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都市言情 - 手术直播间在线阅读 - 446 殉情?(白银盟三七互娱李逸飞加更13)

446 殉情?(白银盟三七互娱李逸飞加更13)

        郑仁也没什么事儿,站起来,来到走廊。

        与此同时,外科值班的医生也走了出来,一脸忐忑。

        都这个点了,谁都不希望是自己的活。

        内科盼着是外科患者,外科盼着是内科患者。

        郑仁笑了笑,道:“去歇会吧,我来处理。”

        外科大夫随即欣然,谢了一声,也不多客气,回到值班室。

        这一天忙下来,全身的精力都被榨空,能多歇会就是一会,有啥好客气的。

        几分钟后,平车声从走廊的一边传来。

        “什么患者?”郑仁远远问到。

        “吃药的!”120的医生一瘸一拐的拉着平车,匆忙赶了过来。

        郑仁特别想不懂,生活虽然艰辛,但服毒……

        还没等他感慨,两辆平车出现在视野中。

        郑仁看着视野右上方系统面板里的诊断,一下子怔住了。

        一个,系统面板里呈现出淡淡的绿色,生机盎然,显然是没有病。

        另外一个,深红色,提示郑仁患者的病情很重。

        这是怎么回事?

        郑仁让过第一辆平车,帮着把第二辆平车送入急诊抢救室。

        “郑总,服毒的患者,两个人吃了一瓶子的安眠药,还有其他药物,瓶子在这面。”120医生急匆匆的说着,从手里拎着的塑料袋中拿出来一个瓶子和几个扁扁的药盒。

        卡马西平……艾司唑仑……

        “你的脚怎么了?”郑仁问到。

        “路滑,抬患者的时候扭了一下。”120医生马上回答到:“没事。”

        郑仁点点头,看两个患者,见护士正准备先抢救男人。

        “先别管这个,女患者上心电监护,准备洗胃,通知消化内科来会诊。”郑仁瞄了一眼药瓶,便开始指挥抢救。

        男“患者”大概三十一二岁,躺在平车上,安安静静的。

        郑仁在系统面板里判断,他没什么事儿。只是让护士抽空给他上了心电监护也就是了,检测一下血压,避免意外。

        而那个女患者,二十六七岁,已经出现角弓反张,全身不断震颤,嘴角有白沫流出。

        郑仁拿起手电筒,看了一眼瞳孔,双侧瞳孔已经开始散大。

        这特么是吃了多少卡马西平!

        卡马西平是一种治疗癫痫、狂躁抑郁症的药物。口服卡马西平自杀,这是真的准备死了。

        从前,都口服安眠药自杀,大家都认为口服安眠药物死的很安详。

        可是,绝大多数人不知道的是,口服安眠药物自杀,在生命走到最后一刻的时候,等待他们的并不是安详与喜乐。最后的时候,要承受大约半个小时内脏如同烈火烧灼一般的苦痛。

        而身体却在安眠药物的作用下,无法动弹。

        有感觉,却又无法活动,这无疑是最为残酷的。

        因为口服安眠药自杀的人越来越多,近十年来,安眠药物里的药物浓度已经降低到了一个令人发指的程度。也就是说,现在吃安眠药,是肯定不会死的了。

        需要镇定药物治疗的患者,都收住院,静点或者静脉注射。

        但是,眼前的患者不光是口服了艾司唑仑这种药物,还口服了大量的卡马西平。

        先催吐、洗胃、导泄吧,这个年轻的女患者能不能救回来,还在两可之间。

        “给ICU打电话,问有没有空床了。”郑仁见开始催吐、洗胃后,系统面板里的红色不见减弱,反而变的更红了几分,知道患者大概率需要上呼吸机,辅助呼吸,同时有可能需要血滤过滤掉身体里的药物。

        消化内科的住院总连跑带颠的来到急诊,她见郑仁在,便直接问到:“郑总,情况怎么样?”

        “不好,估计要收到ICU去。”郑仁叹了口气。

        “这个呢?”消化内科的住院总指着旁边的男患者问到。

        心电监护上的生命体征,无言提醒众人,他什么事儿都没有。

        郑仁没说话,摇了摇头,来到“患者”身边,用手按住左侧胸大肌的左上缘外侧。

        试探性的按了两下,郑仁猛然间发力。

        这里按下去,瞬间会带来很强的痛感。郑仁先轻轻按两下,也是为了让“患者”先以为没什么事儿。

        这种小计俩,小手段,不值一提。

        “啊!”躺在平车上装死的“患者”一下子弹了起来,右手捂着左侧胸部,一脸痛苦。

        “没事。”郑仁淡淡说到,“出去等着。”

        见郑仁表情冷漠,男人心里有鬼,讪讪的想要从平车上下来,但又想要演戏演个全套。

        纠结犹豫中,听到郑仁说,“打一个气管插管套件,插管后直接送ICU。”

        他随即看到开口器把女人的嘴撬开,吸痰管随即顺进去,把白色泡沫样分泌物吸走。

        一根硬塑的管道下了进去。

        男人的喉结上下动了动,光是用看,就知道很疼、很难受。

        气管插管很顺利,对于急诊急救技能大师级的郑仁来说,不算什么。

        呼吸气囊辅助呼吸,患者被急匆匆推了出去,送往ICU。

        “你,有不舒服么?”郑仁表情冷漠,走到男“患者”身边,问到。

        男人怔了一下,见郑仁又取过来一个气管插管套件的包,手里拿着无菌手套,只是还没撕开外皮,心里一犹豫,连忙赔笑,“我没事,没事。”

        麻痹的,郑仁看他和女人的状态,就已经猜到了事情的大概。

        这不是一个忧伤的故事,而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不知道她们两个为什么要吃药自杀,但是这个男人很明显什么都没吃,骗女人口服了卡马西平。

        估计是怕事后解释不清,见女人开始昏迷,他就拨打120电话报警,装出一副耗尽最后力量打开门的假象。

        这种人,不去演戏,真是可惜了。

        就他的演技,完爆各种小鲜肉,可以说是老戏骨了。

        可惜,老戏骨的疼痛阈值不高,被郑仁一下子试探出来真假。

        “你是患者什么人?”郑仁冷冷的问到。

        “我……我……”男人结语。

        郑仁眼中流露出一丝厌恶。

        可是即便是报警,也没什么用。这种事情,偶尔会在急诊科出现。频率不会很高,但每两三年都能见到一次。

        医生,不是法官,也不是警察,没有任何权利去对人做出评判。

        很遗憾,

        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