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天剑仙途 > 第三十八章 赌约,品鉴
    (要到期末了,各种结课作业层出不穷,所以更新时间晚了点。请看书WwΩWΩ.ΩQingKanShu.cC求点击,求收藏,求推荐)

    故意压抑的很低,但依然能够让附近的众人听的很清楚的声音响起的时候,刘炜身边的那些老头和中年人同时停下自己手中的动作,带着一缕看好戏的表情看向了刘炜。

    慢慢扭过头,刘炜的目光落在那个说话的人的身上。那是一个高不过五尺,犹如一只干瘪枯瘦的猴子一样的老头,深陷的眼窝,一对倒三角眼中射出浓浓的阴鹜目光。在这个老头身上能够感觉到一股子阴冷的气息。

    “阁下有些针对在下啊!”看着这个形如猴子的老头,刘炜眉头不为人知的皱了一下,然后带着淡淡的笑容开口说道。

    “不过阁下难道就看不起我们这些年轻人吗?须知有时候一些年轻人可不是随便就能小看的,说不定就是扮猪吃老虎的角色呢!”

    带着一丝很是深刻的嘲讽之语,刘炜笑眯眯的看着面前这个出言不逊的老头。不过是一个元婴境的家伙而已,不值得刘炜太过客气的。而他身后的福鞅和笑乾坤以及周围的一些人都是能够听明白刘炜话中带着的那一丝嘲讽,不由得看向那老头的时候都露出了一抹幸灾乐祸的笑容。

    “嘎嘎,老祖就是看不起你这种毛都没长齐的小东西!扮猪吃老虎?呸,狗屁!”极其粗俗的一口浓痰吐在面前,老头阴沉着脸看着刘炜。

    “小子,要不是这里禁止动武,老祖会教训教训你,让你知道什么叫尊老!”很明显,他对刘炜对他的称呼只是阁下而不是前辈很不乐意,丑陋的脸上带着一抹狞色。

    然而,当他说这些话的时候,不仅仅是福鞅还有笑乾坤,其他的那些目睹刘炜接受太白剑仙传承的人脸上都露出了一丝不屑以及好笑之色。请看ΩΩ书Ww∫WΩ.ΩQingKanShu.cC而刘炜也是一脸古怪的盯着他。

    区区一个元婴境的修士,连散婴境都没到的家伙也敢自称老祖!他也不怕为自己招惹祸端,而且还敢这么嚣张!

    元婴境三个阶段,丹破婴生的凝婴境,练婴化神的练婴境,散婴聚神的散婴境。这形如一只枯瘦猴子的老头不过是刚刚达到第二阶段的练婴境,甚至刘炜能够感受到他体内的真元很是虚浮不定,还不知道是用什么方法强行达到这一境界。就这样的一个家伙也敢自称老祖?

    摇了摇头,对于眼前这个老头刘炜实在没有什么兴趣。但是当他的目光落在这个老头面前的酒坛时不由得眼睛一亮。

    “既然阁下不认为我有资格参加盛会,那不如我们两个来赌一把如何?”

    “小子你想赌什么?”自然看到刘炜脸上的那一抹古怪笑容,老头心中一阵恼火。在他看来刘炜不过是一个小屁孩而已,竟然敢嘲笑自己。而听到刘炜的提议,更是没好气的问道。

    “就赌我们两个的酒。谁的酒差,谁的酒没被选中,那就得向对方道歉认输,同时赔给对方一坛与对方品质相仿的酒!如何?”

    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面前的老头,刘炜的脸上带着纯真的、人畜无害的笑容!

    “当然可以,就你个小屁孩有什么收藏!”斜着眼看着刘炜,老头丑陋的脸上满满的都是不屑与轻视。∫请看书Ww∫W∮.QingKanShu.cC至于刘炜,则是微微一笑,对于他言语上的措辞以及表情并不以为意!

    淡淡一笑,扭过头和笑乾坤以及福鞅一起有说有笑的走到一边,而笑乾坤和福鞅在转身的时候则是朝着那老头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他们不觉得这一个不过元婴中期的修士能够拿出比刘炜还好的酒,而这个赌注注定了他要赔给刘炜一坛顶级的美酒!

