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网游竞技 - 大叔,轻点撩在线阅读 - 第588章诱敌上钩,达成共识

第588章诱敌上钩,达成共识

        她没有挣扎反抗,也没有坐起,而是顺势勾住了厉峥的脖子,两条纤细的腿更是直接挂到了厉峥的腰上。

        “怎么,我出现在你喜欢的女人面前,你不高兴?”

        喜欢?

        厉峥皱眉,眯着眼睛打量着她的脸。

        是他自己表现的太过明显,还是……

        这个女人的洞察心思太过缜密?

        厉峥的双臂支撑在大床上,结实的肌肉牢牢绷紧。

        “一天的时间到了。”

        话落,男人拽下她的手,从床上站起。

        转身扯下半挂的领带扔到沙发处,扯开衬衫的扣子,露出同样结实有力的胸膛。

        吴檬也从床上坐了起来,似笑非笑的盯着他。

        “可惜啊,襄王有意神女无心,我知道你不愿意去破坏霍恬的爱情,更怕暴露了自己的心意之后,你和霍恬连伪兄妹都做不成,不如……这样,我去帮你说说看,女人最了解女人了,也许我一劝,她就豁然开朗,转身爱上你了呢?”

        厉峥脱下衬衫冷笑。

        他又不傻,怎会听不出这女人在威胁。

        厉峥转过身去,赤膊着胸膛站到她面前。

        吴檬坐在床上,美滋滋的笑着仰望着他。

        手指也毫不羞怯的迷恋般的抚上他的皮肤。

        不可否认厉峥的皮相真的是好,他的五官、他的身材、他的皮肤、他的头脑与家世,没有一样不让吴檬觉得老天待人真的是不公的。

        厉峥弯下身体,脸与她的脸越靠越近。

        近到,两人可以彼此感受到对方的呼吸。

        “怎么样,我的提议你觉得如何?”

        “可以,不如你去试试。”

        他真的不怕?

        吴檬有些意外。

        刚刚吃饭时看他沉默的样子,还以为他对霍恬有多深的感情呢。

        难道不应该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他为了守护女一号的爱情,赴汤蹈火在所不惜,牺牲自己也无所谓的那种伟大而高尚的爱情情操吗?

        现实怎么这样?

        眼见厉峥嘴角勾起的那抹阴险的笑,吴檬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

        恶劣!城府!腹黑!

        他根本不像表面上看到的那样温文尔雅,反而,和他温润外表刚刚相反的是他的内心,他的心……好冷!

        吴檬舔了舔干涩的唇瓣,推他起身。

        “我无家可归,也没有工作,还欠了一屁股的债,之前被他们逼着去骗那些有钱的男人,可拿回来的钱还不够我还他们利息的。”

        “再这样利滚利的欠下去,我就是卖身也不够还他们的,所以,你可不可以……”

        吴檬低下头,轻轻捏紧手指。

        “忘记一个人最好的办法,就是转移视线,我知道你是个好男人,真男人,不屑去破坏别人的感情,当然,其实我也不是威胁你,只是给你一点小小的建议。”

        “把我留在你身边,如果她的心底对你真的有感情,就一定会表现出来,如果没有,你也可以彻底死心了,放弃,不要再浪费时间,你觉得这样好……”

        “在你眼里,我就是需要靠这种手段来赢得一个女人的心?”

        厉峥的唇角勾了勾,两条粗壮的手臂慢慢支撑在她的身体两侧。

        吴檬未着寸缕,先前看他的表现吴檬还以为他是个古板的君子,可现在看来,明显不是。

        现在反倒是吴檬不自在起来。

        她红了脸,难堪的垂下头。

        “我知道你当然不用靠这些手段,你这么英俊潇洒,英明圣武的……”

        吴檬的心里正在吐槽,这世上有多少人都被你伪善的外表欺骗了,其实你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人。

        什么守护爱情?什么成全,啊呸!全特马是骗人的。

        你不动,不过是没那么爱她罢了!

        如果深爱,估计早就抢了。

        特马伪善的大骗子!

        厉峥从床前直起腰板,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转过身,走到衣帽间前。

        他脱了裤子全身上下只剩一条黑色四角内裤,拿着换洗衣物走进浴室。

        “你说你会做饭?”

        原本正低下头沮丧的吴檬闻言又抬起头:“嗯,我之前有学过厨艺的。”

        “会包茴香馅饺子吗?”

        茴香?

        吴檬皱了皱眉,那茴香馅的味道怪怪的,她最不喜欢了。

        不过既然他要吃。

        “当然会啊!”吴檬答到。

        厉峥点头,转身走入浴室。

        听着浴室里传出的哗哗水声,吴檬狐疑的想,他是同意让她留下了吗?

        楼下噼里啪啦的响,战火燎原。

        厉峥站在楼梯口看了会,见那女人一脸面粉正在厨房里混战,转身进了书房。

        他穿着一身明黄色的休闲装,头发又黑又亮,此刻还在滴着水。

        走进书房,打开电脑,连接徐慕千的视频。

        视频里一群纹身男正瑟瑟发抖的跪在地上,为首的男子眼神四处瞟动,惊恐不安。

        身旁的保镖个个人高马大,凶神恶煞,一看就是练过的,单凭他们那点混吃的拳脚功夫,根本不是对手,几下就被打趴下了,个个脸上挂彩,又红又绿的。

        徐慕千问了几句,为首的男子战战兢兢的答了。

        电脑这边,厉峥闲适的靠近沙发里,头向后靠紧座椅,拿出一根烟轻轻的点。

        吸上一口,微微闭眼。

        徐慕千问完,帮吴檬把欠的钱都还上了,连同本金以及利息。

        之后,纹身男被身后一群保镖带走。

        “厉总,他们只知道吴檬是个孤儿,欠的钱是她的前男友欠的,因为找不到人,那些人就让吴檬代还,至于其它的事,他们也不是很清楚。”

        前男友?

