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都市言情 - 无敌学生俏校花在线阅读 - 第395章 闲院宫信琬内亲王

第395章 闲院宫信琬内亲王

        鬼头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请问内亲王殿下,您的理想……是什么?”

        “我……”闲院宫信琬先是一怔,随后眼神一凛:“这你不用管,这里空气太闷,我想不到理想是什么,没准出去以后呼吸新鲜空气就能想到了!”

        鬼头果断的摇摇头:“等殿下想明白再说!”

        “没门!”闲院宫信琬大步上前,挺胸向武士们的刀口撞去:“抓我呀,打我呀,怎么都不动手了?”

        鬼头立即冲武士们使了个眼色:“大家应付一下吧……”

        武士们一拥而上,将闲院宫信琬紧紧抱住,鬼头随即走上前来:“内亲王殿下,恕鬼头无礼了,这可是为了闲院宫家千秋一系!”

        鬼头话音落地,武士拿出绳子,把闲院宫信琬像扎粽子一样扎了起来。

        闲院宫信琬挣扎不过,痛苦的高呼起来:“为什么不让我走,为什么不能让我有幸福,闲院宫望川王那么精明,闲院宫家有他一个人就好了嘛,非要让我留下干什么呀……没有天理啊……”

        任凭闲院宫信琬如何高喊,还是被武士们捆住,高高抬起送回去了。

        鬼头松了一口气,问一个武士:“二号目标找到没有?”

        武士吭吭哧哧:“这……那个……”

        “八嘎,问你话就说,不要支支吾吾的!”

        “是……”武士鞠了一躬,又打了一个手势,另外几名武士马上推搡着一个女子走上前来。

        这个女子长得非常漂亮,身上穿着华美的和服,鬼头见到她吓了一跳:“望月枫?怎么会是你?”

        这个叫望月枫的女孩子望了一眼鬼头,深深把头低了下去,没说话。

        “你为什么穿着有闲院宫辰唯殿下的衣服?”鬼头登时冷汗直冒:“闲院宫信琬殿下要离家出走,你又穿上闲院宫辰唯殿下的衣服……那么闲院宫辰唯殿下去哪了?”

        望月枫无奈的笑了笑:“你说呢?”

        “上当了!”一拍额头,登时恍然大悟:“惨了,完了,我这可怎么跟亲王殿下交代!”

        鬼头忙着带领武士抓捕闲院宫信琬,闲院宫家已是一片大乱,很多地方疏于防守。

        与此同时,在后门墙边已经没人了,一位美丽的锦衣少女正哼着小调,蹑手蹑脚的走着。

        她来到门前,左右看了看没人,俏皮的神情在脸上飞舞起来:“哈哈,这帮笨蛋,果然上当了!”

        拿出*摆弄了一下,她把们打开了,探头出去向两边张望一下。

        外面仍然没有人,她长呼了一口气:“嘿嘿,自由喽!”

        随后,她像蝴蝶一样飞了出去,片刻不停,直接来到市区。

        这个女孩是闲院宫家的另一位内亲王,闲院宫信琬的妹妹闲院宫辰唯。

        闲院宫辰唯到了车站,找到公用储物柜,拿出一把钥匙按照号码找了起来。片刻之后,她找到相应的柜门,急急忙忙的打开。

        柜子里面有两个包裹,一个大包裹里面放着常用衣物,另一个则是洗漱用品。

        她从大包裹的夹层里面,找出了一个手包,打开之后,里面是护照、几张大额旅行支票和一张华夏身份证。

        “望月枫,真是谢谢你了!”闲院宫信琬哈哈一笑,仔细地看起那张身份证,用汉语磕磕巴巴的念叨:“院信琬……这就是我的华夏身份吗?”

        再说闲院宫家那边,闲院宫望川王看着闲院宫辰唯,拍案而起:“大胆!放肆!”

        鬼头一个劲叩头:“亲王殿下,我有罪……”

        “你确实有罪!”闲院宫望川王看着鬼头,圆瞪着眼睛,眼珠表面布满血丝:“用华夏人的话说,这是调虎离山之计,骗你们去追信琬,结果辰唯却溜走了!”

        “对不起……”鬼头又磕了一个头,随后刷的脱掉上衣,拿出一把短刀对准腹部:“鬼头当剖腹谢罪!”

