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都市言情 - 我什么没干过在线阅读 - 第114章 虚虚实实

第114章 虚虚实实

        皇宫里的刀光剑影,外界是看不见的。

        无数的吃瓜群众都迫不及待地想要看看,新皇帝和九千岁之间的交锋,到底谁胜谁负。

        崇祯是本着息事宁人的态度,想要温水煮青蛙,慢慢地一点一点对付魏忠贤。

        然而九千岁却是一个敞亮人,觉得光咱俩比划,没有观众,那多没劲啊。

        人家上擂台搏斗,场边还得人山人海地叫好呢。

        咱俩的身份,一个是天下至尊的皇帝,一个是古今少有的权阉,只私底下较量太对不起我们的身份了。

        “你们说,陛下到底是什么意思?”

        魏忠贤愈发地焦躁了。

        第一次亲自布置了美人计,结果崇祯毫无反应。

        第二天派人去下迷香,结果人都不见了。

        连续两次的失败,已经让魏忠贤坐不住了,于是召集了徒子徒孙们,询问对策。

        一屋子人,王体乾、涂文辅、田尔耕、许显纯等全都在。

        唯一比较刺眼的就是,崔呈秀和阉党里的文官们一个都不在。

        想当年阉党最鼎盛时期,文武两班、内廷厂卫无所不包。可如今呢,就剩下这么小猫两三只了。

        光看这个场面,魏忠贤就不禁悲从中来,似乎感受到了一股没落的气息。

        他再也忍耐不住了,准备要鱼死网破了。

        见老大急了,下面的小的也不能当木头。

        王体乾转动着眼珠子,努力想要筹谋出一条对策来。

        然而很可惜,他不是那块料。

        或者说,这一屋子人都不是那块料。

        让这些太监们围绕着皇帝争宠夺权,那个个在行。可现在让他们和皇帝做对……

        对不起,没经验呢!

        原本阉党和东林党、浙党、齐党、楚党争斗的时候,出主意的都是文官们。

        现在文官们追随崔呈秀,不往九千岁身边凑了,他们立刻就失去了智囊。

        可沉默不是办法,眼见着九千岁渐渐要发火了,最终还是田尔耕硬着头皮出了一个主意。

        “九千岁,要不咱们来一招以退为进。看看陛下到底是什么意思?”

        九千岁的怒气就此停住,没有从小纳尔变成大纳尔,对这帮子徒子徒孙使用如来神掌。

        既然没有更好的主意了,那就试试这招吧。

        两日后,魏忠贤装作步履蹒跚、老态龙钟的样子,拜见了崇祯。

        老太监演技不大行,不太懂得循序渐进,直接就请求乞骸骨。

        陛下啊,老奴年纪大了,腿脚也不太灵便。您就行行好,放老奴回老家了此残生吧。

        看着魏忠贤抠图都不如的演技,天知道崇祯是废了多大的力气才忍住笑意。

        “大伴何出此言,皇兄驾崩之际,就曾对朕吩咐过,大伴乃大明肱股之臣。朕初登皇位,心思惶然,战战兢兢。如果没有大伴辅佐,岂不是贻害苍生,社稷败坏?”

        你别说了,朕不会允许的。

        相比起魏忠贤拙劣的演技,崇祯就是奥斯卡级别的了。

        见崇祯言辞恳切,态度坚决,魏忠贤也不禁被感动了。

        原本打算鱼死网破、图谋不轨的心思也淡了下去,继续做他的九千岁的美梦。

        可魏忠贤绝对没有想到,什么都不怕,就怕猪队友啊。

        看魏忠贤这招以退为进玩的如此之六,有一个人坐不住了。

        那就是客氏。

        在天启朝的皇宫里,有两座不可跨越的大山。

        其中一个就是魏忠贤,之所以牛逼,因为天启是他带大的。

        另外一个则是客氏,同样牛逼的原因在于,天启是她奶大的。

        大明以孝治天下,做皇帝的自然要带头示范。

        所以对于几乎是把自己养大的魏忠贤和客氏,天启可谓是无比的礼遇,信赖有加。

        在封建社会,有了皇帝的信任,基本上就意味着得到了无上的权力。

        于是魏忠贤和客氏这一对对食的狗男女,就结成了牢不可破的同盟,把持了内外的大权。

        魏忠贤主要是在朝廷里呼风唤雨,打击异己,到处搂钱。

        而客氏的主场则是在皇宫里,主要作用是巩固天启的恩宠,以及对付看他们不顺眼的张嫣。

        可以说,客氏做的很不错。

        魏忠贤能够毫无顾虑地胡作非为,其背后得到了客氏的大力支持。

        然而客氏这个人吧,其实跟魏忠贤一样,也是出身贫贱,根本没有什么文化和见识。

        威风惯了,结果就忘记了,赐予他们威风的皇帝已经不在了。

        她还满以为,崇祯和天启一样呢。

        于是,听闻魏忠贤玩了一招请辞,“吓住”了崇祯,威望更胜之后,客氏觉得她也可以做到。

        她却不想想,她一个内宫的妇人,在朝廷里根本没有什么影响力,崇祯怎么会在乎她。

        当客氏效仿魏忠贤,提出请辞之后,崇祯二话不说,直接就答应了。

        客氏虽然是天启的奶妈,但不是他的奶妈啊。

        他和客氏之间,可没有任何的情分。

        既然如此,他的后宫里,为什么要养这么一个老太太?

