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苍穹之上在线阅读 - 第二二七章 阎罗(上)第一更

第二二七章 阎罗(上)第一更

        咕嘟咕嘟咕嘟……

        三人沉下去,血池中不断冒起了猩红的气泡,宋征感觉到一道道诡异的鲜血,好像活物一样,顺着周身毛孔和七窍,就要钻进自己的身体!

        他心中出怒吼,灵元爆,朝外鼓胀对抗,誓死守卫自身。

        可是鲜血瞬间袭来,将他身上的各种宝物瓦解,宋征手中,死死攥着小洞天世界的宝石。之前使用的雷神鞭和摄魂墨斗都被血水卷走了,封天戒也被从手上剥落下去不知去向。

        他身边的史乙和赵绡也差不多,战具全都落入了血池当中,一股血流卷走,不知去向。

        血池上,五个诡异的眼珠内延伸出来无数血管,密密麻麻在周围幻化出一具身躯,隔空操控这具身躯作法,顿时周围一片鬼哭狼嚎,阴风席卷,无数灭世鬼兵的虚影出现在这个空间内,每一个虚影,就代表一名灭世鬼兵。

        宗主凌空一声大喝,所有以魂魄入体的方式,进入皇台堡的九冥宗门人都听到了,立刻原地不动,等待着宗主的命令。

        整个绝灭大法仪,隐隐有拔地而起的趋势。

        ……

        皇台堡后方,四名玄通境老祖各自驾了法云,镇住四个方位——他们刚刚从同州城中转,直奔皇台堡而来——一路飞行,护送永古真雷赶来。

        石原河早已经得到了消息,带着手下大军,在水一清和贺虎的陪同下,于大营中焦急等待着。

        老大人意志如磐石,既然已经做下了决定,就抛去了心中的不忍,他明白:这是为了整个洪武天朝。

        只是想到日后史家记载,乃是自己申请动用了永古真雷,牺牲了皇台堡中数百本国修兵,恐怕身后名褒贬不一,是非功过难有定论,心中不免一阵黯然。

        思及此处,他不由得长声一叹,负手望向帐篷外的悠悠边云,问道:“他们还有多远?”

        水一清一直盯着一只日晷的影子,算着时间内:“最多还有一炷香的时间。”

        一件天灾级的战具非同小可,每一个过程都要格外谨慎,水一清的心其实也一直提着呢。不过眼看着就要送达,他总算是能够稍微放松一些。

        石原河对他说道:“此事之后,我意重建狼兵营,以天下死囚输入皇台堡,永世镇守,不给妖族可乘之机。”

        水一清想了想,点头:“大人的想法是目前最好的选择。”

        贺虎按剑守在帐篷外,他木讷少言,忠实守信,却天生灵觉敏锐。此时,天空中一片平静,他却疑惑的抬起头来,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

        四名玄通老祖彼此一笑,这一路上提心吊胆,但总算是快要抵达目的地了。押送过程极为机密,整个朝廷也没有多少人知道,不会有泄密的危险,但毕竟是一件天灾级的战具,怎能不紧张?

        可是他们心情刚刚放松一下,西南方向的天空中,骤然卷起一片血色赤云,宛若长龙当空,呼啸一声便横贯天际,纵压四人头顶!

        一股沉重压抑的感觉笼罩这一方天空,赤云血龙当空翻滚,搅动的天地变色。

        四位玄通老祖齐声厉喝,有诸般宝物自身下法云飞出,一枚枚一件件,拼接联合,铿铿锵锵的脆响声当中,组成了一座防御灵阵。

        内里有宝物支撑,外部有阵法庇护。

        四大玄通老祖坐镇其中,看似稳如泰山,可是四位老祖心中却是忽悠一沉:这敌人来得悄无声息,他们四人竟然全都毫无所觉!

        赤云血龙当空拍落下来,好似一条巨大的长鞭。啪的一声大响,四位玄通境老祖,以三十三件高阶法器为骨,四阶灵阵为皮,凝就的防御体系瞬间崩塌。

        灵阵的光芒一块块的熄灭,法器一起炸碎,四位玄通老祖大吃一惊,厉声喝道:“天煞!”

        云赤惊高高站在一座山峰上,手捧一袭血色长髯——身躯矫健扭动,双手如运大笔,鲜血为墨,天空为画纸,正一脸的酣畅,随意的挥洒着自己的快意。

        一人之力,压制四大玄通境老祖!

        不论对手祭出什么宝物,运转什么道术,他都是一袭长髯,时聚时散,能柔能刚,一技破万法!

        石原河的大营当中,三人一起变色:“出事了!”

        石原河恼怒无比,喝道:“是谁?竟敢挑战我整个天朝?”

        三人凌空而出,远远看到那片天空之下,有红龙席卷,又似一条浩荡血河,连连抽打,占尽了上风!

