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网游竞技 - 黄金时代里的名侦探公平在线阅读 - 第四章 藏马之秋连续事件季 4.2 新开学季的来临

第四章 藏马之秋连续事件季 4.2 新开学季的来临

        城市里一家高档的网吧,一间设施高档包间,杜公平正与element玩着游戏。
        再次路过藏马的element给杜公平打了一个电话,确定杜公平有时间后,就把杜公平接到这个专门为高端人士服务的网吧。游戏迷在一起一定是要先玩游戏的。几把对战上来,杜公平与element打成了一个平手。
        Element,“真是太不像话了!没想到你天天不务正业的,竟然游戏水平依然还能保持这样一个水平。”
        杜公平,“谁说的!我最近可是非常努力训练自己游戏水平的。”
        其实就算这次element不来找杜公平,杜公平还计划着什么时候再和这个全国级的大高手过过招。原因很简单,杜公平最近刚刚建立了一个“反恐精英游戏技术”的技能项。最近几天在经常玩的网吧已经将该技能项提升到12级16%,然后就怎么也提升不上去。通过这次的技术项目转化。杜公平对自己体内的系统又有了一个新认识:
        1、 自己原来的反恐精英游戏水平是可以直接转换成系统的技能项的,所以在刚刚建议这个技能项时,杜公平就已经达到了11级54%;
        2、 对低水平的对手,对自己的帮助并不大。有一次自己与几个实力远次于自己的玩家打了一下午,竟然连1%的经验值都没有取到;
        3、 看高手的录像,对自己的等级还是有一定帮助。自己从11级的54%升到12级的16%其中一少半的经验值其实都是来看在网吧看高手的实战录像,并进行体味。
        现在与element对战仅仅一个小时,竟然使自己的经验值从12级的16%升到了12级的78%。这就又证明与早水平的人进行训练,是经验值快速增长的一个快速办法。
        Element,“那怎么可能一样!我可是每天必须训练12个小时以上的。算了,不说了。你恐怕以后也不会选择成为一个职业玩家了。”
        杜公平,“谁说的。我可以对成为一名职业玩家很感兴趣的。又能玩游戏,又能挣钱,梦幻一般的职业选择。”
        Element鄙视,“虚伪!我怎么看你在当警察或者当侦探的这条道路上越走越远呢?”
        杜公平回味,“说实话,当侦探也非常不错。特别是能够帮助人的情况下,会有一种特殊的成就感。”
        Element,“好吧!不说废话了。我们公司下个月会组织一个业余者的战队,去参加全国高中生业余比赛。公司对你很有兴趣,所以叫我来问一问。怎么样有兴趣没?如果你参加的话,据说可是会有比别人更好的佣金和奖励的。”
        杜公平不解,“比别人更高?是因为我的技术吗?”
        Element,“做梦吧!他们之所以会选择你,是因为你有更大的新闻热点作用。不要小看自己,你可是一名已经全国具有点名气的高中生名侦探。甚至网上传说,这次夏令营白骨事件其实也是你搞定的。这事是真的吗?”
        杜公平微笑,“由于某些情况,我既不能肯定它,也不用否认它。”
        Element鼓掌,“真是利害!真无法相像,如果你以后毕业的话,会是一个什么样可怕的东西。好吧,不说这个了。我们公司交给我的任务,你的意见是什么?”
        杜公平,“我本人当然没有什么意见。不过,我需要给家里打个招呼。”
        Element,“这个是必须的。到时候,他们还要与你签一个正式的合同。合同中会涉及什么佣金、奖金、肖像等等,如果你能有一个律师帮你看看就更好了。你要知道,职业玩家就这样麻烦,还要涉及一些商业表演。真正像你说的那样既挣钱又自由,那是不可能的。”
        Element是一个非常好打交道的人,正事说完,就完全没有架子地放松自我地游戏厅打游戏,中间只是叫了一个外买,就满足了自己的全部需求。一个小时后,杜公平突然发现自己的“反恐精英游戏”等级在升级到第13级11%后,就升级缓慢起来。看来element的游戏等级也应该是13%左右。
        杜公平有点小骄傲。而且仅仅一下午的与element玩着游戏,就使自己的单项技能等级足足上升了一级。看来与高手过招才是进升单项技能等级的最好办法。
        恬不知耻的杜公平立即跑到前台,为element买来了一瓶element最喜欢的冰可乐。
        杜公平,“爱了哥!不能不介绍点你们战队的高手与我过过招?”
