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天下豪商在线阅读 - 第1110章 国贼,军乱 一

第1110章 国贼,军乱 一

        这是道统之争啊!

        想当初就不应该容忍武好古这个乱臣贼子兜售他的什么《实证论》、《天理说》,更不应该让云台、格致、青城等等的学宫发展壮大。

        发展到现在,乱臣贼子居然有了自己的一套道统!而且还在歪曲儒家先贤的道理,妄图夺取道统,将自己变成儒家先贤的继承人!

        如何不尽快加以遏制,再任由虚妄邪说祸害人心,这天下早晚要大乱!到时候亡得就不是国,而是天下了!

        郑居中越想越感到问题严重,而且也想起了河西、安西、北庭大教化团的来历。这个号称要在河西、安西、北庭等地传播儒学,教化万民的组织,其实就是博士团的分号啊!

        虽然被章援控制后,大教化团就脱离博士团独立了。可是独立的只是团体,不是道统。大教化团和博士团的道统还是相同的,都是《天理说》和《天理新说》。它们存在的目的也是相同的,都是传播天理派的儒学,用天理派的道理去教化蛮夷……

        童贯这阉厮也是急病乱投医,居然去河西募集了邪魔外道来和辽人打。这不是前门拒虎,后门进狼吗?万一河西骑士乘机占据河东,联合武好古一起作乱,天下不就被颠覆了?

        自己是朝廷重臣,可不能眼睁睁看着局势败坏如此啊!

        底下一帮士绅看到郑居中一直不吭声,脸色却越来越铁青。一个个都悄悄住了口,一句话都不敢多说了。其实他们跑来临汾告状并不是要让郑居中发兵去对付河西骑士。只是想要让郑居中认下被河西骑士讹走的一万石粮食……哪怕不能付给铜钱,给点度牒、茶引、盐引什么的,大家也认了。

        另外,那帮河西骑士还要征用民伕,这个虽然不合规矩,但是只要晋州官衙发给雇役钱,这帮地主老财也就没啥意见了。

        可是现在他们看到郑大枢密脸色这般难看,也不知道出了什么状况。这个郑居中不会真的想要发兵围剿河西骑士吧?那些河西骑士看上去很厉害啊,官军打得过他们吗?

        而且一旦围剿河西骑士,那就不承认他们是官军了。既然河西骑士不是官军,那么大家伙借给河西骑士的粮食还能收回吗?

        内厅门口,这个时候天生一副富贵气的知晋州事兼随军转运使钱盖大步走了进来,挥手赶人“什么时候了,还在计较这点米粮,等辽人打来了,就不是要粮食,而是要性命了!都走,都走吧!郑枢密还要布置军务,没功夫料理这等小事情!”

        钱盖的话看似蛮不讲理,对一帮已经察觉出不对头的士绅却如同郊天大赦,纷纷鞠躬行礼,灰溜溜的就退了下去。郑居中黑着一张脸朝钱盖望过来,钱盖却只是看着那些士绅退下,才走过来轻声道“达夫,莫理他们。横竖一万几千缗的事情,那些河西人吃了这些米粮,还不是要保住晋州的?没有他们,辽人早打来了。”

        钱盖虽然是豪门子弟,但却是精通军务的。在陕西、河东等地当过好多年的阃帅。当然知道晋州现在还没丢,全都是因为这帮河西来的骑兵把辽人的远拦子马给挡住了。摸不清晋州虚实的耶律延禧,自然不敢冒进。

        当然,知道这群河西骑兵有用,和拿出50万缗了童贯的账是两回事儿。北宋的地方转运使也没那么大权力,得向朝廷请示。而且晋州官库里面也没那么多钱。

        郑居中冷哼一声“一万石米粮是小事,但是这些河西骑士都信天理谬论!”

        “河西那边都这样,不信天理当不了骑士户的。”钱盖因为之前在熙河路当过一段时间的安抚使,对临近的河西比较了解,当下就解释道,“而且河西老早是西贼的地盘,那些骑士至少有一半原本不是汉人,如果没有天理书院拘束着,可就有点桀骜难治了。”

        郑居中眉头紧皱,低声问“刘统制,北面的契丹如何?”

        一直垂手站在一旁不敢说话的刘延庆一听这话就知道坏事儿了,只好硬着头皮道“北面还算安稳,契丹人只是围困着太原府城……”

        “那八个将的新军呢?整顿得如何?何时可以运用?”

        “回禀枢相,八将新军正在训练,但是最大的问题是甲械不齐,刀矛弓矢,都颇不足,晋州的存矢不过十余万,不够一场交兵的……”

        “不是让陕西运送器械过来了吗?什么时候可以到?”

