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都市言情 - 乡村最强小神医在线阅读 - 第0923章 他和美人在石凳这样做

第0923章 他和美人在石凳这样做

        看来花袭伊是个性情中人。

        虽说跟罗阳只是囫囵结拜的姐弟,但至少是承认这重关系的。

        一说到要杀罗阳,花袭伊也不忍。

        在往椰树石凳走回时,罗阳笑道:“花姐,在什么情况下,你会动手杀我?”

        花袭伊好奇笑道:“呵呵,你做了令我痛不欲生的事?”

        被她这么一问,罗阳哈哈而笑。

        “花姐,你不是说要跟我同房么?做了这种事,你会不会杀我?”罗阳笑道。

        “呵呵,那我可要郑重告诉你,你要是把我的身子给弄了,我可不会放过你。呵呵。”花袭伊笑道。

        论身手实力,罗阳觉得在拳脚功夫上不会比花袭伊差很多。

        就算花袭伊比罗阳强一两个档次,但若她吃了那种可怕的药,估摸也是任人摆布。

        “花姐,没你的同意,我不敢的。”罗阳轻声笑道。

        “呵呵,你脸皮挺厚的。身边那么多老婆了,还想把我拉进去,呵呵,幸好你是我干弟,不然我可能会对你下面的……呵呵。”

        后面的话语,花袭伊没说出来,可罗阳知道是什么话。

        花袭伊对木炭的秘密知道不多,但她对洪佳欣的来历比较了解。

        现今只是不肯说而已。

        日后关系铁了,或许会说。

        只是不容易等到那一天,极有可能在双方还没有真正做知己之前,就成为敌手打起来了。

        走到石凳旁边,见祝子姗躺着。

        对于练家子,其实熬一个通宵,那不会吃不消。

        祝子姗只是心太累,想要卧在石凳上静静的听浪潮的嬉戏。

        罗阳想去找无为子,又不方便。

        只因先前跟花袭伊说是无为子告诉他一些事,若此时急着去找无为子,那就有串通的嫌疑。

        石凳可以坐二人。

        “老婆。”

        在石凳一头坐下,罗阳轻轻的唤了一声。

        祝子姗嘤咛一声坐了起来。

        “我抱着你睡吧。”

        一面说,一面拖祝子姗过来。

        待祝子姗的娇躯压在身上了,罗阳右手便去扳她的左大腿。

        花了二分力气,便让祝子姗骑坐在罗阳的大腿上了。

        这么一来,就腾出了一个位置给花袭伊坐。

        “花姐,坐。”

        “呵呵,咱们今晚3个人怎样睡?”

        花袭伊坐下后,开了个玩笑。

        这种问题,祝子姗自然不好意思应声。

        她便佯装很困,骑坐在罗阳的大腿上,趴在他的身上。

        罗阳则双手捧定祝子姗的圆臀,以防她的臀滑向他的膝盖。

        “花姐,不是3个,是7个,”罗阳笑道。

        “呵呵!你小子太强壮了!呵呵!”花袭伊冷笑。

        这时罗阳感受着祝子姗娇躯的温软,又闻着那幽幽的黄花闺女特有的体香,不禁有了些感觉。

        因与罗阳的身体挨在一起,祝子姗最能感受到他身上某些部位的变化。

        只一会子,祝子姗便被那灼人的温度弄得心慌意乱。

        于是她便挺着身子,要把圆臀滑向罗阳的膝盖。

        可是罗阳又偏偏双手捧定她的臀,当她的臀滑下去一丁点,便立时搂上来。

        这么循环了好几次,祝子姗便无声的笑了。

        她一笑,娇躯便颤了。

        罗阳只觉胸脯上那两团弹性的温柔特别的迷人。

        又见祝子姗轻轻的晃着娇躯,便知她内心颇窘。

        罗阳便咬着她的耳朵,轻声道:“老婆,穿着裤子呢。”

        听了这话,祝子姗更娇羞的晃了晃身子。

        坐在一旁的笑笑妞自然听见了罗阳对祝子姗说的话,还道二人要在她面前干起来。

        毕竟罗阳和祝子姗当时的姿势是完全可以锻炼身体的。

        花袭伊冷笑道:“呵呵!原来你们这么豪放!”

        这让祝子姗更窘了。

        “我跟他还……嗯嗯……”

        一时心急,祝子姗要解释。

        可她跟罗阳是假扮的夫妻,一旦让花袭伊听出这层关系,那有些糟糕。

        于是罗阳当机立断,用嘴堵住了祝子姗的嘴。

        在夜风里,那嗯嗯声能传出去老远。

        “呵呵!你们到了可以把世间一切都当作透明的境界!厉害!厉害!呵呵!”

        “花姐……”

        正当罗阳要开个玩笑时,忽然花袭伊伸手过来拍了拍他的手。

        也不知是什么意思,花袭伊便把脸面凑了过来。

        彼时祝子姗骑坐在罗阳大腿上,娇躯趴在他的胸膛上,脸面则枕在他的右肩膀上。

        花袭伊则坐在罗阳的左边。

        换言之,祝子姗没有瞧见花袭伊把脑袋移来。

        在这种时候,罗阳还道祝子姗想想向他索要一个吻。

        男子汉大丈夫,一个吻不成问题。

        何况还要跟花袭伊搞好关系,才有机会花最小的代价把血煞子拿到手。

        见花袭伊都把脸面凑过来了,罗阳便成全了她。

        只把脖子一伸,便跟花袭伊的红唇相印在一起了。

        在那电光石火一瞬间,罗阳能感受到花袭伊的娇躯猛地颤了颤。

        在月色之下,虽看不清花袭伊的脸色,但可猜到她一定是脸红了。

        在罗阳转头去啄了花袭伊的红唇时,祝子姗当然能感受到他在做什么。

        虽说还不是真夫妇,但祝子姗已下决心将自己的一生托付给罗阳。

        现今罗阳当着她的面啄花袭伊的唇,祝子姗自然会吃醋。

        但不好意思说什么,便用力的扭了一下身子,用身体语言向罗阳表达抗议。

        罗阳所做的,在祝子姗看来是想得到花袭伊的娇躯,事实上却藏着另一个目的,可惜祝子姗无法领悟出来。

        一时之间又难以向祝子姗说清楚,罗阳便用手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圆臀,示意她别生气。

        同时,也补啄回祝子姗的红唇。

        在下一秒,罗阳腾出左手去勾花袭伊的柳腰,将她的身子搂了过来。

        这时花袭伊气极反笑,呵呵的冷笑声注满了半个夜空。

        罗阳也拿不准花袭伊是喜欢他吻她,还是心里生气。

        不过既然她笑了,就算是生气,也是带着三分欢喜的生气。

        跟众多美人相处惯了,罗阳明白了一个道理:美女说不要时,一般心里都是想要的。

        根据这个原理,罗阳觉得花袭伊还需要他啄她的唇。

        罗阳也是个大方的人,不会吝惜几个吻。

        花袭伊只在冷笑,还没有说什么。

        “呵呵……嗯嗯……”

        笑着笑着,居然被罗阳用嘴堵住了。

        刚才祝子姗只是猜罗阳啄了花袭伊的唇,便已很嫉妒了。

        现今就算是瞎的都能确认罗阳吻了花袭伊。

        心里那个醋意,就算用海水来冲洗,都要洗一个晚上。

        祝子姗用力晃着娇躯,在向罗阳作激烈的抗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