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劫天运在线阅读 - 第五千四百零八章:笼子

第五千四百零八章:笼子

        不过,对手轻易就阻挡了我的攻击,并且和我展开了势均力敌的对攻,对方剑法快敏锐,我的攻击同样如此,但这时候闭上了双眼的我,又进入了原来的套路之中,攻击不能果断出手,而是防多攻少,这是因为我必须感应对方的攻击角度,攻击的方向,如此才能获得破解之道!

        尝剑君的剑法当然不可能会如此的蹩脚,但他的剑法也必然和我现在一样,必然经历了一模一样的窘境,只不过我加快了这样的体验,把自己置身于万分的危险之中,而偏偏对手也非常的强大!

        我当然不会止步不前,我必须突破这样的窘境,所以怎么抛弃抱残守缺的念头,是这次突破的重点!

        而想要加快攻击度,就必须放弃一部分的感应,全部收集敌人的攻击角度,度太慢了,我必须让敌人按照我的想法来走,而解决这问题的方法,一半靠逼迫和挟持对方的还击,一半靠猜!

        猜对了能够比对手还快,而猜错了,结果就是受伤!

        但我没有选择,在现在这窘境中如果没有解决的办法,那只有出局这一条路。

        我的攻击度开始又一次抬到极限,就恍若是对付上一位对手,攻击变得连想都懒得想了,甚至揣测敌人的剑路也省了,就如同盲人运剑,攻击的方向只有一个,就是黑暗中仍旧跳动的敌人!

        我的目标并非是黑暗无光的,相反除了剑气之外,身体就是最大的移动目标,所以无论他飞到哪里,我都能够轻松的捕捉到他,对方的攻击当然犀利无比,每一剑擦身而过的时候,我都能够感觉到带出一路狰狞的伤痕!

        不过我同样不是吃素的,多年来对于攻击剑法的掌握也仿佛站在云霄上俯览众生,即便是闭眼战斗,顶着强烈的剑意,我也并不会输给哪一位无名小卒!

        攻击加快带来的效果真切万分,从守多攻少转换到了放肆一搏,这样的攻击把敌人再次拖入了深渊之中,漫天乱飞的剑气仿佛不见了,只剩下我的剑气和对手而已,这让我的攻击变得更加的行云流水,而敌人也因此陷入了和上一位对手一样的窘迫境地。

        在我受了不少伤之后,对手也给我一剑结果,获胜的我并没有离场,因为现在酒意不散,手感也越的趁手了,我需要用再战一场来更多体会这样的感觉!

        第两百零三号对手很快出现在我的感觉之中,并且以快绝伦的度朝我冲过来,我顺势而就,也以落剑步的度直冲对手,一声剑走雷霆的声音响起,我站在了原来对方出现的位置,而对手此刻已经消失不见!

        摇摇晃晃的走到了原来的位置,第两百零四号的对手也出现了,这时候的我已经没有了迟凝,就跟瞎蒙一般乱剑轰了过去,敌人当然也会反击,不过我也猜出了她移动的位置,因为乱剑之下,能够穿插的路线并不多,所以预判和感应结合,很容易找到敌人所在。

        攻击又一次奏效,敌人已经很难在我这第二个阶段走出几回合了,我的攻击越来越顺手,就算是闭着眼睛,敌人也因为我的覆盖攻击和反制给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这个时候的我也不知道离着尝剑君的终极状态差几个阶段,不过越来越强的对手,肯定会让我跟着进步,并且最后达到尝剑君能够达到的状态。

        醉剑当然不是我要学的,可如果不经历一遍尝剑君为何如此强大的阶段,就注定无法越他。

        到了这个程度,每隔大概十几二十个敌人,就会确实会越强大一分,这一分看似不多,但敌人度提升哪怕纤毫,对我此刻的状态都是带来异常敏锐的直观体现,我的攻击度和身法明显逐渐又落后了,敌人的攻击更加的快,而且身法更为缥缈,剑意的使用,剑法的独特,也开始换着法子的让我每一场都如临大敌,等于是面对一个新的世界!

        就好像是人的细胞不断的推陈出新,更迭的对手也不断把我没用多余的招数淘汰,也把我的脚步和行进的步伐磨得棱角逐渐消失,我的行动变得如同烂醉如泥后毫无征兆,敌人捉摸不透,也寻不到套路轨迹,我的攻击自然也变得刁钻凛冽,每一次的杀伤敌人,都让我仿佛踏入另一个阶段!

        尝剑君确实是把剑法无套路到极限的巅峰剑仙,而我走在这条布满荆棘的道路上,也深切感到每一战游离于生死之间的快意,那种万丈深渊一条线的危机里,催生出了横行无忌,狂放不羁的剑道!

        到了二百七十八位对手的时候,我感觉已经踏入了尝剑君第三个阶段,这个阶段的我对于剑已经是细分到了极限,敌人的剑气和剑法,也摸索到了极致,天下剑路不过以人为本,剑道终极的目标不过是杀人而不被人所杀,所以要找到此间敌人的目标对我而言太简单了,而在无数次的吃到剑伤和杀伤敌人的过程里,我受伤的次数也变得越来越少,伤到敌人的次数自然就越来越多!

        所以这时候的我,也开始变得越的大胆,原来已经完全毫无想象力的本能攻击,逐渐延伸到了想法之外,既是开始踏入第四个阶段,定制敌人的剑路!

        这和攻敌必救不一样,也和先攻轻取敌人难救的不同,而是我来定制自己的规则,让敌人只能在我的框架下乱走,就犹如把老鼠关在笼子里,是要将其丢入烈火烹油,还是要刀剑剑戟伺候,都由我来决定!

        我的攻击在冒进的过程中变成了一张网,这张网网住了敌人的所有进攻路线,而对手只能不断在我的网中承受我接连不断的攻击,完全没有脱离的可能,只要我的剑比对方还要快,敌人就看不到任何脱离的希望!

        这得益于前面三个阶段的巩固,也算是前面三个阶段的一次总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