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三国大气象师 > 第六百七十一章 孙权气疯了
    “你说什么?陆逊竟然……竟然叛变?”孙权惊到声音都沙哑,舌头都打结的地步。

    董袭哭丧着脸道:“千真万确,陆逊那小子的确叛变了,若不然苏贼大军怎么可能轻松入城,主公,我们该怎么办!”

    孙权身形晃了一晃,滚滚怒火如火山喷发般冲上脑门,将他惊怒到险些坐不稳,从马上掉下去。

    就在一天前,他还庆幸于陆逊及时率军赶到,把陆逊视为了栋梁一般的存在,还以为陆逊那五千兵马,是他守住建业的关键所在。

    他却万没想到,就在这一转眼的功夫,他视为栋梁的那个人,竟然就背叛了他。

    不但背叛了他,还直接打开了城门放魏军入城,让魏军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攻下了建业。

    “陆逊,你这无聊的奸贼,我真是眼瞎了,竟然相信了你,你这奸贼——”

    怒不可遏的孙权,咬牙切齿,歇厮底里的大骂。

    孙尚香同样是愤怒无比,这会功夫,面对着建业失守的危机,也顾不上对孙权的不满。

    她急是冲着孙权吼道:“你自己有眼无珠,错信了那样的奸贼还能怪谁,还不赶快率军杀上去,夺回了西门!”

    孙权被自家妹子猛然喝醒,不及多想,急是吼道:“快,传各营士卒,全都给我杀往西门,务必把魏军赶出城去,夺回西门!”

    号令传下,精神惶恐的江东士卒们,在朱恒和董袭,以及留守在城中的几员孙氏将领的催督下,只能向着涌入城中的魏军杀去。

    可惜,为时已晚。

    等到江东军反应过来,大批赶往西门时,近两万多的魏军已涌入了城中。

    魏军无论数量上,还是战斗力精神意志,都远胜于江东军,他们如何能挡得住。

    况且,魏军先期入城的,还有三千铁骑。

    这三千铁骑军团,在邓艾的率领下,沿着正街一路狂冲,将挡在前边,来不及布阵的江东军冲的是节节败溃,步步后退。

    终于,在稍作抵抗之后,各条战线上的江东军,开始望风而溃。

    孙权也是步步后退,直至退至了军府一线,眼见抵挡不住魏军的冲势,急的是心焦如焚。

    “主公啊,敌军数量实在太多,我军士气又严重低落,这建业城万万守不住了,快从东门出城,向吴郡方向撤退吧。”

    飞奔而来的鲁肃,苦苦劝道。

    孙权面如死灰,仰天叹道:“我费尽心机,千算万算,却还是没防住出了家贼,莫非当真是天不佑我孙氏吗?”

    悲凉无奈的叹息过后,孙权只能拨马转身,向着东门方向逃去。

    孙权一走,江东军更是土崩瓦解,纷纷涌向东门一线逃窜。

    天光大亮之时,苏哲已踏着遍地敌军的尸体,穿越血染的大街上,来到了建业军府中。

    整个军府此刻已是一片狼藉,地上到处丢弃着细软,可见孙权逃走之时的狼狈。

    苏哲信步登堂,高坐在了那原本属于孙策,随后又属于孙权的位子上。

    建业城,这座江东的心脏,三吴之地最最繁华的城池,曾经历史上的六朝古都,终于被他踩在了脚下。

    此城已下,就算孙权活着逃出了建业,也不过是丧家之犬,再也没有卷土重来的机会,等待孙权的,只能是被他赶上,赶尽杀绝的命运。

    “禀魏王,我军已控制了建业四门,只可惜让孙权走脱,随他一同逃走的还有大部分的江东文武,和孙氏子弟,以及近万名敌军。”

    一身染血的凌统,半跪在大堂中向苏哲禀报。

    苏哲一声冷哼,冷笑道:“放心吧,本王不会让他们顺顺利利的逃走,就算他们逃得一命,本王也要让他们脱三层皮!”

    凌统眼眸一亮,猜不了苏哲还有什么后手,却也不敢多问。

    “活捉的江东文武都有谁?”苏哲又问道。

    “回禀魏王,俘虏的那些江东文武,最负盛名的,就是张昭了。”凌统答道。

    张昭!

    苏哲眼神微微一动,对于这个张昭,他可是再熟悉不过。

    历史上,此人乃是吴国重臣,当年孙权继位,靠的就是张昭和周瑜这一文一武两员重臣的支持。

    “而且,这个张昭不是被俘的,他根本就没有逃走,只坐在家中等着我们杀上门。”凌统又补充道。

    张昭没逃?

    苏哲眼眸亮了,却没想到,这员孙氏重臣,栋梁一般的存在,竟然没有逃走,似乎是主动留下来,想要归降于他。

    下一秒钟,苏哲便想明白了原由。

    曾经历史上,曹操大军南下,夺取荆州之后,意图顺流东下,一举拿下江东,灭了孙权。

    那个时候,张昭做为孙氏老臣,就带头向孙权进谏,劝孙权献地归降。

    当年曹操的实力未必有他现在这般强盛,孙权也还据有从柴桑到江东的大片地盘,拥有雄兵十万,当时张昭都能劝孙权投降,现在这种情况下,张昭选择了留下来做降臣,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

    “伯言,你可知张昭为何选择留下来投降本王?”苏哲目光看向陆逊。

    陆逊略一沉吟后,方道:“张子布此人身负大才,看眼前的问题看的极准,所以处理眼前的政务是如鱼得水,轻松自如,这也是当初孙策重用他的原因。”

    话锋一转,陆逊又叹道:“可惜啊,此人缺乏远见,当初孙策看出北方早晚是魏王的,所以才要趁着魏王没有全取北方之际,屡次出兵想要攻取荆州和淮南,以获取将来魏王南下之时,与魏王抗衡的资本。”

    “只是那张昭却看不到那么远,以劳民伤财为由,屡次的劝阻,所以才惹恼了孙策,将他闲置。”

    “而前番孙权想要向魏王纳贡称臣,张昭也是因为看到魏王实力强大,只有纳贡称臣才能解决眼前的困进,所以才站出来支持孙权,帮着孙权支走了周瑜。”

    “现在嘛,建业失陷,孙权败走,张昭也应该是看到眼前的局面,魏王夺取江东,孙氏覆灭已成定局,所以才会选择留下来,归顺魏王吧。”

    听过陆逊一番对张昭的评价,苏哲对这位江东重臣,算是彻头彻尾的看透了。

    这就是一个身负大才,却缺乏眼见的文人。

    所以,历史上的孙权,宁可重用陆逊,重用顾雍等人为丞相,却到张昭老死也不愿封其为丞相。

    尽管张昭的资历,远在于陆逊和顾雍之上。

    “一个能干,却又缺乏远见的,很好,对本王来说,正是一个可用之人。”

    苏哲便拂手一笑:“把那位张子布请来吧,客气一点,只要能为本王所用的人才,本王来者不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