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三国末世录在线阅读 - 第214章 博弈

第214章 博弈

        最先登上成都城头的朱罗兵,挥舞着手中的长矛疯狂捅刺。他们都是军百里挑一的精锐,个人战力明显高于普通朱罗兵。

        其中一个朱罗枪矛兵,在连续捅杀了两名守军兵士后。发现一名持盾拿刀的汉军兵士向他扑来,这名兵士甲胄衣装兵器明显与众不同。正是刚刚登上城头支援的梁军陷阵营甲士。

        朱罗兵挺起枪矛向对方右肋扎去,却被对方用直径三尺的圆形大盾轻易挡住。而后对方以极快的步伐欺到他身前两尺处,手起刀落,缳首钢刀便从后方将他的脖颈切断大半,他的脑袋吊挂在胸前,尸身扑倒在地。

        另一名朱罗刀手乘机挥刀向这甲士劈去。刀锋在这兵士的玄铁札甲上擦出一溜火星,却未劈入他身体。甲士反手一刀,便刺入了这名朱罗刀手的小腹。

        陷阵营甲士皆有以一当三的身手,片刻钟时间,便将城头上“沉积”的数百名朱罗兵斩杀的干干净净。城头其余守军也早就腾出手来,继续搬起滚木擂石对着云梯上正在攀爬的朱罗兵砸去。

        就在朱罗军攻势被抑制时,城门处的攻城槌还在不断咚咚撞击着,门板已被撞裂。这些朱罗兵方才发现,城门后已被泥沙碎石封死。即使将城门完全撞碎,也没什么意义。

        三具坡车和两具楼车被大象拖到了城墙之下。随着轰轰的声响,吊桥搭在了城头墙垛之上。朱罗兵顺着坡车向城头蜂涌而上,楼车里的朱罗兵冲过飞梯吊桥,向城头杀来。

        包括陷阵营在内的城头守军也向这五个点汇集,刀枪齐聚,将朱罗军堵住。双方兵士在这五处杀成一团。兵刃交鸣中,不断有人倒下。

        混战中,十几名陷阵营甲士冲上前来,向这些坡车和楼车投去陶罐。随着瓦罐破裂之声,罐内液体泼溅的到处都是,不少还飞溅到朱罗兵士的身上。

        这些都被阵前督战的拉哈尔看得清楚,他暗自冷笑梁军在故伎重演,他早知对方有一种可燃烧烈酒的厉害,而且找到破解之法。

        酒精溶于水,会被水所稀释。所以足够潮湿的物品都可以抑制酒精燃烧。总攻之前,拉哈尔就命人将这些攻城器械用水浇湿,并铺垫上潮湿的稻草。那些攻城的朱罗兵士也故意用水将衣物浇湿。所以那些“烧酒”难以被点燃,即使点燃了也难以让火势扩散。

        此前,在突袭朱罗兵营的现场,朱罗军找到了还存有这“烧酒”,且未完全破碎的半旯陶罐。拉哈尔命人用此做了试验,确定可以用潮湿物品抑制它的燃烧。

        但接下来的场景,让拉哈尔目瞪口呆。只见几支火炬投向朱人群之中,几乎是眨眼间,烈焰就在潮湿的稻草上腾空而起。那些被溅上不明液体的朱罗兵也顷刻间变成火人。

        前列的梁军们用长枪长矛构成密集枪林,将混乱成一团朱罗兵死死封锁住。几个“火人”嘶嚎着,拼命向前冲来,自己撞上尖锐的矛枪,当场身亡。

        大火很快吞没了五个飞梯吊桥,封锁住了朱罗兵进攻的通道。火海中凄厉的嘶喊嚎叫之声,在十几息时间后便都消失了。

        此时,十几名梁军兵士,还在持续的向这些攻城器械投掷着瓦罐和火把。这些瓦罐中装的并不是酒精,而是石脑油。梁国刚刚开始在北地郡尝试采集石油,提炼石脑油。这第一批试制的石脑油全部给了成都守军。

        五具攻城器械已燃起冲天大火,冒出滚滚浓烟。坡车上的朱罗兵士早已逃散一空,有的慌乱之中,从几仗高的地方挑落下来,摔断四肢。最惨的是楼车中朱罗兵,只逃出来一小半,大半的人被活活的烧死在楼车厢体之中。

        拉哈尔面容扭曲,嘴角抽搐了两下,不情愿的下令道:“收兵。停止攻城!”

        片刻时间后,随着军令下达,朱罗兵丢下成百上千的尸体,和被烧成残骸的几具攻城器械,仓惶退去。过了好一会,方才有卡拉波拉人和朱罗民夫打着白旗,来城下收尸。

        ……

        朱罗军将军大帐内,拉哈尔,迪卡尔与朱罗诸军团的军团长们,都黑着脸围坐在一起。面对成都守军的顽强抵抗,拉哈尔迅速攻下成都的意愿显然不可能实现了,他只好召集众将商议新的对策。

        此时,一名令兵进帐报告说,派出去的探马斥候,在成都西北方发现了一座小城,那里囤积了梁国的重兵。

        “到底有多少兵力?可否打探清楚?”拉哈尔有点情绪不佳的问道。

        “报告将军,发现这个情况的,是我军一个三人斥候小队,他们准备进一步查探时,不辛被对方的斥候发现。结果拼死只有一人跑了回来报信,其余二人都已战死。所以,他们对那座小城具体兵力并未查探清楚,只知那里有大量兵马驻扎。”

        拉哈尔便吩咐人将通译和向导唤来。一问才知道这座小城当是都安县。

        “你们说说,冯宇在成都附近这座小城囤积重兵,是什么意思?”拉哈尔对帐中众人问道。众人都没有立刻回答,大帐中顿时陷入一片诡异的寂静之中。

        最后,还是迪卡尔最先回应道:“哥哥,依我看。他们在都安囤积重兵,又在成都部署精锐。是想乘我军主力攻击成都受挫,士气不振之时,再以重兵对我突袭。试图以此击溃我军。”

        拉哈尔捋着他的络腮胡,沉吟片刻方才赞许的点了点头,说道:“迪卡尔,你很有长进。不过冯宇想的还不止这么简单,梁国军不仅仅是在等我军士气受挫,而且还在等着炎热的夏季过去。那样他们的精锐骑兵就能发挥作用。到了冬季,我们的战象就到了萎靡的时刻。”

        帐中众将俱是眼神一凛,迪卡尔惊道:“到了冬季,他们就能借助他们的精锐铁骑,和那神出鬼没的内河船队,频频袭扰我军后方。那时我军机动性大大弱于对方,只能落个被动挨打的地步。”

        拉哈尔表情肃穆,一字一顿的说道:“不错,所以我们要改变下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