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天剑仙途 > 第四十九章 拼命,疯狂
    (更新奉上,求点击,求收藏,求推荐!!)

    天火炽烈,被火光映照成赤红色的夜空此时有些泛白,那是涌出的禁元天火的光芒。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而在这范围之外,依然是一片漆黑。

    如果不是最开始灵显还是很有理智的将这个山谷用阵法封锁,之后昆仑老头在打破封锁之后又用法宝将这里和外界隔离开来,此时的景象早已引来无数的注意了,给世俗带来了无数的惊世骇俗事迹。

    火莲耀世,犹如活物一般的轻轻的舒展着庞大的莲瓣。黑红色中带着一丝纯白,给所有人带去了窒息的气息。那是在灵魂层面的感觉,给人一种可以焚尽灵魂的恐惧感。

    禁元天火,凡界不可见,即便是在仙界也是排的上号的恐怖火焰。那些真正大能存在才能掌握的火焰,对肉身没有伤害,但是一旦金丹、元婴、元神沾上一丝,那就是万劫不复,魂飞魄散的结果。

    赤焰牌坊,这种上古异宝一旦它的主人有着足够的实力,便能召唤出这种恐怖火焰。这也是昆仑老头情愿冒险也想要夺过来的至宝。一旦手持它,除非有和它同级或者强于的至宝护体,结果就只有魂飞魄散这一种!

    此刻的火莲内部,那凝实的赤焰牌坊本体上,几条拇指粗细的白色光线牢牢的缠绕在上面,任凭不断涌出的禁元天火如何焚烧,这几条光线顽固的缠绕在上面,丝毫不见体积减小,反而是越的粗大,而且慢慢的那些禁元天火也好像是知道奈何不了了,所以也就不管不顾了。

    感受着牌坊本体上的变化,昆仑老头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兴奋的笑容。请看ΩΩ书Ww∫W∫.ΩQingKanShu.cC他从那些禁元天火的状态就可以知道,自己的真元已经和赤焰牌坊有了一丝联系了,也正因为如此才能让禁元天火无法奈何。

    至于外面的灵显,昆仑老头能感觉到的他自然也能感觉的到,而且因为他是赤焰牌坊的主人,所以他的感受更为深刻。原来对于昆仑老头的真元,赤焰牌坊本身的灵智也是纯粹的排斥,所以他的真元没靠近牌坊本体便被焚烧一空,但是随着时间的慢慢推移,尤其是当他的真元有一丝接触到牌坊本体之后,灵显惊恐的现赤焰牌坊本体灵智突然生了一丝自己无法控制的变化,从原来的彻底排斥到不怎么排斥,甚至有一点好奇的接触。

    这样的感觉让灵显惊恐不安起来,一滴滴黄豆大小的的汗珠挂在了额头上。原本和他心神相连的赤焰牌坊本体灵智,随着昆仑老头的真元接触之后,心神相连的情况慢慢的变得分离。他能够极其明显的感受到赤焰牌坊的灵智对自己产生了一丝疏离,而且随着昆仑老头真元的不断注入,这种疏离感觉越的明显。

    “老匹夫,你找死!”

    脸色扭曲的目光充满杀意的盯着火莲中心,灵显此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倾尽全力也要干掉昆仑老头!

    因为按照现在的这个趋势展下去,赤焰牌坊的掌控权真的有可能会被昆仑老头夺去。而赤焰牌坊却是被他当做本命法宝来祭炼的,可以说有一半的元神心血都寄托在赤焰牌坊上。

    一想到一旦赤焰牌坊被昆仑老头夺取之后自己的下场,灵显的心脏都在狠狠地抽动。看向昆仑老头的目光中迸射出来的杀意都快凝成实质了。

    “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忘!”

    衡量了一下自己倾尽全力拼命的后果与赤焰牌坊被昆仑老头夺走之后的后果,灵显猛然手掌一翻,一掌拍在了自己的心口。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

    “噗!”一口殷红的心头精血被喷了出来。不顾瞬间惨白的脸色,手掌一引,这团精血立刻被他的法诀引动,化为一蓬血雾被他注入到了火莲之中的牌坊本体内。

    一半心神精血都寄托在赤焰牌坊之上,一旦被昆仑老头夺取,那么最轻的代价也是灵显摔落虚境,重回到神境,甚至会直接跌落到神境最初的聚神境,而且一生无法寸进。而最为惨烈的结果就是,被昆仑老头催动禁元天火顺着寄托在赤焰牌坊本体上的那些元神彻底将他的主元神焚尽,魂飞魄散,永世不得生。

    与这样的结果相比,喷一口心头精血算什么!

