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天剑仙途 > 第三十五章 淬炼,高深莫测【二合一章节】

第三十五章 淬炼,高深莫测【二合一章节】

    (太晚了,两章合一了)

    极致的痛苦,甚至让识海中刘炜的意识体都变得扭曲虚幻了起来。请看Ω书Ww∫W∮.ΩQingKanShu.cC

    意识仿佛水面一样荡漾起无数波纹,显然此时的刘炜正承受着极大的痛苦。但饶是如此,他的目光也依然紧紧盯着那负手而立的虚幻人影。

    从这道人影上刘炜能感觉到一种极致的逍遥,那是不受天管,不服地缚的真正逍遥,也是刘炜心底真正追寻的东西。那是他在与老头子重聚后真正想追求的东西。

    仿佛有了一丝灵性,那到虚影在刘炜的目光下抬了抬头。虚幻的面庞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然后轻轻朝着他点了点头。

    “砰!”一声轻响,虚影瞬间爆碎,一**柔和的剑意充斥着刘炜整个识海。强大而柔和的剑意,仿佛春雨一般润物无声,一点一点的和刘炜融合了起来。

    “铿锵!”一声极其凌厉的剑鸣声突兀的在山谷内响起,这突兀的响声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同时看向石碑之处。

    在众人的目光中,石碑上一道惊天剑气腾空而起,将那飞泻而下的瀑布都撕裂了开来。感受着这道剑气蕴含的恐怖力量,所有的脸色都变得煞白煞白的,那是足以在瞬间将整个山谷凭空湮灭的力量。而此时山谷中的这些人一个都逃不掉。

    神色慌乱,所有人都惊骇的注视着石碑,对于他们而言,此刻站在石碑前的刘炜更是没有一点存在感,而且他们也不觉得那石碑的异变是有刘炜引起来的。

    区区一个小家伙,有什么能力能引动太白剑仙所留下来的东西。

    茫然的打量着四周,不少人都准备腾空而起飞离这个山谷。但是刚刚飞上去一点这些人便绝望的现整个山谷都被剑气封锁。

    面色惨白的落了下来,那些人无力的朝周围的人摇了摇头,脸上满是绝望无助。哪怕是这里不乏接近分神境甚至达到分神境的强者,但是面对曾经纵横一个时代的一代剑仙留下来的一道剑气,这些人都变得如同凡人一样。

    不过,在众人慌乱的时候,福鞅和笑乾坤则是偷偷摸摸的凑到了一起,用差异的目光看向石碑旁静立不动的刘炜。

    “这小子……这小子不会真的引动了太白剑仙留下来的东西吧!”语气中带着一丝惊叹和羡慕,笑乾坤微微舔了舔嘴唇。

    太白剑仙啊!那可是曾经纵横天下的一代剑仙啊!虽然刘炜也是剑修,但也不至于一次就直接得到传承了吧?那可就太让人恼火了!

    “很有可能啊!这小家伙第一次来,就生了这样的事情,说和他没关系那可就太勉强了!”眯着眼,福鞅淡淡的说了一句。而听到这话,笑乾坤则是眼睛一亮,连忙笑着和福鞅嘀咕起来,时不时的两人出一阵奸诈的笑容,仿佛在谋划着什么。

    就在众人慌乱绝望,福鞅和笑乾坤另存心思的时候,石碑旁异变再起。∫请看书Ww∫W∮.QingKanShu.cC石碑上的那三十三个字突然脱离石碑,在刘炜的头顶化成一道道乳白色剑气,随后在所有人惊骇,惊讶的目光下从刘炜天灵没入他的身体。随之而来的就是无数细小的剑气从他体内迸射而出,周围的那些水花瞬间化为无数雾气散开。

