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都市言情 - 敦煌天机在线阅读 - 第283章 大独裁者的绮梦(2)

第283章 大独裁者的绮梦(2)

        当北方大帝讲到这里,我的心突然一沉,立刻想到了《反弹琵琶图》。

        或许是我过于敏感了,听到“琵琶”二字,再也想不到其它内容,目标直指112窟里的那幅壁画。

        北方大帝停下来,放下酒杯,愣怔了一会儿,身体缓缓下滑,全部浸在冰水里,直至冰块没顶。

        我现在能够理解他为什么要浸在冰池中跟我聊这次奇遇了,因为所有的情节都太诡异,出乎人的想象,达到了“过度烧脑”的地步。

        没有冰水降温的话,他的脑子就要被“烧”坏了。

        稍后,他从水中露出头来,使劲摇头,水花四溅。

        “慢慢讲,不着急。”我低声提醒他。

        “那个怀抱琵琶的女子在一张椅子上坐下来,还没开始弹,只是转动琴轴调弦,发出的几声曲调就已经勾魂夺魄,让我陷入了音乐的深海之中。之后,她低下头,开始弹琴。我不知道那首曲子的名字,但我听到音乐声以后,自己的心一会儿被送上浪尖,一会儿被抛进波谷,一会儿被攥紧,一会儿又被释放……那种琵琶演奏出的音乐对我而言,已经不是悦耳的享受,而是一种绝望的折磨。在琵琶声里,我想起了自己童年至今所遭受的种种痛苦,也想到,自己之所以能坚强地挺胸前行,对外保持着‘铁汉’形象,是因为自己的神经已经麻木,变成了一个徒有其表的傀儡,如同一个没有心的牵线木偶。我深知,这样的人生其实是个巨大的悲剧,世人眼中的‘北方大帝’毫无意义,活着亦等于是死去——我在琵琶声里想到了死,渴望就在琵琶声里结束生命,让自己乏味而痛苦的一生就此戛然而止……”北方大帝突然放声大笑,笑声中满是难以掩饰的苦涩。

        世纪之交,欧美几个著名的暗黑邪教组织曾经制作过一批“自杀音乐”,在全球大为流行。很多有自杀倾向的抑郁症患者被那些曲子诱惑,走上了与世诀别的道路。

        心理学家分析所有的死亡案例,得出如下结论——“抑郁症患者本来就有自杀倾向,一旦被乐曲中的敏感词语戳中心事,立刻就会采取过激行动。音乐没有那么大的魔力,仅仅是诱因而已,等于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不值得无限夸大。”

        现在,我无法判断北方大帝遇到的是真事还是幻象,可我能理解他的心情。

        北方联盟解体之后,踌躇满志的北方大帝接手的是一个烂摊子国家,不得不采用了世界经济史上空前绝后的“冷冻疗法”。作为一国元首,他承受了多大荣耀,就要担当多大毁谤,压力之大,无法想象。

        那是一场世纪豪赌,他赌赢了,但永远会被“赌输”的噩梦所缠绕。于是,他的每一天都仿佛是在刀尖上跳舞,一个疏忽,就会跌入深渊,赔上一世英名。

        谁都明白,这种日子并不快活,反而不如市井小民,为吃穿用度操心之余,反而能够夜夜好睡至天光大亮。

        压力是造成一个人抑郁的主因,而北方大帝看似风光的背后,已经陷入了抑郁症的泥潭。

        “将军阁下,那是一个陷阱。”我说。

        北方大帝摇头:“不是,不是,那不是陷阱,而是一次上天对我的启迪。”

        我无语,这种状况庄子早就说过了——“子非鱼,安知鱼之乐乎?”

        谁都不是北方大帝,焉知他的快乐与烦忧?

        那弹琵琶的女子仅仅坐着弹奏,就已经勾走了北方大帝的魂,那么,我猜当她站起来时,北方大帝就危险了。

        果然,北方大帝接下来的讲述让我也禁不住瞠目结舌:“她一边弹一边站起来,右手五指勾弦的频率越来越快,琵琶声越来越激越。四周的世界消失了,我耳中只有琵琶声,眼中只有弹琵琶的女子。后来,她在舞台上飞旋起来,像一只欢快的金丝雀,突然挥臂,将琵琶反背在身后,但两手依然弹奏,音乐声高到极致,直飞到九霄云外去。我的魂魄就在那一瞬间飞出了身体,越升越高,俯瞰着世界。我觉得,这就是死亡的味道,绝望但美妙,远离一切尘世烦扰,不考虑国家,也不考虑自我,只是这样越飞越高,消失在晴空蓝天里……”

        通常情况下,一首乐曲是由引子、铺垫、崛起、高峰、尾声这几部分构成。假如一个人的思想真的融入了乐曲中,一定能体会到“灵魂出窍”的滋味。

        我理清了这一段故事的脉络,事情发展至今,北方大帝仍然处于混沌懵懂之中,一曲听罢,心荡神驰。那么,骑白虎的人费了那么大功夫领他过来,绝对不只是为了看一场表演,而是有更重要的安排。

        “你一定见到了那女子?”我问。

        北方大帝的眼睛连眨了几下,我立刻提醒:“将军阁下,不要说谎,你必须告诉我实际情况。”

        按照心理学的规律,当事人出现连续眨眼的动作,就证明其心里正在搜罗借口,用以敷衍我的问题。

        “我没有见到。”北方大帝说。

        我微微皱眉:“那么,这就是个有头无尾的故事了?”

