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天剑仙途 > 第二百八十四章
    (更新送上,开始考试了,紧急复习一下,所以更新掐着点了!)

    剑光极快,比之他最初时的度快出了数倍,而且,在剑光飞遁之间,隐隐有着一声声雷鸣传出,凌厉的劲风四射开来,显然,这剑光之中同样蕴含着极强的力量。

    在空中留下一条淡淡的蓝色痕迹,模糊的痕迹似乎要和那湛蓝的天穹融为一体一般。

    而在太白楼中,此刻的小白安静的坐在太白楼中一间包厢之中,包厢中的两个伙计目瞪口呆的看着那在小白旁边极其“殷勤”的福鞅。

    此时的两个伙计看着眼前的这一幕脑子都些呆滞了,有些怀疑自己此时此刻所看到的场景是真的。

    “小白丫头,来,尝尝这个!”

    带着满脸慈和的笑容,福鞅指着桌子上一道精功雕琢的菜肴像满眼都是小星星的小白解释着,详细至极的解释就差点把做这道菜所需要的材料和步骤给说出来了。

    “再尝尝这道菜,这可算是太白楼的招牌菜之一了!”

    一道由三只两尺大小的龙虾做成的菜肴,精巧的形状,伴随着那白雾般升起的热气扩散开来的浓郁香气将这间包厢都笼罩了起来,而此时脸上已经是带着一丝油腻的小白的小鼻头在不断的耸动着,甚至于嘴角处都有着一缕晶莹的口水流了下来。

    “砰!”

    不等小白下手,福鞅手上便是轻轻的一用力,将那龙虾的外壳震开,露出了里面那晶莹犹如水晶一般的虾肉。

    晶莹剔透,颤巍巍的虾肉在空气中暴露出来,包厢中的香味越的浓郁,而随着虾肉暴露出来,小白通红犹如红宝石一般的眼睛中都带上了陶醉之色。

    “来,快尝尝!”

    满脸带笑的福鞅亲自将那晶莹的虾肉放在了小白的面前,然后用慈和宠溺的目光看着小白那副娇憨的模样。

    而站在包厢边缘的两个伙计,此时则是满脸惊骇的看着满脸笑容的福鞅以及正吃着桌子上那琳琅满目的佳肴的小白。对视了一眼之后都是看到了对方脸上的那股震惊。

    他们何曾见过福鞅这个模样,要知道,福鞅在太白楼众多伙计的心中就真的如同神一般,但是,他们此时看到的这一幕却是颠覆了福鞅在他们心中的影响。

    要知道,即便是在面对着那位小公主的时候,福鞅虽然也曾经亲自动手下厨为她做菜,但是,却也没有这般殷勤近乎低声下气一般的模样啊!

    没错,就是殷勤近乎低声下气,那种模样就仿佛是一个老人在面对着自己最最宠爱的小孙女一般的殷勤。

    震惊的无可复加,此时的两个伙计真的是没想到在自己心中敬若神明的福鞅竟然也会表露出这般凡人的姿态,不过,让他们心底更为震撼的就是那正在吃东西的小白究竟是什么身份,能够让福鞅这个样子。

    虽然已经隐隐的猜出来小白是刘炜委托人带来的,但是却也没想到竟然会让福鞅摆出这么一副样子。

    所以,此时的两个伙计虽然脸上依然保持着平静的笑容,但是,在他们的心中却是满满的对小白身份的猜测。

    “恩?”

    而也就在他们满心猜测的时候,福鞅却是突然的扭过头看向了他们两个,微微的皱了一下眉之后便是朝着那两个伙计轻轻的挥了挥手,同时一句淡淡的话语也在他们的耳边响了起来。

    “你们出去吧!”