    下一刻,令无数人更为震惊的一幕再次生。那笼罩了整个山谷的强大剑气在顷刻间爆碎,然后犹如蜂蛹一般的涌入刘炜的身体。度之快以至于在刘炜的身周出现了无数细小的漩涡。

    看着这突然的变化,所有人都有些不知所措。看向刘炜的目光时也有些凌乱,不知道到底生了什么。但是唯独福鞅和笑乾坤相互对视了一眼,脸上露出了浓浓的无法掩饰的笑容。

    也就在这时,刘炜慢慢的睁开了眼睛。赤红色的眼球那是被血液充斥的。此刻的他浑身上下可以说没有一处是好的。

    每一寸血肉,每一根骨骼,都充斥着近乎实质的剑元。崩碎,修复,一直就是这样,强大的剑元淬炼着刘炜的肉身,撕裂他一寸寸血肉,崩碎他一根根骨骼,但是同时也在不断的修复和增强。正因为这两者同时在进行,所以刘炜承受的痛苦要比单一的更强,更重。

    清秀的脸庞在这种痛苦下扭曲的犹如厉鬼一般,犹如小溪一般的汗水从他全身渗了出来,混杂着从他体内排出来的杂志和瀑布水流一起流了下来,身上的衣服彻底湿透,紧紧的贴在了他的身上。

    “啊!”几声女性的尖叫,当刘炜的身形显露在众人眼中时,几个女性修士同时尖叫一声,小手捂着通红的脸扭到一边了去。

    身形显露,已经确定没事的众修士同时将目光停留在刘炜的身上。他们能够感觉到此时刘炜体内蕴含着多么强大的力量。那是一旦爆足以将此时的众人尽数摧毁的力量。所以他们只敢远远的看着,不敢靠近。

    看着刘炜微微颤动着的身体,他们能够透过湿透近乎透明的衣服看到刘炜此时的身体情况。那是极其糟糕的状态,整个身体处在崩溃的边缘,皮肤一寸寸的裂开,露出里面鲜红色的血肉,眼尖的人甚至能够看到这些血肉都在不断的迅颤动,崩裂。

    除了这些,甚至还能看到一丝丝白色碎渣从他毛孔之中随着淡红色的汗液排出体外。那是他体内被不断崩碎又修复后的骨骼剩下的杂质被排出体外。

    除了几个青年以外,其他大多数人都是见多识广,自然知道那意味着什么。看到刘炜此时的景象,所有人在倒抽了口冷气的同时都在心里对刘炜产生了一丝敬意。

    那是撕肉裂骨的痛苦,那是足以让一个心智坚定的人崩溃的痛楚。在场的所有人都自拊承受不了这样极致的痛苦,但是刘炜却坚持了下来。并且他不但坚持了下来,更是从头到尾没有出一声痛呼,这让所有人都从心底对刘炜产生了一丝由衷的钦佩。

    极致痛苦,那是常人无法忍受的痛苦。但是这痛苦带来的却是堪称极致的好处。如果知道这痛苦的好处,恐怕无数人都会向往。

    一代剑仙留下的一缕精气神帮助淬炼身体,这是足以奠定成仙根基的逆天好处。虽然带来的代价是那堪称恐怖的痛楚,但是如果山谷中的人知道的话,他们依然会奋不顾身。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

    痛楚渐渐消退,那磅礴的剑元慢慢的消退下来。刘炜扭曲的脸庞也是慢慢缓和下来。那庞大的剑元并不是消失,并不是被刘炜彻底吸收。反而是刘炜仅仅吸收了一小部分。还有一大部分隐藏在他的血肉之中,在潜移默化之中依然起到淬炼的作用。

    剑气消退,刘炜身周原本充斥着的细小剑气也慢慢消失。那条飞瀑重新开始飞泻,“轰隆隆”的水声重新响彻在山谷中。

    随着剑元隐匿,刚才的那极致的痛楚仿若流水一般迅消退,取而代之的是极致的舒畅。刘炜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似乎从头到脚,从里到外彻底的淬炼了一遍,时刻能够感受到空气中淡淡的灵气的流动。

