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天剑仙途 > 第四十章 陡生异变
    (求推荐,点击,收藏!我很需要,谢谢!)

    声音响起,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了那个老头身上,满满的都是惊愕。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不过也有人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他和刘炜有着赌约,自然不会轻易让刘炜获胜,否则他可是要赔给刘炜一坛与刘炜的酒同一品级的呢。但是对于一个酒鬼而言,这可比挖自己的肉还疼的事情。

    惊愕的看着迈步的老头,所有人都在看着他下一步的动作。而老头则是咬着牙,阴沉着脸朝着刘炜走了过去。

    但就在这时,令所有人震惊以至于惊骇的事情突然生。那正在迈步的枯瘦老头在众目睽睽之下身体猛的一晃,然后便犹如一块石头一般砸在了地上。

    呆呆的看着躺在地上的枯瘦老头,所有人都愣了。而就在一眨眼之后,老头的枯瘦身体瞬间化为一摊黑红的散着淡淡恶臭的血浆。

    “嘶!”看到这个样子,所有人都倒抽了口冷气。前一眨眼还是一个活蹦乱跳的生人呢,不过转眼的功夫便化为了一摊血浆。而且可以看到在那血浆的周围,所有的花草在一瞬间枯萎衰败,明显那血浆带着剧毒。

    “他的元婴呢?”突然,人群中一道惊呼声传了出来。而也就在这时众人才现枯瘦老头在化为血浆的同时,蕴含了他的精气神的元婴也没有出现。

    惊骇的看着那一摊血浆,此时的众人自然都知道枯瘦老头的元婴也随着肉身的崩溃而消散了。请看书Ww∮WΩ.ΩQingKanShu.cC但这却也是让所有人都为之惊骇的事情。

    众所周知,一个修士的金丹、元婴乃至元神都蕴含了全身的精气神以及灵魂,而即便是肉身被毁,修士也可以立刻遁出崩毁的肉身。虽然只凭借金丹、元婴、元神存活会很快的被削弱,甚至被一些邪门修士捕捉练制成丹药或者法宝,但毕竟还是有很大生存可能的。而且如果机缘足够还可以借之夺舍重生或者修成散仙。

    然而,现在的这个情况确实枯瘦老头的肉身和元婴一起崩溃消散。这是不是也就意味着在场的每一个人如果和枯瘦老头一样的话,同样免不了身死道消的下场呢?

    想到这一点,在场的所有人脸色都变得极其难看,目光看向身边的人时充满了警惕和戒备,因为把不准到底是谁下的手。但是,却有着很大一部分人都将怀疑的目光投向了刘炜的身上。

    被如此众多的目光盯着,刘炜的脸色也是不复之前的平静,脸色微微难看的皱眉看着枯瘦老头所化的那一摊黑红色血浆。而已经站在他身旁的笑乾坤和福鞅则是面色极其难看的看着那些将怀疑目光投向刘炜的人。

    “你们认为是刘炜下的手吗?”突然上前一步,福鞅指着那些人厉声喝道。

    “那很难说啊,毕竟这小子是唯一一个和那个家伙有过接触的人,甚至还算的上是有一点瓜葛。这很难让人不怀疑他。是不是啊,诸位道友?”

    听到福鞅的问话,一道怪声怪气的声音从人群中传了出来。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而听了这句话之后,大多数人并没有答话,但却都是默默的点了点头同意了这个说法!

    “你…你们!简直不知所谓!”看着这些人如此表现,福鞅气的连连点指他们,面色更是难看了许多。而他身后的笑乾坤则是立刻上前拉住福鞅。

    “哎,看你这个样子,很有可能是和这个小子的同伙啊!哎呦,说不定就是你们联合起来把这个家伙给干掉的呢!”