    “对了,一会儿再让厨房做几道菜送过来。”

    朝着福鞅轻轻的弯了弯腰,两个伙计悄无声息的将包厢的门打开走了出去,不过在离开的时候,他们的眼神却是偶尔从小白的身上掠了过去,眼底一抹极淡的羡慕之色浮现了出来,片刻之后便又被他们压制了下去。

    他们心底很清楚,自己能够有如今完全是福鞅亲手栽培的,自己已经得到了很多了,如果再期望其他的什么,那就完全是人心不足蛇吞象了。不过,饶是深知如此,但他们心底却还是忍不住的有着羡慕之意浮现了出来。

    先有花花那位小公主,不过,毕竟花花有着公主的身份,而且还是当今皇帝最疼爱的小公主,这个世界上最金贵的人之一,故而福鞅对小公主的爱护他们倒没有太多的其他情绪。但是,此时这位小白姑娘,身份来历却是一团迷雾,然而也让福鞅如此,甚至比对小公主的态度还好,这就让他们有些不解,有些羡慕了。

    不过,羡慕只是心里羡慕而已,他们已经是很满足于当前的状况了,故而,随手将包厢的门关上的时候,两个人同时的吐出了一口浊气,体内强横的真气似乎都是增强了一分。

    “小白啊,你和灵阳子从什么地方来的啊?”

    带着慈和的笑容,福鞅一边给小白夹菜,一边轻声开口问道。目光中悄然闪过了淡淡的莫名光芒。

    他很好奇,刘炜会去什么地方,到底做了什么事情。他的本能直觉告诉他,刘炜做的事情会让他大吃一惊的,故而,他才会趁着小白吃菜的时候套话。

    “殇梦城啊!”

    而小白,心性单纯的她依然不会知道福鞅在套她的话,将嘴中的食物咽下去之后立刻便是回了一句,然后便是再次朝着桌子上的诸多菜肴起了攻击。

    “殇梦城吗?”

    听了小白的话,福鞅轻轻的吐了口气,脸色稍微得变了一变,然后便是重新开口问道。

    “除了你和刘炜那小子以外还有其他的人吗?”

    “唔……”

    被福鞅这么一问,小白立刻便是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一对犹如红宝石一般的大眼睛看了福鞅片刻之后便是歪着头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有啊!”

    “除了小白和刘炜哥哥以外,还有孟不离哥哥呢!”

    “嘻嘻,孟不离哥哥刚开始见到小白的时候可凶了呢,而且小白还从不离哥哥的身上感受到和刘炜哥哥身上一模一样的气息呢。”

    “哦!”

    听了这话,福鞅的目光微微的一动,之后便是轻轻点了点头朝着小白笑了笑。

    “继续吃东西吧!”

    苍老的手掌轻轻的在小白的头上摸了摸,然后他便是低下了头,而小白则是露出甜甜的笑容低下头接着刚才的动作对桌子上的菜肴起了攻击。

    “剑修吗?”

    目光瞥了一眼一脸娇憨的小白,福鞅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抹宠溺笑容,随后便是轻声的嘀咕了一句。

    “两个剑修小家伙去殇梦城做什么?”

    “那里可不是什么善地啊!即便是有着剑修的身份作为保护,但是最多也不过让那里的家伙稍微忌惮一些而已啊!”

    微眯的眼睛中有着一缕缕精光在闪动,福鞅的低声中更是带着一抹好奇与极淡的担忧。

    毕竟,在他看来,即便是刘炜以及那个孟不离两人有着剑修的身份,但是他们的修为却也不会太强,面对着殇梦城中的那些可以说是凶神恶煞的修道者绝对不会占太大的优势。尤其是,在那殇梦城中,他所知的元神境的修士都不下二十之数。

    此时的福鞅在担心着刘炜此时的境况,但孰不知,刘炜所做的事情若是显露出来,却是足以惊动这整个修道界。

    以融剑境巅峰相当于元神中期的实力,却是生生将拥有近十位元神境修士以及一位虚境存在的势力给铲灭。这种事迹即便是在上古之时也不多见。

    包厢里,福鞅在低头沉思着一些什么,而在他的身边,小白此时却是正在大朵快颐,精致且色香味俱全的菜肴让她满嘴的油腻。

    外面,此时的太白楼已经是客满为患了,每一张桌子都有客人在坐。不过,即便是已经坐满了人,整个太白楼也没有太过的喧闹。

    不过,这么多的客人,却是让的那众多伙计忙的脚跟都踢着屁股了。

    “嘿,听说了没,南疆战事有了极大的进展了!”

    “对啊,对啊!”

    “我可听说,平南王府的那位二公子可是大展威风,可以说立下了赫赫战功啊!”

