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神道复苏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章 水漫祭坛(为盟主楚梦瑶的梦丿加更!)

第二百八十章 水漫祭坛(为盟主楚梦瑶的梦丿加更!)

        朝天峰!

        骤然落下,呼啸的劲风席卷四面八方。

        劲风如刀,不断的切割四方。

        长水之畔的大周军队,此刻组成的战阵,不由的轰然破裂。

        根本无需去瓦解,他们眼见这一座山峰落下,无不都胆战心惊,惊恐的情绪浮现出来,不可能不害怕。

        什么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这也只是一部分人而以。

        天地灵气复苏不久,高端战力也才刚刚展现,挪移山峰这等惊世骇俗的事情,他们也只是初次见到,自然是害怕,此非军规能够约束。

        咔嚓,呼啸的劲风吹动,一杆旗帜,旗杆直接断裂,一个周字已经落下。

        慌乱的众人,开始朝着四面八方奔逃,想要借此躲避开这一座山峰,四镇将军不断的安抚众人,哪怕是事先有着处理措施,但到了这个时候,起到的作用依然不大。

        祭坛旁边的白虎天将,眉头不由一皱,对着一旁四征将军讲道:“配合四镇将军,安抚好军队,做好抵御措施。”

        “诺!”四征将军领命,各自的分散开,去开始维持混乱的大军,安抚人心,为接下来做准备。

        白虎天将走出两步,一柄丈二大斧,已经出现在白虎天将手中。

        天地人三花浮现,按照着某种玄奥的轨迹,正在一一的排列,一股力量不断从天地人三花中流转,此正是三花聚顶境界,道家为元神,武道为天人。

        大周四大天将,分别以四圣兽为名,每一位皆是从七品的实力,不论他们以前何等身份?