        钱盖插话道“第一批器械再有几日就能到了……不过8个将有4万战兵,其中还有4000骑兵。要配置整齐,至少需要4万副甲,一万张弩,一万张步弓,4000匹战马,4000匹走马,刀盾、步矟各需万数以上。还有配备马枪、马弓等物。另外,箭镞至少要补充100万支。全靠陕西作院打造,没有几个月是不会齐备的。”

        “公载,你看看这个。”

        郑居中从自己的案几上拿起一份刚刚由走马承受送来的奏章,递给钱盖。

        钱盖接过后翻开一看,原来是催促解围的奏章。

        “达夫,”钱盖摇摇头道,“你我要在朝中,肯定也是天天上疏求战的……这事儿不能当真啊!”

        “可是万一太原真丢了怎么办?”

        那你就去海州啊!

        钱盖当然知道答案。太原丢了,郑居中肯定背黑锅。不过自己应该没事儿,自己的转运使嘛!也许会被推出来接任阃帅,但只要太原一丢,阃帅也就好当了……

        “另外,这支河西骑兵如此跋扈,又和武好古那个逆贼有说不清的干系,如果不加整顿,就是姑息纵容!被人参上一本,可就不是小事了。”

        钱盖点点头,仍然不说话。

        河西骑兵当然不对头了!但是也只能姑息着,没他们,晋州就没有了!

        而这个姑息纵容的锅,当然也是郑居中背。他是阃帅嘛!等到太原一丢,两罪归一,追夺出身以来文字不至于,但是海州团练副使本州安置是没跑的……这都是官场的老规矩了!

        想到这里,他又有点同情地看了面如死灰的刘延庆一眼。郑居中不过是去海州眯几年,早晚东山再起。可是刘延庆是武官,脑袋没有上保险。一个贻误军机,不救太原的罪名是跑不掉的。要想保住性命,就得散尽家财,上下打点。折腾到最后,刘家几代的积蓄都得砸进去!

        “可是河西骑兵能战啊!”刘延庆已经看出点苗头了。

        郑居中一定在打河西骑兵的主意!也不知道这群河西蛮子哪儿得罪郑居中了?不会真的因为勒索了一万石粮食吧?不过无所谓了,对自家而言,这可是生路啊……

        “能整顿吗?”郑居中沉声问道。

        整顿?

        钱盖眼皮一翻,差点没被郑居中给气晕过去。郑居中真是书呆子掌兵啊!他以为所有的武夫都跟狄武襄一个脾气?那帮河西骑士根本就不是被整治服帖的宋军,他们可是半开化的蛮子,还信了邪妄之极的天理说!

        “能!”刘延庆拍着胸脯,“只要动用雷霆手段,擒住为首的几人,再给下面的兵将发点赏赐,多半就能安抚住人心了。”

        对于普通的宋军,这样的做法肯定是可以的。历史上张浚杀曲端,赵构诛岳飞,都没有惹出军乱。

        “好!”郑居中抚着巴掌,“就这么办!马上派人去洪洞县把苏之涣、凤鸣山和陆谦都请到临汾……就说朝廷已经拨下了50万缗,可以发给他们了!”

        ……

        数十名骑士,正护送着一辆四轮马车,疾驰在通往开封府的官道之上。

        宽敞的车厢里面,只有一名乘客,正是武好古派出的知上都留后院事杨戬。他是带着几大箱子“雅贿”和武好古使命上京办事的。

        办一件足可以扭转天下大势的大事儿——促成宋辽议和!

        杨戬这几日已经仔细琢磨过了,发现自家的主公还真是高明啊!促成割让河西……开封府的昏君奸臣们肯定会同意的,可是河西军却会拼死抗拒。这样一来,天下的藩镇就不止幽州,还要加上个河西了。

        而河西割让不成,辽国肯定不会交出河东。朝廷可就是陪了夫人又折兵。河西变成藩镇,河东又被契丹占据,幽州的日子不就好过了?河西肯定得公开反叛,说不定还会打出清君侧的招牌。辽人又盘踞河东,占据地利,威慑河南。朝廷拉拢幽州都来不及,哪里还敢找麻烦?

        说不定,还会有更进一步的发展。比如契丹人或者河西军攻入开封府什么的,这样主上就能光明正大的入主中原。

        高,实在太高了!

        杨戬这个高兴啊!自己可算是遇上明主了!

        他在赵佶那里其实混得不错,但终究是个奴才。现在不同了,一个开国功臣稳稳的。如果主上是汉高祖,那米友仁就是萧何,自家怎么也有个陈平的地位吧?说不定还能上功臣图,可惜不能封妻荫子……

        早知道,就不割这一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