        北方大帝也摇头:“我的意思是,我不确定是不是见到了她。当时,她在舞台中央做出‘反弹琵琶’的动作时,瞬间漫天花落,遮蔽了一切。花瓣落尽时,舞台和看台都空了,遍地都是一尺厚的冰雪。”

        “是幻象?”我叹了口气。

        “只能说,曾经有某个时期,那里的确有一场勾魂夺魄的演奏会,但时光不再,盛会谢幕,便只剩下冰冷的石砌剧院,就像我们现在看到的古罗马斗兽场那样。”北方大帝深深地叹息。

        我们两个同时浸泡在冰水里,支撑他的是内心火热的绮念,支撑我的则是少林内功。

        可以想象,幻象消失后,北方大帝一定穷尽办法,要将那废弃舞台上曾经出现过的表演者找出来。

        反弹琵琶者在敦煌,而那舞台则是在千里之外的高加索山背面。任何一种牵强附会的解释,都无法阐明两者、两地之间的关联。

        “是海市蜃楼吗?”这是我能做出的唯一解释。

        海市蜃楼能够将任何影像通过光线折射、反射、投射的方式,进行乾坤大挪移般的转圜,造成“真身在美国、幻影在中国”这一类的“南辕北辙、背道而驰”的古怪现象。

        “这是我最初的解释,呵呵,但卫星局的科学家们本着严谨务实、求根溯源的态度,完全否定了我的话。高加索山脉隔绝南北,造成了两边的巨大温差。那古舞台位于一个史前冰川的深处,空气稀薄,温度常年低于摄氏零下四十度,即使有光影投入,也会被雪光反射分解,是万万不可能产生海市蜃楼的。最终,医学专家对我进行了高精度脑部扫描,才勉强做出了一种貌似荒谬的解释——‘脑灰区沉没影像’。这种解释是没有意义的,对不对?”北方大帝继续说。

        我啊了一声,随即点头,表示认同北方大帝的说法。

        “脑灰区”又被称为人类思想的“无人区”,任何一种精神方面的疾病,都被归结于“脑灰区”在作怪。包括现代医学无解的“阿兹海默症”,都由“脑灰区”来背锅。当医学专家拿出“脑灰区”理论来解释北方大帝的奇遇时,就已经将那个故事贴上了“永无答案”的封条。

        “这些愚蠢的专家……国家每年拿出大量财力培养他们,最终竟然用这样一个答案来敷衍我。哼哼,这是一个假专家当道的年代,该进行科技界大清洗才对,把那些毫无建树、鱼目混珠者全都枪毙,剩下真正能为国家出力的智者,我国的科技事业才能腾飞……”北方大帝说。

        我立刻摇头,力图阻止他这种“暴行”。

        不过,我还没开口,北方大帝便猛地挥手:“你不用说了,这种‘清洗’不是现在进行,而是等到‘古舞台’事件告一段落之后。龙先生,帮我解释这件事,帮我找到那个勾走了我魂魄的反弹琵琶的女子,你就是我国有史以来的最大功臣。”

        我有些惶恐,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担当起如此重任。

        既然那女子出现在幻象中,那就已经不知过了几十年、几百年甚至是几个世纪、几个时代,总之不是现在刚刚发生的。

        北方大帝要我去找一个时间、空间都相去甚远的目标,这绝对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我没有急于拒绝,而是强令自己露出坦诚的微笑:“将军阁下,任何情况的出现都不是空穴来风,一定有其线索。请放心,给我时间,我定会与贵国科学家合作,拿出一个最令人信服的答案。”

        世界上那么多不同肤色、不同国籍的女子钟情于北方大帝,尤其是他在媒体面前公开宣布已经离婚以后,总统办公室每天都能收到痴情女子寄来的数以千计的求爱信。更有甚者,有些大胆女子竟然沿路拦截总统车队,为了达到投怀送抱的目的,不惜以身试法。

        看起来,这些女子无法感动北方大帝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他已经心有所属。

        “我会倾尽国力与你配合。”北方大帝向我伸手。

        此刻,他眼中已经没有孤傲、肃杀、不屑、鄙薄之意,目光十分温和,甚至还有些依赖感、无助感。

        我心中暗自感叹,再伟大的英雄豪杰,一旦身陷情网,都会失去方寸。

        “将军阁下,你一定看过中国莫高窟112窟的那幅《反弹琵琶图》壁画吧?你在古舞台上见过的反弹琵琶的女子,跟壁画中的女子一致吗?”我问。

        北方大帝突然反问:“你知道吗?你这样问,问题本身就已经大错特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