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万古神帝在线阅读 - 第2059章 打爆巡天使

第2059章 打爆巡天使

        九天之上,一尊身着银甲的伟岸身影伫立,体外绽放璀璨的圣光。

        “嗯?“

        当看清出现的这位巡天使者的模样后,张若尘不由微微皱起了眉头。

        银甲巡天使者的背上,长着三对白色羽翼,正是当初在东域出现的那一位。

        “还真是冤家路窄。”

        张若尘眼中泛起一道寒光。

        别人惧怕巡天使者,他可不怕,毕竟巡天使者做事,也需要遵循天规,不可能肆无忌惮。

        “张若尘,你可知罪?“

        银甲巡天使者开口,其声如雷,从天外滚滚传来。

        张若尘丝毫不惧对方释放出的大圣威压,眼神显得十分淡漠,朗声道:“我并未犯下任何罪过,何谈知罪?“

        “哼,在功德战内斗,这已经是违背了天规,你当真以为本使者不敢降下天罚,将你诛杀吗?“银甲巡天使者冷哼道。

        张若尘冷晒,十分鄙夷道:“少用这一套来吓唬我,你心中应该很清楚,这对我没用,若说内斗,也是宙宇和墨聖挑起,他们攻入我血神教,肆意破坏,出于自保,我就算杀了他们,也一点都不为过。“

        上次在东域的时候,张若尘便已经知道这位巡天使者,是什么样的德性,所以丝毫不用对其客气。

        想来,宙宇和墨聖联手进攻血神教,多半是这位巡天使者在暗中帮忙隐藏天机,可其没有想到,血灵仙的圣念体会突然出现,一下子将宙宇和黑魔界所有强者,全部镇压起来。

        在这种情况下,其不得已,只能选择现身,不能眼睁睁看着宙宇和墨聖被杀。

        听到张若尘的话语,银甲巡天使者心中不禁生出浓浓的怒意,真想立刻降下天罚,将张若尘诛杀。

        可他不敢这样做,张若尘背后有着月神这尊大靠山,他如果真敢胡来,哪怕他是天宫的人,恐怕也难逃月神的怒火。

        更何况,他此次现身,最重要的目的,是为了救宙宇和墨聖,这两人是绝对不能出现差错的。

        等先将人救出,再想办法收拾张若尘不迟。

        心中快速闪过许多念头,银甲巡天使者按捺下胸中的怒火,一团圣血从其体内飞出,继而从九天之上降下,凝聚成一道分身,出现在血神教之外。

        虽是圣血分身,可其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却是格外强大,万道圣光冲霄,形成极为惊人的异象。

        能够成为天宫敕封的巡天使者,每一个都很强,绝非寻常的大圣可比。

        以圣血凝聚出来的分身,足以轻松碾压九步圣王。

        银甲巡天使者释放出浩瀚的大圣威压,眼神轻蔑,俯视张若尘,以命令的语气道::“昆仑界功德战场禁止出现大圣境强者,那血灵仙乃是中古时代的顶尖大圣,如今现身,本使者必须要查探清楚,张若尘,还不快撤去结界。“

        闻言,张若尘的眼神不由微微一凛,对方特意凝聚出圣血分身,降临昆仑界,且一开口便搬出天规,他还真是不好抗拒。

        想及此,张若尘不由将一股圣气注入血神祭台之中,顿时,笼罩血神教的血气涌动起来,自动裂开一条口子。

        银甲巡天使者见状,立刻便是从那条口子闪掠进入血神教中。

        眨眼的工夫,银甲巡天使者便是来到血神祭台前,目光扫向被血神祭台所禁锢的宙宇和墨聖。

        他很想立刻出手,将二人救出,但最后还是克制住了。

        现在张若尘就站在血神祭台上,如果其突然对宙宇和墨聖下杀手,他还真未必能够及时将二人救下。

        目光转动,银甲巡天使者看向张若尘,充满威严道:“血灵仙在何处?本使者要亲自查探他的修为实力。”