        “不行啊!”一大帮武士涌了上来,拼命拉住鬼头,武藤更是涕泗滂沱的道:“亲王殿下,鬼头尽忠职守,这件事实在怪不得鬼头,而是……”

        闲院宫望川王一瞪眼睛:“有话就说!”

        “是她!”武藤一指望月枫:“她配合两位内亲王逃走,应该剖腹谢罪!”

        望月枫翻了翻白眼:“我又不是武士,为什么剖腹?”

        闲院宫信琬已经被松绑,走过去拍了拍望月枫的肩膀:“望月,你滴,大大滴良民!”

        “气死我了!”闲院宫望川王差点吐血出来:“望月枫你该当何罪,还是剖腹吧!”

        望月枫叹了一口气:“亲王殿下,我……也是被逼的!”

        闲院宫信琬一蹦三尺高:“谁敢让望月剖腹,我也要剖腹!”

        闹腾了半天,事情只能不了了之,闲院宫望川王也不追究望月枫了。

        瞥了一眼得意洋洋的闲院宫信琬,闲院宫望川王一声长叹:“辰唯擅自跑出去,这要是出些事情,皇族颜面无存啊……”

        鬼头急忙道:“亲王殿下,现在当务之急,是立即派人追查,扼守主要交通枢纽,一定可以截到内亲王殿下!”

        “去吧。”闲院宫望川王吩咐完,转向一边的闲院宫信琬:“你们姐妹,早串通好了吧?一个吸引鬼头的注意,一个趁机偷偷溜走?”

        闲院宫信琬嘿嘿笑着,一副逍遥神情:“为了妹妹,我只有牺牲自己。”

        “闲院宫家家门不幸呀,出了你们这么两个……”闲院宫望川王本来想把两个妹妹恶狠狠的骂上一番,可是又不忍心开口:“你知不知道,因为你们两个,为兄已经成了皇族的笑话!”

        “哥,内亲王不嫁,难道你真希望两个妹妹一生孤苦无依?”

        “这……”闲院宫望川王听到这话,登时愣住了,许久之后才无奈的点点头:“这是传统,哥哥也没有办法。”

        “你忍心就这么看着?”

        闲院宫望川王的表情更纠结了:“我……”

        “你很在乎皇族身份,但是我不在乎……”闲院宫信琬望着窗外的夜空,神情变得怅惘起来:“我想要自由的空气,我要去追求爱情,你要是真的爱你妹妹,就不要拦着。”

        扶桑皇族的传统是内亲王不嫁,这话并不是说真的不能嫁人,而是只能嫁给近亲的皇族。如果下嫁平民,就要放弃皇族身份和内亲王封号。

        如今,扶桑皇族人丁凋零,仅仅是年龄和家室方面,就没谁能跟闲院宫信琬和闲院宫辰唯相配。

        可也正是因为人丁凋零,皇族不会允许两位内亲王下嫁平民,这也就意味着两位内亲王可能一生孤单。

        虽然从没有人公开提出,不过这也是明摆着的,两位内亲王自己非常清楚。

        闲院宫望川王对此很无奈,虽然不希望两个妹妹一生孤单,可很多事情也不是他一个人能决定的。

        换句话说,两位内亲王必须留在皇族内,因为如今皇族的人太少了。可是皇族又没人能娶她们,所以她们一生唯一的价值,就是给皇族凑个人数。

        说起来,扶桑皇族的很多规矩,把自己搞入了死胡同。

        很多人在呼吁改革皇室典范,但因为兹事体大,所以方方面面都出来发表意见。有人认为应该这样改,有人认为应该那样改,甚至还有人认为皇室已经没有实际意义,所以也没有改革的必要。

        结果就是呼吁了很多年,各方面也吵了很多年,却连个成型的方案都没有。估计就算到了闲院宫信琬和闲院宫辰唯绝

        经那天,也不会吵出来什么结果。

        闲院宫望川王的这两个妹妹生性叛逆,从小就非常的淘气,向往外面的世界。长大后,她们意识到自己将会面对这样的未来,想方设法要脱离皇族到外面去闯荡。

        于是闲院宫望川王日防夜防,防备两个妹妹离家出走,为此耗去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就像闲院宫望川王说的一样,这两个妹妹几乎成了皇族的心病。

        屋子里一阵沉默,不知道过了多久,闲院宫望川王才试探着问了一句:“你知道有栖川宫朝彦王吧?”

