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科幻灵异 > 植魔师 > 第21章 偷袭
    且说俞鹰得到牧晴的酬谢与人情,还是有点高兴,但心思却在那只受伤的青狼,被弩箭射伤眼睛,弩箭已经被拔了出来,丢在路上,还插着眼珠子,他将弩箭收拾,立刻跟着血迹追了上去,果然,看到那只青狼回到狼群之中。

    他躲在远处的树上,用望远镜观察,发现那受伤的青狼在狼群中低吼几声,随后,竟脱离了狼群,朝着远处奔跑而去,他用指北针确定方位,果然,发现那青狼朝深处奔跑而去,他立刻紧紧跟随在后面,虽然那青狼的鲜血已经凝固了,但下过雨,森林地面松软,就留下一些脚印,很轻松地远远跟在后面,然而,他却谨慎非常。从这青狼的举止来看,青狼可能是找狼群的王者——青狼王,不知道是去报仇,还是为了保证那狼群的安全。

    青狼是群居性食肉动物,虽然拥有地盘意识,但从这青狼的举止来看,可能真的是围绕着青狼王的周围森林生存而居。果然,避开了不少在林中警戒的青狼,他发现自己渐渐靠近了青狼谷,一大片环形森林围绕着远处的弧形山脉,好像一处凹陷的山谷森林,这里就是青狼谷。

    不知道这青狼谷中有多少青狼警戒,他不得不开启生物探测仪,果然,就发现附近有好多光点,虽然很分散的警戒,但对他却是莫大的危险,按照刚才与青狼交战的情况来看,独自对抗一只青狼,恐怕都有些危险,对付拥有超强魔力的青狼王,自己真的能行吗?但不论如何,还是要确定青狼王是否真的就在青狼谷中?

    小心谨慎的避开一些守卫青狼,他悄悄地靠近了山谷之中,发现青狼谷的树木并没有那么茂密,反而山石颇多,极不好走,但光线很好,不容易遮挡视线,他就挑选一颗古树,趴在上面,用望远镜观看,山谷之中的乱石堆中,立刻就看到那受伤的青狼,进入灌木丛丛的乱石堆,还被两只青狼围了起来,发出低吼的威胁声,但随着它们的交流,俞鹰立刻看到一只青狼转身跑入乱石堆中,很快,一只体型硕大毛发深青的青狼走了出来,威武霸气,旁边的青狼都微微低头,而那只受伤的青狼更是将狼头低下来,浑身似乎都有些微微颤抖,俨然这只毛发深青的大青狼,肯定就是这青狼谷的青狼王,果然,比那青魔狼要威武霸气很多,而且狼眼清明,似乎没受变异因子的影响,而眼睛泛红,反而充满了智慧。

    俞鹰喜悦的同时,却充满着深深的忧虑,就从自己入侵到这山谷之中,路途中就碰到四五只青狼守卫,俨然,这青狼王周围的青狼恐怕不亚于二三十只,而且就青狼王身边,就有两只体型硕大的青狼,恐怕也进化成了恐怖的青魔狼,而青狼王对风刃的领悟,只怕非同小可,趴在树上,他扣着脑袋,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怎么办?看来只能智取,不能硬来。

    俞鹰只好悄然的退出青狼谷,在附近的森林中,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一味草药,随后,躲在一处山洞之中,用铁盒将其熬煮成汤药,又将弩箭浸泡在其中,已是夜幕降临,只好在洞口撒了些驱魔粉,在山洞之中过夜,睡到半夜,竟听到一些狼嚎,他惊得从山洞中出来,爬到附近的高处,用望远镜看向远处的青狼谷,果然,看到那青狼王站在一块石头之上,对着天空月亮,吸收月之精华,道道月光竟盘绕着青狼王,似乎已经修炼有成,心中就更加忧虑,弩箭之威是否能对青狼王有效?最主要的能不能破掉它的防御,估计脊背皮毛有些困难,只好选择一些柔软处。

    次日,他吃着压缩早餐,就研究着如何行事的问题,还好这里是青狼谷,背面紧靠着悬崖峭壁,他立刻就顺着青狼谷边缘的山脉,晌午时分,才绕到了青狼谷背面的峭壁之上,接着,看了看青狼谷下面的地形,青狼的巢穴似乎紧靠着峭壁底部,应该有大洞之类,他看不到青狼王的踪迹,然而,看到一些小狼从大洞中跑了出来,在乱石堆周围到处戏耍。

    不过,他还是有些不确定从这峭壁之上下去的危险性,在峭壁两侧不到几百米,就是缓坡,一直延伸到这山脉顶部,若刺杀失败,后果不堪设想,可是他现在独自一人,没人做诱饵,就算有人,赵斌能行吗?估计还没跑多远,就被青狼咬死了,还好这峭壁之上,有一些树丛,他还是决定冒险一试。

    他就将细绳的一头绑在一颗粗大的树根之上,随后,将伸缩滑轮线绑在自己的腰间,又撒了些气味抑制剂,将背包放在旁边,只拿着龙泉剑和弩弓,这才小心的悄悄从这峭壁上慢慢滑下去,尽量不踩掉土石,也不发出声音,最终,在小心翼翼之中,下到了三百多米的峭壁之下,躲在一颗树丛后面,距离下面的青狼巢穴不足三十多米,就在此等待着。