    福鞅被笑乾坤拉住,而刘炜则是面色难看的仔细观察着那摊血浆。但是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却再次响了起来,而福鞅和笑乾坤则是愤怒的看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至于其他怀疑刘炜的人,在这个声音响起的同时都是眉头一挑,怀疑的目光立刻看向了福鞅两人。而剩下的那一小部分人则是眉头皱了起来,面色难看。

    福鞅是太白楼分楼之主,他的一言一行代表着太白楼这个和太白剑仙有着极大关系的势力。而现在有人怀疑福鞅,这也就意味着怀疑太白楼。这让的一些人心里很是不舒服。

    而且,这一小部分人也正好是目睹刘炜接受太白剑仙传承,知道刘炜的一点身份的人。所以他们并没有怀疑到刘炜的身上。因为他们深知剑修一脉的性格。

    那是即便前面有万重艰难也会一人一剑,光明正大的冲过去的性格,根本不屑于使用什么阴谋手段。就像那枯瘦老头,如果刘炜真的想杀他,就是直接一剑劈过去了,哪还需要什么手段!

    但想明白这点之后,这些人眉头皱的就更深了。既然不是刘炜,那又会是谁呢?又有什么目的呢?

    至于刘炜,在那道声音响起的那一刻猛的抬起了头,目光如剑直射声音传来的方向。

    一道清脆的剑鸣之声突兀的在山谷中响起,刘炜的身影仿佛一道影子一般自原地消失。而当他再次出现的时候,正是在一个中年男子的面前。

    “你…你…”目光暗淡的看着面前刘炜淡漠脸色,中年男子脸上充满了绝望与后悔。

    “我还不至于为了一坛酒去杀一个人。而且,就算是杀,我也是光明正大的去杀,而不是像你说的那样用什么阴谋诡计!”

    淡漠的目光盯着中年男子,刘炜如同冰川一般寒冷的声音在山谷中传了开来。而他面前的中年男子则是随着他的声音慢慢的倒了下来,在他的丹田处,一道剑形血洞正慢慢的往外涌血。

    一剑灭杀,一个初入元婴境的修道者连带着刚刚成型的元婴被刘炜一剑灭杀。看着那了无生机的尸体,所有人都艰难的咽了口口水。看向刘炜的目光充满了惊惧。

    剑修!一个达到了融剑境的剑修!而且自己刚刚还在怀疑他!

    一些人艰难的吞了口口水,背上已经是湿了一片了。他们看着慢慢走回去的刘炜,又看了看那具尸体,心中盘算着如果刚才刘炜的攻击是朝着自己的话,自己会是什么结果!

    心中想了想,额头上立刻冒出了一层冷汗,面色有些白!在这么近的距离下,面对一个融剑境的剑修的突然攻击,除非是达到分神之境以上,否则无一幸免!

    想到这个,那些刚刚用目光质疑刘炜的人面色都有些白了!

    “怎么样?有什么现没?”没有看周围的人的表情,刘炜径直走到那摊黑红色血浆前。而笑乾坤和福鞅以及几个老头子也凑了上来。看着刘炜有些慎重的脸色,福鞅轻声问道。

    “有一点现!”低声说了一句,然后便蹲了下来默默地观察着血浆的颜色以及周围花草的变化。

    鼻间飘动着血浆散出来的有些腥臭的味道,刘炜带着一丝思考之色的轻轻触摸着血浆周围已经彻底干枯的小草。甚至不顾周围那些人惊骇的目光亲手点了一滴黑红色的血浆放在鼻前。

    手指上一层淡淡的剑元将血肉和那滴暗红色血浆隔离,皱着眉感受着指端不断被腐蚀的剑元,刘炜将鼻子凑到手指前轻轻的抽动了几下。

    带着淡淡的腥臭的血腥味涌入鼻间,而且在这味道之下,还有着一缕极其淡薄近乎没有的香味。

    眉头一挑,这丝香味是犹如甜腻糖水一样的味道,而且刘炜只感觉自己好像在哪闻到过。

    脸上带着思考,下意识的将手上的那滴血浆弹了出去,落在一片青郁草丛之中。在众人的目光下,那片草丛以肉眼可见的度迅枯萎干黄。

    惊骇于血浆中蕴含的剧烈毒性,所有人都看向了若有所思的刘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