        “那个隐世皇族?已经恢复身份了吧?”

        “前几天我去华夏见过他……”闲院宫望川王打量着妹妹的神色,很小心的道:“他一表人才,学识和才华都不错,又是出身四大亲王家,要不哪天给你介绍一下?”

        “拉倒吧!”闲院宫信琬一蹦三尺高:“我早就听说过他,一天到晚无所事事,只知道到处闲逛喝酒。我与其嫁给这样不知上进的人,过那种平淡乏味的日子,还不如找个邮差、职员、农民什么的随随便便过几十年日子!”

        闲院宫望川王一拍桌子:“你敢!”

        “我想要充满浪漫和刺激的生活,可以没有钱,但一定不能平凡!”闲院宫信琬坚定的道:“你要是逼我嫁给那个废柴,我就死给你看!”

        “那你要怎么样?”

        “我要自己选择!”

        “好……”闲院宫望川王点了点头,气鼓鼓的道:“不如这样,你自己去选择对象,可以不是扶桑皇族,外国人也可以,但出身和家世必须能配得上闲院宫家!如果你能找到这样的对象,那么就算其他皇族有意见,你哥哥我可以厚着脸皮去说服他们!”

        ……

        在古装电视剧中,似乎名门望族和皇家的女儿,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其实,这样的现象在现今也存在,就比如闲院宫家。

        当然,真的比之古代还是有所不同的,闲院宫辰唯从小到大去过很多国家,只不过是在武士们的严格保护之下。所以她虽然年纪不大,却也非常有见识,而且精通汉语和英语。

        从很小的时候,闲院宫辰唯就在地图上看到,小小的扶桑岛国旁边,有一片非常广阔的土地叫做华夏。

        但是,虽然她从小就学习汉语,又去过那么多地方,却从没有来过华夏。

        她只是知道,这是一个古老的国家,在各种矛盾中拼命挣扎,似乎在历史上和扶桑发生过战争。周围的长辈都告诉她,华夏人非常憎恨扶桑,未来扶桑和华夏可能还会爆发一场战争。

        如果真的有那一天,或许是扶桑民族新生的希望,因为可以离开这个狭窄的岛,去资源富饶的大陆生活。

        所以,这一次闲院宫辰唯和闲院宫信琬商量离家出走,就把目的地决定为华夏。

        她们两个让望月枫帮忙造出新的身份,借此申领到新的扶桑护照,然后弄到华夏身份证。

        至于钱,姐妹两个是不发愁的,闲院宫望川王非常溺爱她们,常给大笔的零用钱,她们攒到今天也有一两个亿日元的私房钱。

        闲院宫望川王派出很多人阻截,但因为身份和姓名都不一样,闲院宫信琬成功离境。

        上了飞机,闲院宫信琬长舒了一口气,闭上眼睛小睡过去:“我会做饭……我要把好吃的扶桑料理,带给华夏……”

        ……

        司鸿初几个人本来打算搞个活动迎接新年,但因为出了一连串的事情,一直耽搁下来。

        爆炸案既然已经告一段落,大家终于把活动搞了起来,毕竟这是来到学校后的第一个新年,多少应该庆贺一下。

        只可惜,再过一段时间就要考试了,同学们都有一大堆事,结果只是中午在一起吃了顿饭,原本计划的派对根本没办成。

        司鸿初吃过饭,跟大家分手,刚要从东门回学校,就远远的看到有个女孩蹲在地摊前,好像在买什么东西。

        是颜雪晴,穿着一条牛仔裤,丰满的臀部绷得紧紧的,牛仔裤正中有一条浅浅的沟壑,把臀

        肉分成两片。牛仔裤的腰部上方,露出一点黑色,看来是内裤的颜色,内裤再往上与T恤之间是一线雪白的肌肤。

        司鸿初嘿嘿一笑,蹑手蹑脚的溜了过去,伸出手来在颜雪晴的臀部上掐了一下。

        “啊!”颜雪晴惊叫一声,跳了起来,转过身发现是司鸿初,这才松了一口气。

        男女朋友间开个玩笑很正常,熟料却被人见义勇为了。

        一个女孩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跳过来,冲着司鸿初的眼眶就是一拳:“你个牛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