        厉峥的手指轻轻摩挲着桌面上的钢笔。

        “我查过慈爱福利院的档案,吴檬先前曾被人收养过一次,之后福利院发生一场大火,所有的资料都被烧没了,老师们也说不清收养她的人是谁,因为当初负责她领养的那个老师在大火中为了救其它孩子死了,所以……”

        “厉总,我始终觉得她故意接近您是另有目的,是不是……”

        “行了,我知道了。”

        厉峥拿过烟灰缸点落烟灰,关闭电脑,从座椅前站起。

        走过保险柜时,他突然停下脚步。

        打开,拿出里面仅剩的一张照片。

        照片里的女人正背倚着物业小楼前的石柱,明眸皓齿,笑容羞涩,皮肤比雪还要白。

        这正是他的母亲,孙一柔。

        是她年轻时站在陈桥巷物业楼前拍的一张照片,妈妈说,那时候的她只有18岁,也是在那一年,她认识了自己的父亲厉伟。

        他们相识、相恋、经历了不少的事。

        厉峥看着这照片,想着还在楼下奋战的女人。

        她有时候真的很像孙一柔,特别是她腼腆着,羞涩着笑着的时候,像极了孙一柔的18岁。

        她偷走了保险柜里的所有东西,唯独留下了这张照片。

        厉峥把照片重新放进保险柜里,把门关

        上。

        现在这个保险柜里,就只装了孙一柔的一张照片而已。

        起身下楼,吴檬正把煮好的饺子端出来。

        也不知道她包这顿饺子用了多大的力气,厨房里锅碗瓢盆乌烟瘴气,早已没有了先前干净整洁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

        厉峥皱眉坐进餐椅,低头看她端上来的一盘饺子。

        破皮的破皮,没煮熟的没煮熟。

        吴檬抹了把头顶的汗,指着那个没煮熟的饺子道:“我包的时候皮破了,我就……多包了两层。”

        白白嫩嫩的饺子,大的大,小的小,方的方,圆的圆的。

        厉峥笑了笑,放下筷子。

        “你觉得你做的这个东西我能吃的下去?”

        吴檬尴尬的脸一红,低下头。

        厉峥拿起饺子举到她面前:“你学过厨艺,哪个学校学的?”

        “就……就福利院的张大爷!”吴檬的声音很小,聂聂的。

        呵!

        厉峥冷笑,放下盘子。

        撸起袖子走进厨房,看了眼厨房的杯盘狼藉,都不知道从哪里下手好。

        男人站在水池前洗了手,拿起剩余的面开始包饺子。

        吴檬撇了眼那些“不成型”的饺子,嫌弃的推到一旁,转身走进客厅,悠哉游哉看电视去了。

        半个小时后,厉峥煮好了两盘内在外在都很美的饺子上了桌。

        吴檬凑过去,见厉峥没看她自顾自的吃着,也小心翼翼的拿起一个饺子塞进嘴里。

        嗯,味道还挺不错。

        真没看出来,他还会做饭呢?

        饭后,厉峥走进厨房给自己煮了杯咖啡,吴檬有眼色的端着两个空空如也的盘子走进厨房,放进水池里。

        她本不爱吃茴香,却不想厉峥包出来的茴香馅饺子还不错,有一股浓郁的清香味,越嚼越香,她不自觉竟也吃了一盘,此刻撑的有点难受。

        摸着肚子,看着水池里的碗,有些不知所措。

        “如果你连刷碗都不会,那就出去。”厉峥道。

        “会,刷碗而已,怎么可能不会?”

        可事实上,她是真的没刷过碗,也不知道该怎么刷。

        厉峥看了她一眼,转身拿着咖啡上楼了。

        他习惯性在晚上处理工作,因为晚上,他的头脑会更清醒。

        “放心吧,我一定会把这里收拾干净。”

        待厉峥走远,吴檬愁眉苦脸的拿起水池子里的碗看了看。

        先前她和面用过的碗和盆子此刻都被面疙瘩凝固住了,吴檬用手指抠了半天也没抠下来,不止没抠下来面疙瘩,她的手指甲还差点被抠翻了。

        吴檬嘶的一疼,下意识的收回手,碗也砰的一声掉到地上,摔碎了。

        她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往楼梯上看去。

        好在,那个男人没有听到,或是听到了也没有理。

        吴檬拍拍心口,安抚惊魂未定的心跳。

        看了眼水池里还剩下的几个碗,又看向厨房里的垃圾桶,灵机一动,直接把碗扔进垃圾桶里,又把垃圾袋扔到了门外。

        抹布随意在灶台上胡了两下,丢掉抹布拍拍手。

        看着“整洁一新”的厨房,吴檬很满意。

        这就算是收拾完了!

        到了晚上,吴檬在卧室洗干净自己,就躺在床上等着厉峥了。

        她摆好各种诱人的姿势,穿上了性感妩媚的睡衣,甚至往身上喷了香水。

        眼睛盯紧门口,像狼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