    虽然吊着等待,过程之艰难,但等到中午的时候,青狼王终于从山洞中走了出来,站在一块大石头之上,仰天狼嚎,似乎在宣示着自己的地位,可就在这狼嚎的瞬间,俞鹰的弩箭就猛地射了出去,真没想到青狼王狼嚎的时候,掩蔽着弩箭的破空之音,但还是被发现了,青狼王猛地朝后面转头,朝他看来,还好只是转头,而不是朝旁边闪避,顿时弩箭射中了青狼王的后腿,而没有射入狼肚子中,幸亏,弩弓的有效射程在一百谜之内,三十多米,正好是弩箭威力最大的距离,青狼王的皮毛防御确实很高,但作为万元一根的弩箭,淬入灵矿,具有一定的破魔属性,因此,还是刺入手指粗箭头。

    青狼王顿时发出一声痛苦的嚎叫,却已经看到他的所在,顿时一阵狂暴狼啸,竟如音波逼来,层层波浪,震得他慌忙捂着耳朵,还是嗡嗡作响,同时,卷起了一道群魔乱舞的暴风利刃,撕裂虚空而来,在空中传来一阵破啸之声。

    在青狼王发出狼嚎的瞬间,他已经知道自己无法匹敌,忙按着腰间的按钮,再捂着耳朵,伸缩滑轮就快速的卷着绳索将他往上拉,然而,那暴风利刃来势之快,惊得他脸都白了,挥动龙泉剑,就搅动出幻字诀,在他面前,幻化出道道剑影,好似盾牌的抵挡着无数风刃汇聚的风暴之刃,砰砰砰的碰撞声,俞鹰只感觉手臂都震得发麻,龙泉剑差点掉了,而风刃还只是崩碎了少许,好在身体在快速往上拉,他只是崩碎了少许风刃,已经受伤不轻,右手撕裂出无数伤口,脸上和胸口也有一些伤口,还好只是风刃余威,而在下面的峭壁之上,竟然出现了一个刀锋刮过的大洞,飘荡出浓浓尘埃。

    处在石头上的青狼王似乎怒不可知,猛地朝前面一跃,竟跃到峭壁之上,奔驰上了七八米,吓得俞鹰脸色都白了,好在转眼青狼王的后脚中毒了,一下子就耷拉着,开始往下梭,略微舒气,哪知道青狼王猛地又喷出一道风暴之刃,贴着岩壁,朝上面席卷而来,所过之处,毁山灭石都差不多,不少峭壁石头都被撕裂成了尘埃,而他惊得猛地朝旁边一荡,竟从他的身边刮过去,衣服都撕裂了,皮肤感觉被刀剐的疼痛,暴风之刃竟射出了百米之远,差点将合金细绳给割断了,但只看到一阵火花,还好没断,否则,他真的是掉进了地狱。

    向上收缩绳索的速度并不是太快,毕竟,这需要强大的动能,结果,那青狼王落到地面之后,趴在地上,竟发出震天的狼嚎声,他立刻就看到无数青狼涌了过来,全部扑向峭壁两边的森林之中,快速扑向了缓坡,朝着峭壁山顶的他追杀而来,吓得他快速用龙泉剑插着峭壁,借力往上窜,结果,等上了两百多米的峭壁,背包等背好,狼嚎声就在下坡的林中传来了,他立刻提着龙泉剑,惶惶如丧家之犬的冲向了背面下坡之中,还好只是个缓坡森林。

    然而,那些青狼似乎看到他冲向下坡森林,立刻从两边围杀而至,青狼的速度之快,他根本难以匹敌,尤其是现在他的右手被风刃割伤了,鲜血淋漓,好找只是手背,没割到手腕的血管,但也疼得钻心,战力大减。

    很快,一只体型硕大的青魔狼从后面扑了过来,张口就是数道风刃,撞在了好几棵树的树干之上,俞鹰虽然以大树为掩蔽,但还是有一道风刃射了过来,他感觉到汗毛大竖,翻手就是一剑斩字诀,正好斩在风刃之上,手疼的离开,风刃没斩断,但他整个人却飞了出去,在地上滚了七八圈,才停下来。

    而那只青魔狼竟腾空跳跃而至,砰地一声,一只爪子拍了过来,忙朝旁边一滚,才没被拍实了,但那青魔狼张口就朝他咬来,他只得翻手横空一挡,竟咬在龙泉剑之上,他左手只得抓着剑尖,拼命抵挡着这种青魔狼,不让他狼口或狼爪逼近,将他撕抓了。

    而在这生死危机的时候,他的肾上腺激素飙升到了极致,他感觉到了恐惧,大恐惧,然而,大恐惧中,往往衍生出对生命的执着与不甘,他突然双眼一瞪,似乎精神恐惧到极致的表现,然而,右手却传来一股凶猛大力,用力一推,竟将青魔狼震退得松开了口,接着,他一掌拍在地上,腾空而起,就是一剑怒斩向了青魔狼。