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都市言情 > 掌家小农女 > 第383章 花开了(二)
    宁夫人得到下人通报后,立刻出了府。老远就看到沈安安和一名少年站在一起,两人牵着一匹马,看上去状况都不大好。沈安安的面色有点苍白,但是那名少年的脸甚至于比她的脸更白,宁夫人便知道两人一定是一路骑着马,远道而来的。

    看到沈安安的模样,宁夫人不由心疼的不行,嘴里连声说道:“这真是作孽哦,看看把你折腾的。我可是听说你还病着,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伯母,我想知道李晟的事情,进行的怎样了?”

    就知道沈安安要询问,宁夫人忙携着她往里面走,马则交给府里的下人,喂草料去了。不过宁夫人听到沈安安这么关心李晟,心里也有酸酸的。回答说:“人还关着呢,不过这李晟,李少爷真是个有福气的,有你整天为他跑来跑去的,他说什么都是值得的。”

    沈安安一听,心里不由一沉,果然事情没有想象中进行的如此顺利。不过现在他们这边有了有利的认证物证,看看那个九门提督还玩什么花样。

    “伯母,你可不要这么说,他对我也有恩,我为他忙活也是应该的,再说了,他是被冤枉的,李家人都没有人为他出头,我不跑,又有谁跑呢。”

    宁夫人听了,不由默然的点了点头说道:“可是苦了你了,咱们走吧。”

    随即,楚麟跟着沈安安进去了,看到楚麟走到沈安安身侧,很是关心她的样子,宁夫人才将视线放在了楚麟身上。楚麟虽然还未长成,像个大孩子样,可是眉眼和身形和楚哥相似了九分九,虽然穿的是粗布衣衫,可却掩不住他骨子里的俊逸之气。

    宁夫人看到楚麟的模样,嘴里忍不住赞了句。“哎呦,这位俊俏的小公子是谁家的,看着可是面善。”

    “伯母,你猜上一猜呢?”沈安安笑着反问她道。

    宁夫人也不笨,应该也见过楚哥,忍不住道:“这莫不是楚先生的孩子,看着眉眼倒是有几分像,长大后一定也是个英俊潇洒的小公子哥。”

    沈安安忙拉着楚麟跟宁夫人介绍。“阿麟快叫夫人,这位宁夫人可是菩萨心肠的好人呢。”

    宁夫人见沈安安夸自己顿时嘴巴都合不拢了。她今日着了一身白色的狐皮裘衣,里面穿着一袭紫色的长袍。倒是显得有些雍容华贵,加上她年轻时就天生丽质,这会看着也就三十出头的模样。

    楚麟听了立刻点了点头,上前去,很是恭敬的上前叫了声。“夫人好!我叫楚麟,来自渔村,给夫人请安。”

    楚麟虽然是渔村长大的孩子,却是天生不认生,对周围的环境也很是好奇,不过只是在心里暗自留意着,紧紧的跟在沈安安的身边。

    看到宁夫人身上漂亮的衣服,眼睛都有些不敢朝她身上看,看到衙门口有几名侍卫守着,他心里有些好奇,却并不害怕。

    见他并不认生,沈安安也很高兴,觉得楚麟心性不错,是个好苗子。如果有些人,天生胆小,或者说是性格懦弱,即使天资聪慧,只怕是造诣不高。而有些人,生性豁达,能包容万物,则往往有比较高的成就,在待人接物方面也不会显得束手束脚。

    “渔村?这个名字倒是贴切。好孩子,既然你随姐姐来到我府上,就当自各家一般,不必拘束。”宁夫人倒也没有因为楚麟他们来自渔村家里穷而嫌弃他,反倒是对这个孩子格外的留意。

    “多谢伯母,老是来叨扰你,真是麻烦了。”

    宁夫人则说了句,“跟我客气什么,只是以后你没事的时候也来我们家多走动才是。”说的沈安安暗自脸红。

    楚麟虽然是渔村长大的孩子,却是天生不认生,对周围的环境也很是好奇,不过只是在心里暗自留意着,紧紧的跟在沈安安的身边。

    看到宁夫人身上漂亮的衣服,眼睛都有些不敢朝她身上看,看到衙门口有几名侍卫守着,他心里有些好奇,却并不害怕。

    见他并不认生,沈安安也很高兴,觉得楚麟心性不错,是个好苗子。如果有些人,天生胆小,或者说是性格懦弱,即使天资聪慧,只怕是造诣不高。而有些人,生性豁达,能包容万物,则往往有比较高的成就,在待人接物方面也不会显得束手束脚。

    沈安安需要的就是这样的好苗子,因此这会看楚麟的表现,她心里甚是满意。

    他们随着宁夫人一边往里走,沈安安则一边留意着那屋里的动静,然而她瞅了半天都没看到宁大人的身影,也没有看到宁如歌,这样安静的局面可是少见。

    要到知府衙门里面去,就得经过几道回廊,在回廊的进口处,长着一颗十分苍劲,雅致的迎客松。这颗迎客松长得十分高大,因此给树下很多花草树木以庇护。树后面还有个花坛,种了很多品种十分奇特的花草。

    沈安安开始以为这香味是从这些花上面传出来的味道。却没想到,最后才发现其实这些香气,来自这颗松树上。她顿时感到很是惊奇,这世上竟然会有会开出白色花朵的松树。为了确定自己的想法,她走到树旁边,伸手去触碰那花朵。

    却没想到那颗花顿时张得大大的,里面有一种更加浓郁的香气慢慢的传了出来。沈安安看到这样的景象,不由的又惊又喜,大大的吸了口进去,闻着这味道,竟然有种很是熟悉的感觉。

    前两次她来根本没看到这松树会开花,忍不住好奇问向宁夫人:“伯母,这是什么松树啊,真是好生奇特,竟然还会开花,我可是第一次看到会开花的松树呢。”

    宁夫人听到沈安安的提醒,才朝那树上看去,才发现,前面都没有的花朵竟然在这一会会开的跟那些棉絮一般,有白的,有的甚至于还带了些粉色。在正午的日头照射下,显得瑰丽美艳,明明是一朵朵看似不起眼的小花,但是却能让人看到清水出芙蓉的感觉来。

    她嘴里不由得也打了个惊讶,讶异道:“咦,这树竟然开花了,以前非儿将这相思树带回来的时候,他说会开花,可是我们等了好多年,却是一次花都没有看到。”

    “说不定啊,这些花是为了迎接你这个客人,才开的花。”宁夫人打趣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