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天师白玉琼(第一更!)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天师白玉琼(第一更!)

        渐渐地,一股奇异的魔力四下散开来,他的神通感应着天地间的一切游魂一切灵魂黑沙,穿过一个个诸天,一个个世界,上达玄都,下至幽都,广度直达,笼罩宇宙四极。

        他的思维神识仿佛穿过了这些世界,感应着南帝朱雀留下的痕迹,渐渐地,他在南极天现了一些游离的灵魂黑沙,那是南帝一部分破碎的灵魂。

        他牵引着这些灵魂黑沙返回元界,就在此时,他感应到南帝另一部分灵魂。

        然而这个灵魂却在抗拒他的牵魂!

        秦牧纳闷,思维神识顺着这股奇特的牵引而去,穿过一个个世界,来到了天庭,顺着感应来到了天庭的西天门。

        他的思维顺着感应进入一片天宫中,又穿过重重宫阙,来到一座凌霄殿中,然后便见一位女帝面如寒霜的看着“自己”。

        那位女帝冷笑一声,伸出手掌向前一盖,将秦牧的牵魂引神通打断,气道:“阴天子,你又想暗算我?还没有吃够姑奶奶的铁拳?”

        秦牧收回神识,抬手抓起朱雀翎羽,轻轻一抖将涌来的灵魂黑沙悉数收入朱雀翎羽中,吃惊道:“烟儿,你娘亲的转世身在天庭,做了西天门琼花宫的天师!”

        他露出难以置信之色,失声道:“西天门琼花宫的天师,是天庭四大天师之一,名叫白玉琼!位列四天师中的第三位!你娘亲这一世转世为白玉琼,已经是帝座境界了,而且在天庭中位高权重!”

        烟儿瞪大眼睛,吃吃道:“天庭中的那位玉琼天师,便是我娘亲,当年那个傻乎乎的鹊菲茵?”

        秦牧点头,走来走去,喃喃道:“看来我还是失算了,阴天子没能再杀她九十九次,导致她的朱雀魂还是没有觉醒。这次糟了,糟透了……”

        他额头一根根青筋窜了出来,跳动不休:“朱雀转世,已经修成帝座,而且能够成为天庭的第三天师,肯定聪明无比厉害无比。想要让她再死一次,难上加难!最关键的是,不知道她死了多少次了,距离九十九次还差多少……”

        他重重握拳,怒骂道:“阴天子,你好生没有出息,竟然连这个女子也杀不了,有愧美人杀手之名!”

        龙麒麟撇了撇嘴,心道:“明明是教主自己玩脱了,偏偏要怪在阴天子的头上。教主只想着借阴天子之手让丈母娘的转世身变聪明,从龙汉时代活下来,却没想到在阴天子的磨砺下,丈母娘已经聪明到死不了的程度了!”

        他不禁摇了摇头。

        秦牧有些焦头烂额,愁眉不展。

        天师,尤其是天庭的天师,哪个不是精似鬼的人物?

        能够做到第三天师,可想而知白玉琼的智慧有多高!

        四大天师,在天庭中的地位虽然比赤帝、黑帝这样的四方大帝低了一点,但基本上属于平起平坐的人物。

        更关键的是,四大天师,都是帝座境界!

        鹊菲茵转世到了这一世,名叫白玉琼,聪明伶俐,而且应该也是个善于借势的人,否则不能混到天庭四大天师的行列之中。

        烟儿眼巴巴的看着他。

        秦牧笑道:“不必担心,你娘亲的转世身拥有着前世记忆,她是认得我们的。而今她想来已经知道当年天河上遇到我们的原因,知道我们的身份。也知道她被阴天子暗算而没有失去前世记忆,靠的是我给她那块玉佩。我们只要寻到这位天师,告诉她,她是南帝转世身,她应该会同意再死一次。”

        烟儿心里欢喜。

        龙麒麟眨眨眼睛,心道:“教主又骗我媳妇了。关键是,丈母娘不知道自己是南帝的一魂!她已经是帝座境界的存在了,有自己的思维意识,岂会甘心再死一次?想要让朱雀魂觉醒,难!”

        秦牧也明白这一点,只是没有告诉烟儿而已,免得她又起担忧。

        突然,天空阴暗下来,秦牧心中一惊,正欲让烟儿取出灯笼,这时才醒悟自己并非是在远古,而是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时代,不由失笑:“我穿越回到远古,神经一直绷得很紧,回到当代之后还是没有缓过神来。”

        他抬头看去,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

        只见遮挡住天空的是一只巨大的身躯,那个身躯的脑袋和身体不成比例,头比身子还要大,脑后长满了骨头山一样的骨刺,密密麻麻,轻轻一摇,脑后的群山晃动。

        那是一头从虚空中出来的巨兽,脸上只有一只硕大的眼睛,瞳孔有着好几重,一圈又一圈的眼瞳不断缩小!

        它长着六条腿,腿与腿之间有着薄薄的肉膜,钻出虚空后便猛然张开肉翅,振翅从天空中划过,飞远去!

        虚空兽!

        秦牧瞠目结舌,呆呆的看着那头虚空兽飞远。

        生活在祖庭中的远古巨兽中的霸主,竟然出现在了元界,出现在延康的上空!

        仓促间,他隐约看到那头虚空兽的背上站着一个女子,依稀便是阆涴神王!

        秦牧快步追上前去,突然只见一艘艘天庭的楼船大舰破开元界的天空,旌旗飘扬,鼓声如雷,从天上传来。

        巨神在船头擂动大鼓,船上天兵天将呼喝声阵阵,追赶那头虚空兽而去。

        “阆涴神王,她寻到了祖庭的方位,并且从那里召唤出一只虚空兽……”

        秦牧轻喝一声,烟儿立刻化作龙雀冲天而起,载着他们向虚空兽离去的方向追去。

        烟儿已经将吞掉的古神消化了不少,飞也快了许多,一路穷追猛赶,却见天空中一艘艘楼船拖着长长的浓烟向下方坠落,越往前进,损毁的楼船便越多,一艘艘大舰四分五裂,船上的神魔将士残肢断臂四下乱飞。

        秦牧遥望过去,但见那虚空巨兽时隐时现,在虚空与现实之间穿梭,天庭将士的神通和神兵来到它身边,它的身体便立刻虚化,神通神兵从它体内穿过,对它没有半点威胁。

        这是一场屠杀!

        天庭的神魔根本没有遇到过这么棘手的巨兽,他们的神通对它来说没有任何作用!

        等到烟儿飞至跟前时,战斗已经结束。

        那头虚空兽将最后一尊天神吞噬,停了下来,眼帘垂下,遮住巨大的嘴巴,盯着飞近的龙雀和龙雀背上的秦牧等人。

        它猛然出一声嘶吼,背后的骨山哗啦啦抖动,露出威胁之色。

        烟儿急忙停下,秦牧抬头望去,阆涴神王站在虚空兽背后一座骨山的山巅,与他遥遥对视。

        “圣婴。”她轻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