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天剑仙途 > 第六十八章 震慑
    (默默更新!不求票,不求推荐!只求收藏不掉!)

    此时的刘炜体内,无数大大小小的漩涡分布在身体各处,不时便有一两丝紫色灵气被漩涡吞下炼化,而刘炜的肉身自己剑元也就在这不断的过程中缓慢的强化与提高!

    这种增强的度很细微,但是却能被察觉的到。请看∮书Ww∫W∮.∫QingKanShu.ΩcC而这种提升的度却是足以让无数修士眼红不已!

    除了这些漩涡,不断穿梭于体内各处紫色灵气浓度丰富的经脉窍穴的逐月和本命剑胎则是另外两个吸收紫色灵气的大户!

    原本对于紫色灵气无可奈何,但是当种种变故出现之后紫色灵气却是变成了比较难缠的灵气而已,花费一点功夫就能够炼化,而且作用远比普通灵气强出无数。

    一道道紫色灵气仿佛抽丝剥茧一般被漩涡或者逐月又或者本命剑胎所吸收,化为增强剑元、肉身以及本命剑胎的燃料!

    外界,福鞅和笑乾坤静静地站在太白楼门口感受着空气中极其不正常灵气波动。

    良久,凝重的表情才慢慢松懈下来,并且带上了一丝淡淡的笑容!

    “这小子,这么大的动静可是把整个长安的所有修道者都惊动了啊!”

    轻松的笑容中,无数道或强或弱的灵识从长安城各处冲天而起,茫然的在空中转悠探查了几圈之后也没能找到引起天地灵气异动的源头在哪里,只能悻悻然的收了回来!

    就在大多数灵识都收回去之后,两道极强的灵识犹如怒浪一般从长安正中皇城方向涌了过来!

    感受着这两道灵识中蕴含的恐怖力量,笑乾坤的脸色立刻“唰”的一下变得苍白了,目中充满了惊恐!

    他能从这两道灵识散的力量模糊的感受到一些东西。请看Ω书Ww∫W∮.ΩQingKanShu.cC这两道灵识的主人每一个都要比福鞅要强出无数,而福鞅却已经是分神境强者了。仅仅一缕灵识便比分神境的强者强出许多,那除了一个境界以外就没别的了!

    虚境!

    脑子里浮现出这两个字的时候,笑乾坤的腿一软整个身体都差点摊在地上。如果不是手快的抓住了旁边的门扶,此刻的他已经在那两道灵识下瘫软在地上了!

    两名虚境强者,而且可能是不比在庐山遇到的灵显差的虚境强者!在那两道灵识散的威压下,笑乾坤的脸色很是苍白,而且腿肚子也在不断的颤动着!

    不是他太不堪,而是因为在虚境强者的威压下,凡是虚境以下的修道者都会受到压制,最多是每一个人的表现不一样,受到的压力不一样而已。

    不同于笑乾坤的状况,面对着这两道来势汹汹的灵识,福鞅则是脸色凝重的紧紧盯着不断逼来的两个虚境强者的灵识!

    “两位止步!这里是太白楼!”

    平淡的声音在两道灵识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直朝太白楼后院冲去的情况下在这片空间响了起来。请∫看∫书WwW.QingKanShu.cC随着这声音的响起,太白楼所在的地方骤然一变,那些普通顾客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富丽堂皇的高大楼阙,四周缠绕着一道道乳白色灵气!

    “两位前辈,这里是太白楼,太白剑仙的遗留地!即便是分楼,想随意冲入也得听我的,就算你们是虚境前辈也得如此!”

    两道灵识席卷,即便是进入到这片真正的太白楼所在之后也丝毫没有一丝停顿的朝着后院冲去,而看到这一幕,福鞅的声音立刻便转冷起来。

    轰隆隆!!