        “血灵仙在中古时代便已死去,被血神祖师亲手斩杀,此事众所周知,刚才复苏的,不过是血灵仙昔日留下的一道圣念,镇压来犯之敌后,便已回归血神祭台,所以没必要如此麻烦。”张若尘平静回应道。

        银甲巡天使者释放出更强的威压,向着张若尘碾压而去,大喝道:“让开,本使者要进入血神祭台查探。”

        从看到血神祭台的第一眼,银甲巡天使者便感觉其很有问题,只要能够查探出一些东西来,不怕张若尘会不就范。

        张若尘身形未动,脸色微微转冷,道:“血神祭台乃是我教禁地,血神祖师的沉眠之地,任何人都不得侵扰,你难道想亵渎神灵吗?”

        血神祭台隐藏着大秘,虽然对方不一定能够探查出来,但为了保险起见,说什么,也是不能让其闯入的。

        “如果本使者一定要进入呢?”银甲巡天使者强势道。

        张若尘眼中闪过一道寒芒,冷声道:“你可以试试看。”

        说话间,张若尘已是将藏山魔镜祭出,悬于头顶,镜面浮现出诸多至尊铭纹,凝聚出道道至尊之力。

        只要对方敢硬闯,他便会毫不犹豫的出手,这里乃是血神教,是他的主场,岂能让人欺负到头上来。

        寒雪亦是将虚空剑握在手中,以冰冷的目光注视银甲巡天使者。

        “你们是想找死吗?”

        银甲巡天使者心中震怒,眼中隐隐有着杀机浮现。

        他乃是大圣,堂堂天宫敕封的巡天使者,还从未有人敢如此威胁于他的。

        “张若尘,本使者劝你不要自误,胆敢违抗天条,哪怕是月神,也保不住你。”银甲巡天使者沉声道。

        张若尘并未露出惧色,淡漠道:“如果你只有这些话要说,那现在你便可以离开了,我没时间与你废话。”

        他本就很厌恶天堂界派系的巡天使者,自然不想与其虚以委蛇。

        看到张若尘这般态度,银甲巡天使者心中更加恼怒,狂,实在是太狂了,完全是我行我素。

        但想到自己此行的目的,银甲巡天使者不由得再度将怒火压下。

        深深呼出一口气,银甲巡天使者以低沉的声音道:“张若尘,放了宙宇和墨聖,本使者可以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说了这么多,原来是想救回宙宇和墨聖,如果我不答应呢?”张若尘嗤笑道。

        银甲巡天使者的脸色,瞬间变得十分阴沉,道:“张若尘,你不要太狂妄,宙宇和墨聖均有成神之资,天堂界和黑魔界是绝对不会允许他们出现差错的,你敢动他们,便会给自己和广寒界都带来巨大麻烦。”

        “你是在威胁我吗?”张若尘眼中浮现一道寒芒。

        银甲巡天使者道:“不是威胁,而是事实如此,上次你杀死商子烆,还有诸多天堂界派系的奇才,若非月神出面,替你挡下诸多神灵的怒火,你早已死无葬身之地,若你这次再敢杀死宙宇和墨聖,我敢保证,月神也无法再保住你,你的下场将会格外凄惨。”

