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科幻灵异 - 九星毒奶在线阅读 - 367 成长

367 成长

        一场家宴,宾主尽欢。

        结束之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

        带着夏家夫妇的叮嘱和祝福,江晓和韩江雪离开了夏家,一同走的,还有夏妍。

        夏妍很久以前就不在家中居住了,其中有夏父不怎么会处理父女关系的问题,也许也有“一山不容二虎”这类的问题。

        这种问题在华夏很常见,并且由于教育观念的问题,相信也会长时间存在。

        在一些的父母心中,一直依靠他们成长起来的孩子,类似于一件“附属品”,在这种关系存续期间,孩子不经意间会被“物化”,哪怕是这样的关系切断了之后,在父母的心里,这样的观念也许依旧有些许的存留。

        虽然华夏人并不愿意承认,但是一代一代传承下来,人们心里多多少少会有这样的观念存在,而当一个孩子长大成人,或者是拥有自己独立的思想和成熟/不成熟的观念之后,每每当父母与子女观念不和时,这样的矛盾很容易爆发出来。

        区别于普通的家长和孩子,夏父很忙,夏母很有钱......

        父亲的传统和严格、母亲的宠爱和溺爱,导致了夏妍早早搬出了家。

        更区别于其他普通家庭,夏妍是一名觉醒者,自从星力觉醒的那一刻起,她就被学校灌输了战、斗、竞与争等等一系列观念。

        这些因素,早已经融入了每一位星武者血液之中,无论你是否天性要强,学校、社会、国家都会指引你变得充满斗志,“争强好胜”。

        抛开每一次矛盾的对与错,抛开成长阶段的孰是孰非,当两个性格极其强势的人,不得不在一起相处时,必然需要讲究方式方法,否则的话,结果是显而易见的。

        夏妍开着她那漆黑的路虎,一路咆哮着冲进了东城区花园小区。

        咱也不知道她那发动机漏没漏过油,

        咱也不知道她这车66万能不能盘下来,

        反正她开的挺猛,江晓也不敢问。

        自从她从家里出来之后,情绪并不怎么好,也没有了往日“夏三岁”的疯癫模样,表情也颇为凝重。

        夏妍送姐弟俩上楼之后,并没有离去,而是挨着韩江雪,一同坐在了沙发上,并从兜里拿出来了一个小方盒。

        江晓认识这种小方盒,这是星珠的象征。

        韩江雪微微皱眉,转头看向了夏妍:“这是什么意思?”

        夏妍笑了笑,道:“你忘了你求我办的事了?”

        韩江雪微微恍然,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谢谢。”

        “客气什么。”夏妍随口说着,并没有在意韩江雪的态度。

        说起来很有趣,夏妍明明与夏山海相处的不怎么融洽,却与同样强势的韩江雪相处的不错。

        在两人相处的大多数时候,夏妍总是先服软的那一个,又或者说,她是相对大度的那一个。

        朋友关系,父女关系,还真是复杂的让人头疼。

        江晓好奇的看着那小方盒,问道:“什么星珠?你看上什么星技了?”

        江晓知道韩江雪手里有些闲钱,倾家荡产,买上一枚两枚高品质的星珠也不是不可能的。

        韩江雪与夏妍对视了一眼,她沉吟半晌,还是将小方盒扔给了江晓。

        江晓打开小方盒,看到了三枚灰褐色的星珠。

        在江晓接触的星珠中,主流的一般的星珠都呈蓝色、白色、红色,这种灰褐色的倒是少见,难道是土系、沙系类别的星珠?

        韩江雪开口道:“韩国的星珠。”

        江晓:!!!

        华夏幅员辽阔,地大物博,什么星珠没有?

        专门从棒棒手里搞星珠,那星技连问都不用问。

        关于“隐匿”这一话题,小组三人已经讨论很久了,江晓忙着和二尾出行任务,却是不想,韩江雪和夏妍已经出手了。

        江晓将一枚星珠拿在手里,内视星图里也传来了相关的信息:

        “地槿者星珠(黄金品质)

        拥有星技:

        1、地光:当星图剧烈震动之时,总会伴有强烈的光芒。凝聚星力,震动并改变星图原本模样,此星技开启过程中,如果使用其他星技,可能会引起自身星力暴动。开启时持续消耗星力。(白银品质,可升级)

        2、星匿:隐藏体内星力波动,此星技开启过程中,如果使用其他星技,可能会引起自身星力暴动。开启时持续消耗星力。(白银品质,可升级)

        3、副相:第二面孔。开启时持续消耗星力。(白银品质,可升级)

        是否合并吸收?”

        这特么都是什么星技名称?

