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都市言情 - 兽医白无常在线阅读 - 第210章 捉鬼表演艺术家

第210章 捉鬼表演艺术家

        “我记得,你说跟我去要装个逼的,你就穿着一身?”钱大少看到老白第一眼就懵了,这特么也太不按套路出牌了!

        我们是去驱邪,捉鬼啊!哪怕你打扮像个江湖骗子呢,人家病急乱投医,也不会计较那么多,可是您可好,你穿个白大褂是几个意思啊?关键是你那白大褂还是动物医学专业发的,左胸的位置上还秀了个“兽”!

        老白也很纠结,上流社会啊,自己没去过,平时街边撸串的消费水平,身上的衣服很少有超过300块钱的,穿什么人家都看得出来是地摊货,倒不如穿身职业装呢!

        “要不,我在这个位置上别几个徽章,把兽字盖上?”

        “徽章?你有什么徽章?”

        “第二届母猪人工配种比赛第一名。”

        “……”

        钱大少悲催地看了看天,尼玛那天你接待我的时候要是穿上这一身我一准不能上当!

        “大哥,你这白大褂也就算了,你还背个医疗箱?”

        “包和服装就讲究个搭配,我穿这衣服,配这个包有毛病吗?”

        “没毛病!”

        上了车,钱诚一路都在想,等见了苏伯伯的面,怎么和人家交代?

        信誓旦旦地说找了位高人,结果特么请来了个兽医!

        开车的时候,余光往副驾驶那边瞄了一下,高人……

        好尼玛想打死他。

        这孙子能让自己梦见父亲,甚至还能在自己手机里留下线索,这些倒没什么,可是孤儿院的那些孩子,可是眼睁睁看着被这孙子治好的,想必他真有点本事吧!反正只要把人治好了,打扮什么的,根本不重要!

        而且,就这货,给他穿什么好衣服也觉得糟蹋!

        魂园本来就在青玄山的山脚下,而这处园林山庄,同样毗邻青玄山,其实两地离得并不是很远,沿着山路,不一会儿就到了。

        远远看见“苏园”的大门,老白不禁感叹,和人家的苏园比起来,自己那个魂园,最多算是个养狗场……

        苏园是简称,其实这里叫园林山庄,苏家在天阳的地产行业占据了至少半壁江山,而园林山庄这里,则是属于一次投资失败。青玄山南麓,一处向阳的缓坡,园林地产买下了这块地皮,建了30栋别墅,没想到有钱人都聚集在南竹,对北玄区的这一片别墅不太感冒。预售不理想,苏建勋索性一口气自己买下,分给苏家的族人居住,于是才有了今天的“苏园”。

        整个向阳的山坡,都被围墙围了起来,也就是说这里全都是苏园的园区。现在天色已经暗了下来,透过铁门,可以看见,里面灯火绚烂。

        外门处并没看到有人在驻守,不过法拉利到了门口,铁门自动打开。想必是有自动的感应装置,进门双车道的小路,两边是一人来高的灌木丛,绕过一处喷泉,后面豁然开朗。

        三十多栋别墅,错落有致地点缀在缓坡上,三层、四层,只有山坡最顶端处,有一栋面积最大,也最为奢华,远远望去,仿佛是一座宫殿。

        夏日里,正是草木繁茂的时候,放眼之处,尽是草坪、绿树,典雅中透着奢华。钱大少并没有沿着缓坡向上开,反而拐进了一处地下车库——说是地下,可是根本并没有往下开,而是直接平着钻进了山腹之中。

        车停好,老白懵懵懂懂,跟着钱大少,进了车库里的电梯,钱诚轻车熟路,按下了“8”,等电梯升上来,老白这才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山坡的最顶端,也就是从下面看最为豪华的“宫殿”面前。

        已经有管家微笑着等在了门口,见钱诚微微一礼,十分得体,道:“钱总,我们老爷已经在门口恭候了。”

        这位管家,不能说没有修养,可是看了老白,还是给吓了一跳,一身白大褂,加上哭笑不得的脸,眼神不好还以为钱大少后面跟了个吊死鬼呢。

        “达叔,您还迎出来干嘛啊!”钱诚看来和苏家的关系还不错,和管事的这位“达叔”也相熟,“这位是我请来的……”老钱也是为难,最后违着良心,说了一句:“大师!”

        达叔嘿嘿了一下,笑得有点僵硬,“大师好。”

        “大叔好。”

        出了电梯,是别墅前的一小块平坦的广场,几步上了台阶,苏建勋正背着手等在那里,见钱诚到了,笑着迎了上来,“小诚,过来了?”

        钱诚过去,给苏建勋行了个礼,“苏伯伯。”

        一礼过后,回头给人家引荐,说话都有点感觉到自己底气不足,“苏伯伯,这是我和你提到过的……高人!”

        饶是苏建勋见多识广,此刻也有点发愣,看了看老白,又看了眼钱诚,“高人?”

        钱大少很为难,最后一咬牙,“嗯!”

        “呃……还不知道,这位高人,怎么称呼?”

        老白一看,钱诚这业务显然不行,于是自己上前两步,上前抓住苏建勋的手,自顾自地握了起来,“苏总不用客气,我是捉鬼表演艺术家,姓白,您就叫我白天师就可以了!”

        苏建勋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捉鬼表演艺术家?哪怕你装神弄鬼,当江湖骗子也好歹下点本啊,哪怕弄身道袍我都不说什么,你穿身白大褂,让我信你会捉鬼?还尼玛表演艺术家?

        “叫捉鬼表演艺术家太麻烦了,叫白天师就行!”

        苏建勋眼睛往天上瞄了一下,天黑了,可是能看出来满天星斗,没有乌云,所以不会被雷劈,于是昧着良心,叫了一声:“白天师!”

        “哎!”老白美了。

        这称呼老白想了一路。

        真要是以白无常的身份,地府十大冥帅之首,天上地下无人不知,说自己是天师,其实还真不算吹牛!四大天师张葛许萨,张道陵、葛洪、许逊、萨受坚,论修为,还不及老白,他们的天师是封号,和冥帅相比,其实也差不了多少。

        钱诚很尴尬,把苏建勋拉到一边,“苏伯伯,你知道,有点本事的人,性格都比较……”

        当着长辈的面,逗逼二字没说出口。

        “跳脱?”

        “对,性格都有点跳脱,您想啊,他们能看到我们看不到的事情,那脑回路,对不对?”

        苏建勋连连点头,表示理解。

        这年头没点神经病的气质,谁相信你是艺术家啊?想必这位就是,捉鬼表演艺术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