        闻言,张若尘的心中不由一动,他之前还觉得奇怪,杀了天堂界派系那般多妖孽天才,天堂界派系竟是十分的安静,仅仅只是跳出来一个宙宇,放话说要取他性命。

        敢情不是他们没反应,而是月神出面,将事后的惊涛骇浪,给强行压了下去。

        要知道他杀的那些人,个个都有极大的背景,他们本身的天赋亦是顶尖,很多都有希望成长为绝顶大圣,而那商子烆,更是有着成神之资。

        不用想也知道,那些人必然都很受他们背后势力的重视,一旦出事,足以将神灵惊动。

        想及此,张若尘相信巡天使者所言非虚,的确是月神帮他解决掉了诸多的麻烦。

        此刻,木灵希等人均是面露凝重之色,他们固然很希望除掉宙宇和墨聖,但如果因此为张若尘带来麻烦,却绝非他们所愿。

        只是具体要怎么做,还是得张若尘来做决定。

        “会有怎样的下场,都是我的事,无须你来操心,血神教不欢迎阁下,慢走,不送。”张若尘冷漠道。

        见张若尘竟然要赶自己走,银甲巡天使者再也无法忍受,还没有人敢如此轻慢于他。

        “看来不给你一点教训,你还真不知道什么叫做天高地厚。“银甲巡天使者身上徒然爆发出山呼海啸般的强大气息。

        上次在东域,他曾被张若尘戏耍威胁,本就憋了一肚子火,这次定要好好将张若尘教训一番。

        银甲巡天使者身上涌现出浓烈的圣光,凝聚出一只神圣的大手,一把抓向张若尘,要将其强行镇压。

        看到银甲巡天使者出手,豹烈、金禹等人的脸色均是巨变,其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太过强大,竟是压得他们有些喘不过气来。

        尤其是那股大圣威压,更是难以抵挡,让他们的圣魂都不禁颤动起来。

        “哼。“

        张若尘重重哼了一声,却是毫不畏惧,极为强势的一拳轰杀而出。

        他连神灵的威压都不惧怕,更何况区区大圣威压。

        一条天河从张若尘的拳头中飞出,蜿蜒盘旋,携带无比磅礴之力,迎向圣光大手。

        “嘭。”

        圣光大手当即爆碎开来,天河继续向着银甲巡天使者席卷而去。

        看到这一幕,银甲巡天使者的眉头不禁微微皱起,他本以为可以很轻松的镇压张若尘,却没有想到张若尘的力量,竟是如此强横。

        一挥手,银甲巡天使者将席卷而来的天河击溃。

        而这个时候,张若尘已是主动发起攻击,管他什么巡天使者,敢欺负到他的头上,他都绝不会善罢甘休。

        真理奥义被调动,注入火神铠甲之中,顿时,有着大量火焰秘纹,从火神铠甲中浮现而出,更有熊熊火焰燃烧起来。

        “接我一掌。”张若尘暴喝,刚猛霸道的一掌拍击而出。

        “吼。”

        伴随着高亢的龙吟与象吼之声,一龙一象,从张若尘的掌中飞出,踏着赤色的火云,似要将天地压塌。

        “放肆。”

        银甲巡天使者大喝,圣光汇聚,凝结出一方巨大的宝印,想要将一龙一象镇压住。

        张若尘眼中闪过一抹厉色,当即调动体内的十八万道真理规则,注入一龙一象体内。

        顿时,一龙一象的气势大涨,爆发出惊人的八倍攻击力。

        “轰。”

        圣光凝聚的宝印,顷刻间爆碎开来,根本就压制不住龙象般若掌的力量。

        “不好。”

        看到这一幕,银甲巡天使者的心中不禁巨震,竟是感受到巨大的威胁。

        没有半点迟疑,其双手连忙奇快无比结印,以最快速度凝结出七道护体圣光,想要将一龙一象抵挡住。

        “咔嚓。”

        一道道护体圣光快速破碎,根本是不堪一击。

        “砰。”

        强大的力量作用在银甲巡天使者的身上,直接将其震飞出去。

        经此一击,其直接便是飞出了血神教。

        “怎么可能?张若尘才仅仅道域境,而且明明身受重伤,实力为何还这么强?”银甲巡天使者心中震动,又惊又怒。

        他这次降下的可是圣血分身,拥有本尊十分之一的力量。

        可仅仅承受张若尘一掌,他的这具分身便是险些炸开,遭受到重创。

        “张若尘,你敢攻击巡天使者,就不怕本使者降下天罚吗?”

        银甲巡天使者怒不可谒,身上散发出可怕的杀机。

        张若尘却是丝毫不以为意,道:“在你降下天罚前,宙宇和墨聖,一定会先死,而且你要搞清楚一件事情,是你先攻击我,难道巡天使者便能够肆意妄为吗?”