        拿着杜公平供奉冰可乐的element鬼笑地看站杜公平,“怎么?现在看不上我的技术了?”
        杜公平连忙摇头,“怎么可能呢!只不是男人吗,总是会喜欢具有新鲜感的女人或玩具吗?这是本能。”
        Element扑哧一下笑出声来,“还男人呢?你满18了吗?”
        杜公平,“再过一个月、再过一个月,我就满18了。”
        Element上下左右地含笑看了一遍杜公平,“好吧,算你已经是男人了。”
        杜公平立即高兴起来,“那么我求你的事情,应该没有问题吧?”
        高中生业余联赛的事情汇报给父母时,遇到了一些小问题。
        杜父当时就表现出来了不满,“这不是以考入一流大学为目标的高三学生应有的行为!”
        好吧!由于杜公平上半期末的不错成绩,加上杜公平最近一直处于邻居、老师表扬的状态。杜父也开始对杜公平的未来发展方向产生了一些野望。从原来高中毕业后,马上就业的人生规划现在改变成上大学后再说。
        上大学!而且一定要上大学。
        当然这种改变也是受到老师影响和支持的。在东流球,高中生升入高三就会产生两种不同的毕业方向:就业和读大学。根据毕业方向不同,不同的高中生会分成两种不同班级:升学班和毕业班。被立花高中列入优秀学生目录的杜公平怎么能够允许不上大学呢!再说立花高中本身就有保送藏马大学的直通名额。所以经过老师的电话沟通和说服,杜家很容易地就统一了意见:杜公平必须上大学。
        出于这么伟大严肃的人生规划,杜公平一些不时并不为人重视的小毛病也开始被人细细观察。
        杜母,“你又出去玩游戏了?”
        汗颜!这是从那里看出来的?一定是根据自己向父母征求进行反恐精英游戏比赛的事情,使家人产生了某种不好的猜测。
        杜母提着耳朵,“不要以为你不说话,我就不知道了!你是怎么认识那个不务正业的爱乐门的!”
        用不务正业来评价element,杜公平认为是非常不合适的。不管怎么说人家也是月收入过6位数的、全国性的职业明星。
        杜公平马上就进行了纠正,“是element!全国收入排名前10的游戏明星,就像棒球明星一样。”
        棒球在东流球是一种全民都喜爱的体育运动,杜公平认为用棒球进行比喻的话,家里不是比较能够听明白的。
        杜母,“真的?假的?爱乐没它?一听就不是好人取得名。”
        杜公平,“element,汤文中元素的意思。而这只是人家的艺名。人家真名叫饭冈顺一……”
        杜公平发言很快被杜父就无情打断,“不要想了!马上你就要高三了,这是人生中最最重要的人生转折。以后就不要再想玩游戏的事了!你应该把全部的人心都放到自己的学业上!”
        这并不是一场可以讨价还价的地方,而且还不是一种对等的对话地位。在这个战场上,杜公平果然被杀得大败而归。
        时间已经进入到马上高三的节奏,作为东流球人的必须选择。是选择升学班,还是毕业班,每一名马上就要升入高三的学生都已经慢慢都定下来。比如杜公平的同桌沟田通宝、游戏好友周子航等都选择了毕业后就业的人生规划,也就是会选择毕业班。所以都将面临着与杜公平分班的情况。
        大家的交流很频繁,不同的人生选择代表着未来不同的未来。使一直以来都是无忧无虑人生的少男少女们都深深地感受到成人的压力。这个时间里,杜公平突然听到了一个叫他大吃一惊的消息。
        铃木砂羽退学,转校汤国了。
        杜公平最近一直在忙自己身中,被自己最终定名为“系统”的事情,没有时间与铃木砂羽联系。没想到再次听到铃木砂羽的消息,竟然会是这样的事情。
        汤国是世界超级大国,一个无比发达和先进的国家。虽然经常听说会有人在高中时期就到外国就读,但是真正发生在自己身边。特别还是铃木砂羽,这个杜公平还是有些好感的少女。杜公平还是大吃一惊。本来杜公平还以为铃木砂羽会与自己一同升入到升学班的。
        铃木家小楼,杜公平按响门铃后,很快铃木砂羽的母亲就出现在杜公平的面前。
        铃木母亲可以是由于身着西式长裙,看起仿佛比杜母还年青的样子。一见杜公平就挂上了慈爱的微笑。“杜公平!我们的小侦探,你怎么来我们家了?”
