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科幻灵异 - 神游诸天虚海在线阅读 - 第402章木矛与鬼

第402章木矛与鬼

        “这这这……林道长,你说的针对那些异灵恐怖的准备,是这根神矛吗?”

        似乎“不经意”的扫了眼,被林青踩在脚下当垫脚木头的神矛,司空叶在异常心痛之余,又忍不住发问道。

        能够叫鬼飞灰湮灭的力量,或者是真正能剿灭鬼的物品,从司空叶当上了“特国处”的处长以后就在不断寻找,但时至今日,能被他发现的也只有林道长手中的这根神矛了。

        之前,在林青“不知道”的一场秘密会议里,曾有人建议就在这里想办法以国家大义的名义,胁迫林青交出手里的神矛,然后甘心情愿交出茅山上所有的固有国家资产,自比作一根螺丝钉,为我大夏联邦的建设事业添砖加瓦。

        这个想法真的很诱人,诱人到只要是作成了,也许那些异灵恐怖们就再也不能算是恐怖了。

        司空叶毫不避讳,自己当时真的已经动心了。

        但马上他就已经回过神来,心知此风不可长,毫不犹豫的把建议的那人扔到西伯利亚去和毛熊相扑,顺道挖土豆去了。

        在他麾下的那群御鬼者全都是桀骜不驯,一个个都有着自己独特的个性。没道理面前这个在跟着自己喝茶的领导长是个软茬子。

        他性格若是偏软的话,不可能接过茅山教的传承,持以神矛看守镇压那个在太阳上的天神尸体了。

        这句话要是传进林道长的耳中,人家只要掀开太阳上那天神尸体封印一丝边角,自己这个星球就别想着百年以后逃离太阳系了,现在都就得成微波炉里一摊臭榴莲!

        那样的事情别说是做,想都不能想!

        可是这位司空处长还真没料到,他还没有说什么的,林道长就就已经把这件事给挑开了。

        “哈哈哈哈哈(?w?)hiahiahia,道长哈,这这这怎么好意思哩。太客气了,真的是太客气(≧?≦)了。”

        不过这位司空处长是什么样的脸皮,打蛇上棍,无理取闹什么都是些基操,一只癞蛤蟆都能攥出五两蟾油的人,面对着这事情,就算明知道人家可能是开玩笑,他也不能把其当做开玩笑啊!

        不仅不能,反而要想尽办法把它办成一桩铁案!

        仅仅是沉默了过半刹那,旋即司空叶的脸上就堆满了最良善无比的笑容。

        他稍微的搓了自己两下手,一步三赶的窜到了林青跟前,就是再次满脸堆笑的准备把林青脚下正踩着当垫脚物的那根木矛拾起来。

        神器啊!

        什么是神器?

        观遍古今中外,一切神话史书,但凡是枪矛类的神器,最为强大的,无疑就是传说中的那几件,比如说是“冈格尼尔”、“天之琼矛”、“轰杀五星”、“梵天之怒”、“朗基努斯”、“伦戈米尼亚德”、这一类可以开天辟地,扭曲人理的神器了。

        不过,神话之所以被称之为神话,不就是因为它们距离现实时间太遥远了,遥远到根本就没有一丝可以证明的可能。

        而在许久前,司空叶在知道了那群神棍们根本对现在愈演愈烈的异灵复苏事件无能为力之后。

        他就已经把那些神话都是当做睡前故事来听了,连一点想要搭理他们的心思都没有。

        在他的心中,没有办法为自己产生作用的东西,都是一些无用之物。而既然是无用之物,了解了有什么用?

        但是眼前的这根木矛不一样!

        从看到这根木矛的第一眼开始,司空叶就在心里对它万分的垂涎欲滴,只恨不得现在就把它变成自己的形状。

        可惜在看到了眼前这尊大神,牢牢地挡在自己的面前后,他即使是有万般的心思,也只能够是暗暗的埋在心里。

        现在有机会,哪怕仅仅是万亿分之一的机会让自己掌握这件神器,司空叶他也没有丝毫犹豫!

        林青微笑着看着司空叶这形如小孩般的种种举动,虽然没有赞成,但也没有阻止,只是在静静的看着他一番猛如虎的操作。

        很快,他就已经触摸到了这个神矛。

        木质的矛身歪七扭八,毛毛糙糙,甚至还带着许些泥土的芳香,和一些看似即将快要被脱落的枯树皮,不论怎么看都是充满了古生原始时代的风貌。

        如果不是司空也亲眼所见这根长矛的威力,也许他只会把它当做是随便在哪个路边花花坛里捡出来的废木料。

        不得不说,相比起前言所述的那些神王们所执掌的枪矛类神器,这个木矛的外相实在是太糟糕了一些。

        '可一接触,司空叶就勃然色变。

        这根木矛不长,仅仅960万千米,木矛也不重,区区十五亿斤罢了。

        “这……这是什么!”原本歪七扭八的简陋长矛,在他眼中,一点点的褪下原本的躯壳。

        似像是感受到了他与林青截然不同的气息,在司空叶的眼中长矛,普通的木身在肆意张扬自己躯干,像是路边石块的矛头更像是洗尽铅华,将所有普通外相挣脱。

        如同一只感受到大地的震荡,火山喷发的熔岩,倒灌的江河湖海,受惊而起的大地龙脉。

        灾轰然间,在他的手中爆发,想要挣脱他的束缚!

        只是这么稍稍一发力,就是震的司空叶意志颤栗,浑身打颤不止。

        “嘻嘻嘻嘻”

        “咔嚓……”

        隐约中,司空叶的身上有一块块的分外明显腐烂状尸斑光影在被生生的震荡出来。

        伴随着难以名状的尸臭味,更有一只披着华丽红装嫁衣,根本无法看清面容的鬼新娘,以及是一只黑木乌云纹的巨大棺椁,不知不觉就在他的身后显露出来。

        红衣艳丽封女新娘素手如苍白鬼玉,趴在司空叶的身上,又是正紧紧的嘞着的他脖子,每一秒钟都是在不断的缩紧。

        鬼木的棺椁在不断的开开合合,在缝隙也是越拉越大,一双没有感情的黑色眼睛清晰可见,无情、狰狞、恐怖…有太多的感情在流露。

        仿佛在下一刻,司空叶就已经要跌落进了棺椁,与那只鬼为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