        “你……”银甲巡天使者不由气急。

        拿宙宇和墨聖来威胁他,这无疑是抓住了他的软肋。

        他是奉命前来找张若尘谈判,要救回宙宇和墨聖,一旦任务失败,即便他杀了张若尘,恐怕也会受到严惩,且月神必定不会放过他。

        看到银甲巡天使者有些分神,张若尘当即以最快速度欺身到近前,施展出洛水拳法,继续展开攻击。

        他是早就看这位巡天使者不顺眼了,之前在东域,神剑山庄遭到屠戮,其不现身,等到他想杀血猎宏动时,其却出面阻止,这次亦是如此。

        虽说不能把其怎么样,但将其圣血化身狠狠揍一顿,出一口恶气,倒也是不错的。

        而看到张若尘再度扑过来,银甲巡天使者是又惊又怒,却没有办法,通过刚才短暂的交手,他已经憋屈的发现,自己的圣血分身,根本就不是张若尘的对手。

        继续打下去,无疑是对他极为不利,尤其是周围有许多修士看着,他堂堂巡天使者,竟然被张若尘追着打,他的颜面何存?

        不由得,其立刻便想要退走,不想与张若尘纠缠。

        “给我留下。”

        张若尘低喝,施展出空间手段,将方圆百里,完全禁锢起来。

        一时间,银甲巡天使者的行动受限,根本就无法逃脱。

        “砰。”

        张若尘刹那而至,对银甲巡天使者展开猛烈攻势。

        “可恶。”

        九天之上,雷云涌动,银甲巡天使者的真身已是处于狂暴的边缘。

        挨打的虽然只是他的一道圣血分身,但却让他感同身受,这是莫大的耻辱。

        而此刻,盘踞于血神教周围的那些修士,无不瞪大眼睛,看得目瞪口呆。

        “这是什么情况?张若尘是疯了吗?竟敢攻击巡天使者的圣血分身。”

        “我的天,张若尘还真是什么事情都敢做啊,他此举,简直是要捅破天。”

        “好强的雷电,是巡天使者发怒了,恐怕很快就会降下天罚,张若尘这完全就是在找死,赶紧退远一点。”

        “够狠,殴打巡天使者,张若尘恐怕还是第一个,这次的乐子可是太大了。”

        …………

        诸多修士纷纷倒退,不想惹祸上身。

        就连火凤仙子,此时也是有些傻眼,不知张若尘究竟想做什么。

        “够了。”银甲巡天使者大吼。

        其实在是受不了了,眨眼工夫,他的圣血分身已是被打得鼻青脸肿,哪还有半点威严。

        “血神教,不是你能耀武耀威的地方。”

        可惜,张若尘根本就没有停手的意思,继续欺身上前,对其一顿爆打。

        “轰隆隆。”

        银甲巡天使者的真身释放出更加强横霸道的圣威,厚重的乌云涌动,无数雷电在天地间游走,似末日到来。

        “砰。”

        张若尘抬起一脚,将银甲巡天使者的圣血分身踩爆,化为一缕缕大圣血气,随即解除了空间禁锢。

        没有了空间禁锢,大圣血气飞上天穹,没入银甲巡天使者的体内。

        那位银甲巡天使者气得瑟瑟发抖,最终,还是没有降下圣威,克制住了自己。

        张若尘抬起头来,目光注视银甲巡天使者,强势道:“随随便便派个人出面,就想让我放了宙宇和墨聖,回去告诉你背后的大人物,没有足够谈判的诚意,就让宙宇和墨聖,一直留在血神教中吧。”

        说罢,张若尘径直返回血神教,根本不愿与其废话。

        一个巡天使者,还做不了太大的主,与其谈判,根本就没有什么意义,完全是浪费时间和口舌。

        “张若尘,你一定会付出代价的。”银甲巡天使者怒发冲冠,发出一声暴吼。

        随即,银甲巡天使者的身影隐去,汇聚于天穹上的雷云,亦是快速消散。

        看到这一幕,血神教周围的那些修士,均是露出愕然的表情,他们都以为张若尘这次必死无疑,没想到最后竟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将巡天使者的分身踩爆,还让对方忍气吞声,这是一位圣王能做到的事?

        真是年少气盛,百无禁忌。

        此事一旦传开,绝对会引发轩然大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