        杜公平恭敬地深鞠一躬,“您好,阿姨!我听说铃木砂羽要转学去汤国,真的吗?”
        铃木母亲,“是真的!砂羽,她4天前已经跟她的姑妈去汤国了。”
        杜公平无法控制表情地大吃一惊,“去汤国了!怎么会是这样?”
        铃木母亲仿佛是回忆往事,“是这样的。今年夏天,砂羽的姑妈从汤国回来探亲,一见砂羽就非常喜欢。愿意作砂羽的担保人,帮助砂羽安排到汤国上学。考虑到砂羽的未来,我们就同意请她去试试。没想到那边非常顺利,要求马上过去面试和进行入学考试。所以,很多亲朋好友都没有来得及通知。真是非常地抱歉!”
        铃木母亲微施一礼,态度诚恳,并热情邀请杜公平进屋喝茶。杜公平最终还是选择没有进去,只是表示对铃木砂羽的祝福后,就只身回家了。
        走在路上,仿佛之间,杜公平似乎感到自己人生中某个重要的东西就这样失去了。
        难道是青涩的爱情?
        还真是有些苦苦的感觉。
        杜家附近的咖啡店,杜公平与风间美弥子对视而坐。风间美弥子像一个安静的听客一样,静静地听着杜公平细数着最近的人生。
        风间美弥子,“真是一个青涩的爱情,就仿佛那传说中只会在雾中出现的雾花。当你想要伸手抓住它的时候,它就会梦幻般地消失。只会给你留下心中永远的遗憾。”
        杜公平,“我和砂羽不是那种关系。”
        风间美弥子,“谁知道呢?人往往是失去了,才会发现某一个人、某一个事物其实对自己是十分重要的。”
        杜公平想争辩什么,但是几次张嘴总是无法说出什么。也可能是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
        风间美弥子又将一个厚厚信封和一个装钉精美的图书推到了杜公平的面前。
        高中生侦探夏令营白骨事件!
        杜公平抬头看向风间美弥子,“这么快?这才一个多星期吧?就已经要出版了吗?”
        风间美弥子微笑,“当然!对于出版社来说,越是新闻热度期,越可能卖得大火。时间就是生命,他们不可能不争分夺秒的。”
        杜公平,“看来起你对这本书的销售非常有信心?”
        风间美弥子,“那是当然!我风间美弥子出版,必出精品。就像我们合作出版的那两本,藏马医院恐怖分子事件和立花高中鬼杀人事件不都取得了十分不错的销售量。我们的这本书,出版社也是十分地看好的。”
        钱和书收入书包。
        杜公平叹息,“我原来还以为会像大多数同学一样,高中毕业后就会工作、独立的。”
        风间美弥子,“能力不同!人生不同!责任不同!看多了,这种事情其实是非常正常的。”
        杜公平,“是啊!只不过,人如果永远不用长大,该多好!”
        一套证件被放到杜公平的手中。
        风间美弥子,“不付期望!我已经将太郎的相关领养手续办理完毕。不知道,太郎在你家,还好吗?”
        杜公平无比肯定,“好!好的不能再好!现在我妈差点就把它当成自己儿子。”
        风间美弥子,“还有一件事情,不知道可不可以问一下?”
        杜公平,“什么事?”
        风间美弥子微笑且认真,“你身体内的状况现在什么样了?”
        杜公平的眼中亮起神秘的金属色,面容微笑,“很好!非常好!”
