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都市言情 - 手术直播间在线阅读 - 627 惊悚的手术

627 惊悚的手术

        郑仁仿佛听到了教授的祷告,屏幕上的那根导丝前进缓慢,但却很坚定,没有任何犹豫,也毫不停顿,穿行而入。

        罗宾的眼睛睁的像是鸡蛋,但他没注意到。虽然研究的方向是流行病学,可是他的专业素养要高于这个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五的循环介入科医生。

        这种程度的手术有多难,罗宾心里清楚。

        就算是不清楚,欧洲各大医疗中心的专家以及斯德哥尔摩卡罗琳医学外科学研究院的最后会诊意见,在那里摆着。

        根本无法治疗的疾病!

        这是根本无法治疗的疾病!

        愚蠢的像是一头发了情的公牛一样的鲁道夫·瓦格纳竟然让两个年轻人去给博士做手术。

        这简直太荒谬了。

        而更荒谬的是,他们第一步竟然成功了。

        看着导丝穿透“叹息的墙壁”,罗宾愕然。

        最艰难的一步,就这么迈过去了?他知道,随着完全闭塞的右冠动脉被开通,哪怕只有一丝,梅哈尔博士的心脏都会得到新鲜的血液供给。

        而在这之前,维系他心脏跳动的力量来源于毛细血管网。那点动脉血,怎么能满足心脏的搏动呢?

        要不是有体外膜肺,梅哈尔教授早都见上帝去了。

        开通堵塞的血管的过程最为艰难,也是最危险的。

        脆弱的心脏随时都会停止跳动,手术台上,术者身边的助手什么都没干,在那摆姿势准备第一时间给梅哈尔博士进行除颤。

        可是一直到开通了一条通路,他也没动。

        术者的操作轻柔,轻柔到略一用力就会崩溃的心脏都没有感觉。

        这不可能!罗宾愕然看着屏幕,全身僵硬。

        没事,没事,这只是一个开始。罗宾心里安慰自己,在此之前,他对梅哈尔博士的病情以及手术做了充分的了解。

        在这种情况下,没人能用旋磨术解决博士冠脉里堆积如山的血栓、钙化病灶。

        绝对没有!

        要不然,整个欧洲乃至美国的诸多专家会诊后的意见,就不会那么悲观了。

        没有一个人建议做介入手术治疗。

        因为,

        没人能做下来。

        导丝轻柔的抽出,随后旋磨探头被送了进去。

        整个操作间里的空气凝固,每个人都觉得有一块大石头压在胸口,让呼吸变成了一种奢侈。

        第一步竟然顺利完成,这超出了在场所有专家的预料。而下一步,谁知道呢。

        鲁道夫·瓦格纳教授说,这个年轻人拥有一双被上苍亲吻过的双手。

        现在看,的确是这样。

        刚刚开通右冠动脉的动作,每一个细微环节都无可挑剔,完美到了极点。

        但这是常规操作,开通血栓,很多医生都做过,只是没有做过梅哈尔博士这么重的而已。

        接下来,要开始冠脉旋磨术了。

        旋磨术的几种手术禁忌,梅哈尔博士全都具备。

        血栓性冠状动脉病变或者冠心病急性期,旋磨可以加重急性期血栓的形成。

        而且梅哈尔博士冠脉成角已经超过90°,这是绝对的禁忌症。

        角度大,意味着手术时旋磨的空间小,随时都有可能把冠脉旋磨漏了,造成冠脉出血,导致心包填塞。

        即便不漏,只是旋磨破了血管内膜,也会造成动脉夹层。

        在场的人,包括哪些记录数值的小医生们,都是同龄人精英中的精英。所有人都知道手术的难度,所有人的目光汇聚到屏幕上。

        旋磨头被送入右冠动脉,没有尝试,术者极其有自信的直接一步到位,开始旋磨。

        隐约可见无数的碎屑出现,只是隐约,因为速度太快,没人能看清楚。

        碎屑被旋磨探头后面的滤网拢住,稍大的碎屑会被阻止进入冠脉毛细血管。

        而微小的碎屑,则对人体无害,不会造成栓塞、坏死的情况。

        一片一片的血栓被切割、旋磨掉,变成碎屑。像是钻山开路一样,旋磨探头一路向前,旋磨出来一条生命的通道。

        整个过程分了两步,第一步是术者正在做的,先简单打磨,旋磨出一条通路。

        这一步很难,难到无数高等级的教授都不敢做。

        然而,这并不是最难的。

        最难的是第二步,把右冠动脉靠近血管内膜的血栓栓子以及钙化灶旋磨掉。

        斯德哥尔摩卡罗琳医学外科学研究院的工作人员屏住呼吸,看着旋磨探头一步步向前,几分钟,右冠动脉的通路基本被开通。

        鲁道夫·瓦格纳教授没有放松,反而更加紧张了起来。

        手术做到这步,已经出乎他的意料了。

        可是,最难的步骤是旋磨靠近血管内膜的位置。可以说,在这里,郑仁的手只要有不到1mm的误差,就可以宣告手术失败,宣告梅哈尔博士临床死亡。

        手心里满满的汗水,教授全神贯注的盯着屏幕在看,看旋磨探头开始接触靠近血管内膜部分。

        他下意识的用手擦在一尘不染的白服上,擦去手心里的汗水,却擦不掉内心深处的紧张与焦虑。

        鲁道夫·瓦格纳教授的心蹦的很厉害,咚咚咚的,像是身体里有一个人在敲鼓。全神贯注的在看屏幕,身体却随着强烈的心脏搏动而微微颤抖。

        罗宾和鲁道夫·瓦格纳教授一样,紧张的盯着屏幕。因为长时间张着嘴呼吸,他觉得口中有些干,使劲咽了一口口水,却觉得有点疼。

        因为太过于紧张,口腔腺体已经长时间没有分泌唾液了。

        脱水的黏膜摩擦,造成伤害,导致毛细血管破裂。一瞬间,罗宾感觉到口腔里有鲜血的味道。

        但是他没有去管身体的变化,而是专注的看着屏幕,双手十指环绕,指甲紧紧的压在手背上,甲床苍白。

        旋磨探头的操作精细到了毫米级别,粘附在血管内膜上的血栓以及钙化的斑块很精细的被旋磨掉,右冠动脉渐渐呈现出一根血管应该有的形态。

        半个小时过去了,躺在手术室里的梅哈尔博士状态完全没有任何问题,预想之中大概率出现的心脏室颤等要命的并发症没有出现。

        而且随着右冠动脉的开通,心肌供血得到改善,情况一点点好起来。

        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郑仁才把整根右冠动脉全部开通。

        当撤出旋磨探头的一瞬间,苏云长长的出了口气。

        “老板,吓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