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天剑仙途 > 第三十四章 传承
    (今天三章,两张今天的,一章补的!)

    剑意惊天,剑意惊世。请看书Ww∮W∮.∮QingKanShu.∮cC这是曾经纵横天下的一代剑仙留下的剑意。虽然不是他故意留下来的,但是这里包含了他的一丝精气神,这也足以惊世了。

    一道道凌厉的剑气从刘炜身上迸射开来,这也导致了原本站在他身旁的几个修道者立刻退了开来。几个人面面相觑的看着静立在石碑前的刘炜,心里有些忐忑。因为他们不知道那充斥着石碑周围的剑气究竟是从何而来。

    如果是石碑自然而然迸射而出,那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可能是太白剑仙可能真的在这块石碑上留下了自己的一丝传承。而太白剑仙的传承又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在如今的修道界中堪称恐怖的象征。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剑自血泊过,白衣不染尘。

    巅峰剑修的实力,那是足以傲世行的力量。

    而如果说那剑气是刘炜散出来的,那又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刘炜是一个剑修。而剑修,整个修道界最难惹,最不好惹的家伙。更何况他面前的可是曾经的一代剑仙留下的遗迹,作为剑修他就是最好的传人。

    几个人面面相觑的相互看着,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如果是第一种可能,那么他们绝对会不惜代价的冲上去进行参悟,哪怕不能得到传承,但是只要有一点点收获就是天大的好处。但是如果是第二种可能。几个人相互看了一眼,身体骤然打了一个哆嗦。

    如果是第二种可能,那么就意味着可能又将诞生一尊至强的剑仙。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几个人的目光中充满了苦涩和无奈。因为他们知道面对一个剑修说什么都没用,尤其是在面对着剑修前辈的遗迹时,他们最常用的就是用暴力解决一切麻烦。

    苦笑着相互看了一眼,几个人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了这里。走到山谷另一边自顾自的盘坐了下来,他们不觉得自己能够和一个剑修甚至是几个剑修讲道理。

    几个人离开,石碑前也就只剩下刘炜一个人了。虽然他一个人有些扎眼,但是却也没有引起太多的注意,所有人都是看了一眼之后便不在关注,毕竟已经有无数人在石碑前试过了。多一个刘炜也不多。不过就在所有人都不关注的时候,福鞅以及另一边的笑乾坤则是微微一笑。

    如果说石碑上就有太白剑仙的传承,那最有可能获得的便是刘炜了。他或许不是第一个在此参悟的剑修,但绝对是最特殊的一个!

    或许有不少的剑修曾经来过这里进行参悟,毕竟这是一代剑仙,李太白留下的。但是那些剑修基本上都是已经踏出了自己的道路的,或者说已经有了自己既定的道路,所以这石碑上的东西他们即便是有所领悟也对他们产生不了太多的变化,而刘炜则不同。

    刘炜特殊的地方就在于,他只是刚刚出山历练的小家伙。哪怕他已经拥有了堪比养神境修士的实力,达到了融剑境的巅峰甚至快要迈进化剑境,但是他依然只是一个小家伙。一个连自己明确的路怎么走都不清楚的小家伙。他在剑修之中,甚至还算是一个稚子。

    因为他并没有接触到太多的东西,所以他的心性还是很单纯。请看书Ww∮WΩ.ΩQingKanShu.cC嗯,当然,有一部分快要被笑乾坤带坏了。但总的来说他还是一个单纯的小娃娃。因为他此时并没有明确自己的路究竟怎么走,所以如果石碑之上有传承留下,那么刘炜就是最好的选择。

    所有人都不怎么关注的情况下,刘炜就静静地现在石碑之前一动不动,目光紧紧的盯着石碑上的那三十三个字。

    如果此时有人近距离的观察刘炜,就会现有着一缕淡淡的心神灵识和石碑连接在了一起。但是在那飞瀑溅起的水雾中,刘炜的身形都变得有些模糊,谁还会注意他有些异常的目光。

    此时,在刘炜的脑海中,三十三个字体不断的分解成一个又一个笔画。而这些分解出来的笔画则是化为一道乳白色的剑气静静地悬浮在他的识海之中。

    刘炜的意识呆呆的看着一道道剑气不断分化出来。他能从那些剑气中感到让他心脏抽动猛缩的气息,那是足以彻底摧毁他的力量,每一道剑气都一样。

    待到那三十三个字彻底分化,上百道恐怖的乳白色剑气就这么在刘炜的识海中飘动。这里的任意一道剑气就能从头到尾彻底的让刘炜从这个世界上消失,顺便将外面的整个抹平。而此时这样的恐怖剑气在刘炜的识海中足足有上百道。