    冷淡的声音刚刚落下,无数粗大的剑气在突兀的从这片空间中的每一个角落便冲了出来!恐怖的力量,无比凌厉的剑意充斥在这片空间之中。

    “太白剑仙留下的地方,可不是两个虚境强者能够随意出入的!”

    目光冷然的盯着那两个在无数粗大的剑气逼迫下停顿了下来并显化出身形。那是两个看起来不过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脸色有些难看的观察着周围空间激荡的恐怖剑气以及不断压迫着自己心神的凌厉剑意!

    脸色难看的看了看周围,自己在心里衡量了一下周围的这个大阵的力量,两个虚境强者的脸色更加难看起来,目光落在了出现在他们前方不远处的福鞅身上。

    在两人看着福鞅的时候,福鞅冰冷的目光也在看着他们两个!

    这里是长安,这里是太白楼!如果是在像之前在庐山那里,遇到这两个虚境强者福鞅绝对会有多远躲多远。但是这里是太白楼!在这里,福鞅就是主宰者,有和太白楼交好的至强剑修留下的绝世大阵。

    借助着大阵的力量,福鞅即便只是分神境的实力,也不会比任何一个虚境强者差!

    “太白分楼之主福鞅!没想到这里还有着这么一座剑阵!看来我们倒是失察了!”

    眯着眼,感受着立于那富丽堂皇的太白楼上的福鞅身周不断攀升暴涨的力量,两人眼底都是闪过了一抹惊讶!

    他们是什么见识,作为中南山和茅山派的元老级人物,怎么能够看不出来此时自己处于一个极强的剑阵之中。而且从周围的剑气便可以感受到布置这剑阵的剑修实力极强,甚至可能差一线便成就剑仙了!

    突然,两人面色又是一变,似乎是想到了一件更为恐怖的事情!

    这里,既然是太白楼的唯一分楼,那么布置这样的大阵也无可厚非!但是,仅仅是分楼的护楼阵法便是由差一线成就剑仙的至强剑修布置的,那真正的太白楼呢?又会是什么样的场景?

    莫非,那护楼大阵还是真正成就剑仙的存在布置的吗?又或者就是那位富有无尽传奇的青莲剑仙李太白亲手所设?

    对视了一眼,两人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心惊,心里同时浮现出了一个想法。

    “难道太白楼背后有真正的剑仙存在不成?”

    心里一旦出现了这个想法便一不可收拾,沉思了片刻之后看向福鞅的目光也立刻变了。

    “福鞅道友勿怪,我等二人只是想要探查一下是何人扰乱了长安的天地灵气波动而已!”

    “毕竟,长安是当今九州龙脉汇聚之地,一旦天地灵气波动过于激烈,甚至可能会引动九州龙脉的异动。那样引起的后果可就不是哪一个人能应对的了!”

    突然转变的态度让福鞅一阵错愕,但是不过片刻便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了,不由得同样一笑,并且双手朝下一按。

    随着他的动作,空中那无数横亘的粗大剑气仿佛就没有出现过一般的消失。并且他身上暴涨的气势也立刻衰退下来!

    “两位前辈作为中原各大门派驻守世俗的巡查之人,如此行事也是理所应当的!不过在下可以肯定的说这次天地灵气异动绝对不会有其他的影响,不过是一个剑修小友借助我太白楼的聚灵大阵修炼而已!”

    微微一揖,福鞅不卑不亢的朝两人解释了一下。两人称他为道友,他可不好敢称两人为道友,毕竟无论是真正实力还是地位,他都要比这两个人差一大截!

    福鞅带着些许恭敬的语气让两人脸上多了一分笑容,但是他们也听出来福鞅最后一句话的含义了!

    剑修小友!而且是能够让福鞅这个太白分楼之主借出镇楼大阵来帮忙修炼的剑修小友!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太白楼和剑修一脉有着极其深厚的交情,除了这样恐怕也没有其他的了!

    这是在上眼药啊!

    两人心底自认为了然,但是却不知前因后果完全偏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