        客氏什么都想到了,就是没想到崇祯那么痛快地答应了。

        这下好了,客氏彻底坐蜡了。

        提出请辞的是她自己,人家皇帝同意了,你总不能赖着不走吧。

        欲哭无泪的客氏,只好留恋地看了看自己居住多年的宫殿,开始收拾行装。

        当客氏被崇祯撵走的消息传来,魏忠贤是真的急了。

        他这些年能这么顺当,就是因为客氏在宫里给他照应。如今客氏折了,等于他就此断了一臂。

        到了这时,魏忠贤也反应了过来。

        他被崇祯忽悠了。

        那个年少的皇帝,根本就不是心性纯良之辈。

        也许在入宫之前,就已经想好了怎么对付他。

        一想到危在旦夕,魏忠贤就再也坐不住了。

        他当然不想坐以待毙,自然就要想办法对抗了。

        直到这时,他才发现一个极为严重的问题。

        那就是他的手里没有兵权。

        本来厂卫是听命于他的。

        可东厂在腾骧四卫作乱的时候被一把火烧了个干干净净,过了这么久也没有重建起来。

        锦衣卫虽然威风,但是却管不到皇宫里面。

        如今皇宫的禁卫已经被御马监接手,曹化淳那个家伙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剥了,对他自然是百般防备。

        可如果没有兵权的话,那崇祯杀他就跟杀只鸡一样。

        魏忠贤总算是知道崔呈秀的宝贵了,连忙派了涂文辅去联络。

        希望崔呈秀能够看清楚形势,知道他们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能够和他抛弃前嫌,和衷共济,度过难关。

        崔呈秀可是兵部尚书,手握天下兵权。有他相助,魏忠贤才有对抗的本钱。

        然而当涂文辅赶到崔府的时候,正好撞见锦衣卫冲入了崔府,连带崔呈秀在内,阖府上下一个都没有跑掉。

        惊慌失措的涂文辅打听过后才知道,崔呈秀涉嫌贪污的事发了。

        崇祯亲自下令,将崔呈秀下狱审问。

        其实是看到时机成熟,崇祯开始剪除魏忠贤的羽翼了。

        没有了崔呈秀这个兵部尚书的帮衬,魏忠贤就真的变成了没毛的凤凰。

        他绞尽脑汁,也想不出能够对抗崇祯的办法。

        而这个时候,崇祯的旨意却来了。

        无他,命令魏忠贤去为天启守灵。等七七四十九日之后,随同崇祯一起去为天启下葬。

        古代皇帝驾崩,自然有亲近的奴婢、官员为其守灵,这是祖制。

        魏忠贤作为天启最为宠信的太监,为天启守灵,显然是恰如其分的。

        可魏忠贤和阉党众人十分清楚,这个守灵十分的危险。

        因为天启的灵柩是停在皇宫里的。

        此时皇宫内外,早已被崇祯掌控。出入的宫禁在曹化淳手中,一旦入了宫,那就等于是羊入了虎口。

        而且到时内外隔绝,魏忠贤就跟外面的徒子徒孙断了联系了。

        “说说啊,都说说啊,咱家该怎么办啊?”

        魏忠贤急的满嘴都是泡,一个劲地催促着大家伙拿出办法来。

        乌云压顶城欲摧,阉党众人都感觉到了末日的降临,各人的心思也都不同。

        有的惊惧,有的犹疑,有的动摇,还有的侥幸。

        唯独许显纯是最忠诚的一个。

        他看了看左右,见都是亲信,干脆一咬牙,发挥了狠人的特色。

        “干爹,事已至此,那狗皇帝显然是要致我们于死地。既然如此,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咱们也就别客气了。”

        涂文辅唉声叹气。

        “就算是要你死我活,咱们也得有本钱啊。如今皇帝身边护卫重重,咱们出入皇宫都千难万难,哪有什么手段啊?”

        许显纯却早已计划好了。

        “孩儿记得,当初干爹可是往那狗皇帝身边派了卧底的。一不做二不休,不如咱们干脆启动卧底,弄死那狗皇帝。只要狗皇帝一死,咱们岂不是立于不败之地?”

        魏忠贤挠着眉头。

        “那些探子派去的时候尚短,恐怕很难接近皇帝的身边,很难成事啊。”

        “干爹,您忘了一个人吗?”

        许显纯眼睛绽放着危险的光芒,提醒了魏忠贤的疏漏。

        魏忠贤错愕了一下,随即恍然大悟,猛地拍着自己的大腿。

        “哎呀,咱家怎么就忘了他了?对了,这个小子深得皇帝的信任,据说每日都陪在皇帝的身边。”

        许显纯蠢蠢欲动。

        “干爹如果允许的话,孩儿这就去给他传话,让他找机会干掉皇帝。他是咱们的探子,把柄在咱们手中,不敢不从。”

        魏忠贤却犹疑起来。

        “你有把握吗?”

        许显纯急不可耐。

        “干爹,这都什么时候了?让王公公出面,把那小子约出来。到时候咱们这么多人压阵,吓也能吓住他了。”

        眼瞅着拖延不起了,生死就在一念之间,魏忠贤干脆一咬牙。

        “那你们仔细着,如果那小子不听话,就别让他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