        “天煞!华胥古国!”石原河咬牙切齿,难怪如此大胆。

        水一清立刻谏言:“大人,迅进兵,接应四位老祖!但要提防云赤惊暗藏诡计,你我二人先去支援,贺将军帅军徐徐前进,万万不可中了云赤惊的埋伏——云赤惊在此,他的百战王骑一定也在附近!”

        贺虎看向石原河,老大人想了想,计谋周全稳妥,来不及再做其他,点头下令道:“照做就是。”

        “尊令!”贺虎抱拳一礼,刚要转身而去,骤然感觉到一片巨大的阴影凌空而至,他吃惊的一抬头:“绝灭大法仪!”

        预先已经绕过皇台堡的两只鬼兵突兀出现,从两侧钳制住了整个大营。灭世鬼兵赶在绝灭大法仪之前,如同潮水一般的扑向了斗兽修骑的大营!

        五千斗兽修骑精锐,全身上下散出诱人的精血“香气”,刺激的这些灭世鬼兵暴躁不已。大日当空,它们都有些按讷不住,频繁的从绝灭大法仪刚刚凝聚的阴影中冲出去,被阳光灼烧的嗤嗤作响,身上不断冒起白烟。

        水一清猛然明白了:“九冥宗、天煞!这是华胥古国的阴谋,他们的目标并不只是皇台堡,恐怕是咱们的永古真雷!”

        石原河的老脸瞬间变得一片苍白,永古真雷是洪武天朝最后保密的天灾级战具了,可以说是威慑华胥古国不敢立刻开战的重要手段。若是在自己手中丢失,他就真的成了整个天朝的罪人!

        他迅取出一枚金符:“激永古真雷的两枚金符,左符朝廷已经提前传送给我,右符在四位老祖手中。老夫拼了这条老命,也要将左符给他们送过去。

        真正到了最后关头,就让他们当场激永古真雷,和云赤惊、九冥宗同归于尽!无论如何永古真雷不能落入华胥古国的手中!”

        水一清却是一脸的灰败,摇头道:“大人,来不及了,他们处心积虑准备多时,怎能给我们同归于尽的机会!”

        绝灭大法仪已经迅的席卷而来,笼罩了整个天空。

        云赤惊那边,一声声巨兽的咆哮响起,百战王骑联手封锁,便是镇国强者,想要闯过去也要费点手脚。这么一耽搁,绝灭大法仪已经有足够的时间,将他们彻底包围。

        贺虎沉声喝道:“老大人,我营下兄弟尚可一战,便是灭世鬼兵也不畏惧!”

        石原河狠狠一咬牙,做下了决断:“好!贺将军,如此绝境,我等只能为了天朝殊死一搏!你布军阵,尽量挡住绝灭大法仪,为我争取时间。一清,你随我冲过百战王骑的阻拦!”

        他年事已高,平日总有老暮之色,此时却骤然豪情勃,仰天一声长啸:“今日,便要叫华胥古国上上下下知晓,我洪武天朝,有的是慷慨壮烈之士!”

        贺虎一言不,紧绷着脸,用力握拳擂在了胸口的铠甲上:锵!

        很快,禁军、斗兽修骑第三营,披甲龙犀骑士列阵而出,在主将贺虎的指挥下,一道道雷霆轰天而上,在三千丈的高空中,凝聚成了一只庞大的雷龙虚灵。

        雷龙威猛,栩栩如生。祂轰声震天,张牙舞爪,又从层层白云之中,接引了无穷的雷电而下,壮大自身,对抗正在袭来的绝灭大法仪的黑暗。

        轰隆隆……

        雷霆的湛蓝色和死亡的黑暗刚一接触,就出了惊天的巨响声,随后黑暗不断紧逼,雷霆却一层层的破碎。

        尽管崩炸的雷霆,拥有着强悍的杀伤力,可是死亡的黑暗,却也只是被震得边缘不停地波动,于其根本毫无损伤。

        雷龙虚灵愤怒无比,连连咆哮,扭动身躯,将身边的雷霆之力,如同潮水一般的不断朝着黑暗拍去。

        一层层的浪花拍在了黑暗的礁石上,全都撞的一片粉碎。

        地面上,斗兽修骑的五千精锐已经拼尽了全力,贺虎一声不吭的连续服用了三枚激潜力的血色奇药,已经榨干了自己的全部力量。

        可是彼此实力相差太大,如果斗兽修骑有十万人,还能够和绝灭大法仪一较长短,但是现在……

        轰!

        雷龙虚灵在黑暗的碾压下彻底粉碎,地面上斗兽修骑的军阵被破,五千精锐东倒西歪,数百人吐血而亡!

        贺虎血泪纵横,仰天哀嚎:“老大人,贺某尽力了!”

        无穷无尽的灭世鬼兵,在绝灭大法仪黑暗阴影的掩护下,化作了死亡的洪流,迅将斗兽修骑包围,很快就要将之淹没了。

        尚未突破百战王骑封锁的石原河回头一看,无限苦涩和哀恸:“天意如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