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女生频道 > 心尖宠:一遇学神暖终身 > 024 吴知枝的闺房


    吴知枝自己一人收桌,然后搬进来,又把灶台前剩的蔬菜都看了一番,老了的扔了,好的挑出来放进冰箱里,打算明天早上自己做便当带去学校里吃。

    汤她只舀了明天自家人吃的份额出来,其他的一整锅全搬到门口的垃圾桶里倒了。

    现在关门,等于今天的收入只有一半,算起来会浪费很多食物,可下大雨没办法,做餐饮的,就是怕下大雨,哪怕你肯送也没什么人会下单。

    收拾好灶台,在把单车摩托车什么的都弄进来,不大的空间瞬间被塞得满满当当。

    窄得陆焉识都有点走不动了。

    吴知枝看了他一眼,大概意思是:你还不走?

    陆焉识也看出了她的意思,俊脸有些阴沉,“这附件哪里有酒店吗?”

    “你不回家去?”

    “不回。”他语气冷淡。

    吴知枝听了这话,沉默了,眼睛看向他手臂上被截了一块的袖子和创口纱布,心想他肯定是跟家里闹别扭离家出走了。

    “这附近好像没什么像样的酒店,只有几家小宾馆,环境估计你接受不了,你要想去好的酒店,得走到马路尽头,经过国道,到对面的大超市城去,那里倒是有一家挺大的碧海朝酒店。”

    陆焉识看了眼外头的疾风骤雨,“那个大超市,离这儿远吗?”

    “离这三四百米吧,大概走十到十五分钟左右。”

    陆焉识沉默两秒,“走了。”

    “哦,好。”

    他出了门。

    吴知枝忽然走前两步,喊:“喂!”

    他扭头。

    “那酒店有点贵的,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去了吧?”听说那酒店,都是些赌钱的大佬和官员去的,建得极其豪华,但同时也很‘形色’,为什么用形色这个词呢?因为这个酒店其实就是挂羊头卖狗肉,有提供色情服务,一家变相的奢侈夜总会。

    “钱我还是有的。”

    “……”哎,败家大少爷!她说得不是钱的问题。

    见陆焉识没领会她的提醒,吴知枝的表情有些郁闷,咬了咬唇,道:“不是,我意思是,那个酒店不太适合学生去。”

    “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还听不明白吗?有这么笨?吴知枝无奈,看了一眼外头的瓢泼大雨,实在于心不忍,“算了,一时半会我也跟你说不清楚,外头雨这么大,你还是先避避雨再走吧。”

    “……哦,好吧。”这么大的雨,他想走也走不了,免得把刚缝好的伤口弄感染了。

    刚想随便拉张凳子坐下,就听到吴知枝说:“去我家楼上坐?”

    她的头发跟衣服还湿漉着,得上楼去收拾一下。

    “……行吧。”

    陆焉识跟着她进了里屋。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门帘后的景象,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就围着半圈木椅,上面放着厚厚的坐垫和一张掉了漆的棕色茶几,就没了,哦,不,窄小的空间里还有一个柜子跟一台厚厚的电视机。

    柜子上塞满了旧旧乱乱的教科书,还有一只突兀的招财猫,让他这个洁癖强迫症患者看了就难受。

    这个客厅太逼仄压抑了。

    吴知枝站在楼梯口,回头喊了一声,“在看什么呢?上来。”

    陆焉识回过神来,跟着她一起上楼。

    这么小的房子还能搞得这么乱,都没人收拾的吗?

    真神奇。

    吴家一家人都很神奇。

    上了二楼,吴知枝没做停留,说:“二楼是我妈跟我外婆住的,安安跟我妈睡,我和吴桐住三楼。”

    “哦。”他不明白她跟他说这些话的含义是什么。

    “她们都睡得早,这个点钟估计都已经睡下了,所以我们直接上三楼,别吵到她们。”

    “……”原来是这个意思,陆焉识抬眸瞅了吴知枝的后脑勺一眼,下意识地放轻了踩在木梯上的脚步。

    三楼的房间里,吴桐在听英语磁带,吴知枝把门推开一条缝,见里头的吴桐在用功,便没有进去,转身对陆焉识说:“我弟在听英语磁带,我们还是别进去打扰了,你去我房间坐吧。”

    “……”怎么一下子又要到她房间去了?

    老实说,陆焉识很别扭,但外头还在下大雨,他人都已经上来了,也不好意思在说要下去的话。

    两人走到过道后方的房间,吴知枝拿出钥匙,插进锁孔打开了自己的房间门。

    自己家还要反锁房门?

    果然很奇葩。

    而且门后还设了三道安全锁跟一道防盗链。

    陆焉识:“……”

    一扇门搞得这么复杂,是为了防小偷?

    他不知道,这些防盗都是吴知枝以前用来堤防她那个渣爸的。

    但现在那个渣爸不在了,这些防盗也就用不上了。

    吴知枝把门压在墙上,说:“随便坐,你的衣服坏了,我去跟我弟借件外套给你穿。”

    “哦。”孤男寡女的微妙感觉,让陆焉识很不自在。

    所幸吴知枝马上走了,去了对面吴桐的房间给他拿衣服。

    吴知枝的房间并不宽敞,但还是让他震惊了。

    相比楼下客厅的杂乱,她的房间整洁得有种强迫症的严肃,各种书类码得整整齐齐的,排列在又长又密的书柜里。

    房间里的整面主墙,都做成书柜。

    书桌是一张略旧的原木长案,上面的笔架挂着好几支不一样的毛笔,旁边是一块落了灰的砚台,一摞宣纸搁在暗角,张张卷住,从他的视觉看过去,能明显看出那些宣纸里头都写了字。

    这是一间书香味很浓的房间。

    跟吴知枝那个小太妹形象完全不符。

    他有些被惊到了。

    走到书架前,随手抽出一本书,就是《费恩曼物理学讲义》。

    他放回去,又换了一本,书名是《量子理论》。

    怎么这一排都是关于物理的书?

    怀着三分疑惑,他抽出了下一排的两本,《休闲古文鉴赏辞典》和《唐宋词举要》。

    这一排又全是古诗的了。

    往下一排,是经济学的《国富论》和《经济史的结构变迁》。

    陆焉识:“……”

    看着这些被翻得略旧的书皮,陆焉识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真是吴知枝的房间?

    这些书也都是她平时看的?

    不可能吧?

    那个爆炸头……

    要说这些书是吴桐经常看的,他倒可能会相信,要说是吴知枝……

    他在心里补了句,“打死我都不信。”

------题外话------

    明天开始,更新改为早上8点哈,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