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都市言情 - 无限之狂气兵团在线阅读 - 885 中山神社

885 中山神社

        ‘速度解决战斗’绯根本就不敢看阎月判,他怕自己一个不留神就把她给吞了。



        捉鬼降妖,荒兽魂很擅长,鬼神也很擅长,朱雀也很擅长。绯都不知道该用什么来应对了。



        算了,还是用朱雀的力量吧,最近三三合一的圆环中朱雀力量被放置最大。



        双目燃起火焰,赫然是朱雀瞳。



        ‘在这儿?’绯一个响转上了二楼,冲入倒数第三间房内。



        刚进去就一脚踏入一汪泥潭,并且迅速下沉。



        雕虫小技!



        荒兽魂!



        “吼!”



        震耳欲聋的吼声,震得房屋都摇摆起来。



        ‘次奥,不能用荒兽吼,尼玛这再吼两下,房子要塌的!’绯迅速收声,原本深陷的泥潭消失不见,光滑的地板上跪坐着一个女人,一个面色苍白消瘦的女人。



        “按照惯例呢,我应该听一下你的执念,顺道帮你伸张一下正义。或许你是被人谋害的,也可能你是含冤而死——可惜,我现在没有那个美国时间,所以”绯握拳,地狱火熊熊燃烧,



        女子疯狂的惨叫起来,地狱火灼烧着它的身心,让它痛不欲生。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那女人全身燃着地狱火,摇摇晃晃的站起什么,一双尖锐的利爪向绯抓来。



        绯一脚将其踹躺下,饶有兴趣的说道“扛着地狱火还能发起攻击,不错呀小娘皮”



        腹中饥饿越发严重,不能再玩下去了,本来就没多少灵力。



        万火归一·极乐真炎!



        一只仙鹤叼着女子往西天飞去。



        任务提示“消灭不知名小妖(白面蜱妖附着)x1,获得积分20点”



        “舞草,都永登西方极乐了,还特么不算净化?”绯不高兴了。



        任务提示“本位面设定,放下自身执念后才为净化——注意,一定要是自愿”



        绯啐了一口“尼玛要照你这个设定,那还净化个毛线,霓虹的妖物,丧物神,附丧神,恶鬼,都是没办法净化的。撑死了就封印。能净化的也就地缚灵或怨灵厉鬼什么的”



        消灭女子,也不过给了绯20点积分。



        而兑换许愿星,要特么1w点积分。



        自我封印,免得灵力流失。



        话说那个白面蜱妖附着是什么意思?怎么感觉听起来有点耳熟呢?



        “情况如何!”一双凤目睥睨天下,发梢,衣角,眼角泛红的阎月判迈步进来,这位显然是不太自信,在下面用了判术之后才上来。



        “解决了”绯拍拍手“一只小妖怪而已,没啥大不了的。诶你知道什么是白面蜱妖吗?”



        “倒是不知”阎月判微微皱眉“怎么了吗?”“没什么”绯往床上一趟,到底是在哪里听过的呢?总感觉那么耳熟······”



        阎月判还是觉得有些不放心,跑下去设置除灵法阵去了。



        第二天,成田秋造赶来,连带的还有警&察。



        报警的人是阎月判,因为绯在宅子的后院发现了暴毙的和尚和占卜师。



        其实绯的意思是就地埋了算了,省的麻烦。



        阎月判却执意要报警。



        原以为会被请到局里喝茶的,但来的警&察非常迅速的打扫了现场,然后让成田秋造和阎月判还有绯做了份笔录后就闪人了。



        随后绯被告知,显然霓虹政府已经成立了特设的对魔小组,专门负责此类事情。



        不过阎月判也被告知,绯作为式神,应该到当地的土地神做登记。



        于是乎,两人辞别成田秋造,直接去了附近的神社。



        中山神社。



        “这就是本地土地神?”绯问阎月判,阎月判点头“中山焚天大神,烈道旬囄”



        叼着香烟的黑皮肤大胸妹子正在闭目养神“今天神社打样,要参拜等明天”



        “喂喂喂!没听到大神说今天打样吗”留着飞机头的不良青年用脚猛踹赛钱箱。



        “别告诉我这个是神使”绯指着飞机头不良。



        “的确是神使”阎月判面无表情“那个,旬囄姐,这是我的式神绯,我们是来做登记的”“哦?”旬囄一咕噜起身“小判?”



