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国的那个皇帝,也就是他名义上的父亲,盯上五色石很久了。明里暗里的多次暗示他将五色石取出,他也调查了那五色石很久,本以为拿五色石轻而易举,谁知道媳妇就是叶家的人。

    既然五色石姓叶,媳妇也姓叶,那么五色石自然就是媳妇的。媳妇的东西,他怎么可能拿出来给别人?那皇帝忌惮着他,也不敢一直催他。也因此,取五色石的计划一再耽搁。

    只是五色石拿不到,关于五色石的资料他这里倒是很多。说来有点讽刺,叶家的所有秘辛,总结出来不过一个五色石,偏偏全凤凰大陆的人都好奇的不得了,甚至连芫芫的任务里都有这个。

    他知道五色石神奇,可是那五色石对于叶家来说是宝贝,对于别人来说却是烫手山芋——五色石是至高无上的荣耀,上面沾有凤凰神女的灵性,因为凤凰属火,所以五色石上是纯火灵性。

    一百米范围内,全是五色石的火性,无论冬夏,这里都是炽热的。一般人靠近,只会感到烘烤,若要强行触碰五色石,就会全身滚烫,最后被焚火而死。

    你以为叶家宗祠为何建在这么偏僻的地方?因为这样才能保证方圆一百里无人,这样才能保证叶家其他人不被五色石所伤。

    你以为叶家宗祠为何这么简陋?因为里面供奉着五色石啊!别说是人了,就连各种建材、巨石都会被其火性所伤,除了传说中的千年檀木。

    叶家为了找那千年檀木,可花了不少心思。还多亏了叶家财大气粗,最后也只能找到如今这样能够修一间还算大的房子的量。

    似的没错,叶家的这间宗祠,材料全是檀木,檀木性寒,能够抵挡五色石的火性。并且千百年来,经过风吹日晒雨淋,宗祠依旧不倒,只是……

    咳咳,看起来寒碜了一点,可是千年檀木得来不易,叶家人也不敢轻易将房子拆了重建,只能任由它着呢破败,反正又不会倒!

    你以为千百年来,觊觎五色石的人,都是能人力士,可是面对这么简陋的宗祠,甚至连机关都没有,五色石是怎么被保住不被偷走的?

    难道是叶家为了保护五色石请高手将他们杀死的?还是说皇族为了当年约定,出面将那些人杀死?又或者说那些人在利益当前,自相残杀,最终落个死于非命?

    其实……这些原因都有吧,有的人是因为被杀手杀死,有的是被皇族盯上,有的自相残杀。可大多数,还是被这五色石本身给害死的——毕竟是灵物啊……

    叶家将这个秘密藏的严实,凤凰大陆上确实找不到什么证据。不过凤邶夜根本不需要找啊!要知道他的任务是芫芫,他经常跟七宝打交道!

    第一,七宝是七彩阁的人,这世上有什么东西它是不知道的?只是它是芫芫的系统,要给芫芫出任务,就算知道它也不能告诉芫芫。

    第二,他的任务是攻略芫芫,关于七彩阁,关于他自己的经历他一个字不能跟芫芫透露,包括何七宝聊的事。所以他就算知道了也无妨。

    第三,七宝那个人口无遮拦的,有的事情埋在心里不说就痒痒,那天它不小心跟凤邶夜说漏了嘴,又觉得跟凤邶夜没什么好隐瞒的,所以也就说了。

    凤邶夜不但知道五色石的事,他还知道叶家宗祠家主能进,并且只有家主能进。当然,为了保护叶家秘密这一点,众所周知,也就没什么意思了。

    真正有趣的,还是五色石。首先,因为五色石性火,靠近者死,所以叶家历任家主都下令,不许仍何人靠近宗祠,最主要的,还是不能靠近五色石。

    其次,叶家迷信,叶家祖先认为,凤凰神女是天仙,比什么土地公菩萨来得可靠的多,至少凤凰神女是真真实实存在的。

    而五色石是凤凰神女的所有物,并且给叶家带来了真真实实的利润,更是至高无上的,所以她们决定滴血认主——认五色石为主,做它忠诚的仆人。

    本来这只是一个简单的举动,谁知五色石当真接受了滴血认主,且滴血的这个人不再受五色石火性的侵扰,至此以后,每一任新家主,都会滴血认主。

    只是五色石每一次似乎只认一人,并且只能是叶家血脉。一旦新的叶家血脉滴血认主,那么上一任血脉的抗火性也就失效了。

    而新认主的这一血脉,自然而然的得为五色石服务,而为了更好的为五色石效力,这个人也就自然而然的成为了家主,享有家主权利。

    为了避免小辈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误认五色石,又或者在滴血认主之前就受不住五色石的火性死而非命,叶家在继承人这方面特别严格。

    也就是说,叶家防继承人入宗祠,甚至比防外人还要严格。虽然宗祠外面无人看守继承人身边总得有那么一两个“懂事”的侍卫。

    只有时机成熟,继承人长大,担得起叶家重任,而这时,家主已经不堪叶家重负,才会将继承人召到宗祠前,当着历任家主的面滴血认主……

    凤邶夜叹了口气,他之所以说这些,主要还是想表达他无法接近宗祠。若说旁人,还能靠近一点点,可他一步都不能靠近。

    因为他体质特殊,和五色石的火性相冲,别说靠近了,光是踏入那一百米的圈子内,就会全身血液都会倒流,时间一长就会爆体而亡。

    他不是怕死,他一向把芫芫的幸福看做是大事。如今他看着芫芫伤心,可惜不能上前安慰,他也不是滋味。

    只是那五色石他本就不能靠近,何必为了一点小事非要去硬闯?更何况芫芫还要求他不能过去……

    凤邶夜埋头,只恨自己十分不中用。自己好不容易追到的女人,却是时面临着“被”地下情的危险。

    就连如今,那个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儿伤心万分,他都没有任何办法上前安慰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