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下元节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七章 初遇困境

第四十七章 初遇困境

        上完课后,我迫切想去找欧阳轻语问问情况,她应该知道些什么。当我来到旁边的命理科室,并没有看到欧阳轻语的踪影,我问了旁边的一个姓张的老师,张老师告诉我,欧阳轻语找了老师代课,没来上课。我现在只能到天师楼去碰碰运气,因为天师楼是学院是学院老师的宿舍,每位学院的老师都可以申请入住,也包括我。

        到了天师楼之后,我发现这幢楼外面跟其他楼的建筑风格差不多,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可是进入大门内,一切都发生了变化。这是一个长宽高不过十尺的密闭房间,除了正前面的光墙上面镶嵌着一个三尺长的四方石镜,其余都是白色的光墙。

        我皱着眉头,环顾四周都没发现有出口,我心想难不成有人要对我进行考验?我试着用玄气向四周的墙壁和石镜打去,可玄气如入泥潭,没有任何反应。我思索片刻,想到在天书楼穿越阵法禁制的能力,现在暂可一试。于是我深吸一口气,闭上双眼,向光墙走去,可结果是我像是撞到了石头上,弄得我头破血流,好生狼狈。

        我摸着额头上的鲜血,不由心生怒气,竟不顾血肉之躯一拳又一拳向墙壁打去。看着不断滴落的鲜血和身体传来的刺痛,我开始慢慢地冷静了下来。我盘坐在地上回忆起进来时发生的事,那时候好像听见东西落地的声音。我突然有了一个猜测,难不成是传说中的机关术?

        机关术又称为初级阵法,一般是以物质本身特性结合机巧之术而成的。然而这种机关术对于玄气强者来说往往没什么太大的作用,后来人们通过玄气的特性,利用命理之术发明了现今的阵法,人们通过多方面的对比发现机关术缺陷太多,慢慢得抛弃了机关术,改为习用更为实用的阵法了。既然可能是机关术,那肯定有开关,我开始向四周和房顶的墙壁摸了摸,结果是没有发现特别之处。现在只剩下我面前的石镜,我按、拉、转等各种方法用尽了,可是却没有半点动静。我丧气地坐在地上,手正好碰到墙壁与底边接缝中,我顿时一激灵立马从戒指中拿出剑往边缝一插,正准备撬开一个缝爬出去,可是我现在玄气已耗尽,没有一个时辰是无法恢复的,现在面对如此沉重的石墙,只能放弃了。我收回了剑,放低姿态,对石镜大喊道:“前辈,我是学院新来的老师,今天来是想办理宿舍入住,不知前辈可否献身?”

        “吵死了,你这个小家伙不知道安静一点。”此时我听见一阵懒散的抱怨声,同时还伴着丝丝的铁链声。没过一会,我面前突然起了变化,我现在是在一个小房间里,一个头发蓬乱的老头正在捣鼓着他的小玩意,让我特别注意的是腰上挂着一金色的腰牌。

        我没有打扰他,而是站在一旁静静地观看着他的动作,此时在他手边正是一个三尺高大楼模型和一张纸,而他边看纸边向模型里塞东西。

        大约半盏茶的功夫,老头完成了自己的作品,转过头地看着我道:“哦,年轻人,挺有的耐心嘛!难得,难得!”

        “前辈,不知道我现在可能办入住。”我躬身问道。

        “这个事不归我管,你找别人去吧!”说完之后,老头理都不理我,继续捣弄自己的事情。

        对这个古怪的老头,我实在是无语了,只能使出我的杀手锏—投其所好。我快速组织着语言,笑道:“想必这栋楼的防御系统是前辈设计的吧!前辈把机关术套在阵法里,真是好算计啊!”

        “哟,年轻人,看来你是知道点什么?”老头对我的话瞬间有了兴趣,转过头对我说道。

        看到我的话奏效了,我心里有了一丝窃喜,继续说:“前辈利用幻阵迷惑对手,让对手误以为身处阵法里,然后趁对手不注意,放下机关,把对手困在四方的房子里。由于这些墙壁是由玄隐石制作而成的,有吸收玄气的作用,因此玄气打在上面没效果,这样对手就很难逃出去了。”

        “好!好!你就是新来的老师吧!分析的不错!”老头听见我的见解,开怀大笑道。

        “不过—”我还没有说完,老头脸色瞬间变得严肃起来,问道“不过什么?”

        “这个机关术只能防住神虚境以下的高手,以上的是防不住的。”

        “怎么说?”

        “神虚境的高手有灵魂出窍的能力,这样很容易通过机关出来。如果在墙壁外面涂上噬魂液,那结果就不一样了。”

        “好!好!没想到你对机关术有这么深的理解!难得啊!”老头突然大笑起来,随后问道:“不知道尊师是何许人也?”

        “家师南山老人。”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老头嘀咕道。

        又是这句话,到底什么意思?看来老头子还有很多故事是我所不知道的。不过我还是带着期望问了句:“前辈,这是什么意思?”

        “不可说!不可说!到了知道的时候你自然会知道。”老头拈着胡须神秘笑道。

        “那前辈怎么称呼?”听到这样的结果,我略感失望。

        “你叫我魂老吧!既然你是他的传人,那可要小心了!”

        “魂老,您这是什么意思?”

        “还不是南山以前的几个对头,你小心点便是,休要惹恼了他们。”

        “多谢魂老提醒,小子一定紧记。不知他们姓谁名谁?魂老可否告知?”

        “这个就靠你的能力自己去识别了,对了在学院里不要说认识我,知道不?”

        “小子明白,不知我该怎样办理入住手续?”我心里十分郁闷,本以为借我你老头子的名声可以招摇撞骗,可不成想还会带来麻烦,真是应证了那句话,“有一得必有一失”。

        “云小子出来干活了。”老头大喝一声,然后从门后出来一个中年男子,此人个头偏高,与魂老相比,高过一个头,国字脸,穿着东龙学院的校服,腰间挂着黄铜色腰牌,一双锐利的鹰眼加上严肃而不苟言笑的面孔,给人不敢接近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