        是出自民间,还是出自军中,如今他们都获取到了人皇敕封,为大周天将,镇压大周国运。

        此刻眼见移山神通,白虎天将凝视着上空,轰然落下的山峰,手中大斧逐渐开始浮现出光芒,大斧为青铜斧,上面有着一道纹路,从斧刃一直到斧柄,弯弯曲曲,犹如蝌蚪文。

        此斧为禹皇三宝之一的开山斧,全称为禹皇开山斧。

        人皇至尊至贵,但皆以国号为名,如当今人皇为周皇,要是史书之上,却是要有庙号,史书上能够被称为周皇者,唯有大周开国太祖一人。

        如禹皇和轩辕人皇这等,以名加皇着,非对人族有大功者,不可得,昔年人道大昌,自轩辕人皇起始,一共到禹皇,一共有九皇奠基人道大势,此九皇被后世共尊,

        轩辕人皇创建龙气,扫平天下道国,建立人道盛世,而禹皇治水,梳理天下地脉,人道龙气更进一步,繁衍出如今三十六州,也是功德无量,促进人道发展。

        移山神通七年前已经出现,被大周晓得后,自然不会不管不顾,对于这等强横的神通,大周不动声色,可暗中早就已经开始寻找方法针对。

        不断翻找典籍,最后查探到禹皇治水,三宝之一的禹皇开山斧,正是此克星。

        遂寻找方法,召集神匠,历时三载,终于仿制出了这一柄开山斧。

        是的,这一柄开山斧是仿制品,并不是真正的禹皇开山斧。

        如轩辕人皇还有禹皇这等人物,他们早就已经功德圆满,最后飘然离去,最后不知所踪,不晓得生死。

        其贴身神兵,也是无踪,查寻典籍,也只是惊鸿一现,并未真正出世。

        如轩辕人皇还有禹皇等等九皇时期,乃是末法初期,天地灵气自不像是后世低迷,九皇实力非同寻常,他们手持神兵,自是非同小可。

        白虎天将三花聚顶,汇聚三花之力于开山斧中。

        开山斧上面光泽流转,对准不断落下的朝天峰一斧劈出。

        开山斧缓缓落下,无尽的光芒从开山斧中迸发,虚幻的光芒不断的浮现,天地之中一柄青铜斧,已经横立于天地中。

        青铜斧顶天立地,犹如朝天峰一般,轰然的砍中朝天峰。

        朝天峰上面浮现出一道道神光,神光像是纹路一样,瞬间的爆发,横横竖竖,已经把朝天峰勾连在一起,组成了一道屏障,把朝天峰保护起来。

        窦长生移山而来,自不是直接挪移山峰,早就已经暗中准备,这山峰有神光充斥。

        这才是移山的厉害,不是挪移过来凭借重量直接砸。

        七年前是如此,但七年后的今日,窦长生早就已经掌握其中的精髓,不会像是七年前那么简单粗暴了。

        开山斧和神光碰触到一起,虚幻的开山斧斧刃不由的一顿,神光阻碍着开山斧,但下一刻,开山斧斧刃上面,那一道纹路,仿佛是活过来一样。

        不断的开始游动,神光开始不断的瓦解,最后神光轰然的破碎。

        开山斧摧枯拉朽,朝天峰犹如豆腐一样脆弱,瞬间就被开山斧切割开。

        朝天峰一分为二,山石四分五裂,开始不断的在半空中跌落,朝着下方大周军队砸来。

        开山斧哪怕是仿制,可这一柄开山斧也具备着道器之能,这是大周供奉联合神匠铸造,倒是未曾暗合天地人三才,不能列入到天神兵行列,无法获取冥冥之中的气数。

        不过如今用来劈山,却是已经足够了,毕竟这朝天峰看似震撼,到底也只是方山主峰之一。

        方山在天下而言,也不是名山大川,要是周山被移动至此,那么就算是白虎天将再强三五倍,这开山斧也强几倍,也是劈不开周山。

        朝天峰被劈开,不代表着危机已经渡过,哪怕朝天峰裂开,但要是砸落下来,依然足以把大周军队摧毁。

        对此情况白虎天将心中有数,一斧建功后,白虎天将手中开山斧,再一次挥舞起来。

        一股震动,不断的宣泄而出,空气在震动,天地在震动,裂开分为两半,朝着两个方向倾倒的朝天峰也在震动。

        开山斧连连的挥舞,不断的劈砍山峰,朝天峰变的四分五裂。

        就像是被人大卸八块,一块块的不断落下,处于震动中,正在不断的碎裂,朝天峰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正在消融瓦解。

        这一幕被远方的窦长生众人看见,夏方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目光凝重的看着这一柄青铜斧。

        上古九皇,传说可谓是尽人皆知,见此青铜斧,夏方认不出来,但此斧产生的作用,夏方哪里会不知道。

        不由的开口讲道:“禹皇开山斧!”

        杜北孝直接摇头,否决讲道:“不会是禹皇三宝之一的禹皇开山斧。”

        “当今之世,灵气复苏,可也刚刚复苏没有太久,现在的灵气水准,像是上古九皇之物,是无法真正问世的。”

        夏方神态肃穆,语气冰冷的讲道:“不是真的,自然就是仿制品,想不到大周对尊神如此忌惮,竟然专门炼制出了一柄仿制品。”

        “此开山斧威力惊人,朝天峰都挡不住这一斧,这威力有着异常,看来是专门克制山川的功效,要是换成其他之物,这开山斧不会有此惊天动地的威力。”

        这是事实,要是开山斧有此威力,哪怕是一万大军,也挡不住这一斧。

        在场的众人,都是天下中的佼佼者,论起见识眼光,谁也不差,开山斧的底细,就在这简简单单的几斧之下,就已经被众人摸的七七八八了。

        赵安剑眉一挑,语气不好的讲道:“移山对周军而言,只是虚惊一场,只是有一些踩踏,只要安抚一二,即可平定骚乱,这样要是硬闯的话,倒是会有不少损耗。”

        是的,就是损耗,在赵安眼中,这十万大军,如同草芥。

        燕云天双眸中泛起点点光芒,语气平和的讲道:

        “人皇布下三层防御,最外围是这十万大军,以兵家神通配合,此刻先是鬼兵冲阵,再是移山骚乱,兵家神通无法再用,十万大军骚乱抚平,需要一段时间。”

        “现在的十万大军,也只是空架子,一冲即破。”

        “不过第二层防御的道兵神枪禁卫未曾动弹,外加四大天将,要是我们一冲,他们一动,配合十万大军,十万大军自然不再是空架子。”

        窦长生缓缓点头,认可燕云天的分析,十万大军经过鬼兵和移山,看似战阵不稳,已经不再巅峰了,只要一冲即溃,但实则背后有着援军,不是未有一战之力。

        不由的开口讲道:“大周底蕴深厚,布下三层防御,先后两阵,竟然连第一层防御,都没有冲破。”

        “不过移山被大周针对,这也在本尊预料中,为此本尊特意准备了后手。”

        说道此处,窦长生顿了顿,看着众人目光汇聚到自己身上,都炯炯有神的望着自己,窦长生没有什么耽搁,屠龙之战,如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大周人皇不死,窦长生寝食难安,要是被其渡过这一劫,事后报复,窦长生可扛不住。

        朗朗的声音响彻在水浪之上道:“移山不行,那么就水淹大地。”

        “不信禹皇三宝,已仿制了开山斧,还能仿制定海神针不成。”

        “敕令:水起!”

        前方平静的长水水面,此时开始沸腾起来,长水犹如煮沸的大锅,水泡不断的升起,缓缓的一道接着一道的水浪,开始的先后浮现。

        水浪一浪高过一浪,从一丈,三丈,五丈,十丈,百丈。

        几百米高的水浪,已经犹如一面墙壁,直接的阻挡了一方视野,于此同时窦长生等人脚下的水浪也急剧的升高。

        他们恰好的居高临下,能够看见一浪接着一浪升起的水浪。

        龙水在这一刻,开始暴怒翻腾怒号。

        不断开始聚势的水浪,并未持续太久,大约也就是分许的时间,长水就已经彻底大变,要比人皇开始凝聚黑龙产生的声势大了何止十倍。

        最前面一道不断流动的水浪,轰然的开始冲出。

        一道道波浪不断冲出,发出了天崩地裂的吼声,像冲锋的队伍一样,鼓噪着,呐喊着,拼命地冲上岸边。

        狂浪拍石,十里海岸同时金钟齐鸣,铿铿锵锵,很有节奏。

        令人战栗的恐怖,一冲而至。

        长水岸边上,此刻周军也不是无动于衷,在这分许的时间中,周军动作连连,外围的十万周军,此刻已经彻底的被放弃了。

        尽力的收缩能够掌管的兵力,至于最外围的周军,四镇将军不在管了,已经下令逃命,至于最后是否能够逃脱,就要看对方的造化了。

        水浪冲上岸边,瞬间就已经席卷无数周军。

        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也!