    将意识沉入丹田,原本那满是紫色雾气的丹田此时只有仿佛一片海一般的紫色液态剑元,偶尔翻涌一下犹如巨浪翻天,而逐月便静静地悬浮在海面之上。

    实质的逐月有时却显得虚幻一些。甚至当下方的剑元之海翻涌之时,更有一柄只是影子的逐月显现。

    如果有一天这个逐月的影子能够真实显现,变得如同现在的逐月一样。那么就意味着刘炜进入了化剑境,

    深深地吐出一口气,悠长的气息如同一道剑气划破空气,带着轻微的破风声撕裂水雾然后溶在空气中。刘炜的目光爆射出两道精光,让人看着就感觉到面皮疼。

    “刘兄,什么感觉?”微微活动了一下身体,立刻出一阵骨头碰撞的声音,刘炜只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凭空轻了几两一样。而突然听到有人问自己,便下意识的回了一句。

    “还不错!”话刚说完,刘炜便猛的扭过头看向了声音的来源。之间笑乾坤一脸的羡慕和幽怨表情,直勾勾的盯着自己。

    “太白剑仙的遗泽啊!这种好事怎么就轮不到我呢!”盯了刘炜一阵之后,笑乾坤用一种极其幽怨,仿佛深闺怨妇一般,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的语气叹道。

    “先是随意的进入悟道境,这我也就忍了,毕竟这是机缘的问题。然后这一次你只是第一次来这里,可是你可好,直接得到太白剑仙的遗泽!”

    “你知不知道这块碑在这里立了多少年吗?在这么多年的时间里没有一个人能够在这块碑上领悟到什么,但是你可好。第一次来就引起了这么大的动静,你可真是不消停啊!”

    “可不是吗,这块碑在这里立了百多年了,无数修士都来这里参悟过,但是没有一丝收获。甚至还有几个剑修也曾经来过,他们最多是从上面参悟出了一丝剑意,但从没像你这样引起这么大的动静。”摇着头,接上笑乾坤的话,福鞅轻声道。而说这话的同时他和笑乾坤都用莫名的目光看着刘炜。

    摸了摸头,被两人的目光看的有些瘆得慌,正准备说点什么的时候周围的几个修士都围了上来。

    “这位是长安太白楼福鞅道友吧?贫道清心有礼了!”一个童颜鹤,身穿蓝色道袍的老者当先走了出来,仿佛就是这些人推出来的代表。站在三人的面前朝着福鞅一个稽。

    稽的同时,清心老道的目光还不断的落在刘炜的身上。

    “清心道兄,在下有礼了!”虽然太白楼独立于修道界外,但还是在修道界很是出名的。所以当清心老道朝着自己稽之后,福鞅连忙的朝他拱手一礼。而他身边的刘炜和笑乾坤也是连忙一礼。

    分神境的强者,眼前这清心老道赫然便是一位分神境的强者。这容不得两人怠慢,因为就现在的他们两个绑在一起也不是分神境强者的对手。

    “福鞅道友,不知这两位小友是?”带着淡淡的柔和笑容,清心老道朝着刘炜两人点了点头之后问了福鞅一句。

    “哈,这两个小家伙算是在下的朋友,这一次是为了来参加此次斗剑比酒盛会的!”

    “笑乾坤,逍遥宗唯一的弟子!”轻轻一笑,福鞅圆滚滚的脸上露出了爽朗的笑容。然后指了指笑乾坤。

    “哦?逍遥宗吗?”听到福鞅的解释,清心老道不由得眉头一挑看向了笑乾坤。

    “小友师尊可是笑沧海先生?”

    “前辈知道家师?”躬身一礼,笑乾坤惊讶的看向了清心。

    “哈哈,原来是笑沧海先生的弟子!好!好!好!”得到笑乾坤的确认,清心老道长笑两声,连连说了三生好!然后在笑乾坤惊讶的目光中掏出了一枚形如飞龙的木镖。

    “破龙镖,我偶然间所得法宝,今日有缘就送与你了!”