    艰涩的吞了口唾沫,虽然此刻刘炜是意识体,但是他的下意识依然是这样。呆呆的看着这上百道乳白色剑气,刘炜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但是,就在下一刻,让他瞪大眼的事情生了。

    上百道拥有恐怖力量的剑气在一瞬间猛然凝聚收缩,在一瞬间彻底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一道虚幻的人影出现在那里。

    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个虚幻的人影。白色长袍在身,充满了飘逸自在的韵味,他一出现仿佛天地间所有的一切都失去了光泽,全部以他为中心。虚幻的脸庞可以隐隐约约的看到一张风流潇洒,飘逸出尘的脸庞。

    左手一只小巧的酒壶,而右手则是一柄四尺古朴长剑。刘炜的灵识只是微微触碰了一下那明显不是实质的长剑,便感觉到一股仿佛无穷大海一般的压力压了过来,吓得他赶紧收回自己的灵识。那种压力足以在一瞬间摧毁他的灵识。

    “回逍遥八百载,自在人间万般情!”

    一声清朗的长笑声从虚幻人影的口中穿出,没见他一丝动作,无数剑技乃至各种各样的经验仿佛流水一样在刘炜的心间流过。这些东西在他那如同不过描绘了一丁点东西的白纸一样的心海中留下了极深的印象,仿佛这些就是他亲身经历过的一样。

    与此同时,那道人影的身形也开始动了。由快到慢,一式又一式或者简单,或者复杂,或者单一直接,或者精妙绝伦的剑招如同行云流水一般在刘炜的识海中演化一遍。

    外界,在刘炜接受着传承的时候,如果有人靠近他仔细观察的话,就能现他此刻的身体每一寸血肉都在极其细微的颤动着,同时一缕缕极细的的剑气也在不断的激荡着。

    而且,也能够看到刘炜的眼神在急剧的变化。由原来的纯净或者说是纯粹的神光转化成那种只有饱经沧桑的老人才有的深邃目光。而且因为剑修的缘故,他的目光中还带着些许凌厉之光,只是盯着他的眼便要感觉自己的灵魂要被吸进去然后被那凌厉的剑光击碎一般。

    可以感受到,在刘炜全部心神都放在自己的识海中接受着那虚幻人影的传教时,他的身体自然而然的被一层极强的剑意笼罩,同时一道道剑气如同流水一般从那石碑上扩散开来,那些飞溅起的水花还没碰到刘炜的身体便被击碎成雾气飘散。

    如此紧张的情形,如果此时有人能够靠近刘炜,不需要攻击,只需要随手拍他一掌虽然不至于直接陨落,但还是足以让他受重伤的。然而虽然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的有人进入山谷,但是所有人都只是看了一眼刘炜之后便各忙各的,而且也没人走近石碑观察一下。

    山谷内,修者越来越多,大多数都是中年人或者须雪白的老家伙,和笑乾坤或者刘炜同一年龄段的也没有太多,绝大多数都是被长辈带着出来长长见识的。而正好,这也让笑乾坤充分挥了自己作为一个久在世俗混迹的老手的经验,很快便和那些年轻人打成了一片。

    山谷内人迹越来越多,而刘炜识海内那虚影的传授也要到尾声了。

    “笑饮八荒醉谪仙,剑吟九州叹逍遥!”

    随着一声长啸,虚影手中长剑轰然爆碎,化为一缕缕精纯的剑元融入到刘炜的全身。一部分和他本身剑元融合,一部分则是和他周身百脉自己血肉骨骼融合。

    长剑爆碎,剑元融体,一股撕心裂肺的痛楚从全身每一寸血肉中传出,仿佛整具肉身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了。不,不是仿佛,而是真正要到崩溃的边缘了。

    此刻的刘炜全身上下被强大的剑元充斥,这些来自于那虚影手持长剑爆碎后所化的剑元很是暴力的撕开刘炜的每一寸血肉,甚至破碎他的骨骼侵入骨髓。如果不是在撕裂的同时还加以修复,此刻的刘炜已经摊成一摊彻底的的肉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