        一朝狂怒起来,所向无敌。

        肆虐起来的龙水,不断吞没着周军,一位位周军士卒,在水中奋力的挣扎,到底他们不是普通人,每一位都是自四大都护府选拔而出,每一位都有武功在身。

        除了直接被磅礴的水浪冲垮的周军,其他被淹没者,还在水中不断的扭动。

        掀起的水浪,一浪接着一浪朝着祭坛方向冲来,而在水中蕴藏着一头接着一头的水中异兽。

        又是七年过去,天下间水中的精怪,早就已经不止窦长生的这只龟了,长水和龙江中也有着一些精怪。

        水中精怪本来盘踞于龙水水底,但此番为了追求最大的杀伤,窦长生在事先已经把他们驱赶到了长水。

        此时伴随着水浪冲出,精怪们也隐藏于水中,那一些淹没于水中的周军士卒,开始遭遇了精怪。

        一头牙齿锋利,身躯扁长,三角眼的精怪,此刻张开了嘴巴,锋利的牙齿就像是锯齿一样,一口咬住了一名周军士卒身上。

        要是在岸上争斗,精怪虽然强于周军士卒,可周军士卒也有着抗争之力,但在水中这周军士卒像是幼童一样软弱无力。

        锋利的牙齿一口咬掉了周军士卒的一条臂膀,鲜血顺着伤口,不断的开始流淌出,把龙水侵染的血红起来。

        远远望来,这冲上岸的龙水,就像是血水一样。

        周军像是沙滩上用沙子堆积的堡垒,被海浪一冲就已经垮掉,顷刻之间十万大军,已经覆灭掉大半,余下的一部分是位于祭坛方向,或者是远离长水岸边,这才让他们幸免于难。

        一面面盾牌,轰然的砸落于地面上,不断的开始排列起来,转眼间组成了一面墙壁,一条条长枪插入地面,枪尖直接顶着盾牌。

        光芒在盾牌上面浮现,不断勾连缝隙,像是水泥一样把缝隙都给勾上。

        此刻玄武天将,直接一甩披风,身后青色的披风,迅猛的开始增长,悬浮于半空中,最后朝着盾牌上面一贴,死死的把祭坛四方环绕了一圈。

        当披风彻底稳固下来,却是一件防御至宝,乃是名列天神兵之列的玄武披风。

        此也正是玄武天将,获取玄武称号的由来。

        水浪已经冲至盾牌前,轰然的像是撞击到了礁石一样,盾牌岿然不动,任由水浪一浪接着一浪不断的冲击。

        像是一尊巨人,挥舞着手中的锤子,开始对墙壁敲击。

        震动的声音,不断响彻四方。

        这一夜长水郡城,怕是一个不眠之夜,无人能够熟睡,此地爆发的大战,声势惊天,每一次冲撞都是石破天惊。

        玄武披风不断抖动,玄武天将脸色惨白,不复刚刚红润,此刻站立的身躯也有着不稳,摇摇欲坠,像是要倒下,牙齿紧紧的咬着嘴唇,此刻死死的坚持着。

        要只是玄武天将一人,早就已经坚持不住了,但此刻祭坛四周,站立着一位位强者,已经开始出手了。

        他们各自施展着本事,不断的增强着防御,让冲击的水浪无功而返。

        他们对水浪发起攻击,此举哪怕是无法阻挡水浪冲来,但是他们能够减弱水浪的冲击力,去削弱水浪的冲劲,借此开始减弱玄武天将的消耗。

        此举他们也成功了,正是他们对水浪的削弱,才让玄武天将坚持下来。

        其中尤以白虎天将为最,开山斧化为十丈,直接砍入地下,化为了一面墙壁,死死的挡住了正面的水浪冲击。

        白虎天将和玄武天将合力,挡住了正面,余下三面倒是轻松多了。

        夏方见此一幕,抚掌大笑讲道:“这一战,尊神居功至伟,三层防御,如今破掉一层,第二层也是半废。”

        赵安拔出了腰间的大夏龙雀,冷然的开口讲道:“既然冲不破,那么由本侯助你一臂之力。”

        赵安看向远处,龙水并未源源不断冲出,而是到了一定界限后,就像是被画地为牢,死死的被卡住了,一些成功跑到此处的周军士卒,成功的逃出生天。

        龙水非是不能继续向前,而是被人有意的控制住了,这才让这一些周军士卒逃过一命,要不然他们将会全部都死于此地,次一幕让赵安心生不满,眉头一皱,语气不好的讲道:

        “还有做事,要做绝,何必留下一线余地。”

        窦长生极为平静,此番屠戮,自不会赶尽杀绝,此举正应大道五十,自有一线生机,更加符合天意。

        看着水浪一浪接着一浪的冲击,那大周强者对祭坛的守护,犹如礁石,任你风吹雨打,我自岿然不动。

        不由的冷笑着讲道:“水之势,变化无穷。”

        “水漫祭坛,看他们如何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