        这都是内视星图自动翻译过来的吗?除了第二个星技“星匿”能从字面理解之外,其他的都是专有名词么?

        地光是什么鬼?

        副相又是啥?怎么看都像是古代的一种官职?

        虽然名称不太好理解,但是好歹简介能看得懂。

        “走私可是犯法的哦。”江晓一边装模作样的看着星珠,一边开口说道。

        夏妍背靠在沙发上,双腿重叠在一起,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并没有与江晓斗嘴的意思,开口道:“我办事,放心。”

        韩江雪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夏妍,明显感觉到了她的异样,转头对开口道:“我特意查了一下,它可以改变容貌、隐藏星力、甚至是改变星图。”

        “哦,我看看。”江晓拿起了手机开始查询,他当然很清楚各个星技的效果,装装样子之后,他准备查查这几个古怪的星技名称,看看是不是韩语翻译过来的。

        夏妍突然开口说道:“各个国家基本都有识破类型的星技,只有使用者的星力境界高、对星技理解程度深,才能确保自己万无一失。逃犯,就是要比追捕者技高一筹,否则的话,被抓是理所应当的。”

        夏妍这番话语很有趣,将“伪装”比喻成了逃犯。

        而江晓已经查出了“地光”的意思,还真就是个特殊的名词。

        地光:地震发生时,受震动波及之区域上空所出现的光。

        江晓:???

        应该是巧合吧?恰好韩文翻译过来,中文刚好有这个词汇?凑巧文字重合了?

        副相...这尼玛根本就是个古代官名好么?

        行吧,别纠结了,意思根本不同。

        江晓将小方盒递给了韩江雪,示意她先保存好。

        谁的星槽也不是数不尽、用不竭的,再加上江晓的“小号计划”暂时未成功,他准备好好研究研究再说。

        沙发的另一侧,夏妍终于开口说话了:“我听懂了他的意思。”

        江晓:“他?”

        夏妍:“夏山海。”

        韩江雪早就察觉了夏妍的异样,她伸出手,轻轻的抚在夏妍的肩膀上。

        夏妍的笑容有些勉强,道:“我本以为今晚会是一场欢送宴、庆功宴,祝贺我们三人被华夏最高学府录取,但没想到,他的心思却是在别的地方。”

        韩江雪想了又想,道:“夏叔叔毕竟是为了......”

        说到一半,韩江雪的话语戛然而止,她知道夏妍不喜欢听这样的话语。

        18岁,谁不是叛逆的年纪?

        又或者说,如果你的思想与父母不和的话,会不会永远被定义为“叛逆”?

        目前来说,韩江雪的话很难起到良好作用,因为她是那个站在高山之巅的最强者,而今晚夏山海的一番话语,本质上的问题,就是因为夏妍的实力问题。

        夏妍轻轻的叹了口气:“你们俩进门之后,他对你们说的第一句话......”

        江晓的印象很深刻,因为他当时有点“小人之心”了,认为那样的夸赞是一枚当头炮,是来自夏山海礼貌的开场。

        但其实不然,夏山海是真的欣慰,是纯粹的赞赏、鼓励姐弟二人。

        “你们轻易就得到的,对我来说却是最奢侈的。”夏妍一手轻轻的揉着额头,“自从全国大赛回来之后,我未从他嘴里得到半点夸赞。哪怕是一个假期的培训,他似乎也未正眼看过我。”

        韩江雪的面色有些迟疑,轻轻抚着夏妍的胳膊,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夏妍,毕竟这是夏家的相处、教育方式。

        夏妍胡乱的抓了抓栗色的短发,似乎有些烦躁:“他从未正视我取得的成绩,或者说...他内心中并不认为我配得上这样的成绩......”

        江晓开口道:“团队的胜利必然属于每一个人,如果你想,我可以从每一场战斗中分析出来你的作用,如果没有你,我们的团队早已失败回家。”

        夏妍的笑容有些苦涩:“我知道,但是...也许他心里认为,换成另外一个敏战,会比我做得更好。”

        “他怎样认为,并不重要。”江晓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了夏妍的沙发前,蹲下身子,直视着夏妍那稍显涣散的双眸,“重要的是你怎么认为。”

        韩江雪看着江晓那认真的模样,心中泛起了复杂的情绪。

        人们总说,人是慢慢成长的。

        也许是,也许不是。

        一贴心句话、一个成熟举动。

        人,也许是在一瞬间长大的。

        人们也总说,人是慢慢老去的。

        其实并不然。

        一个偶然间失去光华的眼神,一颗疲惫且再也无能为力的心。

        人,总是在一瞬间变老的。

        她只是感到庆幸,两人的人生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