    “哼,装模作样!”看着轻松离开的刘炜,老头不爽的冷哼了两声,也是转身离开。不过在离开的时候他的目光则是微微瞥到几个老头脸上一闪而逝的嘲讽笑容。他知道那是朝向他的,故而脸色不由得一阴,心中一个咯噔。

    人数很多,当所有人将自己的酒都放好并做完标记之后,天空中的太阳已经开始朝西方倾斜了。

    等到所有人准备好,方圆数里的山谷除了飞瀑所在的一块以外,其他的地方都有着酒坛陈设,而每一个酒坛周围都有着一个或者几个人在围着,对酒的颜色,酒的香味进行品鉴。

    “怎么样,我们一起还是分开?”刘炜身边,笑乾坤吊儿郎当的看着那些围着酒坛品鉴的人,向刘炜两人问了一句。不过,他的这句话说完便引来两个人古怪的目光。犹豫了一下,刘炜淡笑开口

    “你想一个人吗?嘿嘿,你的酒量你又不是不知道,万一碰上和醉仙酒同一级别的绝世好酒,你恐怕就闻个酒香就醉了!到时候可就丢大人了!”

    一声声古怪的笑容从刘炜两人口中传出,而笑乾坤则是满脸通红,有些气急败坏的看着他们两个。

    “呸,你才会丢人呢!我不会用真元啊!”

    没有说话,就是笑着看着他。而笑乾坤也在两人的目光注视下败退了下来,垂头丧气的开口说道。

    “好吧,我们一起。我承认我酒量差!”

    “哈哈!”当笑乾坤承认之后,两个人立刻大笑了起来,然后三个人一起朝着山谷中心位置走了过去。那里是自认为自己的酒是独一无二的人放酒的地方,当然也是刘炜放酒的地方。

    走到一坛无人的酒旁,刘炜小心的将封泥起来,露出里面褐色的酒液。轻轻的闻了一口,刘炜不由得摇了摇头。不过在他摇头的同时,另外两个人却是眼睛一亮。

    “怎么样?”

    作为太白楼分楼之主,福鞅自然品尝过不少的美酒,甚至于醉仙酒也尝过。对于笑乾坤的问话,轻轻的点了点头。不过在点头的时候目光也瞥向了刘炜。

    自然看到福鞅的目光,笑乾坤同样将目光投向了刘炜。而两人也正好看到他摇头。

    “怎么了?”有些惊讶,两个人都不解刘炜为什么要摇头。

    “酒是好酒,可惜的是还算不上是顶级。”叹了口气,刘炜娓娓解释了一下。

    “酒液呈现褐色,说明酿制过程中存在着一些失误,导致了酒液颜色变成了褐色。而酒香虽然浓烈,但却太过浓郁了,浓郁的近乎冲鼻。这不是一坛真正的好酒应该有的味道。”

    解释完,反手一拍,将酒坛上留下的标记击散,然后转身朝着另一坛酒走了过去。看着刘炜这个样子,福鞅两个人不由得面面相觑,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跟了上去。

    远处,感觉到自己在酒坛上设置的标记被击散,一个中年人立刻转身看向自己的酒的方向。目光所至,正好看到刘炜的身影,不由得微微一叹!走了过去将酒收了起来。

    被一个剑修否认自己的酒,显然是自己的酒没有达到刘炜的要求。既然如此怎么可能还有希望!

    收了起来,看着刘炜正在品鉴其他酒的背影,中年人微微叹了口气。他是目睹了刘炜接受太白剑仙传承的一幕的,故而对于刘炜并没有什么不好的想法。

    盛会进行中,不断有人的酒被击散标记,也有不少的人得意的向周围的人示意。

    在这个过程中,刘炜亲手击散了不少的标记,但是仅仅有两三坛让他满意然后在上面留下印记。

    蹲在一坛放置在地上的酒前,刘炜默默地将封泥打开。

    封泥开启的那一瞬间,一缕极其清幽冷谧的酒香便钻进了刘炜的鼻中。感受着在鼻间爆开来的酒香,刘炜的目光瞬间亮了起来。此刻只有他一个人,福鞅和笑乾坤两个人在另一边。

    仔细看着酒坛内淡琥珀色的酒液,刘炜深深地吸了口清远的酒香之后满意的点了点头,仔细的将封泥重新封好,将自己的印记留在酒坛上。

    随着一坛坛美酒不断的被打开,山谷中充满了各种美酒酒香混合起来的怪异酒香。闻着这酒香,仿佛身处在酒液之中一样,甚至一些酒量差一点的人面色都有些微红,和喝多了有点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