        从菜店购买完物资,返回房中的杜母,脸上如同一朵花一样的走在前面。她的后面,杜家的新成员——退役警犬太郎正口叼着装满物资的菜篮,安安静静地跟在杜母的身后。
        两位熟悉的太太吃惊地拦住了正悠闲回家的杜母,热情地展开在家妇女间的交际。太郎则无比乖乖地蹲坐在杜母的身侧,口中仍然稳稳地叼着那个菜篮。
        太太A,“这是你们家养的狗狗?是什么品种啊!真是聪明,竟然会帮助自己家的主人干活的。”
        太太B,“是啊!是啊!从来没有见过这样通人性、这样乖的狗狗。真是羡慕啊!”
        杜母立即骄傲起来,“我是我们家的太郎!它曾经可是一名非常利害的警犬的。”
        太太A,“原来是警犬啊!怪不得这么利害的。好像很通人性的感觉。”
        杜母,“那是当然,它还有服役时得到奖章。它可是一名退役的功臣的,是名英雄的。”
        太太B,“真的很利害的样子!我可以摸摸吗?”
        杜母,“当然!我们家太郎可是从来都不咬人、也不乱叫的。”
        太太B蹲到太郎抚摸太郎身上柔顺的狗毛,“真的非常舒服啊!它真的很乖的。非常希望我们家也能拥有这样一只啊!”
        女人们一谈就谈得火热异常,太郎则一直蹲坐不动。立即得到几位家庭主妇一致好评。
        杜母搂着太郎的脖子骄傲地说,“它现在可是我的儿子!谁也不能取代它和我的感情。”
        杜公平到家时,是太郎给开的门。太郎用嘴咬着手把手一转,大门就打开了。不仅如此,太郎还热情地为杜公平送来了属于杜公平的拖鞋。直到这时,杜母才慢悠悠地从一楼的主卧走了出来。自从太郎进入这个家庭,它竟然承担起越来越多原来属于杜母的工作。
        杜母,“你回来了!”
        杜公平无语地看着杜母手中还拿着一根用来喂狗的香肠,“妈妈,如果你再这样一直喂下去,太郎退早会变成猪猪太郎的。”
        杜母,“怎么可能!今天太郎可是干了不少活的。既然干了不少活,当然需要补一补身体了。”
        杜公平目测着太郎感觉仅仅不到10天,它好像已经胖了一小圈了。连走起路来也没有了原来的雄姿,两个大屁股蛋蛋肥嘟嘟地,走起来一扭一扭的。
        杜公平严肃且认真,“妈妈!你不能再这样喂下去的。还有您平时都带它进行运动?”
        杜母来到太郎的近前抚摸着太郎憨厚的大脑袋,“运动?不需要运动。太郎它今天可是干了很多活的,开门、拿鞋,还有买菜时帮我提篮子。真是卖了不少力气,当然不需要什么专门的运动的。”
        杜公平脑中一条黑线。这叫做干了不少活?不需要运动?”
        杜公平无语,认为自己真应该给她讲解讲解对于像太郎这种工作犬种,正确的饲养办法。“太郎是警犬、是拉布拉多犬,是一种平时需要很大运动量的犬种。如果没有足够的运动,它可是会很快身体问题的!算了,我回房换身衣服后,带太郎出去运动动动。”
        杜母眼中迷惑,“真的吗?”
        杜公平,“当然!”
        杜母的目光立即坚定了起来,同时全身充满了斗志,“既然这样,我会控制好它的饮食,并保证它的每天运动量的!”
        杜公平,“妈妈,以后每天下午,我会带太郎去公园进行运动的。丢飞碟就是它喜欢玩的游戏之一,而且还可以保证它每天的运动量。”
        杜母回屋,一会儿头戴着表明深深决心的红色头带走了出来,“没有问题!我现在就带它去运动,谁叫我是它的母亲呢!这是我应该的责任!“
        杜母气势雄雄、信心百倍地带着太郎走出了房门。竟然仿佛之间完全忽视了杜公平这个儿子的存在。
        杜公平长叹一声回到自己房间,拿出铃木母亲给自己的铃木砂羽在汤国的地址,立即产生了一种写信的冲动。找出了一张信纸,拿着一根钢笔,酝酿半天最后还是只能将信纸和地址一同收到一个抽屉之中,并且打消了自己给铃木砂羽写信的某种冲动。
        算了!自己可从来没有喜欢过铃木砂羽。现在写信会不会叫人家误会呢?再说人家都已经在汤国了,自己就算再有什么想法,也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