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位面游轮在线阅读 - 第一零二五章 渐落下风请援兵

第一零二五章 渐落下风请援兵

        “找死。”看到陈堪的举动,厉鬼心中不禁一喜,他能感受得出来,陈堪的拳头之上没有法力波动,这个凡人竟敢以肉拳抵挡他的这一记刀劲,简直就是不知死活。

        虽然自己这一刀也并未尽力,但也足够将一座山给劈成两半了,劈开一具肉体凡胎,还不是分分钟钟的事情。

        “波……”

        肉拳和刀劲相撞,只听一声轻响,结果却大大地出乎鬼修的意料,那道刚猛刀劲,直接被陈堪一拳给击碎了,刀劲消散得无影无踪,好似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怎么可能!”鬼修大骇,不过毕竟是强手,这并未因此而妨碍了他手上的动作,鬼修脚后跟轻踢关刀刀柄,借势将手中的大关刀一横,双臂挥舞,刀身化成一片光影将陈堪的周身笼罩其中。

        这一切动作都是在电光火石之间完成,陈堪的拳头还未抵达他的身前,就已经被这一片刀光所笼罩了。

        陈堪亦是不慌,手腕轻轻一扭,一道扭劲从陈堪的拳头之上发出,劲气以拳头为中心朝着四周扩散开来,扭劲以极快的速度涌入刀影之中,硬生生在刀光之中挤开一片可供陈堪拳头容身之地。

        “给我破!”配合第一道扭劲,陈堪再次发出一道逆向的扭劲,两道劲气相合,漫天的刀影如同破碎的冰渣,瞬间碎落满地。

        鬼修只感觉两道强横无比的劲气竟然将自己发出的刀劲全部搅碎,这个剧本怎么感觉不对呢,不应该是他的刀劲将陈堪搅碎才对吗?

        陈堪的招数来得太快太猛,加之两人之间的距离太近,鬼修避之不及,只能眼睁睁看着陈堪的拳头落在他的身上。

        轰!

        一声巨响,鬼修被陈堪轰飞,直接砸入山洞之中,砸入墙壁,随即被一堆碎石掩盖。

        陈堪看着石堆,双手连动,结出“临”字印,两手食指相抵,放置嘴唇之下,深吸一口气,随后呼出,正是那地煞七十二小变法——吐火之术。

        一道火焰直接将整个石堆给完全覆盖,一瞬间那些石头就全部都被火焰烧得通红,这虽然不是三昧真火,但是至刚至阳的火焰,配合石头传导的高温,也足以让鬼修喝一壶了,甚至还能威胁到他的性命。

        嘣!

        石堆炸裂开来,于火焰之中露出了鬼修的身形,此刻他看起来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身上的铠甲玄光闪烁,可见此件铠甲,绝非凡物。

        “呼……”

        一张嘴,从鬼修的嘴里吐出一道类似于寒气的柱状气体,直接将陈堪的火焰顶了回来,这股气体好像就是火焰的克星,转眼之间,陈堪的火焰就落入了下风,逐渐逼近陈堪。

        “登抄之术。”陈堪见状,也不慌忙,暗中默念法诀,在此术的加持下,吐出的火焰威力瞬间暴增,再次压过了鬼修发出的那道寒气。

        “怎么会!”鬼修心中一惊,这道寒气可是他的本命之气,应该不会被凡火压制才对,但是眼前的这一幕告诉他,他不如眼前这个修士。

        陈堪的火焰和他的寒气,就如同那水和火的关系,谁强,那么谁就能克制对方。

        “呵哈。”从鬼修的喉咙之中发出了一声及其压抑的声响,就好像是临死前的那种嘶吼,令人毛骨悚然。

        随后鬼修脸上的肌肉,就算是肌肉吧,竟然开始慢慢的脱落,就像是泥土一样,一块块地掉落下来,当然,对于鬼修来说,这算不上什么,显然他并不是为了自残。

        肌肉脱落的那些地方,并未露出骨架或者是血肉,而是都变成他的嘴巴,因为嘴巴变得更大,所以吐出的寒气也变得更旺盛,瞬间就稳住了阵势,火焰和寒气一时间在空中僵持了起来,难分胜负。

        “我倒要看看是谁的耐力强。”陈堪见状也不心慌,以陈堪的眼界,自然看得出来,那道寒气就是鬼修的本命之气,是他的命根子,而陈堪的这道火焰不过是用法力催发出来的而已,只是耗损法力而已,陈堪有的是时间和他耗。

        另外提一句,可能是因为位面之间的规则不一样,所以陈堪此刻还无法过度调用体内三百六十五个窍穴金丹的力量,这极大的限制了陈堪的实力。

        所谓的“无法过度调用”,就是说陈堪此刻无法依靠震动窍穴金丹来调用更多的法力,只能是很常规的从金丹之中调用法力,这至少限制了陈堪五层的实力。

        虽然无法通过震动来调动更多法力,但是法力的总量还是不变的,有那如同烟海一般的三百六十五颗金丹作为背后的支撑,比耐久,陈堪不惧任何人,何况他还是用本命之气在和陈堪对抗呢。

        和陈堪所预料的一样,鬼修见双方陷入了僵持,心中开始着急了,毕竟他是用命在和陈堪对抗,这绝对不是他的剧本,按照他的剧本,应该是瞬间压制陈堪才对,但是事实,总是骨感的。

        “咻……”

        不能坐以待毙的鬼修再次出手,手中的大关刀在元神的控制下,化成一道极光刺向陈堪。

        “雕虫小技耳!”陈堪怡然不动,任由刀劈在自己的身上,削铁如泥的大关刀竟然丝毫动摇不了陈堪的肉身,这个情况让鬼修感到恐惧,他见识过肉身强硬的,但是从来没有见识过那么变态的。

        不信邪的鬼修,控制着大关刀,往陈堪的各个地方招呼,可是不管是劈在哪里,对于陈堪来说都是一个样的,毫无作用。

        相反,因为鬼修分神控制大关刀,直接被陈堪的火焰给压制了。

        “再这样下去,我会死。”

        即使是鬼,理论上已经算是死过一次的人了,他也依旧是怕死,不去理会那越来越近的火焰,手上强行掐动几个法诀。

        陈堪还以为他是要发动什么牛掰轰轰的大法术呢,但是等了一会,没啥动静。

        难道是失灵了?

        “哈哈,栗山老鬼,也有你求上门的一天啊。”一阵危机感从身后传来,显然他是找来救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