    ……

    不知不觉间,那客人之间便是有着一声声低语传了出来,而在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便是关于南疆战事的情况。

    而在众人的议论声中,提到最多的便是李轻歌的名字,似乎,在那南疆战场之上,李轻歌真的立下了让人对他的印象大为转变的功劳。

    “的确,在那战场之上,能够与二公子相媲美的也就那位号称寒龙枪的薛海薛公子了!”

    “啧啧,真是不可想象。没想到轻歌公子真的不负平南王府的威名,果然是虎父无犬子啊!”

    一声声惊呼从人群中传出,不时的便会有着对于李轻歌的称赞声响起,显然,经过战场上的蜕变,此时的李轻歌的形象在长安众人的心中已经有了极大的改变。

    “嘿,好热闹啊!”

    突然,一声清脆悦耳的娇笑声从门口传了出来,瞬间,太白楼中原本议论纷纷的声音立刻停了下来。

    死一般的寂静,没有一丝声音响起,从热闹到寂静,就在一瞬间之间。所有人的眼睛都是在那一声娇笑响起之时转向了门外。

    那里,一道俏皮可爱的身影正朝着里面打量着,如玉一般完美的脸蛋上带着淡淡的狡黠灵动的笑容,犹如水晶一般的大眼睛转动之间便是有着一道道流光闪动。

    “云,云公主?”

    看着那张狡黠灵动的脸蛋,所有人心中都是轻声呻吟了一声,心底带着浓浓的无奈之意。

    这无法无天的小魔女怎么会突然出来了,不是说因为南疆战事以及皇宫里的一些事情暂时不会出来吗?

    以后长安城里可就热闹了啊!

    看到那俏皮充满活力的少女的身影时,所有人的心底都是不由自主浮现出了这个念头,然后所有人都是在花花那狡黠的目光中低下了头,生怕被她给盯上。

    “咳咳!”

    干咳两声,一个伙计干笑着凑到花花的身旁,狠狠地剜了一眼那仿佛一缕影子一般站在花花身后几步的虫子,然后便是满脸谄笑的开口问道。腰都快弯到地上了。

    伙计的这副模样不仅是因为花花的身份,作为一个准先天强者,他完全不用这样子,但是,花花却是让的福鞅都是倍加关爱的主,而这些伙计对于福鞅可是敬若神明,故而才会这个样子。

    “云公主好!不知道云公主来太白楼要做什么?”

    小心的陪着笑脸,先是向她问了一声好之后便是开口问起花花的来意了。

    “嘻嘻,刘炜哥哥在不在?”

    当然,对于伙计的态度花花并没有表现什么,只是随手摆了摆手之后便是开口问道。

    “额!”

    在花花的目光下,伙计愣了一下之后立刻便是摇头轻声回道。

    “没有,刘公子之前有事离开了,至今还没有回来。”

    “哦~~,没在啊!”

    拖长的声音响起,但是听在伙计以及周围的客人耳中时却是让他们一阵的干笑,随即都是小心地低下头,生怕招惹到这位小祖宗。

    “真是的,好不容易能出宫了,刘炜哥哥却不在。”

    “唔,福老头在不在啊?”

    皱着好看的眉毛低声抱怨了一声之后花花便是摆了摆头,将那一丝不高兴甩在脑后,然后便是看着面前的伙计开口问道。

    不过,她的这一句话却是让的所有听到的伙计以及她身后的虫子身体猛地一僵,随即心底猛地一个巨汗!

    福老头!这个称呼恐怕也只有面前的这位小祖宗敢这样说了。如果是其他人,敢这么说的话恐怕这些对福鞅敬若神明的伙计会把他给碎尸万段的。

    嘴角微微抽搐着干笑了两声,伙计抬头朝着花花笑了笑,然后便是朝着福鞅和小白所在的包厢方向指了指。

    “呵,掌柜的就在那里!”

    “不过,掌柜的他此时正在那里陪着一位特殊的客人呢!”

    “哦,是吗?”

    不说这句还好,伙计的这一句话一说出来花花那水晶般的大眼瞬间便是亮了起来,而看到她的这个模样,伙计顿时便是苦笑了起来,心里恨不得自己扇自己两耳刮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