        两人寒暄一阵后,旬囄拿出一个木牌,让阎月判在上面刻上自己的名字,然后递给绯。



        “在这里留下一个印记就行了”旬囄指着木牌的下方“在这之后,杀人,吞噬生灵,弑主,一旦你有这些行为,我都会第一时间知道,然后派遣人去诛灭你”



        “哦”绯用指甲在木板上扣了几下,留下几个爪印。



        “好弱的灵力”旬囄嘟嚷道,可能是用了什么封禁之法吧“行了,小判等下别走了,陪我喝一杯。最近妖怪们都非常不安分,大家都忙的没空办酒会”“好”小判掏出钱包递给飞机头不良“去买点下酒菜来”“好的!”飞机头不良敬礼。



        绯“······”



        可能是绯的表情太明显了,旬囄解释道“小判中学是在这附近上的,当时她的称号是·····冷面杀手来着的?”



        绯“噗”



        我特么还朝鲜冷面杀手呢!



        阎月判解释道“判术讲究要淬体,还要锻炼煞气,找不良打架是很不错的修炼方法”



        绯扶额,原来判官附身状态的阎月判的确是阎月判,只不过是她的另一面罢了。



        不一会儿,酒菜都买了来了。



        “霓虹未成能不是不能喝酒的吗?”绯问阎月判,阎月判用笔在啤酒罐底部戳了个洞“啤酒不算酒”



        旬囄拍拍绯的肩膀“只要没人知道,这事儿就没发生过,懂?”



        ‘原来你不是役小妞,而是特么乔日天!’绯一脸蛋疼的看着阎月判痛饮啤酒‘这个剧情不对啊,难道不是鬼神冉临而是替身之战吗!’



        酒过三巡,绯突然想到旬囄既然是土地神,那和妖邪鬼怪相关的事情应该懂的很多才对。



        “那个,旬囄”绯抬手“你知道白面蜱虫是什么东西吗?”



        “砰!”旬囄把酒杯捏碎了。



        “你刚刚说什么?白面?!”“是白面蜱妖·····”“呼”



        绯被旬囄推倒了。



        “你从哪里听到那个名字的?”旬囄的脸和绯距离不过三公分。



        “昨天消灭了一只小妖怪,貌似是白面蜱妖附体”绯正视旬囄的脸。



        “怎么了?”阎月判往嘴里塞了把花生米。



        “小判,把昨天的事情经过详细说给我听!”旬囄周身神力激荡,显然是怒了。



        “大姐你能先下来吗?”绯不习惯被人压。



        “不好意思”旬囄放开绯。



        阎月判将前后经过说了一遍,绯在一旁补充。



        “你说你干掉了那只妖怪?”旬囄好奇的看着绯“难道那个传说是真的?”“什么传说”绯随口一问,估计也是剧情安排吧。



        “传闻阎月一族和一只妖魔订下契约······”“打住,我只是随便问一下,你没必要回答我”绯制止旬囄“浪费字数”



        旬囄也不再往下说了,本人自然是最了解自己的传闻的,没必要外人来补充。



        “还是来说说白面的事······白面?白面者?白面者!”绯‘蹭’的一声站了起来“事情大条了!”“呵呵,看来你也知道”神力激起狂风乱作,旬囄露出理所当然的表情。在她看来,作为一个颇有历史的妖怪,怎么会不知道白面者。



        “兽矛的继承者出现了吗!”绯神色凝重,那可是有着千年以上历史的大妖怪,其足迹遍布亚洲地区。如果就只是这还算好,问题是白面者源于生灵的怨念,懂人情,精谋略,善攻心。而且这是个疯子,目的就是毁灭掉除开她之外的全部生灵。



        绯不擅长智战,非常不擅长。



        更麻烦的是,因为任务限制,绯现在一旦恢复原身,就感到饥饿无比,脑袋里一半以上都在考虑怎么把阎月判吃掉。



        “哼”旬囄发出略带嘲讽的笑声“你说呢?”“那就是没有了”绯单手叉腰“那兽矛的下落总是有吧”“当然”“ok,现在就是找继承者的问题了。”绯点点头“照理来说,兽矛的继承者应该是个短发,粗眉,爱画画,没事就爱傻笑,内心坚强充满爱心的少年”“正好马上就要进行新一轮的兽矛继承者大赛了,你们也来参加吧”旬囄收敛身上的神力“小判,我给报个名,或许你也有继承兽矛的资格哦”“她?”绯笑了,嘲讽意义的。



        “你可别小看小判”旬囄重新盘膝坐好“她的资质在年轻一辈阴阳师中也算是拔尖的,如果不是因为那件事······”“旬囄姐,你喝多了”阎月判捏扁了啤酒罐。



        “~”旬囄重新拿出个杯子给自己倒酒“你也应该和这边的人接触一下了,老是和普通人呆在一起,对修行不利”



        哟呵?难不成这里面还有什么内幕?



        回去的路上,绯心里跟猫抓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