    “前辈,这……”惊疑不定的看着面前的清心老道,又看了一眼明显带着庞大灵力的破龙镖,笑乾坤犹豫着看着清心。

    “哈哈,不可说,不可说!不过你下一次见你师尊的话问一下你就知道了!”看到笑乾坤眼中浓浓的疑惑,清心老道并没有解释太多,笑着摇了摇头。

    “多谢前辈!”不解,很是不解!但是看了一眼清心老道,笑乾坤只能朝他行了一礼之后将手中的破龙镖收了起来。

    “这位小友不知道是?”微笑着看着笑乾坤将破龙镖收了起来,点了点头之后便将目光放在了刘炜的身上。

    这是他最为关注的,一个能够引动太白剑仙烙印的小家伙,恐怕所有对太白剑仙感兴趣的修士都要在意一点。

    “这位小友叫刘炜,唔,剑修!”指了指刘炜,福鞅迟疑了一下之后低声道。

    “剑修?”听到福鞅的话,清心看到的双眼立刻爆出一阵精光,庞大的压力瞬间显现,但又瞬间消失,然后紧紧的看着刘炜。

    “不知刘炜小友师承?”清心语气有些慎重的轻声问向刘炜。

    “家师寻微,蜀山剑修!”朝清心拱手一礼,刘炜不卑不亢的说道。不过他并没有像笑乾坤那样称呼清心为前辈。

    “寻微?剑修?”听到刘炜说出老头子的名字,清心立刻陷入了沉思,同时嘴中还在不断的嘀咕道。而且,不仅是清心,身旁的福鞅以及不远处听到刘炜声音的几个老头子,同样低头陷入了沉思。

    “寻微?寻微!难道是他?”突然,清心和福鞅似乎同时想到了什么似得,身体微微一震,抬头看向刘炜的目光中都带着一丝敬畏。而就在两人想明白不久,不远处的几个老头也像是想到了什么,身体微微一颤。再次抬头看向刘炜是,目光充满了敬畏。

    “呵…呵,原来是那位前辈的弟子!果然是名师出高徒啊!不愧能够得到太白剑仙的垂青!”

    干笑两声,清心看着刘炜轻声赞道,语气中带着十足的小心。

    “不知道前辈如今如何?还安好吗?”

    “老头子飞升了!应该还算安好!”看了一眼明显态度变化很多的清心老道,刘炜淡声将老头子飞升的消息说了出来!

    “飞…飞升!”听到刘炜的话,清心以及福鞅还有那几个老头,身体同时一抖,看向刘炜的目光更是小心谨慎了。

    “哈,飞升了好,飞升了好啊!前辈飞升也是必然的!”干笑两声,清心有些慌乱的朝刘炜轻声道。

    “既然刘炜小友是前辈的弟子,想必这也是第一次来参加这斗剑比酒盛会,再过两个时辰,应该人就来的差不多了,到时候盛会也要开始了!请小友参加。”

    “盛会也快开始了,贫道先行告辞!”有些慌乱的朝福鞅一个稽,然后清心和那几个老头立刻转身离去。很快,那些围观的修士便重新回到各自的位置。除了偶尔将目光投向刘炜以外就仿佛山谷中没有刘炜这个人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有些惊讶的看着近乎是逃跑的清心几人,刘炜和笑乾坤同时看向了一边的福鞅。

    感受到两人目光中的疑惑,福鞅看着刘炜叹了口气轻声道。

    “刘小子,你就不应该把你师尊的名字说出来的!”

    “为什么?”异口同声,刘炜和笑乾坤两个人同时惊讶的问道。笑乾坤是真的好奇,刘炜只是说了他师尊的名字而已,就让这么多人忌惮。是的,就是忌惮。笑乾坤能从福鞅和清心他们的表情中看出一丝对刘炜他师尊的忌惮。

    “不为什么!笑小子,你想知道的话以后就去问你师傅,到时候你自然便知道了!”

    “至于刘小子你,现在的你还是不知道为好。既然前辈没有给你说这些,显然他有自己的安排,所以我给你说也没什么用。不过你以后也自然会知道的!不过以后最好不要在把前辈的名字说出来了。如果有人再问你师承,你就模糊的应付一下就可以了。”

    “还有,我想说的就是,上一次的斗剑比酒盛会就是由前辈一人包揽了两大盛会的头筹!”

    淡淡的看着两个人,不顾他们脸上浓浓的好奇之色,并没有解释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