到下方已经开始忙碌的百姓。在他们看来,太白楼并没有什么异常,依旧是原来的样子,对于福鞅的行为就好似没有生一样。

    对视一笑,刘炜和笑乾坤同样腾空跟了上去。在太白楼待了这么久,他们早就知道太白楼可并不是一个普通的酒楼。

    作为太白剑仙留下的酒楼,甚至可能继承了太白剑仙的道统。太白楼在整个修道界的地位也是极其特殊的。他们不正不邪,不参与修道界任何事物,只是一心经营酒楼以及酿酒。但因为太白剑仙的缘故,即便是昆仑这些大派也不怎么会招惹太白楼。而作为一个这么特殊的存在,它的一个分楼布置一个迷惑世人的阵法,有一个接近分神境的大高手坐镇根本算不上什么。

    说实话,当刘炜和笑乾坤两人知道了福鞅的实力之时,两人的下巴都差点掉了下来。请Ω∫看书Ww∫W.QingKanShu.cC谁能想得到一个看起来圆滚滚,和蔼可亲的小老头竟然会是一个养神巅峰快要突破的大高手。

    接近分神境啊,在整个修道界也算是一个高手了!

    剑光迅猛,一个接近分神境的强者,一个剑修,可想而知他们的度到底有多快。虽然笑乾坤的修为差了一点,连元婴境还没到,但是架不住他有一柄好飞剑啊。寒魄剑拖着笑乾坤带起一溜冰蓝色剑光紧紧的追着刘炜和福鞅两个人。

    庐山,又称匡山,号称中原九州十大名山之一,山势以雄、奇、险、秀闻名于世,素有“匡庐奇秀甲天下”之美誉。

    庐山多峭壁悬崖,瀑布飞泻,云雾缭绕,险峻与柔丽相济,山、江、湖浑然一体,让无数文人墨客于此流连忘返。而其最为著名便是那庐山飞瀑。

    “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太白诗仙用如此壮丽豪阔的诗句将庐山飞瀑的壮美景象描绘了出来,更引得无数文人墨客,风流浪子在此聚揽风骚。

    而庐山传说更曾是道门祖师张天师的修炼之地,而当今之世以张天师为主的的道门门派很是将庐山奉为圣地,而这也使得庐山地位更尊。

    此时,刘炜三人已经在庐山上空停下。除了福鞅以外,刘炜和笑乾坤都呆呆的看着下面那堪称壮丽的景象。

    云雾缭绕间,山峰如同刺破云霄一般耸立,仿佛让人置身于仙界之中。一道道犹如白龙般的飞瀑在山间飞泻,即便是站在高空,三人的耳中也能听到那震耳欲聋的“轰隆”之声。

    一条条银龙般的飞瀑自山巅倾泻而下,在山涧撞起无数水花。淡银色的水花翻涌上天,化为一股股湿气在半空中弥漫开来,形成那一层薄薄的云雾缭绕在山间。早晨的阳光透射而下,似乎给每座山都镶上了一层淡金色轮廓,更让人仿佛置身于仙家之地一样。

    深深地吸了一口空气中冰凉的湿润空气,然后再长长的吐出来。刘炜慢慢从下方那震撼的景象中恢复过来。毕竟是剑修,哪怕是这第一次见过的壮丽景象也能很快的恢复心境。

    至于他旁边的笑乾坤,在刘炜彻底恢复过来之后心神才从那呆呆的状态中回转了过来。使劲摇了摇头,似乎是想将脑子里的震撼给甩出去一样。

    “不愧是庐山,不愧是太白剑仙甚至是那位传说中的张天师曾经修炼过得道场。”幽幽的叹了一声,笑乾坤将脸上的那一副嬉皮笑脸的表情收了起来。

    “下去吧,现在估计还没有多少人来呢!”看了一眼刘炜他们,福鞅脸上依旧是笑眯眯的,向他们招呼了一声便当先朝着下面落了下来。

    一条巨大的水瀑从数十丈高的峭崖之上飞泻下来,“轰隆隆”的水声震彻整个山谷,飞瀑轰然砸下来溅起的水花飞散,化为一蓬蓬水雾在山谷中飘散。在山谷中的人,深吸一口气便能感觉到鼻腔内满是湿润的水汽。

    银色水瀑落下的地方旁,一块四尺大小的石碑静静地耸立在漫天水花之中。

    “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龙飞凤舞的四句诗就在那四尺石碑上。飘逸充满仙气并且带着一丝极其凌厉的剑意的字迹下是这诗的作者。

    “青莲,李太白!”五个字,潇洒飘逸,又如五柄绝世宝剑出阵阵嘹亮的剑鸣声,刺破云霄。这赫然便是太白剑仙的亲笔手迹,在这之中蕴含了他的一缕精气神。

    落在这山谷之中,三人迅的打量了一下周围。数里大小的山谷中绿树成荫,百花盛开,似乎是因为那条飞瀑落下的充沛水分的缘故,无论是树木还是花草生长的格外茂盛。

    此时这小小的山谷之中,稀稀俩俩的并没有几个人。仅有的几个有的在绿树花草间搭建了一个精巧的居所,正闭目盘坐着。而有几个则是站在飞瀑旁的那块太白剑仙留下的石碑旁一动不动,似乎是想参悟一点其中所蕴含的剑意。

    三人刚刚落下便吸引了几个人的目光,但当看清楚他们三个人的面貌之后那些人便将目光收了回去,各自忙自己的事情了。

    没引起太多的关注,三人相互看了一眼,轻声交流了一下之后便分开了。福鞅朝着那些看起来就是老辈修士的地方走了过去,不久便加入到其中。而笑乾坤则是朝着几个聚在一起的年轻人那走了过去,同样的不久便和他们打成了一片,有说有笑。至于刘炜,他则是直接朝着那块石碑走了过去。

    自从刘炜他进入山谷之中,他体内的逐月便开始不停的跳动,甚至快要从他体内飞出去。而引起逐月如此反应的便是这块石碑。

    呆呆的站在石碑前,刘炜目光直直的看着碑上的几十个字。在他的眼中,这些字的的每一笔都仿佛是一柄足以刺破天地的绝世宝剑,散着一股极其凌厉的剑意。

    目光下,碑上的那些字的一笔一划都在刘炜的眼中浮现,化为一道道惊天剑气相互纵横纠缠。那是强大的剑意演化而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