    得到蕴含了灵显极强的力量的心头精血的补充,赤焰牌坊仿佛吃了十全大补丸一样,涌出的禁元天火不仅数量变多,甚至品质也提高了不少。

    原来涌出的禁元天火只是纯白色的,而得到灵显精血补充之后,涌出来的禁元天火颜色越的清晰与透彻,最后甚至涌出了半透明的禁元天火。

    半透明的禁元天火,品质极其接近真正的禁元天火,但这也是在人间界所能引动的最强状态了,除非是回到上古时代,那时候的修士才有足够的力量借助赤焰牌坊召唤出真正纯透明的禁元天火。

    但,即便是半透明的禁元天火,也不是人力所能抵挡的。所以当昆仑老头看到那缠绕在牌坊上的光线在半透明禁元天火下飞快缩小时,脸色瞬间耷拉了下来,满脸的苦涩。

    “拼命了啊!”

    叹了口气,看着那不断涌出的半透明禁元天火以及在天火下急剧缩小变细的光线,昆仑老头眼底闪过一抹狠色,同样的一掌拍在了心口!

    “噗!”一声闷响,一口色泽殷红的精血喷了出来,然后便被他分成了两份。一份没入了自己体内,一份和自己的真元相合顺着那几道光线牢牢的缠绕在牌坊之上。

    精血中蕴含的庞大力量瞬间被激,昆仑老头身周的那层护体宝光瞬间暴涨,将周围的恐怖温度隔绝了开来。而那些被精血滋润的真元,则是带着淡淡的血色牢牢的缠绕在牌坊上,虽然依旧在缩小,但是却没有刚才那么快的度了!

    两人在僵持,都已经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也没办法脱身。因为一旦有人力竭,那么迎来的只有陨落一条路了!除非自动退出,但是付出了如此重的代价,谁能心甘情愿的退出。尤其是灵显,他一旦退出,付出的就是赤焰牌坊这一件上古异宝以及自己一生的道基。

    下方的众人大眼瞪小眼的看着空中僵持的两人不知道该怎么办。至于刘炜则是和福鞅与笑乾坤以及那个青年相互看了一眼,苦笑一声摊了摊手,表示自己无能为力。

    不过在和那个青年相互笑了笑之后两人同时按在了福鞅和笑乾坤的身上,帮助他们两个把体内那混毒逼出去。

    “呼!”两个人同时吐出了一口杂气,在刘炜两人精纯的剑元的帮助下,福鞅和笑乾坤体内的毒被彻底的逼了出来,并且在他们吐出来的那一瞬间便被恐怖的热量给焚尽。

    虽然恐怖温度被火莲收敛,但是当那毒气被喷出之后,一股热量立刻将两道杂气卷起焚尽。

    看到这个状况,刘炜两人目光一阵闪烁,立刻看向了空中那巨大的火莲。如果没有料错的话,刚才应该就是昆仑老头的动作。看来,他已经能够掌握一点赤焰牌坊的力量了。

    自然觉到下面生的状况,灵显的脸色瞬间变了,看向火莲中昆仑老头的目光都有些恐惧了。他能够感受到牌坊中除了自己的神念以外,还有着一丝很是微弱但却坚定异常的神念存在。不需要想便知道这是昆仑老头的神念。

    “嘿!”抬起头,目光仿佛穿透无数火焰莲瓣看向了灵显。昆仑老头知道灵显能够看到自己,所以不由得咧嘴笑了笑,同时嘴唇微微动了几下。

    “魔崽子,老子要赢了!”

    面色惨白,极其难看的灵显看着昆仑老头那极其张扬与充满挑衅意味的笑容,一颗心早已沉到深渊之中了!

    狠狠地咬了咬牙,灵显的目光中闪烁出了一抹极其狠厉的神光,手中的印诀骤然一变,和刚才的截然相反,完全不一样。

    “哈哈,想赢没那么简单!”惨笑两声,手印骤然一变,两口鲜血便喷了出来。但是他原本惨白的脸色却突然有了一丝红润。

    “既然你想要赤焰牌坊,那我就给你!可是,不知道你接的住接不住!哈哈哈!”

    脸色变得些许红润,灵显立刻笑了起来,笑声中充满了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